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02章 不能再苟且

    但根据胡丽静对朱副院长人品和性格的了解,他时常都是说一套做一套的,一旦二师兄的那股子劲儿来了,哪里还管自己之前说过什么,一头拱来,连孙悟空都拉不住他吧……

    只是不能再揭穿他了,那样的话,怕是当场能原形毕露,直接扑来,弄你个七荤八素吧,所以,胡丽静没在说什么,回到休息地,钻进了自己的那个小房间,关好房门,很是惬意地再次看了差不多所有的摆设,装饰还有各种功能,越看心越满意,特别是打开水龙头,居然又热水流出来,心说,嗯,这回可以随时随地把自己洗洗干净,然后,去面对那个一时还捉摸不透的大人物了……

    可是刚刚将衣服脱得差不多,可以进到那个小卫生间去洗掉一身的疲劳,以及这一路,与朱副院长还有白院长的那些苟且记忆,然后,好好地回到那个软软的床,美美地水一觉呢,哪成想,偏偏这个时候,有人来敲门……

    “谁呀……”胡丽静怯生生地小声问。

    “是我……”门外传来朱副院长的声音……

    “您找我有事儿?”胡丽静的心里顿时出现了朱副院长那张二师兄一样猥琐的脸……

    “啊,是他们送来了好多水果,其包括你的那份儿,我给你送过来了……”朱副院长则说出了来敲门的正当理由……

    “哦,那您放在门口吧,我洗完澡,再拿进屋来吃……”胡丽静一听,原来是朱副院长来分派福利了,心里也踏实了,随口这样来了一句。

    “你是说,你正要洗澡吗?”哪成想,这样随便说的一句,立即勾起了朱副院长的无限遐想……

    “对呀,已经都脱得差不多了……”胡丽静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但已经晚了,特别是后边跟的这句,这岂不是“火浇油”十有**会将对方的欲念给点燃的吗——唉,这可咋办呢!防不胜防啊!

    “哦,是这样啊……”

    听朱副院长在门外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了……

    胡丽静还以为,他是知难而退,听说自己要洗澡了,穿得很少,说完这句将水果放在门口,然后离开,回到他的房间去了呢,哪成想,过了一会儿,当胡丽静将自己彻底脱光之后,人已经进了那个小小的浴室,打算打开莲蓬开始冲澡的时候,却听见了门锁在响!

    什么情况!胡丽静立即从小小的浴室冲出来,试图在这个开门的人打开房门之前,从里边拉住,抑或是反锁!

    然而,来不及了,等到她跑到门前的时候,房门正好被打开了……

    朱副院长猛地扑过来,抱住她呼哧带喘地在耳边说道:“趁你没洗澡之前,我再跟你好一把,这一定是最后一次了,我保证……”

    “您放开我呀……”胡丽静本来想喊,但一看房门还开着,对面是唐副市长住的套间,万一被他听见这里有人喊非礼救命之类的,冲过来,那岂不是大家都彻底完犊子了吗?

    所以,声音极低,也是在朱副院长的耳边这样说道。

    “不行了,我想你都快想死了,再不让我弄你一把,我非憋死不可……”朱副院长气喘吁吁地这样表白说。

    “那也得把门关再说呀……”反倒是胡丽静此刻很理性,这样提醒说……

    “对对对,把门关,把门关!”朱副院长这才算懂了胡丽静的意图……

    万般无奈,胡丽静还是配合朱副院长将苟且之事做完了,但最后的时候,胡丽静痛下决心,咬住了他的一根手指,直到咬破出血为止……

    “你这是干嘛?”朱副院长疼得要命,但也不敢喊出来。

    “我要让您长记性,不能再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食言,不能再这样放任自己苟且下去了……”胡丽静吐掉嘴里的血渍,这样回答说说。

    “可是你的魅力太强了,我实在是控制不住啊,刚才听说你要洗澡,我有了联想,又听你说脱得差不多了,我更是按捺不住了……”朱副院长说出了这次为什么没控制住自己的诱因是什么。

    “好吧,这次算是我的错,今后再也不会这样了……”胡丽静边说,边找来止血消炎的药物和绷带,将她咬伤的那根儿手指头给包扎好……

    “我也对天发誓,再也不会对你这样了……”朱副院长也不得不这样信誓旦旦地发誓说。

    “但愿这次您的话是真的……”胡丽静在将朱副院长推出房门之前,最后这样来了一句。

    关房门,胡丽静冲进小浴室,打开莲蓬,让它那么一直一直地冲洗自己……

    唉,总想逃脱这样的苟且魔咒,但为什么总是继续与苟且为伍呢?甚至在他的苟且,也能获得某种恶性刺激,甚至特别到不可描述呢?

    莫非自己的骨子里,也是那种苟且之人?

    都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那能不能放下苟且立即纯洁呢?

    都说出污泥而不染,那自己能不能从朱副院长以及白院长还包括那个猴子的污泥浊水,像一只一尘不染的莲花一样,脱颖而出,傲立于世呢?

    决定了,从这一刻起,与苟且说再见,今后谁在利用任何手段和借口来让小姑奶奶我做苟且之事,我跟他拼个鱼死破,与他不共戴天势不两立!

    想到这里,才从莲蓬下站了起来,将自己彻底冲洗干净了,然后,回到那张软软的床,但是刚刚躺下,嗅到了一阵阵的清香气味……

    忽然想起,是刚才朱副院长送来的水果——唉,还真是冤枉他了,他还真是来送水果的,只不过,一听自己说正要洗澡,而且还差不多都脱光了,这样的信息一定给了他一个无法抗拒的诱惑,也才将他的二师兄原形给撩拨得原形毕露,也才再次做出了苟且之事吧……

    这样一想,胡丽静也有了新的认知——你自己一定要不发出那种让对方有苟且想法的信息,大概能避免诸如今天刚刚发生的这段苟且之事吧……

    切记吧,再也不能这样了……

    胡丽静用手机给自己定了起床的铃声,早六点起床,穿一身运动装,要在海边新鲜的空气以及刚刚升起的太阳下,跑步做有氧运动,将身体的污浊都荡涤一空……

    可是刚刚下楼,还没出院子呢,遇到了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也穿着一套休闲的运动装,本来不想跟他有什么交集的,可是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觉得有点熟悉,赶紧快步赶了去,侧面一看,妈呀,这不是唐副市长吗,他也这么早出来做有氧运动了?

    心里砰砰直跳,不知道自己到底如何是好……

    “您好唐副市长……”胡丽静以为,自己都跑到他的侧面几米外了,若是不打招呼,回头会不会挑自己的理呀,也这样打招呼说。

    “你好——你是……”唐副市长忽然发现有个漂亮女孩子在身边跑步,还跟自己打招呼,马这样回应,并且也提出了疑问——我们认识吗?

    “我是跟朱副院长一起来陪护您的护士胡丽静呀!”胡丽静一听,原来唐副市长没认出自己来,赶紧这样解释说。

    “哦哦哦,想起来了,你是那个胡护士呀,我一时没认出来呢……”唐副市长这才想了起来……

    “是因为我换了这身儿运动装吧……”胡丽静还善解人意地帮对方找没认出她的原因。

    “嗯,还真是,昨天你们傍晚才到,灯光下看你不说,还穿着护士服,所以,你现在换了运动装,而且是在阳光下,更是连妆都没化,所以,请原谅,我第一眼没认出你……”唐副市长的声音浑厚,态度庄严,说出来的话,你必须相信都是真的……

    “不用您道歉,像您这么大的人物,日理万机阅人无数的,哪里会见一面记得我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呢?”胡丽静忽然感觉跟这个大人物没什么距离感,所以,说起话来也没了什么心理负担。

    “听起来,你这是像在批评我呢……”唐副市长反倒挑起理来。

    “没有没有,小人物哪敢批评大人物呢!”胡丽静赶紧这样解释说。

    “一旦分出了大小,形成了差异,好像分出了贫富、美丑、善恶一样,所以,在你心目,我这个大人物不是高高在不可接近,是不食人间烟火脱离了群众……”果然是大人物,说出话来不经意间已经是字字珠玑了好像。

    “您真的不用过度解读我的喻,跟我这个小小的护士起来,您这个大大的副市长还不算大人物那怪了……”胡丽静居然很怪,为什么在他这样的大人物面前,自己毫不拘束,还能继续跟他这样说话呢?是他的态度慈祥亲切,还是自己的胆子突然变异放大,才让自己敢于这样跟他对话了呢?

    一种从未有过的新感,在胡丽静的心里曼妙地蔓延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