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08章 主动送上门

    经过整整一个下午的“培训复习”胡丽静感觉自己有了脱胎换骨般的长足进步……越来越发觉,之前的许多做法完全是在误区里横冲直撞,完全不懂其的错误,更是没能掌握其的要领……

    而沙东来深入浅出地配合各种动作,详细分解各种反应的原理,已经如何掌控节奏,把握分寸,恰到好处地只用自己的身体,来完成那件看似简单,人人都会,但却几乎都没做对的好事……

    不能说胡丽静彻底迷了这个不苟言笑的主任医师沙东来,但他在两三个小时的培训,居然一直保持着一个状态,始终不带任何感**彩地坚持不懈,毫无冲动地在操作过程,说停顿停顿下来,不讲解完毕不进行下一步,那种认真的态度,那种专业的解读,完全看不出他对你有任何非分之想,好像俩人完全不是在做好事,而是在一节体育课,教你如何跨越木马,如何翻过横杆,如何在疾驰之后,不会气喘吁吁,如何在酝酿之后突然爆发……

    最让胡丽静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一直保持一个状态从不懈怠,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好像他是一个医疗教学的活道具一样,完全不带任何个人的色彩,更是不添加任何感情的成分在其,甚至最后为了说明在男方冲刺阶段,如何帮其化解,令其达到康复病灶的理疗成因的时候,他居然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脸不变色心不跳地将胡丽静给弄得欲死欲仙了,他却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还在认真详细地讲解,其的理论数据和专业道理……

    不知道为什么,越是这样没有感**彩,越是这样没有私情的培训,越让胡丽静对这个能打持久战的沙东来五体投地——他是如何做到的呢?难道自己在他面前根本不是女人,而是一个需要授课的学生,一个不需要卿卿我我的教学对象?

    即便是他为了讲解需要,做出了多么亲昵的行为,甚至将胡丽静弄到了飘飘欲仙的程度,他自己则一直保持那种为人师表的状态,没有一句情话,没有一丝冲动,完全是为了讲解其的医学道理,才要做那些动作作为讲解的辅助配合的……

    培训到了末尾阶段,胡丽静简直对这个有血有肉但却完全不感情投入,又与自己把什么都做过的男人着迷到了一定程度——你对他完全可以彻底放心,他对你的身体完全不会着迷也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这与朱副院长形成了鲜明对——朱副院长要的是感官刺激,但沙东来要的则是对方理解他讲解的各种医学道理,从而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起到理想的效果……

    最令胡丽静着迷的是,这个沙东来使用的教学道具是她见过的最大最“周正”也最漂亮的一个!

    而且在整个教学过程,始终保持一个状态不说,而且还给人无舒适的感觉,让人始终在诸多细枝末节,体味到那种与别的男人无法体验到的特殊感受,胡丽静暗自在想,假如真的嫁给这样一个男人,回到家里,躺在床,会是怎样一种情景呢?

    越是这样想,也越是对沙东来着迷,在他身,似乎存在着数不清的神秘有待一点一点解开……

    当然,在发现自己对这个毫无感情而言的沙东来疯狂着迷的时候,胡丽静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不该对朱副院长那个生硬的态度吧,像自己对沙东来着迷一样,朱副院长对自己也着迷到了一定程度,从他发的那些毒誓可以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着迷,大概自己对沙东来的着迷还要强烈吧……

    那么,将心心,是不是应该原谅他的痴迷,是不是给他机会,让他获得某种释放,这样才会让这个小小的团队拧成一股绳,携手并肩地完成那个光荣而特殊的任务呢?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特别是听说,晚饭后,唐副市长还要去参加为离休老干部举办的舞会,自己又可以有大段的空闲时间,胡丽静也主动去找了朱副院长……

    “唐副市长总是这样忙碌,什么时候才能正式开始康复治疗呢?”虽然胡丽静是主动去找朱副院长,只要他再表现出那种猴急的样子,答应满足他,但见了面之后,还是没法主动开口,扯到了这样的话题……

    “这个一定要耐心,唐副市长很快要荣升市长了,所以,各个方面的关系都要协调梳理好,才会为自己顺利升迁铺平道路,特别是这些离休的老干部,每个都有很深的社会背景,所以,一个都得罪不起,唐副市长悄悄告诉我,其一个跟央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更是不敢怠慢了——咱们不着急,慢慢等吧,两三个月的时间呢,什么都来得及……”一旦谈及到业务,朱副院长马从一头公猪变成一个道貌岸然的男人了……

    “那我们空闲下来都做些什么呢?”胡丽静这样说,差不多是在暗示对方,正好现在又空闲时间了,您不想找点什么娱乐让自己快活快活?

    “需要做的事儿很多呢,如指定一份儿唐副市长康复治疗的时间表,还有配合治疗需要的各种药物配置以及剂量的选择,对了,今天唐副市长还提出了他的套房里,空有高级的音响设备,却没有他喜欢的音乐作品,我已经派人到省城的音像商店去给唐副市长购置正版的cd或者原版的唱片去了……”朱副院长还真是猪脑子,女孩子这样暗示他,他反倒迟钝得一点儿都没感觉到,居然大谈特谈这些没意义的话题……

    “那可真好,我也很想听听,正版的音乐作品到底是个什么效果呢……”胡丽静一听朱副院长这样说,知道自己放电对方没有接收到,也只能这样失望地附和说……

    “是啊,不瞒你说,我也想趁机收藏一批平时不舍得自己掏钱买的正版cd呢……”朱副院长居然还是一点儿都没懂胡丽静这次主动来找他是什么意图——估计是他认定了一点,胡丽静能主动来找他,百分之百不是来示爱求欢的,因为之前她那么坚决地回绝了他低三下四的请求,咋会这工夫,又主动地跑来跟自己做那件她称之为“苟且”的勾当呢!

    所以,只能大谈特谈这些旁不相干的业务,来显示自己是个正经的领导,树立一个好的形象,来挽回之前掉的面子……

    只是一心把火要来补偿朱副院长的胡丽静,反复暗示之后居然对方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只能在心里连连骂对方是一头蠢猪……

    “若是您没别的吩咐,我先回去洗澡休息了……”胡丽静似乎还不死心,想起之前,只要提到她要洗澡,朱副院长会立即趁火打劫般地要在她清洗自己之前,弄脏她一把然后一起洗干净!所以,胡丽静这样来了一句。

    “那你快回去吧,保不齐唐副市长参加完舞会回来,时间不是很晚,兴许还会让你去他房间去陪他呢……”朱副院长居然还是没听懂胡丽静的暗示!

    “那好吧,我这回我自己的屋里了……”胡丽静只能这样说了,但走到门口却又来了一句:“有什么事儿,您只管去叫我,我在屋里哪儿都不去……”

    “好好好,有事儿我一定第一时间去叫你……”朱副院长居然还没开窍,典型的猪脑子啊!

    胡丽静都已经走出门去,本想彻底放弃刚才的打算了,但还是忍不住再次回身,站在门口对朱副院长说:“对了,我来找你还差点儿忘了一件事儿……”

    “还有什么事儿呢?只管说。”

    “您觉得,今天晚唐副市长若是叫我去他的房间的话,我穿这件连衣裙行不行,是不是有点太暴露了?还有,里边的这件衣服是不是太性感了呢?”胡丽静越是得不到朱副院长的相应,越不肯轻易放弃,总觉得这样回去了很不甘心,总觉得自己的暗示还不够,或者是还不够直接,所以,索性直接展示自己性感的身体给对方看,不信,这次撩不起你的兴趣来!

    “其实你穿成啥样都无所谓,唐副市长是那种胸襟博大不拘小节的大人物,所以,只要你穿得不像那种不正经的女人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朱副院长居然还是没懂胡丽静这个时候跟他探讨穿着问题是在暗示什么……

    “还有,我在身喷了淡淡的香水儿,您先帮我闻闻,唐副市长是否会讨厌?”胡丽静真有点无计可施了——这个家伙这是咋了呢?咋一点儿之前的劲头儿都没有了呢?难道他真的被自己那会儿说的话给彻底镇住了,从此再也不敢对自己有任何非分之想了?

    怎么可能呢?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难道朱副院长真的“改邪归正”修成正果,一改之前二师兄的熊样,放下苟且,立地成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