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97章 妖孽上了身

    此刻的猴子心想,既然她恢复正常了,也说大表哥是无辜的了,自己又何必继续执着下去呢,毕竟杀人是要偿命的,之前是豁出去了,现在既然连她自己都不追究大表哥了,自己又何必跟大表哥过不去呢,也听了她的话,赶紧将大表哥给放了下来……

    还好,放下来的时机还算是及时,加胡丽静的专业抢救与护理,朱副院长终于醒过来了……

    “我还活着吧?”朱副院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是躺在舒适的床,而且身没被捆绑,被凉水荆条抽打的伤口也都做了处理,不像之前那么疼了,刚刚醒来,这样问了一句。

    “幸亏猴子及时把你放下来了,不然您还真说不定挂了呢……”胡丽静边继续处理他身的伤口,边这样说道。

    “真是他亲手放我下来的?”朱副院长将信将疑,之前这个小瘪犊子对他凶狠到了那个程度,咋会如此轻易放了自己呢?

    “对呀,不然的话,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咋能搬弄动您这么大一个身体呢?”胡丽静这样回答说。

    “这个小兔崽子不想再除掉我给你报仇雪恨了?”朱副院长还是心有余悸,这样问了一句。

    “哎呀朱副院长,我说了您都未必信,其实刚才他对您那样,都是因为一时被什么妖孽给迷了心窍,不然的话,咋会对大表哥下那样的毒手呢……”胡丽静将她与猴子商量好的一个说法,瞅准时机说了出来……

    “被妖孽迷了心窍?”朱副院长对这个说法哭笑不得——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信这个?

    “对呀,刚才我跟他交流过了,先是妖孽迷了我的心窍,所以,我才走火入魔地变成了一个精神失常的人,而后,那个妖孽又潜入到了猴子的身,所以,刚才做的那些都不是他和我的本意,这一点,您一定要原谅我们呀……”胡丽静很是巧妙地将自己与猴子捆绑在了一起,似乎这样的话,朱副院长也不会太过责怪猴子了吧……

    “他小子都快把我给弄死了,我不能这么放过他吧……”朱副院长咬牙切齿地这样回答说。

    “那您是不是连我也放不过呢,说到家,他做的一切,都是我指使他干的,您若是处罚整治的话,连我一起弄死吧……”胡丽静则利用自己的魅力,来这样为猴子打圆场说。

    “真是你指使他那么干的?”朱副院长也搞不清,猴子为啥突然对自己如此狠毒,差点儿给他弄死了,所以,也觉得,胡丽静的这个说法,或许也有可能,这样问了一句。

    “我都说了,其实也不是我的本意,都是有个妖孽侵入到了我和他的身体,才让我们鬼迷心窍,做出了超乎常理的事情来,不过现在妖孽被院长来的一个电话给赶出了我们的体内,所以,您才得救了呀……”胡丽静想混淆是非,用这样的解释来掩盖事实真相,同时,也是借此来给大家一个下台的台阶……

    “对了,刚才真是院长来电话了?”朱副院长一下子被这个话题引开了注意力。

    “对呀,是接到院长电话的一瞬间,我感觉到体内潜伏的那个作怪的妖孽一下子抽身而去,我也一下子恢复了正常……”胡丽静则借题发挥说。

    “快说院长打电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吧……”朱副院长想知道,院长究竟打电话找他有啥事儿。

    “院长说,那个少妇护士去到兴城疗养院,刚刚与那个大人物见了一面被退了回来……”胡丽静直接说出了结果。

    “为什么呢?”朱副院长有点不可思议。

    “院长解释说,是因为那个少妇护士常年用薄荷味儿的牙膏刷牙,所以,身也有了淡淡的薄荷气味儿,而那个大人物,天生对薄荷味儿过敏,讨厌不说,一旦接触,身起各种疙瘩,所以,才毫不留情地将她退了回来……”胡丽静根据自己的理解,结合院长披露的信息,这样说道。

    “她被退回了,那该轮到你了吧……”朱副院长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这个!

    “对呀,院长来电话,是这个意思呢,还说让您立即带着您手下的护理小组,带我,在今天傍晚之前,直接赶到兴城疗养院去与那个大人物汇合呢……”胡丽静满脸喜形于色地这样回答说。

    “这些都是真的吗,不是你主观臆想出来骗我的吧……”朱副院长还不敢相信,这样戏剧性的变化会在现实,在他的身边,真实地发生。

    “不信您自己给院长打电话核实呀,这样的事儿,谁敢编造出来骗您呀……”胡丽静这样提议说。

    “那快把手机给我……”朱副院长这工夫觉得自己的身体恢复了许多,挣扎着起来,接过胡丽静递过来的手机,首先看到了刚才来电的号码果真的院长的,也信了一半儿,拨通之后,听院长小声说:“情况我都跟小胡说过了,你照我说的意思办,傍晚之前,带着你的护理小组,直接赶到兴城疗养院行,我也会在哪里跟你们会面,一起将胡护士介绍给唐副市长的……”

    听到院长这样说,朱副院长的眼泪都下来了,假如真的被猴子给弄死了,此刻发生了这样戏剧性的变化,岂不是——唉,命运啊,谁又能琢磨透它到底是在奖励人还是在作弄人呢!

    挂断院长的手机,朱副院长立即挣扎着起来,给他手下的一个主任医师沙东来打电话,约好在一小时后,在什么地方会面,带好必要的诊疗器械药物,傍晚前赶到兴城疗养院有重要任务执行……

    挂了沙东来的手机,朱副院长则命令胡丽静也快点做好准备,争分夺秒,力争傍晚前,抵达目的地……

    正收拾东西呢,猴子抱着一包东西进来了……

    “大表哥,这是您的钱和金条,现在完璧归赵了……”猴子是按照胡姐的意思这样做的——目的是要让大表哥彻底原谅他……

    “你小子——真是被一个妖孽身,才对我做了那些事情的?”朱副院长打死都不信会有什么妖孽身之类的事情,但为了给大家一个台阶下,他居然主动这样问道。

    “哎呀大表哥,你可不知道啊,那个妖孽太可怕了,一旦身,人立即被它操控,完全没法摆脱它,所以,我之前对大表哥做的那些,都不是我的本意,现在好了,知道这个妖孽最怕的是手机铃声,一旦听到手机铃声,它立即从我和我姐的体内消失了,大表哥,您不会怪罪我和我姐吧……”猴子一听大表哥这样问,知道这是要和解的信号,也借题发挥,说出了这样一通事先跟胡丽静一起研究好的说辞。

    “既然是妖孽干的坏事儿,我干嘛要怪罪你们呢——现在我和你胡姐要到兴城疗养院去执行紧急任务,这里大表哥还是信赖你,交给你,当然,你换回来的这些钱和金条我不能给你,我收回到保险柜里,而且我要修改密码——但我决定,给你留出一万块钱作为零用钱——你没什么意见吧……”朱副院长则这样安排猴子今后该做些什么,甚至还破天荒地给他一下子留了这么多的钱。

    “没有没有,大表哥不责怪我,我已经喜出望外了,还能给我留下这么多钱,我更是受宠若惊了……”猴子拿着那厚厚的一沓钱,这样毕恭毕敬地回应说,与之前他凶巴巴地要置大表哥于死地的时候相,还真是判若两人,真让人怀疑,当时他真是被妖孽身了才会变成那样的……

    “那好,那我们走了之后,这里全部交给你了,这次你可千万别再让那个妖孽身了,再有下次,大表哥可绝不原谅你了……”朱副院长则这样提醒了一句。

    “放心吧大表哥,只要下次再发下我有那样的迹象,大表哥立即拨通手机,铃声一响,那个妖孽会被吓跑了……”猴子则这样调侃地回应说。

    “好吧,我暂且信你……”朱副院长至此,算是彻底原谅了猴子。

    “不过,我还有个小小的请求,请大表哥一定答应我……”猴子则趁机提出了一个他必须提出的要求……

    “你还有什么要求?快说!”朱副院长心说,你小子咋还得寸进尺呢,但为了不伤和气,还是答应给他提出要求的机会。

    “我想单独跟胡姐说几句话……”猴子提出的居然是这样的请求。

    “没时间了,我们必须立即出发……”朱副院长知道这个小表弟的临别前,还要再跟这个启蒙了他,也让他在短时间内变成了妖孽的胡姐好一把,所以,直接这样回绝说。

    “十分钟,可以吧……”猴子只要了这么点儿时间……

    朱副院长听猴子这样说,没直接回答他,而是去看正在收拾东西的胡丽静,她居然点了点头,朱副院长知道该怎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