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95章 院长来电话

    然而,激情烈烈地跟胡丽静好在了一起,却还是听她说:“你到底是谁,干嘛对我这样?”

    一听对方这样说,猴子差点儿萎掉了,但心打定了主意,又不能这样放弃了,所以,还是继续操作,试图用他最大的劲头儿,来唤醒魔怔一般的胡丽静,让她在极致的快慰,一下子清醒过来……

    然而,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胡丽静的身体居然什么反应都没有,嘴里只有那句“你到底是谁,干嘛对我这样啊……”

    猴子气馁了,趴在胡丽静的身喘息了半天,突然,一个灵感袭来——哎呀,假如大表哥问她的话,她回答这句:“你到底是谁,干嘛对我这样啊……”是不是可以证明,是大表哥害她成了这样呢!

    那利用她现在的状态,让大表哥也没法证明自己不是坑害胡姐的人了吧!

    太好了,幸亏胡姐这样了,不然的话,她清醒的情况下,一旦跟大表哥见了面,兴许很快把事情搞清楚明白了呢,那一定话,自己弄死大表哥的计划也难以实现了……

    那对不起了大表哥,小表弟并非成心害死你,可是你很倒霉,想找个证人证明你的清白,却料想不到她已经精神失常,无法像正常人一样为你证明什么了……

    都是命该如此吧大表哥,虽然你收留了我,让我有了暂时的栖身之地,可是在你心目,我是个什么东西你半拉眼都没看过我,完全是出于不得已才收留了我,或者是为了让我帮你看守这幢你用来营私舞弊,难弄不同女性的场所——你这样的坏蛋必须除掉,我猴子才能真正解了心头之恨,何况,现在还是在兑现一个承诺,一个成为我平生第一个女人的好姐姐报仇雪恨的承诺……大表哥呀,你是真该死啊!

    一旦有了这样的想法,猴子立即从胡丽静的身跳下来,帮她穿好了衣裤,然后,领着嘴里还在一直念叨那句话的胡丽静,下到了二楼,来到了大表哥的房间……

    被吊打多时的朱副院长,此刻早已是头昏脑胀,眼瞅快坚持不住了,可是一旦看见了胡丽静进来的身影,立即来了精神,大声喊道:“胡丽静,你可来了,快点告诉他,我不是害你的人,快点让猴子放我下来!”

    “你是谁呀,干嘛这样跟我说话……”胡丽静被倒吊在横杆的这些微胖秃顶的年人给吓一跳,躲在猴子的身后,这样问了一句。

    “我是谁你都认不得了?我是你的朱副院长啊,是我发现了你,推荐了你,想让你获得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步登天,平步青云,可是事与愿违,被那个老狐狸给算计了,你落选了,我也很难过呀,可是,你不能恩将仇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赖人,把你的恩人当成人了呀!”朱副院长感觉自己抓到了为自己鸣冤叫屈的机会,所以,快速地将该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你是谁,干嘛跟我这样说话……”胡丽静听朱副院长说了这么多,给出的回应居然还是这样一句……

    “天哪,你这是咋了呢,你一定是受到了精神刺激,所以,才连我都不认识了,这样吧,你让他把我放下来,我们好好谈一谈,我帮你回忆一下全部过程,也让你知道,我是你的恩人还是你的仇人……”一听胡丽静说出了这样的话,朱副院长的脑袋嗡嗡直响——她这是咋了呢,难道真的受到了强烈刺激,精神彻底失常了?

    “你到底是谁呀,干嘛这样跟我说话呢?”胡丽静则还是同样的话来回应对方。

    “完了,彻底完犊子了,我这条老命,居然毁在你这个丫头片子手里了,我活该呀我!”一听胡丽静反复说同样的话,朱副院长知道,胡丽静真是精神失常了,而且很严重,用什么语言,也没法让她立即清醒过来呀——瞬间崩溃了,以为这下自己彻底完蛋了——这条老命彻底毁在她和这个小表弟的手里了!

    “我说嘛,你抵赖不过,乖乖承认是你害的我姐,我会让你死得舒服点儿!”猴子居然再次拿起了那根儿荆条,蘸了凉水开始重新抽打大表哥。

    “小兔崽子,你忘恩负义,丧尽天良,大表哥对你咋样你咋全忘记了,你简直是一只喂不熟的白眼狼!”朱副院长这样怒斥道。

    “我不是白眼狼,我是一只冷血的猴子,啥都别说了,给你个优待,你说你想怎么死吧……”猴子完全不理睬大表哥的威胁和辱骂,笑嘻嘻地这样用荆条抽打大表哥的脸,这样说道。

    “你以为你弄死我了,不用偿命?”朱副院长这样来了一句,以为猴子听了会有所改变或者收敛。

    “弄死你是有点麻烦,弄死一只猫难度大多了,但弄死一只猫的话,让它人间消失很容易,不留任何痕迹,虽然你猫重了百倍,处理起来麻烦也百倍,但我可以将你分解成一块儿一块儿的,每块儿都像猫咪那么大,然后逐一处理掉,人不知鬼不觉的,大表哥从这个世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大表哥也,你觉得,弄死你,我还用偿命吗?”猴子则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我看你小子也跟着精神失常疯掉了,这样吧,我的保险柜里有什么你都看到了,你放了我,我答应把里边的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给你,甚至包括这幢别墅也都给你——这样,你会放过我吧……”朱副院长一看,威逼不行,只能是利诱了……

    “你以为,我是为了你的钱物才这样吊打你,想要弄死你的?错,之所以想弄死你,是因为你把我姐害成了这样,我是要为她报仇,我是要替天行道!”猴子则亮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给大表哥看……

    “可是我对天发誓,真不是我害她成这样的呀!”朱副院长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没有了,但还是这样挣扎着来了一句。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乖乖地等死吧……”猴子则油盐不进地笃定要弄死这个大表哥,来兑现他给胡姐的承诺,也实现他为民除害的正义行动了……

    只是在朱副院长彻底绝望,以为自己的小命彻底交代给这个冷血的小表弟猴子的手里,再无一线生机的时候,忽然,猴子脱光他衣服,倒吊他的时候,掉在地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我的手机响了,可能是找我有急事儿的,你让我接个电话,不然的话,他们可能以为我出事儿了,很快能来这里找我的……”朱副院长立即抓住了机会,这样请求道。

    “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那,一旦你接通了电话,第一句话肯定是说你危在旦夕,让对方报警来救你,所以,你觉得,我会让你接这个电话吗?”猴子此刻已经进入到了某种状态,不是轻易能改变主意的。

    “你小子对我如此斩尽杀绝,不怕遭到报应吗?”朱副院长还在声嘶力竭地这样叫喊着。

    “要说报应,你现在是呀,你干过那么多坏事儿,现在又把我姐害成这样,我替天行道除掉你,你不觉得这是你应得的报应吗?”猴子则接过话茬,这样回应道。

    “侯小虎,你给我听着,假如你不让我接这个电话的话,我保证不出俩小时,他们会找到这里来,到了那个时候,你的暴行一定会原形毕露,他们一定将你绳之以法的!”朱副院长再次这样威胁对方说。

    “俩小时,足够了,本来还想让你多活俩小时的,现在看,得加快速度让你死掉,然后也好有时间将你化整为零,分别藏匿到谁都找不到的地方,然后,再不为人知地将你一块儿一块儿地处理得任何痕迹不留——这可是你逼我的……”猴子则抓住了对方的话柄,将他弄死对方的节奏给提速了……

    “侯小虎,我做鬼绝不放过你!”朱副院长用了差不多最后一点儿力气,喊出了这样一句话……

    “那好啊,我现在先让你做成鬼,然后,等着你来报复我!”猴子此刻完全进入到了冷血状态,将大表哥当成了待宰的羔羊,直接走过去,要开始用刀子在大表哥的身割他说的那一百个口子了……

    而在这个时候,一直响着的手机铃声突然断了……

    朱副院长和猴子同时朝手机的方向看……

    居然是胡丽静将手机捡起来,并且接通了……

    “千万别接……”猴子怕的是此刻跟外界有联系,一旦暴露此刻的情况给给外界,势必会让他除掉大表哥的计划搁浅甚至放弃……

    然而,猴子还没来得及过来抢走胡丽静手的手机呢,却看见她已经接通了……

    “喂,是院长呀,我是胡丽静呀,您找朱副院长呀,他正忙呢,有话您直接跟我说吧,待会儿我转告他……”

    什么情况!朱副院长和猴子此刻都一下子蒙圈了,不知道胡丽静接了这个不早不晚偏偏这个时候打来的电话,将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