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96章 结果太意外

    令猴子和朱副院长都惊异的是,刚才还是一副精神失常样子的胡丽静,一旦接通手机,听到了里边的声音,立即像是完全正常了一样,很有分寸和礼貌地跟对方说话……

    “既然这样,那我直接告诉你本人吧……”院长一听,接电话的居然是胡丽静本人,有些意外,但马这样回答说。

    “您不用再解释什么了吧,我知道我是因为没有本科凭才没被选的,为了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您选择了那个少妇护士,我完全能理解,您没必要再单独跟我解释了……”此刻的胡丽静,居然一下子理性到了这个程度!只是她没听到院长的真正意图,直接这样理解了对方,甚至用了这样宽宏大量的态度,来回应对方了……

    “对不起,我是欠你一个解释,对之前给你的不公待遇,表示歉意——但我现在打电话找你和朱副院长,不是想解释之前的为什么那么选择的……”院长一听,被他无情淘汰的胡丽静,一旦有了跟他说话的机会,居然还能这样善解人意,心里还真是有了某种感动,所以,马这样回答说。

    “那您找我和朱副院长还有什么事儿呢?”胡丽静此刻好像完全恢复正常了,只是一听自己原谅了院长之后,他居然道歉了,但却说现在找自己和朱副院长,不是专门来解释和道歉的,是另有别的要事的,这样惊异地问……

    “这件事情很意外,我也是刚刚接到了那个大人物的秘书打来的电话,说咱们医院选派的那个少妇护士被退了回来,现在急需再选派一名直接到兴城疗养院去接替被辞退的少妇护士……”院长居然披露了这样一个惊人的信息。

    “为什么被辞退了呀,她不是很优秀的吗?”胡丽静听了这样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之后,没有幸灾乐祸,更没有别的奢望惊喜,居然还替那个少妇护士说起话来。

    “是啊,院里觉得她各个方面都很优秀,可是与那个大人物见面之后,只是谈了几分钟的话,被辞退了……”院长则叹了口气,这样回答说。

    “到底为啥辞退她呀,总得有个理由吧……”胡丽静此刻,居然还没意识到,院长给她打这个电话到底是为了什么,还在为那个少妇护士鸣不平呢。

    “理由很简单,院里选派的这名护士因为常年使用薄荷味道的牙膏刷牙,所以,身多多少少残留了一些薄荷的味道,而我们要陪护的那个大人物,生来讨厌薄荷的味道不说,一旦近距离接触这样的味道还会浑身过敏起各种疙瘩……所以……”院长有点憋气窝火地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天哪,因为这个原因她被退回来了?”胡丽静居然是一副为对方抱不平的口吻这样质疑说!

    “对呀,所以,才有了换你去执行这项光荣而特殊任务的机会呀……”院长则顺势说出了自己打电话的核心目的是啥。

    “也是说,我再次被选了?”胡丽静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心里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当然了,我给朱副院长打电话,是想让你们立即准备出发,然后,刻不容缓地在今天傍晚之前,赶到兴城疗养院,千万别让那个大人物失望啊……”院长则给出了这样的指令。

    “哎呀,事情来的有点突然,我们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啊……”胡丽静一天院长打电话来找朱副院长和她,是为了这样一件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事儿,有点发蒙,不知道该如何应答才好,这样来了一句。

    “这用什么准备的,吃的穿的用的那边应有尽有,只要随身带几件换洗的衣服行了,别再耽搁时间了,我也不再给朱副院长打电话了,你直接通知他,让他带队,率领以你为核心的护理小组,尽早出发,争取在规定时间内,抵达目的地,好了,我还有事儿,挂了!”院长则再次这样指令说。

    挂断了院长打来的电话,胡丽静那么呆呆地看着手机,沉默得悄无声息……似乎到了这个时候,她才彻底恢复了正常,还在回想刚才与院长的对话是否真实可信,脑子在急速地转动,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到底该咋办……

    而此刻的猴子和朱副院长,从突然恢复正常的胡丽静打电话的只言片语,似乎也听出了大概的意思,但朱副院长此刻居然有点不信胡丽静是真的在跟院长通话,而是过于想得到这个千载难逢的美差,而自我臆想出的一个情境,幻觉,来电话的是院长,而且很是歉意地说明了情况,甚至还说那个少妇护士因为一个葩的理由被退了回来,转而又选了她,并且需要立即出发,直接赶到目的地……

    事情会出现这样戏剧化的转机?

    尤其是在自己的生死关头?

    谁会相信事情会如此荒谬地发生,又如此荒谬地化解呢?

    所以,在胡丽静接完电话背对他和猴子,静默不语的时候,朱副院长居然一点儿都没高兴起来,因为他认定,这一定是胡丽静精神失常,走火入魔到了一定程度,接个普通的电话,都能臆想出这样的情节来安慰她自己那颗彻底被伤透的心吧……

    想到这里,似乎之前更加绝望了,加被吊打的时间过长,人支撑不住,到了这个关口,他居然一下子晕厥过去了……

    猴子对胡丽静接听电话说的内容不是很清楚,也不是很感兴趣,而是对她突然能不重样地说出了那么多思路清晰,逻辑准确的话语而感觉震惊——她这是咋了呢?咋一接到这个电话,整个人一下子变得如此正常了呢?

    而且,随着电话接听的持续,脸的表情和身的动作也完全变回到了之前没精神失常的状态了——这是怎样一个神的电话,居然让她一下子恢复正常了呢?

    所以,本想前去阻止她接听任何电话的,但鉴于她忽然正常了,猴子也才止步于她身后几米的地方,一直听她打完这个电话,但看见她挂断手机之后,那个一言不发的背影,忽然觉得很可怕——会不会一转身,又变回到了精神失常的样子呢?

    而在这个时候,胡丽静一声不吭地将身体转了过来……

    只是看到了朱副院长被吊挂在半空,身还有被吊打的血痕,猴子也手持一把匕首,站在朱副院长的身边,胡丽静错愕到了极点,十分惊异地问道:“你们——只是在干嘛?”

    “为姐报仇雪恨呀!”猴子此刻心里也七八下的,不知道突然清醒过来的胡丽静,会如何评判自己的这些行径……

    “报什么仇,解什么恨?”胡丽静似乎对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好像从来没发生过一样了。

    “他把姐姐害得丢了最想要的工作,精神都失常了,所以,姐姐让我除掉坑害姐的人,这个人是他呀……”猴子很是惊异胡丽静什么都不记得,也不承认了,但还是指着昏死过去的大表哥,这样辩解说。

    “谁说是他了?”胡丽静矢口否认。

    “姐亲口告诉我的呀!”猴子忽然觉得,情况有点不妙,这个姐姐不醒来还好,一旦醒来,情况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呀!

    “我什么时候告诉你了……”胡丽静越发觉得眼前在这个猴子有问题了,为啥要捏造这样的一个说法来吊打他的大表哥呢?

    “姐你咋出尔反尔耍无赖呢……”猴子有点急眼了。

    “我现在不跟你争执,快点把他放下来……”胡丽静则不想继续与之争辩了,立即这样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不能放他下来呀……”猴子一听,要结束除掉大表哥的计划,忽然觉得形势不妙,这样阻拦说。

    “为啥呀?”胡丽静则越发不可思议了。

    “因为放了大表哥,我的小命可没了……”猴子说出了这样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

    “怎么会呢?”胡丽静更加不可思议了。

    “因为……因为……”猴子突然意识到,无论如何都没法跟眼前的这个突然恢复正常在姐姐解释事情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了……

    “啥都别说了,快点放他下来,有什么事儿,姐都替你扛着,这总行了吧……”胡丽静立即这样恳求说。

    “这可是姐说的,我做这些可都是为了姐,所以,一旦大表哥要弄死我的时候,姐可得为我做主啊……”猴子一听对方这样说,赶紧抓住这句话不放。

    “这个你放心,姐不会让他动你一根汗毛的,姐保证……快点放他下来吧,看样子,再不放下来,他真没命了……”胡丽静还真是彻底恢复正常了,所以,才会发现,被吊挂的朱副院长是真是奄奄一息,快不行了……

    “那好,那我听姐的,这放了他……”猴子居然接受了胡丽静的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