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04章 开个玩笑说

    胡丽静不知道有多后怕,假如昨天夜里没下决心从今天起早起晨练,完成“放下苟且立地纯洁”的意愿,偶然见到了唐副市长,并且落落大方地与之对话交流,得知了对方的想法,同时,也改变了对方的印象,怕是早饭之后,也会像那个少妇护士一样,随便找个理由给打发了吧,白院长还有朱副院长他们精心设计的所有计划都会立即泡汤,前功尽弃了吧!

    一定是有天意在里边,一定是命运巧妙的安排,不然的话,咋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和这样的转机呢?

    只是胡丽静学得深沉了许多,海边与唐副市长散步的事儿,跟朱副院长一个字儿都没提及,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吃过早饭之后,唐副市长居然主动来找朱副院长,对他说:“趁我这两天还没到省党校去报道,有点时间,听听你们的治疗方案吧……”听唐副市长这么说,朱副院长的反应是喜出望外,主治医师沙东来是毕恭毕敬,胡丽静则在心里说,假如没有早与唐副市长的海边散步,恐怕这工夫他来找你们谈话的内容可不是什么治疗方案了,一开口,可能你们都会傻眼了吧……

    现在好了,非但没有因为“太年轻太漂亮”将我赶走,反而主动来听取治疗方案了,这说明啥,这说明唐副市长已经欣然接受了我,认认真真地过来跟朱副院长和主治医师沙东来来探讨具体的治疗方案和实施日期及细节了……

    胡丽静的心好像海潮一样荡漾不已,但表面看起来,却是一副静静,波澜不惊的样子……

    一听唐副市长主动来的意图,朱副院长立即吩咐主治医师沙东来说:“那——沙主任快点把之前指定的具体治疗计划想唐副市长详细汇报一下吧……”

    “好吧,那我先从唐副市长现在的病情说起——前列腺炎之所以成了老年男人的常见病、多发病,是因为久坐、肥胖、和性功能失调造成的。 像久坐和肥胖男人还可以自己用改变生活方式来改善和解决,可是性功能失调却不是男人一个人能解决的,必须需要夫妻双方按医生的指导,按规律、有节奏地来过夫妻生活,这样才能在药物的配合下,慢慢地让男人的前列腺恢复从前的功能,从而治愈这个讨厌的疾病。”主治医师沙东来,立即很专业地对唐副市长患的慢性前列腺炎的起因和基本的治疗方法做了阐述……

    “还别说,沙主任说的情况正是是形成这个疾病的一本原因——久坐,肥胖,性功能失调……”唐副市长主动承认了这些,但并没说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的妻子得了乳腺癌,做了切除手术之后,再也不跟他过夫妻生活了……

    想起妻子常说的:我已经人不人鬼不鬼的了,也不再跟他那个了……唐副市长的心疼一下,即便是妻子默认他跟别的女人来往——可是有过几个,也都是饥一顿饱一顿的,哪里谈得规律呢!加工作压力大和仕途险恶,精神高度紧张,主要还是夫妻生活严重失调,使他不知不觉患了慢性前列腺炎……

    “那,沙主任打算如何针对唐副市长的具体情况,制定出行之有效的治疗和康复计划呢?”朱副院长这样跟了一句。

    “这样的疾病在具体的临床治疗,有很多办法,最直接有效的办法是进行手术,这是最彻底也最快的办法……”主任医师沙东来,一开口说出了最行之有效的康复手段。

    “这个办法肯定不行,一个是唐副市长时间紧,没时间做手术也没时间术后康复,手术的方案不用唐副市长发话,我直接给pass了……”朱副院长都没等唐副市长开口,直接给否掉了……

    “除了手术,那是药物干预和治疗,但不能根除病灶,也无法根治这种时常复发的慢性疾病……”沙东来又说出了另外的方法。

    “别说这些没用的,你把你认为最行之有效但又不能开刀手术的方法亮出来吧……”朱副院长感觉沙东来有点磨叽,这样提醒他说。

    “目前国际最先进也最受欢迎的是药物干预,以及在医生的指导下,过有规律有质量有数量限制的夫妻生活——这样的办法是除了开刀手术之外,最好的保守疗法了……”沙东来终于说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来。

    “既然这个办法是目前最理想的选择,那选这套方案吧……”朱副院长似乎有点着急,生怕沙东来这样罗里吧嗦的,回头惹唐副市长不满意,武断地这样指令说。

    “这套方案固然好,但根据国外的报道,主要的阻力来自妻子或者配偶不愿意按照医生的规定来配合治疗,所以,不知道唐副市长的夫人能否真的愿意配合,当然,最好是能让您妻子也到疗养院来,经过医生的短暂培训,然后才会行之有效地进行这样的康复治疗……”这个沙东来,居然一直蒙在鼓里,不知道其的道道是什么,还问出了这样的傻问题。

    “这个情况你还有所不知,唐副市长的妻子罹患癌症,做过手术,所以,身体情况十分差,也没法来疗养院进行配合,但经过院里开会研究,决定让胡护士来替代唐副市长的妻子,完成这项任务……”

    朱副院长之所以一直没将真相告诉这个主治医师沙东来,是因为他的医术很高明,但在为人处世,却有点白痴,不能提前告诉他,是由胡护士来替代唐副市长的妻子,来过所谓的有规律的夫妻生活,那样的话,他会提出一大堆乱七八糟的问题来,只能是到了这个时候,再告诉他真相……

    “哦,胡护士本人同意吗?”沙东来一听这话,有点惊异和懵懂,扭头去看一直坐在角落里,不声不响低头顺目的胡丽静,这样问了一句。

    “这是院里交给她的光荣而特殊的任务,而且她本人经过慎重考虑,心甘情愿地愿意为患者解除痛苦,愿意担当这个角色……”朱副院长很是严肃地这样回答说。

    “哦,那没什么别的问题了,只要经过短暂的沟通培训,我们可以开始这项康复治疗了,不过,由于是慢性疾病,同时使用的是保守治疗方法,所以,这样的康复治疗的时间会拉得很长,少说也得一两个月才会见效……”一听朱副院长的解释,沙东来居然很少见地立即接受了这样的安排,而且,还说出了其他该说的事项……

    “时间不是问题,正好这几个月唐副市长在省党校学习,每天去去省里课,下午和晚都可以在疗养院度过,特别是周六日和法定假日,更有时间在疗养院接受治疗了……”朱副院长时间的问题,也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那好,那今天午我对胡护士进行具体培训,今天下午可以开始第一次治疗了……”沙东来很有把握地这样回答说。

    “唐副市长,您觉得我们主治医师制定的这套康复治疗方案可行吗?”到了这个时候,朱副院长才去征求一直一言不发的唐副市长的意见。

    “没问题,我相信科学,也相信你们这个团队,换句话说,我把我这二百来斤都交给你们了,只有一个请求,是一两个月之后,别再让我饱受疾病给我带来的痛苦,这么简单……”

    此刻的唐副市长,满心满脑都是他跟这个小胡护士在海边偶遇散步时候的欢声笑语,所以,大概听了给他的治疗方案,知道有小胡护士扮演他妻子的角色与配合做康复治疗,似乎任何一种治疗方案他都能接受了,只不过,他将这样的想法深深地藏在心里,说出的话却是如此的得体和亲切……

    “您放心吧,只要您同意,我们一定殚精竭虑全力以赴,力争用最短的时间,让您渐渐摆脱疾病的折磨,甚至在您结束这次疗养的时候,完全康复或者是基本康复……”朱副院长一听唐副市长一点儿都没挑出什么毛病来,很是高兴,也下了这样的保证。

    “这可你这个副院长给我的承诺,到时候达不到这个效果,我可为你是问!”唐副市长趁机这样半开玩笑说。

    “没问题,开个玩笑说,假如这两三个月唐副市长的病情没有改善,更是没有基本康复的话,您直接把我这个副院长的帽子给摘下来,但假如真的解除了您的痛苦,让困扰了很久的这个顽疾得以康复,您是不是让我连升三级,至少让我当个院长什么的呢?”朱副院长居然趁机将他想要的回报,用开玩笑的口吻都说了出来……

    “你当院长,那白院长干嘛去呢?”唐副市长出其不意,居然这样反问道……

    一直坐在角落里插不话的胡丽静,此刻都为朱副院长担心了,唐副市长突然这样问,他该如何回答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