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12章 一起疯掉吧

    即便是这样帮助胡丽静化解了半天的“痒痒”胡丽静试探着去寻找对方的反应,居然还是一如既往,了无生气……

    “您说实话,是不是对我不感兴趣呢?”胡丽静实在忍不住,居然直接询问了。

    “谁说不感兴趣了?”唐副市长则这样回应说。

    “那您说说,您对我什么地方感兴趣?”胡丽静抓住这句话,想继续深入。

    “说刚才看到你的腰肢的时候,我一下子想起了梵婀玲……”唐副市长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梵婀玲是谁,是您的某个相好吗?”胡丽静一时没懂这个“梵婀玲”是何许人也!

    “哈哈,什么相好啊,梵婀玲是英小提琴的意思……”唐副市长居然被胡丽静的猜测给逗乐了!

    “您是说,我的腰肢像小提琴?”胡丽静立即这样问道……

    “对呀,那种玲珑的曲线,那种令人窒息的美,是我从未见过的……”唐副市长给出了如此高的评价。

    “哦,既然您对我这么感兴趣,为什么这里到现在还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呢?”胡丽静虽然此刻心都跳到嗓子眼儿了,为自己敢于说出这样的话和敢于做出这样的动作而自己都吓了一跳,但似乎不这样的话,大概总也进入不了今天的主题了好像!

    “这个嘛,暂时我还不想解释……”一听胡丽静这样说,同时还做了一个探囊取物的动作,唐副市长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直接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为什么不解释呢?我需要解释……”胡丽静居然情不自禁地咄咄逼人起来,以为用这样的娇嗔,可以逼出对方的真话呢……

    “好了,今天先洗到这里吧,我有些累了,改天咱们再聚吧,你现在请回去休息吧……”唐副市长非但不解释,反而直接下了逐客令!

    “您这是——挑我理了?”胡丽静一下子惊呆了。

    “没挑你理……”唐副市长这样回应说。

    “那是生我气了?”胡丽静还要刨根问底。

    “也没生气……”唐副市长似乎有点不耐烦了。

    “那好好的,您为什么戛然而止,要撵我走了呢?”胡丽静则继续不依不饶要问个清楚明白……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有点感觉疲惫的话,务必立即休息,否则的话,第二天一点儿精神头儿都没有,所以,我刚才突然感觉很疲惫,也有了这样的请求,请你尊重的习惯,抑或是毛病,好吗?”唐副市长耐着性子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好是,我尊重您的习惯,我这离开了……”一听对方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了,胡丽静突然觉得再不见好收,可能会前功尽弃,然后是一败涂地,所以,马这样回答着,出了浴池,擦干自己的身体,穿好自己的衣服,然后,强颜欢笑地说了句:“再见唐副市长,有事儿只管打电话找呦……”

    “一定会,再见……”还在浴盆里的唐副市长,不算热情也不算冷淡地这样回应说……

    回到自己的那个小房间,胡丽静几乎崩溃掉了,到底为什么呢?为什么是这样的结果呢?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呢?

    是不是自己问的那个问题,还有做的那个探囊取物的动作触碰到了他的底线,抑或是触碰到了他的某件伤心的往事,才让他突然冷淡了热情,下了逐客令呢?

    按说像他城府那么深的大人物,不该跟我这样的小女人计较这些吧,即便是触碰到了他的某根儿神经某个底线,也该忍让抑或是直接提出来,也好让我有个台阶下,也好有个回旋的余地呀,咋会如此果决地让良好的氛围戛然而止,毫不客气地将这么一个主动投怀送抱的小女人给驱逐出门了呢?

    到底是自己的言行过火了,还是他真的难以承受这样的言行,抑或是他的那个地方出了严重问题,压根儿无法实现与异性的接触,连反应都没有,羞于提及,一旦被触碰,会恼羞成怒,才有了现在这样的结果?

    思绪万千,但是得不出个结论,这样翻来覆去的在床辗转反侧,简直都快被折磨疯掉了……

    不行,必须找到答案才行!

    找朱副院长?千万别去,趁他现在暂时收敛了那种疯狂弄人的状态,先别去撩他,一旦撩起来,还要招架他一番,弄得一身苟且龌龊,心情可能会更糟了!

    还是去找主任医师沙东来吧,他在身体方面有那么多的绝妙招数和理论,在遇到这样问题的时候,也应该有他的见解,甚至解决问题的办法吧——趁机再跟他复习一番那些令人身心愉悦的操控动作也是好的嘛,至少可以缓解此刻自己即将崩溃的心绪吧……

    立即给沙东来发短信,问他是否说话方便,有急事儿找……

    很快回了短信:我还在诊疗室里指定治疗方案呢,有事儿到诊疗室来吧!

    胡丽静一看短信,原来沙东来还在诊疗室,一下子乐坏了,心的某种火焰一下子被点燃了,立马回了几个字:好的,我很快到,不见不散……立即起身,打开自己的房门,迈步想快速直奔诊疗室……

    哪成想,却与门外的一个人撞了一个满怀,吓了半死才发现,原来是朱副院长一直候在门外!

    “你这是要到哪里去?”朱副院长一把将胡丽静给推回了门里,关门这样问道。

    “我出去透透气……”胡丽静生怕说出了自己的去向,被这个猪脑子的领导误解了,所以,只说自己想出去转转……

    “你不是去跟唐副市长约会了吗,为啥突然回来了?”朱副院长居然知道胡丽静的行踪!

    “您一直在监视我?”胡丽静立即意识到了这一点,立即这样质问道。

    “这还用监视吗?走廊里的录像显示,你跟唐副市长进了他的房间,但过了一俩小时,你突然又离开了,我很是担心你,所以,一直在你门外,怕你有什么问题想不开,也好第一时间帮你解决……”朱副院长居然一直在关注胡丽静和唐副市长的动向,虽然不知道他们进了总统套房都做了些什么,但进出大门的时间次数,他却都掌控了……

    “我是去了唐副市长的房间,也跟他跳了舞,还洗了澡,但唐副市长突然说他身体不很舒服,我也退了出来,这么简单,没什么需要您帮助解决的……”胡丽静只好说出了自己为啥途退场的原因……

    “你们……是不是已经……”朱副院长想知道,胡丽静进去的这一俩小时是否已经跟唐副市长有了那种亲密关系了,这很重要似乎。

    “没有,什么都没有,是简单的跳舞和正常的洗浴,并没有发生您想的那样的关系……”胡丽静赶紧这样回答,是因为她不想让这个猪一样的领导有什么非分之想——我跟唐副市长都没什么,你也别想趁机有什么!

    “这么好的机会,你咋没好好把握呢?”朱副院长居然这样惋惜地来了一句。

    “我一直做得很耐心也很到位,唐副市长也一直很满意很高兴,后来在洗浴的过程,他突然说有点不舒服,我想帮他,他说不用,而且还说要自己清净休息,我也没有待下去的理由了,所以,也回来了……整个过程是这样的……”胡丽静则出于汇报工作的义务,才将过程又说了一遍。

    “也是说,今天晚你不用再去陪在他身边了?”朱副院长的两只小眼睛在提溜乱转……

    “对呀,他说了今天晚到此为止……”胡丽静只能这样回答,但也预感到了这个猪一样的领导可能心里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

    “那太好了,我憋了一天了,都快想死我了,你让我痛痛快快地弄一把,不然我快憋疯了……”果然,一听胡丽静这样说,朱副院长立即原形毕露,急不可耐地表达了他的要求。

    “放开我,您不是赌咒发誓再也不跟我做这样的苟且之事了吗……”胡丽静竭力挣扎着推开朱副院长抓住她的双手。

    “我是发誓再也不跟你苟且了,可是你今天主动去找我,反复暗示我要跟我继续苟且,但碍于里间屋里有沙医师,我才回绝了,现在好了,你没什么任务在身,也没外人在场,你成全我,让我再舒坦一把吧,我都煎熬一天了,再不给我,我真的快要疯掉了呀……”朱副院长则说出了他此刻来寻欢的理由——那工夫你不是去找过我,反复暗示和勾引我跟你那个吗,咋了,现在我来找你了,你咋还变卦了呢?

    “您这样的话,我也快疯掉了……”胡丽静使出最大的劲儿来努力挣脱朱副院长的纠缠……

    “那让咱俩一起疯掉吧……”还是朱副院长劲儿大,一下子将胡丽静给扑倒了……

    胡丽静使出了吃奶的劲儿,还是无济于事,整个人,一下子瘫软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