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07章 被海风一吹

    已经有过多人多次这方面经历的胡丽静,还是第一次体验教学式的那个,既感觉很新,又体验到了从未体验过的特殊快慰,似乎单一的男欢女爱,要成倍地增加难度,也增加附加的特殊快慰,想起之前与几个男人那个的时候体验到的感觉,真是弱爆了,原来越是正儿八经地,十分理性地来从事这件好事的话,还能带来如此新的,蚀骨铭心的快慰呀……

    “我能提个小小的请求吗?”结束了午的培训,临别的时候,胡丽静很是主动地这样问……

    “有啥事儿只管说……”沙东来在整个教学过程,也算是真正了解了这个年轻貌美的胡护士的性情和灵气,差不多稍加点拨,也心有灵犀一点通了,所以,尽管结束了,也还是愿意答应她的“额外”要求。 韩剧搜

    “我感觉自己还是在有些方面做得不到位,所以,假如明天您还有时间的话,我还想请您培训我几个小时——不知道是不是非分之想……”胡丽静其实是有点“瘾”了,这样的培训给她带来的那种全新的刺激,之前那么多的总和还要蚀骨铭心,所以,还想再有这样的培训机会,也这样小心翼翼地提了出来。

    “这话说的,咋会是非分之想呢,现在看来,朱副院长带队的这个医疗小组,是一个战壕的战友,或者说是一根绳的蚂蚱,有了好处大家都沾光,万一失败,大家都灰头土脸,所以,为了提高业务能力,你随时随地可以找我去切磋技巧,甚至在执行任务期间,遇到什么问题,都可以打电话咨询我,我保证,随叫随到,毫无保留地帮你解决问题……”沙东来一听是胡护士自己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心里很是高兴——这才是知进取求进的节奏嘛,也欣然答应了。

    “听您这么说,我的心里老感激了,我现在正式对我之前那些不够信任的话表示抱歉……”胡丽静觉得,来这里培训之前对他的那些怀疑甚至无理真的该说声抱歉了。

    “你太客气了,咱们现在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的,所以,有摩擦有怀疑都属正常的,只要大目标是一致的,大家携手并进朝着那个目标前进,也都无所谓了……”沙东来居然还如此识大局,俨然这次任务圆满完成之后,他是副院长的人选了一样……

    “谢谢您的宽宏大量,争取明天同一时间,咱们再见……”胡丽静心里别提多高兴了,那种无限拘谨又无限荡漾的经历让她真的好期待明天快点来临了……

    “不用非等到明天,我们随时随地可以再见……”沙东来似乎看懂了她的心思,居然这样来了一句——只要你想,什么时候来找我,我都有求必应!

    “那好,随时随地,我们再见……”胡丽静简直都快心花怒放了……

    吃过午饭,胡丽静已经做好了随时随地被唐副市长叫去做那种特殊康复治疗的准备,可是等了一阵,却被告知,唐副市长有午睡的习惯,所以,胡丽静也得空回到自己的那个房间美美地睡了一个午觉,将午培训过程消耗的体能恢复得似乎之前还要神清气爽……

    只是午睡到了下午两点多了,再次准备好了下午开始的康复治疗了,却又被告知,疗养院突然来了几个退休的老领导,唐副市长不但热情迎接,而且还要陪同一起参观还有一起共进晚餐……

    “看来要等到晚了……”朱副院长这样说着,一双猪眼在胡丽静的身提溜乱转!人也渐渐靠了过来……

    “您千万别再打我主意了,这里人多眼杂,一旦露陷儿,耽搁了您的仕途升迁,您可追悔莫及了……”胡丽静立即看出了对方的“邪念”立即防患于未然地这样提醒说。

    “最后一把,求你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朱副院长立即原形毕露,差不多要跪下来求胡丽静了。

    “您已经说过多少次最后一把了?您已经多少次都说实在忍不住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您必须痛下决心,戒了这个瘾,不然的话,大家都会坏事儿的……”胡丽静再次这样提醒说。

    “我对天发誓,这真的最后一次了,假如我这次说话不算数的话,我出门让车给撞死,下雨被雷给劈死,游泳被水给淹死,抽烟被火给烧死,吃东西被噎死……”朱副院长都不知道该如何发毒誓才好了……

    “您这么会这样呢?”胡丽静看见朱副院长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简直无法想象他是在人前那个颐指气使的朱副院长了……

    “真的,假如你不答应我,我真的死给你看!”想不到,朱副院长居然连这样的话都说出口了……

    “您是现在喝农药嘴吐白沫,摸电门浑身颤抖,吊两腿离地危在旦夕我都不会答应再跟你做那些苟且之事了……”胡丽静说完,挣脱朱副院长的纠缠,夺门而出,一口气跑到了海边,看着那些涨潮一浪高过一浪的海水惊涛拍岸,心潮也跟着跌宕起伏……

    也许这个猪一样的朱副院长被自己拒绝之后,会憋出什么变态的报复吧,可是真的不能再跟他那样苟且了,不然的话,真觉得自己的身体太肮脏了,将来面对唐副市长的时候,哪里还会有那种“纯洁”的心地来面对他呢?

    然而,人被海风一吹,心跟着不停地荡漾起来……

    许多画面情不自禁飘忽到了自己的眼前,从一开始被朱副院长选成为候选人,到后来他以培训为名占有了自己,然后是在别墅里无休止地成为他的谢雨工具,假如后来没有猴子这个小鲜肉的出现,怕是自己真的不知道能否坚持下去……

    至于后来闻听被那个少妇护士给替代,完败对方被淘汰的消息,精神失常,像祥林嫂一样,逮住一句话说个没完,期间居然完全没了任何感觉,朱副院长也好,猴子也好,无论玩儿什么花样身自己都毫无感觉,好像他们在身折腾跟自己毫无关系一样……

    即便是猴子误解了自己的意思,将朱副院长列为伤害自己的人,必须除掉,将其吊打的时候,自己也没有任何感觉,好像朱副院长真的是那个坑害自己的人一样……

    直到白院长的一个电话打过来,居然鬼使神差地被那个铃声瞬间唤醒,接通之后,居然听到了一个意外的喜讯——少妇护士被退回,你顺位被选去参与完成这项光荣而特殊的任务了……

    瞬间恢复了精神正常,看见被吊打的朱副院长才知道事态发展得有多么严重,还好猴子还算听话,放了朱副院长,算是挽回了他的一条性命……

    至于后来一路这个朱副院长总说趁还没到疗养院,找机会弄“最后一把”胡丽静总是姑息总是忍让,一直忍让到了昨天夜里,才最好痛下决心,绝不再与朱副院长做那件苟且之事了,必须怀着“出污泥而不染”的心里,放下苟且立地纯洁,才会真正面对接下来这个光荣而特殊的任务……

    还真是立竿见影,今天早到海边去跑步锻炼,居然遇到也出来散步锻炼的唐副市长,而且言来语去的才知道,假如没有这次接触的话,自己会被以“太年轻太漂亮”为由,像少妇护士一样被退回!

    现在想起来都有些后怕呢,但也再次坚定了信念,绝对不能再跟朱副院长这样的男人有任何苟且行为了,之前每次都是自己念在他的举荐人,引路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妥协允许他肆意妄为但现在自己觉醒了,决不能再让他身了……

    想到这里,胡丽静也不再为果断回绝了朱副院长而感到闹心了……

    然而,过了没多久,忽然想起了午在诊疗室里被沙东来培训的各种情景,胡丽静那颗芳心不由自主地像在秋千来回荡漾一样,居然情不自禁,拿起了手机,拨通了沙东来的电话……

    “喂,是沙医师吗?我是小胡呀,下去唐副市长去接待来疗养院的老干部去了,一直要到吃过晚饭才回来呢,空闲这么长时间,假如您有时间的话,能不能再让我复习复习午培训的过程,纠正纠正我在某些方面还存在的不足,那样的话,一定对我的操控能力进一步提高,您说是吗?”说这些的时候,胡丽静自己都觉得怪怪的,刚才还痛斥朱副院长要收敛他的邪念呢,咋转眼自己也起了这样的邪念呢?

    但不知道为什么,不由自主打了这样的电话,而且还说出了这样冠冕堂皇的话来——唉,是不是自己也跟朱副院长一样,一旦瘾,到了不可救药的程度啊!

    然而,一听沙东来说:“巧了,我现在在诊疗室里没事儿做呢,如果你这过来,咱们还可想像午那样,将你学会的技能在进一步熟练和巩固一下,这也是很有必要的……”的回答,胡丽静立即喜出望外,兴高采烈地直奔母楼的那间诊疗室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