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11章 为啥没反应

    “谢谢你愿意当我的小女人,我也答应你,有什么想法只管说,我也愿意当你临时的大男人……”唐副市长投桃报李地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那我现在身出汗了,想去洗个澡,您能答应跟我一起洗吗?”胡丽静给脸鼻梁子,直接提出了这样一个辣眼睛的要求……

    “还别说,一直这样带着你跳舞,我也是一身的虚汗了,也该洗个澡了……”一听胡丽静提出了这样的建议,唐副市长居然不假思索,直接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您真的同意跟我一起洗澡了?”胡丽静本来没指望对方会答应的,以为他会找个堂而皇之的理由婉言谢绝呢,想不到,居然直接同意了,真是让她喜出望外……

    “这有什么不妥吗?”唐副市长似乎觉得这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儿,没必要反对吧……

    “妥妥妥,那咱们快点到浴池里去吧……”胡丽静生怕自己的怀疑让对方变卦了,赶紧这样来了一句。

    “你不用下来,我这样可以带你一起进去的……”感觉胡丽静要从自己的两个脚背下来,唐副市长居然这样提议说……

    “真的呀——有生以来,还是头回不用自己走路,能进到浴室里去的呢……”胡丽静再次感觉到了来自这个大人物的那种小情感——他居然在这样的细节,都要考虑对方的感受,都要趁机宠爱对方,说明他一定是个对女人特好的男人吧……

    “以后你每天都可以这样的,只要你愿意……”边往浴室那边挪动,唐副市长边这样说道。

    “当然愿意呀,我现在的天职是每天都跟您这样呢……”胡丽静则趁机表达出了自己这样做是工作需要,同时也是自己心甘情愿……

    一直到了浴室里,胡丽静才从唐副市长的脚背下来,热情地说道:“我帮您脱衣服吧……”

    “这个不用,咱们各自脱各自的吧,不然会较尴尬……”唐副市长用了这样的理由来回绝胡丽静的过分热情。

    “那我听您的……”胡丽静一听唐副市长这样说,理解为——他是那个地方有了特殊反应,所以,怕自己帮他脱的时候发现了,会较尴尬吧!也不再这样提议了……

    只是俩人都脱光了,开始下到那个巨大的冲浪浴池的时候,胡丽静偷偷瞄了自己之前猜测的,可能会有反应的地方,却发现,黑乎乎的一团居然什么反应都没有——这让她有点惊异甚至失望——难道自己在他面前脱光了,都没引起他的兴趣?

    或者是他在这方面的能力早已经衰退了,不像朱副院长那样,随时随地都可以反应,或者像沙东来那样,一直都能保持在一个状态——问题出在哪里呢?

    哎呀,也许跟他罹患的慢性前列腺炎有直接关系吧……

    这个猜测让胡丽静觉得,必须寻找机会,慢慢来试探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才对她这样一个“人见人爱”的极品女人毫无那方面反应的……

    下到浴池里,胡丽静才发现,只有两个人的腿都伸直了,才会触碰到对方……

    胡丽静是主动要接近对方,所以,将两条白皙修长的大腿一直伸了过去……

    唐副市长则一直蜷缩着,似乎还没到可以俩人的腿,在浴池里交叉触碰在一起的程度吧……

    “您为什么不把腿伸直呢?”胡丽静居然直接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还没到伸直的时候……”唐副市长居然给出了这样绝妙的答复。

    “那要到什么时候才会伸直呢?”胡丽静有点莫名其妙,这样问。

    “到了‘三出’的时候吧……”唐副市长倒是振振有词,提出了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概念。

    “‘三出’——是什么意思?”果然引起了胡丽静的兴趣。

    “三出是——身出汗、嘴出声、眼出神——这‘身出汗’不用说了,谁泡谁出汗,不出汗那是橡皮人;这‘嘴出声’有些讲究,据说人在泡温泉的时候,一定要出声,要把自己的内气给说出来,喊出来,或者唱出来,这样才会吐故纳新,有益健康;这‘眼出神’更有讲究了,泡温泉的时候决不能闭眼睛,一定要睁着眼睛,让眼睛出神,这样才会精神集,全神贯注地体会到温泉给人带来的神作用……”唐副市长对泡温泉居然还有这样的研究……

    “您的理论真神,这样吧,您把腿伸直了,让我蜷缩一会儿,也试试,能不能做到您说的‘三出’吧……”胡丽静知道,唐副市长一直蜷缩状态较难受,还美其名曰在做什么三出,巧妙地这样提议说。

    “好啊,你体验一下,把感受告诉我吧……”唐副市长还真是听劝,马将他蜷缩的腿给伸直了……显然一下子舒服多了……

    “那好,我这体验……”胡丽静边说边将伸出去的大长腿给收了回来,然后,按照刚才唐副市长提出的那个“三出”理论开始身体力行,过了一阵,居然放弃了,将她缩回去的长腿又给伸了出来,直接触碰到了对方的腿……

    唐副市长居然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好像没感觉到胡丽静伸过来的腿触碰到了他。

    “咋样,体验到什么了吗?”唐副市长只是这样问了一句。

    “体验到了,别的都不说,说眼出神吧,我还真觉得我在一个瞬间出神了……”胡丽静煞有介事地这样说,心里却在喊:这样虚无缥缈的出神感受,我到哪里去体验呢?即便是体验出来了,又如何表述出来呢?

    “哦,能具体谈谈出神的感受吗?”唐副市长居然还挺认真的。

    “具体感受是——哎呀,我的后背咋突然这么痒了呢,您快帮我挠挠吧,不挠我快痒死了……”胡丽静其实什么出神的感受都没有,但眼瞅要被逼绝路的时候,突然灵机一动,来了这样一个突然变故——说自己的后背痒了,必须马让对方帮助她挠挠,而且边说,边已经从水里哗啦一下子站了起来,一个跨步到了唐副市长的跟前,然后,一个回身将后背朝向了他,同时,还直接坐了下去,直到坐进了他的怀里……

    令胡丽静吃惊的竟是这个唐副市长对自己的这一系列突然行动居然一点儿慌乱紧张都没有,好像是他的孩子突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并且坐进他的怀里让他帮助挠挠后背一样,即便是坐进了他的怀里,他都没有一点儿别的反应……

    “哪里痒痒,告诉我,我帮你挠挠……”唐副市长似乎信以为真了。

    “是这里吧……”胡丽静将手背到背后,直接指了一个地方,觉得不妥,换了个地方,还觉得不对,最后落在了一个地方,才勉强这样说道。

    “这个地方——你自己都够到了,为什么还让我帮你挠呢?”唐副市长居然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我是能够到,但自己挠总是没有别人挠了舒服,您快点儿帮我挠挠吧,我心里都快痒死了……”胡丽静这样说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将她的后背贴到唐副市长的脸了。

    “又不对了吧……”唐副市长似乎又发现了问题,这样问道。

    “咋不对了?”胡丽静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出了错,心头一紧,这样问道。

    “你到底是心里痒痒还是这里痒痒呀?”唐副市长的意思是,你明明是让我帮你挠后背,为啥说心里痒痒死了呢?

    “当然是这里痒痒,才导致心里痒痒的呀……”胡丽静倒是会诡辩,马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好了,现在给你挠了,感觉心里还痒痒吗?”唐副市长似乎没话说了,用他的大手在胡丽静光洁的后背,来回地轻轻挠着……而且还这样问了一句。

    “哎呀,咋越挠越痒痒了呢?”胡丽静则觉得是时候发动一次进攻了,这样来了一句。

    “那我停止吧……”唐副市长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挠的方法有问题,是力道的问题,还是手法的问题,所以,马这样问道。

    “别停别停,我感觉后背的痒痒穿过我的心脏,跑到前边来了,您再帮我挠挠前边吧……”胡丽静边说,边来了个湿漉漉的转身,将整个正面都朝向了唐副市长的脸,整个人,换换地坐在了他的怀里……

    “前边不用我帮你挠了吧……”如此近在咫尺,唐副市长却很理性地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您挠的力道分寸恰到好处,所以,还是您帮我挠吧……”胡丽静还是有十足的理由,邀请对方来帮她解除那种无法描述的痒痒……

    “具体是哪里呢?”唐副市长居然不再回绝。

    “是这里呀……”胡丽静指了前边的两个地方……

    “这里不能用手挠吧,这里这么娇嫩……”唐副市长还是十分认真地这样说。

    “那您用嘴帮我裹裹吧……”胡丽静索性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你觉得这样能解除你的痒痒吗?”唐副市长居然不是回绝的口吻……

    “嗯,一定会的,肯定会的……”胡丽静立即给了肯定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