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05章 区别可大了

    “他去当一只梦寐以求的卫生局局长啊……”朱副院长高兴极了,生怕对方不接自己的话茬呢,一旦接了,而且正好是自己最想要的问题,马这样回答说……

    “哈哈哈……老朱啊老朱,你快成了组织部长了……”唐副市长大笑着这样说道。

    “都是玩笑话,唐副市长千万别往心里去……”朱副院长在仕途之路已经摸爬滚打了许多年,十分油滑也较老道……

    “不是玩笑话,不是因为你们能否治愈我的疾病,才会有这样升迁的,一旦我入主市长的位置,势必要进行诸多人事调整,到了那个时候,你和白院长不想去当院长和卫生局长我都不答应呢!”唐副市长也用半开玩笑的口吻,给出了这样的承诺——他心知肚明,这帮家伙之所以像伺候老佛爷一样对我言听计从毕恭毕敬,不是想让我成了气候的时候,让那个他们也鸡犬升天吗,那将承诺给他们,这样的话,还愁没人给自己抬轿子吗?

    “我知道唐副市长心早有数了嘛,啥都不说了,一切都从给您康复治疗地第一步开始吧……沙主任,从这一刻起,按你说的计划开始实施吧……”朱副院长仿佛听到了真正的任命,自己已经成了梦寐以求的院子呢,立即这样兴奋地吩咐主任医师沙东来说。

    “那,我这带胡护士,到主楼的诊疗室去,对她进行具体的培训了……”沙东来听了,马这样提议说。

    “去吧,争取今天下午,最晚是今天晚,开始第一次治疗……”朱副院长心里亢奋,竭力控制自己不叫嚷出来……

    “好吧,那我带胡护士到主楼那边去了……”沙东来边说,边走到了胡丽静的跟前,示意她,这跟她走……

    胡丽静则先去看唐副市长,见他点头,又去看朱副院长,他也点头,这才起身跟随较陌生的主治医师沙东来,从子楼出来,奔母楼而去……

    到了母楼那边胡丽静才发现,原来这里的整个一二层楼跟医院几乎没什么两样,该有的科室,设备,还有病房都有,只不过都集在了一起而已……

    一路跟随,胡丽静被主治医师沙东来带到了二楼最里边的一个诊疗室,进去才发现,里边的诊疗床正常的要宽些大些舒适一些的样子,另外,里边的空间也不是单一的白色,那么肃穆和冷清,好像这里是一间休息用的宿舍一样……

    进了诊疗室,主治医师沙东来回手把房门关,居然还反锁了,然后,也不啰嗦,直接对胡丽静说:“好了,你洗洗手,然后把衣服都脱了吧……”

    “脱……脱……脱衣服干嘛呀?”胡丽静一下子惊呆了……

    “开始对你进行快速培训呀!”沙东来一脸不解地这样回答说——难道你不知道来这里是干嘛的?

    “啥培训呀?”胡丽静顿时懵逼……啥培训还需要脱光衣服呀,这个沙东来要搞什么事情啊!

    “是即将实施的,对唐副市长慢性前列腺炎康复治疗过程,你需要如何操作的具体培训呀……”沙东来给出了这样的解释,脸还是露出了一脸不解的神情——你是真不懂还是跟我装x呀!

    “我知道这个,可是脱衣服干嘛呢?”胡丽静还是不懂,培训为啥要脱衣服。

    “不脱衣服咋培训呢?”沙东来似乎更加不能理解对方没懂他的意思了。

    “您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咋没听懂呢?”胡丽静还真没懂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咋没听懂啊……”似乎沙东来被胡丽静的不懂给弄得也有点蒙圈了——你咋没懂我的意思呢?地球人都知道的事儿,你咋不知道呢?

    “我是个普通护士,不懂您说的特殊培训是什么内容,所以,不能您让我脱我脱吧,到底咋培训,也得先说明一下,我也好有个思想准备吧……”胡丽静一本正经地这样回答说。

    “朱副院长没跟你说过吗?”沙东来有点抓耳挠腮地无可奈何,这样问了一句——以为朱副院长早跟胡丽静沟通好了,不用再多废话,来这里开始培训呢,哪成想,居然一问三不知,好像什么“行规”都不懂,也什么“规则”都不知道一样!

    “说过什么?”胡丽静不知道沙东来问的具体是什么方面的,所以,不问清楚,不贸然回答。

    “你来这里的具体任务啊?”沙东来都有点要用脑袋撞墙了。

    “说了呀,是配合唐副市长做康复治疗啊!”胡丽静眨了眨眼睛,觉得自己这样回答一定没毛病。

    “对呀,刚才大家在一起讨论康复治疗方案的时候,你也在场啊,理论说,你什么都听明白了呀,咋到了这里又装糊涂呢?”沙东来终于听到她说了句在行的话,马这样来了一句。

    “我还真是越来越糊涂了,我是知道,这个光荣而特殊的任务,是需要我用身体来替代唐副市长的妻子,在需要过夫妻生活的时候,挺身而出,与他过那种有规律的夫妻生活,可是您带我到这里来,口口声声说要培训,培训培训吧,干嘛要我脱衣服呢?”

    胡丽静只承认,她知道来这里,是要献身给大人物配合治疗的,可是,为啥你一个主治医师,在康复治疗之前,还要我脱了衣服跟你演练一番呢?你到底是想借工作之便近水楼台先得月地也占有一把本姑娘的美色,还是趁火打劫,觉得不趁机占一把便宜亏大了?

    “不脱衣服咋培训呢?”沙东来差不多已经是黔驴技穷了,只能再次这样问道。

    “那您告诉我,您到底要咋培训呢?”胡丽静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而是还有别的培训手段和内容呢,也这样问了一句。

    “很简单呀,你脱掉衣服,我也脱掉衣服,然后,我模拟唐副市长躺在下面,然后起到我身,我们结合在一起进行模拟操作,我要在每一个细节,对你进行纠正和指导,直到你的动作和操作都附和康复治疗的要求,达到一定的规范,才能让你真正参与到唐副市长康复治疗的任务去……”沙东来这样掰开了,揉碎了,将他说的具体培训内容的细节都说了出来……

    “等等……您说的这个环节为什么刚才在开会的时候没直接说呢?”胡丽静居然还挑这个理——既然还有这样一个关键的环节,为什么开会的时候,一点儿都没披露呢?难道是你刻意隐瞒的吗?

    “这样的环节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你自己不明白吧——看来你还真是太年轻了,连这样最起码的常识都不懂……”沙东来则耻笑了一下,给出了这样一个解释——说你是傻逼你还真是傻透腔了,咋连这些都不懂呢?真怀疑你是咋样被选的,假如你真是这样“不解风情”不懂规则的话,你还咋继续混下去呀!

    “谁说我不懂了,我该懂的都懂了……”胡丽静居然还挑理对方又瞧不起他的意思!

    “懂了咋还这么都废话呢?”沙东来边摇头边这样回应说。

    “那我想问,假如唐副市长的妻子身体允许,这次也来疗养院来配合治疗,在康复治疗之前,是不是也要经过你给主任医师的培训?”胡丽静居然举出了这样的例子,让沙东来解释——我在康复治疗之前需要这样的培训,那假如换成了唐副市长的妻子亲自来了,你也要一视同仁这样对待人家吗?给我个明确的答复和解释!

    “当然要培训呀,不然的话,哪里会有理想的康复治疗效果呢?”沙东来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你也会叫她到这里来,然后,关好房门,然后,让她脱掉衣服,然后……”胡丽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你是一个主任医师而已,难道连唐副市长的妻子来了,你也敢这样带到这里,然后像对待我一样对待人家?难道你不想活了吗?

    “没有然后,也不需要她脱掉衣服……”沙东来居然来了个急刹车……

    “为什么呀,我跟唐副市长的妻子有什么区别呢?”胡丽静也觉得沙东来这样说有点不可思议了。

    “那区别可大了……”沙东来的嘴,差点儿从长白山撇到大兴安岭……

    “除了我年轻漂亮之外,还有什么区别?”胡丽静倒是会趁机表达自己的优势,竟这样问道……

    “人家是多年的夫妻了,夫妻生活方面十分了解对方的习性和癖好,所以,只需要告诉一些要领行,可是你这个年龄的女孩子,连对象都没有呢,怕是这方面一点儿经验也没有,所以,让一个生手去配合这么重要的大人物做康复治疗,你以为是开玩笑哪,这么严肃的事情,你以为我是想趁机占你便宜吃你豆腐呀……”沙东来还真是头回见到这样一个葩的护士,在这样的问题,居然这么较真儿,还真是服了她了——也这样说出了自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