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98章 二师兄附体

    “只给你五分钟,必须结束谈话,我们必须在今天傍晚之前赶到兴城疗养院,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朱副院长心说,给你五分钟,应该做不成什么好事儿吧,但也算是我给你时间了……

    “五分钟能干什么呢?”猴子不打自招地这样来了一句。

    “咋了,你还想趁机真的干点儿什么呀!”朱副院长马这样反问道。

    “好吧好吧,五分钟五分钟吧……”猴子也觉得,五分钟,也许够用了,毕竟现在情况紧急,谁会有更多的时间留给你这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呢?也答应了……

    于是,猴子拉起胡丽静的手朝三楼自己的房间跑,到了屋里,气喘吁吁地一下子将胡丽静给推到墙,不管不顾从后边跟她好在了一起……

    也是胡丽静配合他,这才让这短暂的好事做得风生水起,有声有色……

    虽然五分钟十分短暂,可是俩人同时珍惜和使劲儿的话,也用这短短的几百秒钟,完成了令俩人都蚀骨铭心的一次欢愉交融……

    “我是不是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姐了呢?”完事儿之后,猴子很是忧伤地这样问。

    “谁说见不到了,记住了,到什么时候,都要坚强地活下去,只要还活着,我们有再见的时候……”胡丽静此刻彻底恢复了,所以,这样给猴子打气鼓励说。

    “记住了姐,我一定好好活下去,不为别的,只为还能与姐再见面……”猴子也这样信誓旦旦地回答说。

    “那好,那我们约好了,大家都好好活下去,为了还有见面的那一天,行不!”胡丽静打心里往外感激这个小伙,在她生命的这个关键时段所扮演的角色,没有她,大概自己都活不到此刻现在吧……

    “行,我一定记住姐的话,好好地活下去!”猴子还真是为了还有那么一天能与这个特殊的姐姐见面的机会,好好地活下去……

    “真是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局……”朱副院长开车路,了高速,感慨地来了一句。

    “是啊,我被打击得都不想活了……”胡丽静也这样感慨说。

    “你真不记得你这期间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朱副院长还想知道,胡丽静精神出现问题期间,是不是醒来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别的记不住了,只记得猴子带我去荡秋千,荡到最高速,绳子折了,我们一起掉了下来……”胡丽静努力回忆,想起了这样一个情节,说了出来。

    “不是吧,你们俩咋都真没摔伤呢?”朱副院长知道别墅后花园里的那个秋千,这样来了一句。

    “幸好是猴子后背着地,我才没受伤,他居然也没事儿……”胡丽静这样解释说。

    “那他吊打我的事儿,你也不知道起因什么的吗?”朱副院长还是对猴子吊打他的事儿耿耿于怀,趁机这样试探着问。

    “对了,我还记得,我到猴子的房间去找他,他正在吊打一只吵得他睡不着觉的花猫,当时我还觉得他只是对小动物有暴力倾向,对人,尤其是对收留他的恩人不会那样呢……”胡丽静的确不记得很多自己精神失常之后的事情了,但这个细节还是急得的。

    “这么说,不是你唆使他这么干的喽……”朱副院长也不希望是胡丽静唆使猴子干的,所以才用这样的口气问。

    “怎么会呢,他一定是误会了,以为我变成了那样,不是院长的问题,而是你这个大表哥的问题,所以,才意气用事,吊打你这个大表哥了吧……”胡丽静这样为猴子开脱说。

    “唉,真是好悬呀,这小子差点儿要了这条老命……”朱副院长并不想因此继续追究猴子的责任,而是是趁机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您还不老呢,特别是在那方面……”胡丽静则趁机展示自己与对方的那种亲密无间的关系,以此来缓和有点儿紧张的氛围。

    “还别说,周末这两天回家,正赶老婆来大姨妈,所以,我养精蓄锐想周一回到别墅,好好在你身施展一番,哪成想,进到卧室挨了猴子这个小兔崽子一棒子,醒来的时候,已经被他给吊挂在了半空……”朱副院长也说出了自己原本的美好愿景,结果却差点儿成为一场丢了性命的噩梦……

    “真是对不起您,因为我,让您遭了这么多的罪……”胡丽静这才开始抱歉。

    “我也该像你抱歉,因为我没有实权,让你也遭了不少罪……”朱副院长也趁机道歉说……

    “我遭的这点儿罪跟您被吊打差点儿没了性命强多了……”胡丽静想起朱副院长被猴子吊打的画面,还在为他心疼呢!

    “还好,是那个少妇护士被辞掉了,给你这样起死回生的机会,也让我有了死而复生的机会——这一切,大概都是天意使然,是让你我都经历这样的磨难之后,才会有雨后的彩虹吧……”朱副院长倒是想开了,既然大家都遭受了打击,也算是同命相连了吧……

    “是呢,我现在对未来充满了希望——是不知道这个传说的大人物是个什么脾气性格,一听说他对薄荷味儿敏感,因为这个辞了那个少妇护士,我也觉得,假如自己身也有他过敏或者受不了的地方,可咋办呢?”胡丽静忽然又这样担心起来。

    “哎呀,你不这么说我还给忽略了,我问你,刚才你跟猴子是不是又做了一把……一定说实话,这很重要的……”朱副院长这样严肃地问道。

    “不瞒您说,虽然只有五分钟,可是猴子居然真的做成了一把……”胡丽静红着脸,这样如实回答说。

    “承认了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朱副院长一听,短短的五分钟都做成了一把,还是他娘的年轻火力壮啊,换了老子,半个小时都未必行呢,心里也有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咋了朱副院长,我是不是不该跟猴子再做那件事儿了呀,可是我看他可怜巴巴地看着我,好像要跟我生离死别了一样,我也没拦住他,从身后,疾风骤雨般地弄成了一把,是不是因此惹您不高兴了呀……”胡丽静以为朱副院长是不愿意猴子再碰自己了呢,赶紧这样问道。

    “没不高兴,只是觉得你身必须进行彻底清理,不能让那个唐副市长嗅出你身有任何别的男人的味道,你懂我的意思了吗?”朱副院长说出了他问这个问题的核心目的。

    “哦,我懂您的意思了,可是,这路哪里找地方清理呢?”胡丽静看着这一望无际的高速公路,这样问道。

    “前边有休息站,咱俩要个带卫生间的房间,待个把小时,等你把身彻底清理干净之后,咱们再路……”朱副院长想出的办法是这个……

    “那还来得及吗?”胡丽静又担心时间。

    “我算过,按照现在的速度,耽搁个把小时还来得及……”朱副院长似乎把这段时间给打出来了……

    “那快点找个休息站吧……”胡丽静同意了朱副院长的这个提议……

    只是令胡丽静想不到的是,明明到了休息站,要了一个房间,进去打算里里外外好好清洗一下自己,也好去见那个唐副市长的,可是朱副院长居然一把将她抱住,急吼吼地要弄他一把……

    “我里边脏着哩……”胡丽静知道自己刚刚跟猴子好过,所以,还没来得及洗呢,按理说,朱副院长应该知道的呀!

    “我喜欢趁这样的热乎劲儿弄你……”朱副院长一下子放下了所有副院长的架子,满脸都是二师兄才有的猥琐表情。

    “您咋又犯猪脾气了呢……”胡丽静此刻跟他说话也不用客气了。

    “没办法,遇见你之后,我什么尊严都不要了,心甘情愿做个二师兄,专门拱这一亩三分地……”朱副院长非但不恼,还这样乐不可支地自黑。

    “那也得等我洗洗干净了再拱吧……”胡丽静则再次提出这样的要求。

    “不用不用,等我拱过之后,一起洗岂不是省一把劲儿吗……”朱副院长的意思是,这样好,反而节省时间了……

    “哎呀,真是服了你了,那你要个什么姿势呢?”胡丽静知道自己拗不过他,也只能依了他……

    “像你刚才跟猴子那样来一把吧……”朱副院长居然如此这般,真是猪八戒还猪八戒……

    “你说你咋一点儿都不嫌弃别的男人刚刚弄过我呢?”胡丽静自己都有点受不了了,这样问了一句。

    “没办法,天生是猪八戒的喜好,越是这样还越是喜欢呢……”朱副院长此刻真是彻底原形毕露了……

    “那好吧,您快点弄,弄完还得给我时间好好清洗呢……”胡丽静有点难以忍受,但顾全大局,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厌恶,这样来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