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01章 配合真默契

    白院长经验老道,特别是在面对唐副市长这个级别官员的时候,更是会拿捏说话的分寸,看穿对方的心理,从而知道何时进退……

    所以,连晚饭都没吃,说院里那边还有要务需要处理,与唐副市长匆匆道别,然后,又叮嘱了朱副院长和胡丽静还有主任医师沙东来几句,也离开疗养院,打道回府了……

    “好不容易见到唐副市长了,白院长为啥不吃了晚饭再走呀……”胡丽静找个机会,这样小声地问朱副院长。

    “这你不懂了吧,假如你是副市长,是喜欢陪你吃吃喝喝的属下,还是喜欢在工作,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忙得脚打后脑勺的干部呢?”朱副院长早看出了白院长的用意,这样小声地解释给胡丽静听……

    “当然是喜欢后一种了——原来白院长是为了这样表现自己,才连晚饭都不吃,匆匆离开的呀……”胡丽静这才恍然大悟了……

    “我跟白院长共事十多年了,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我都能猜到他的意图是什么……”朱副院长这样得意洋洋地说道。

    “嗯,这个我信,别的不说,在分享我的问题,你俩真是配合默契到家了呢……”胡丽静趁机这样嘲讽了对方一句。

    “你指的是,今天在凌海休息站的时候,我给他安排你们俩在一起的事儿吧……”朱副院长立即领会了胡丽静的意思。

    “除了这些,之前的林林总总,我也觉得你们配合太默契了……”胡丽静还真是因此懂了很多人情世故……

    而且,后来胡丽静还从朱副院长那里知道了更多这个疗养院的各种功能和细节——由于都是在职的领导干部,所以这里也成了他们第二个办公的地方,说是疗养,但他们一刻也没脱离那个竞争激烈的官场,还是殚精竭虑地运筹帷幄、草木皆兵地调兵谴将,谁也不敢掉以轻心,生怕大意失荆州……

    还有,是胡丽静从各种渠道了解到,这个疗养院原先是由他们医院自己派人管理的,但是连年开支太大且管理混乱,后来经过协商,院里通过市里领导的协调和努力,跟当地驻军达成了协议,把疗养院交给了部队来管理,院里只提供医疗器械、药品、医生和护士,其他都由部队进行成本核算:赚了,一家一半;赔了也一家一半……

    不过交给部队之后,这里没有赔过,因为来的都是大人物,都是带着支票来的,而且都是拿国家的钱,几乎没有带少没面子的。加部队的战士做服务员不用开工资,因而更是省钱。所以交给部队后,当年扭亏为盈,证明了交给部队来管理的正确性……

    还有是由于是部队的军事化或半军事化管理,这里显得特别安全和规矩,那些做服务员和管理人员的干部战士们,都十分懂规矩、守本分,对前来疗养的领导首长们除了毕恭毕敬外,还有是对领导和首长的私事全力回避或守口如瓶,这是他们的领导给他们立的纪律和规矩,谁都不得违背,否则严惩不待……

    胡丽静跟随朱副院长还有主治医师沙东来,住进的是一幢分成两部分的别墅建筑,母楼要子楼大几倍,是疗养院的核心,那里有值班的高级医生、必要的医疗器械和常用的药物等,是所有子楼所须医疗和生活物资的集散地。

    胡丽静他们住的子楼,是个独立的、安静的、舒适的居住别墅,里边的楼楼下都有温泉浴室,只是楼的小些,可供两三个人使用,楼下的大些,可供多人使用。

    这里的卫生、餐饮等都有专人打理,只要用分机打个电话,母楼会来人清理卫生或提供可口的餐饮或是其他服务。为了让这些高级领导们更加安心清净地疗养,他们带来的车停在楼下的车库里,而司机却要住在不远不近的母楼的公共宿舍里,随时待命。

    有时候领导们需要娱乐了,如玩牌、跳舞、打球等,既可以到母楼去参加集体活动,也可以在自己的子楼里,叫人来对弈或是开个私人的小型舞会。母楼那边似乎永远都是喧闹的,不停运转着的,而子楼这边却是依入住的主人而定,他想静鸦雀无声,他想动灯火通明,完全取决于他当时的心境。

    胡丽静的休息间在二楼的间地带,是隔开分置在两边的两个大的套房、间的一个小房间。

    唐副市长住在胡丽静的东边,朱副院长和主任医师沙东来住在胡丽静的西边,胡丽静住在他们间,这大概是便于工作和护理吧。

    胡丽静的房间虽小,但设施齐全,桌椅考究不说,还有书架、衣柜,单人床,床的垫子很讲究,是那种看去很一般,但躺去,却十分舒适的特制席梦思……

    最理想的是这么小的房间里还有个独立的卫生间,这让爱干净的胡丽静特别意。还有是这个房间的窗户还视野开阔,不但能看见别墅院子里的情景,还能眺望远处的海景和近处的风景。胡丽静躺在那张软软的席梦思,盖着洁净的被子,舒适得简直像自己回到了家里一样……

    晚饭吃的很有形式感,不算排场但是各种官场礼节令到场的人都十分客气,胡丽静感觉自己什么都没吃到呢,晚餐已经结束了……

    “今天晚我会与唐副市长单独接触吗?”晚餐后,胡丽静有点紧张,因为从来到现在,基本还没跟唐副市长说几句话呢,假如这样的情况下,晚让自己去“陪”他,怕是太陌生,也无法进入情况吧,所以,晚餐结束之后,胡丽静小声这样问朱副院长。

    “不着急,理论说,现在还没将具体的康复治疗方案告诉唐副市长呢,所以,今天晚肯定不需要你去陪他……”朱副院长这样说的时候,趁着胡丽静距离他较近,一下子揽住了她的肩膀……

    “那我可以单独好好休息一下喽?”胡丽静边这样说,边将朱副院长的咸猪手从自己的肩膀给扒拉掉……

    “理论是……”朱副院长有点尴尬,马这样来了一句。

    “为什么说理论是呢?还会出现什么变故吗?”胡丽静最怕的是节外生枝,再出现少妇护士那样的变故了,所以,马这样问道。

    “我说的理论,指的是假如唐副市长心血来潮,临时想起了什么花样需要咱们去参加的话,你也别想单独休息了……”朱副院长这方面还是有一定经验的,所以,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哦,我还以为,您想趁今天晚我休息,又去找我那个了呢……”胡丽静说完这句后悔了,因为对方的“馋虫”显然在嗓子眼儿附近呢,你不这样说,大概还勾不来,你这样一说,十有**会让他抓住话柄,借题发挥也说不一定吧!

    “你若是不提醒,我还真没这么想,那好吧,我想什么办法也要安排你今天晚啥活动都没有,这样的话,是不是我还有机会再跟你好一把呢……”果不其然,胡丽静一猜一个准儿,朱副院长还真是这样的人!

    “千万必要了朱副院长,我看出来了,这个唐副市长是个十分严肃的大人物,一定不要看出咱们之前还有这样的苟且关系,所以,求您了,您再也不要有这样的想法了好不好,万一被唐副市长给听到看到了,咱们是不是都会功亏一篑,都被灰头土脸地打道回府了呀!”胡丽静吓出半身冷汗来,急忙这样规劝对方说。

    “还是你有正经的,都听你的,从这一刻起,我再也不碰你了,这总行了吧……”朱副院长边说,边又用咸猪手来碰胡丽静的肩膀……

    “还不行……”胡丽静边躲避边这样说。

    “咋还不行呢?”朱副院长好像没懂胡丽静是什么意思,自己都答应不再碰她了,咋还不行呢,难道她说完又后悔了,还是要自己找机会来跟她那个?所以,立即眼睛发亮地这样问道。

    “不是行动不碰我了行了,而是从思想里也不能再胡思乱想心猿意马了!”胡丽静居然提出了这样严苛的要求。

    “好好好,除了工作之外,你我从现在起,再也没有任何亲昵关系了,这总行了吧?”朱副院长还真有点惧怕胡丽静的严肃提议,因为他这次谋划推荐胡丽静来这里,主要目的是与白院长联手做好这一单交易,等到一两个月之后,唐副市长党校毕业,回到市里荣升为市长的时候,那白院长晋升为市卫生局局长的梦想将实现,而他这个朱副院长,也可以一跃成为朱院长,将那个讨厌的“副”字彻底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所以,为了大局,他知道孰轻孰重,也直接在胡丽静面前发了这样的誓言……

    “但愿您能说道做到……”胡丽静这样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