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06章 全新的感受

    “谁说我没经验了,虽然我没男朋友,可是我现在也不是什么姑娘身了,也有过很多男女那方面的经验了,所以,你没必要再进行那方面的训练了吧……”胡丽静生怕沙东来说她是生瓜蛋子没经验,所以,这样争辩道。手机端 m.韩剧搜

    “假如你说你现在还是姑娘身的话,我可能也不培训你了……”沙东来一听,又是轻蔑地一笑,这样来了一句。

    “这话啥意思?”胡丽静又有点没懂对方的意思。

    “我直接打电话告诉白院长,再派一个有这方面经验的护士来吧,总不能从零开始吧……”沙东来给出了这样一句明确得不能再明确的答复。

    “我说的是我不用从零开始了,您咋没懂我的意思呢?”胡丽静反倒挑对方的理了——我已经说过我不是姑娘身了,也有过这方面的经验了,你咋还是不懂我的意思呢?

    “你说你不是姑娘身了我信,但你说你这方面有经验,打死我都不信……”沙东来却撇嘴这样来了一句。

    “我咋说你才会相信呢?”胡丽静一时还真不知道自己咋说对方才会信了,总不能告诉他,在别墅里,朱副院长已经培训我好多次了,后来也经过了白院长的各种检验,另外还有个小鲜肉的猴子做各种尝试——这些哪能告诉这个姓沙的家伙呢?

    “百闻不如一见,你做给我看,你到底有多少经验……”沙东来倒是一下子抓住了对方的话柄,直接这样来了一句——你说你有经验,直接做给我看!

    “这可不行……”胡丽静一下子意识到了对方说的做给他看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让我跟你“动真格”的?怎么可能呢?

    “为啥不行?”沙东来居然感觉胡丽静的态度有点莫名其妙。

    “我不能轻易跟别的男人有身体接触,假如有的话,也要经过组织的批准才行,不然的话,回头知道了,再批评我擅自使用本该属于唐副市长一个人的身体,犯了规矩和纪律,我可担当不起……”胡丽静居然从这个角度来否决了对方的说法。

    “那好啊,那你现在给白院长打电话,问问他,我现在给你做这样的培训应不应该,准不准许……”沙东来居然不怕胡丽静给任何人打电话的样子。

    “那我可真打了……”胡丽静以为这样可以镇住对方,乖乖地投降,向她赔礼道歉,说刚才都是开玩笑呢,你别当真之类的……

    “那还客气啥,咱俩的培训时间不多,你抓紧时间打……”沙东来居然毫不畏惧,好像你早打早好,不然的话,大家都在白白地浪费时间……

    “可是,打通了,我咋跟他说呢?”一旦对方毫无限制地允许她打这个电话了,拿起手机的胡丽静,忽然觉得,一旦挂通了,该咋开口说自己的问题呢?

    “你直接问白院长,马要给唐副市长做康复治疗了,但在之前,沙医师说要进行身体培训,而且不是一般的培训,是那种模拟夫妻生活的真实操作培训,但不敢擅自做主,想请示一下白院长,同不同意这样做,可不可以这样做……”沙东来居然耐着性子,帮助胡丽静,将问题十分明确地问了出来……

    “那我真的这样说了?”胡丽静真有点难以置信,沙东来为啥不怕自己给白院长打电话,而且,为啥还这样细致入微地帮助自己提出问题,他到底居心何在,他到底是怕自己打这个电话,还是真的希望自己打这个电话呢?一时搞不懂的时候,也再次这样来了一句。

    “对呀,不这么说,你还能怎么说呢?”沙东来则两手一摊,表示只要你打这样的电话,也只能是这样问了,不然的话,你再弄出一套说法来我听听呢!

    “可是我……”胡丽静突然觉得,自己完全没必要打这个电话了,因为既然这个沙东来敢让自己这样给白院长打这个电话,应该是有十足的把握,不然的话,一旦这个电话打通了,岂不是一下子暴露了他的“狼子野心”吗……

    也许,是自己太过敏感,太过多心和猜忌了吧,也许沙东来带自己到这里来,大家都明白是咋回事儿吧,都知道他是要用他的身体对自己进行手把手的培训吧,大家也都认可这样的培训吧,反而是自己给白院长打了这个“咨询电话”会暴露自己的不成熟,暴露自己不胜任这个差事吧……

    唉,反正也不是黄花闺女了,反正已经告诉他,自己不是姑娘身了,反正也说过自己有这方面的经历了,所以,跟他那样又怕什么呢?

    何况,这个沙东来,长得还有点像一个影视明星,别看快四十岁了,可是还是那么的英俊潇洒,平日里,在医院见到他,还真在梦做过梦情人,甚至还想过跟他约会呢,现在好了,现在是通过这样一个阴差阳错的差事,让俩人走到了一起,用这样的理由和方式要模拟真正的夫妻生活,想想都让人不可思议,甚至有点莫名的亢奋!

    所以,胡丽静最后决定,这个电话不用打了,直接接受沙东来的建议,听凭他的调度安排,想咋培训自己咋配合他吧,反正这次来这里的目的不是要想方设法地伺候好那个大人物吗,但在伺候之前,是不是真的要规范自己的各种习性动作,别在大人物的面前丢丑呢?

    至于昨天晚自己下的那个决心——放下苟且立地纯洁已经起到想要的效果了,今天早偶遇了唐副市长,化解了一场看不见的危机,已经立竿见影获得成效了,那么,接下来跟沙东来的接触,理论来说,是业务的切磋,专业的磨合,捎带把自己之前对他的那些私密想法也都趁机给了却了吧……

    “算了,这个电话我不打了,我姑且信你说的,按你说的做吧,我愿意配合你,但有一点,这样的培训方式和内容,我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这一点您能做到的话,我不在话下了……”胡丽静虽然答应了对方的培训方式,但也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你跪地求我我都不会告诉任何人的,虽然他们都心知肚明,但谁都不会问,我也绝对不会说,这一点,你只管放心好了……”沙东来给出了这样明确的答复。

    “有您这句话,我放心了,那好吧,咱们这开始吧!”到了这个时候,胡丽静才彻底放下了包袱,也放下了身段,边答应对方,边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进过一午差不多三四个小时的培训,快到吃午饭的时候才结束。

    不培训还真不知道,自己在诸多方面差得太远了!

    无论是前后摆动的频度,还是下套动的速度,还有综合操作的力度,都存在一定的误区甚至错误……

    这个沙东来还真是耐心细致,从一开始拿出一副一丝不苟严肃认真的态度,完全不是在男欢女爱,而是一次一本正经的教学课,虽然做的是夫妻好事,但每个动作每个细节,都要有讲究,有说法,有标准,差了一点儿也达不到想要的效果……

    有时候,为了纠正一个错误的动作,沙东来居然要反复停在那个动作,进行认真的讲解,要领在哪里,尺度在哪里,如何操作才能达到对方康复治疗的效果,让胡丽静感觉到,这个沙东来还真不存才一点儿别的心思,更没有趁机要占自己什么便宜的感觉,完全是为了提高自己在与大人物做康复治疗的时候不出错,不做无用功,或者干脆说,不被对方发现只是一种男欢女爱,而是正儿八经的,为了康复病情才做的必要活动……

    也不知道是这个沙东来个人的形象魅力,还是他如此认真地抠每个细节使得胡丽静对他的好感节节攀升,后来有好几次,她都有点保持不住,突然朝那种欲死欲仙的境地滑了下去,却都被对方及时地叫停遏制,让她回到了原点,重新整理情绪,然后再开始……

    也是因此吧,后来作为一项课题拿出来单独训练了一番,是如何克制自己的冲动欲念,不至于将康复治疗变成一次疯狂的欢爱,先是让胡丽静自己来控制,并且教会了她一些最实用的方法,如放松自己,如放慢速度,如巧妙地找借口脱离……

    然后是沙东来模拟大人物若是超越了康复治疗的范畴,在不可遏制的冲动,猛烈攻击的时候,她该如何应对……

    说实话,一旦沙东来开始了那种猛攻,胡丽静一下子被席卷其,直接飘飘欲仙到了极乐的边缘,幸好沙东来始终保持冷静,一番发现端倪,立即停顿下来,教导她如何才能克制自己的同时,也克制对方的冲动,让那种导致病情加重的行为,渐渐转化成有利于病患康复的轨道来……

    而正是这样的席卷和停顿,反而让那种被断乱的节奏平添了全新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