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99章 我都答应您

    为了快点结束,胡丽静使了暗劲儿,让朱副院长快些完事儿,也好多给自己洗洗干净,然后,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那个唐副市长的面前……

    朱副院长则好不容易得到了这样的机会似的,居然磨磨蹭蹭的老半天都不完事儿,害得胡丽静只好又亮出了绝招,用他最喜欢的叫声来将他的那点儿能耐给呼唤出来……

    千呼万唤始出来……胡丽静赶紧去清洗自己,从里到外,尽可能地反复冲洗,渐渐的,才觉得自己焕然一新,成了一个全新的自己……

    “这应该是您跟我的最后一次了吧……”再次开车路,胡丽静觉得,应该好好跟朱副院长谈谈了——马要见到那个十分敏感也有资格挑剔的大人物唐副市长了,假如到了地方,这个朱副院长还是忍不住,非要跟自己保持这样龌龊关系的话,那恐怕是不行了吧,也委婉地从这个角度来提出问题了……

    “看情况吧,假如唐副市长是那种吃独食儿的主儿,见不得任何跟你亲近的男人,那谁还敢再碰你呢,假如他是那种什么都不在乎,生冷不忌,荤素全行的家伙,或许,我们还有机会吧……”朱副院长以为胡丽静是想继续跟自己保持现在的关系才这样问的呢,所以,也这样回答说……

    “不大可能吧,从那个少妇护士被无情退回看,这个大人物的癖好一定非同一般,不说有洁癖,也一定个性十足,我觉得咱们应该小心、小心、再小心,千万别让他看出我跟别的男人还有染,一旦被他嫌弃厌恶了,后果跟那个少妇护士一样的话,那后果看不堪设想了,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呢……”胡丽静倒是想得更深一些,而且,还拿那个少妇护士的事儿引以为鉴。

    “想不到,你还能考虑到这些,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一旦到了地方,那咱们一定保持那种十分正经的干群关系,之谈工作,不谈感情,更不谈及任何关于男女关系的事情,这一点,咱俩共勉……”朱副院长也是那种识大局的人,知道自己最终求的不是胡丽静的美色,而是可以晋升为院长的仕途之路。

    “只要您能忍住了,我没问题的……”胡丽静这样保证说。

    “假如你让我忍住两三个月不碰你的话,前边休息站,你再让我弄一把,不然的话,我真说不准会忍不住,偷偷摸摸去找你,万一被唐副市长发现了,你说……”朱副院长其实还是没忍住,又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啥都别说了,只要时间来得及,您弄我几把都行,但只要是到了疗养院,您真的不能再碰我了,我已经预感到了这个大人物一定有感情和**的双重洁癖,是容不得跟他有关系的女人,同时被不同男人分享的,我肯定……”胡丽静也知道,不给朱副院长这样的机会,怕是到了地方还是要惹出麻烦来,索性答应他,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弄了,多弄一回少弄一回的,有什么区别呢?

    “那好吧,前方二十五公里有休息站,你让我再好好弄一把,把我的火彻底给去了,我也不会一时冲动犯你刚才说的错误了……”朱副院长还要给自己找到合情合理的理由。

    “您这样的身份这样的责任在身,不会轻易犯这样的错误吧……”胡丽静还用这样的话来提醒对方。

    “假如换了任何别的护士别的女孩子,我都可以保证不犯这样的错误了,可是你真是一个例外,你身有一股子超人的魔力,一旦有可能有机会,任何男人都不会放过的,只是你自己感觉不到而已……”朱副院长进一步从新的角度来说明,胡丽静的魅力究竟有多大……

    “行行行,我都答应您……”胡丽静嘴不说,但心里还是对朱副院长的赞美很舒心惬意,想起了被他推荐之后,为了提高业务能力,对自己那方面的能力进行快速培训的过程,还有后来,为了等待消息,在别墅里,遇到了小鲜肉猴子并与他建立了那样一种特殊关系的过程,还有后来,自己因为受到打击,精神恍惚,让猴子产生了误解,将朱副院长给吊打差点致死的情景,还真是有某种感激之情油然而生,所以,他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也再次答应了他。

    到了下一个休息站,又是一阵折腾,直到朱副院长自己累得不行了,胡丽静才再次将自己清洗干净,继续路……

    “有句话我不知道当不当问……”胡丽静似乎想起了什么,这样试探着问。

    “咱俩都好到这个程度了,有话直说……”朱副院长认为,胡丽静已经是他的人了,所以,才这样亲昵地回答说。

    “您现在分管的手下护士也有百八十个,随便找个能帮您解决燃眉之急吧,何必一时冲动去找我,冒那种跨越雷池一样的风险呢?”原来胡丽静是想知道,为什么朱副院长要吊死在她这一棵树。

    “这话让你问着了,实不相瞒,之前我凭借手的实权,不是没搞过别的护士,但不知道为什么,自打跟你好过之后,觉得她们都不值得一提了,简直不能同日而语了……”朱副院长居然这样回答说。

    “看您说的,我有那么好吗?”胡丽静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你自己是不知道你有多好多迷人,知道吗,你是那种让男人发誓,这辈子只要跟你好一次死了都值了的女人……”朱副院长真觉得自己的语言很匮乏,没法形容,身边的这个女孩子有多么的迷人可爱。

    “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胡丽静连自己都不信,自己有如此巨大的魅力,令男人对自己如此倾倒。

    “还能是什么,只要跟你弄在一起,好像立即飘飘欲仙直到抵达那种从未有过的欲死欲仙,那种快慰舒爽,跟任何女人都不曾有过,好像你的身体里,有个魔力四射的,看不见的东西再将我送到一种境地,尽情快慰而无需做任何努力一样……”朱副院长尽可能地描述那是怎样一种感觉……

    “可是,有件事儿我搞不懂了……”胡丽静似乎又发现了新问题。

    “什么事儿你搞不懂了?”朱副院长对胡丽静的声音也很着迷。

    “既然我像您说的这么有魔力,为什么白院长跟我搞过之后,也获得了您说的这些感受,又为什么没选我,而选了那个少妇护士呢?”胡丽静似乎还是对这个耿耿于怀,或者说是无法释怀。

    “我估计这个老狐狸一定算好了少妇护士会被淘汰出局,到了那个时候,再让你位,谁也说不出什么了,以为他真的是秉公执法,给大家的机会都一样呢……”朱副院长居然这样分析白院长的策略和动机。

    “您是说,他真正的目的是要先将少妇护士推出去,他压根儿知道唐副市长的癖好,但还是让少妇首当其冲地过了考核,拿到了这个机会,让分管她的副院长还有他们的团队,以为他是多么的公允,但实际,是做了一个暗扣在其,等着无法忍受薄荷味道的唐副市长直接来淘汰她,这才让她和她的团队无话可说,我和您的团队可以顺序位了?”胡丽静沿着对方的思路,这样分析说。

    “十有**是这个套路……”朱副院长干脆认定,白院长是这样谋划的了……

    “那这么说,见了白院长的面儿,我还要好好感谢他呗……”胡丽静忽然将白院长从之前的痛恨变成了感激。

    “那当然了,这辈子,你都得发自内心地感激他才对呢……”朱副院长正好说到这里,手机响了,一看,居然正是白院长打来的,立即对胡丽静说:“你看,说曹操,曹操到!”然后,接通了手机……

    “朱副院长啊,你们到哪里了?”手机里传来了白院长的声音。

    “我们已过盘锦,马到锦州了……”朱副院长说出了车子的大概方位。

    “哦,那你们在凌海休息站等我吧,我有话当面跟你们交代……”显然,白院长对这条线路很熟悉,直接说出了等候他的具体地点。

    “好好好,那我们在凌海休息站,不见不散……”朱副院长挂断了白院长的电话,嘴角立即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您为啥这样笑?”胡丽静似乎看出了朱副院长的心里可能憋着一个不可描述的坏想法,这样问道。

    “我没猜错的话,白院长也是怕一旦你见了唐副市长,被对方看之后,他也再没机会享用你的美色了,所以,才会利用权力,让咱们在凌海休息站等他,然后要单独跟你到一个房间去谈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用我说了吧……”朱副院长用他多年对白院长的观察,分析判断出了可能发生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