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94章 想死个明白

    “等等……”朱副院长觉得这个小表弟是着了什么魔了,不然的话,不会对自己如此丧心病狂,无论如何也要跟他理论一番,不然的话,这么被他虐死了,岂不是死得很冤枉!

    “还等什么?”猴子暂时停止了凉水荆条的毒打,这样在手里掂量着荆条问道。

    “我死不死的无所谓,但你要让我死个明白……”朱副院长豁出去要做最后一搏了。

    “还不明白吗,你把我胡姐害成了那样,我为我胡姐报仇雪恨,难道你还不知罪吗?”猴子再次抽了他一荆条说。

    “你凭什么说是我害了你胡姐呢?”朱副院长据理力争道。

    “是她亲口告诉我的呀!”猴子理直气壮地这样回答说。

    “她咋说的,你必须告诉我……”朱副院长倒要听听,胡丽静是如何将这样的罪责都怪到自己头的。

    “很简单呀,我问她,是谁把姐害成这样的,她说,除了他,还能有谁,我问到底是谁,她还是这句话,我问是不是我大表哥,她毫不迟疑,还是那句话——除了他,还会有谁……”猴子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况说。

    “好了好了,这好了……”朱副院长居然如释重负,马这样来了一句。

    “怎么好了?”猴子没懂大表哥为什么会这么说。

    “这下我知道她说的是谁了……”朱副院长以为自己知道胡丽静那么说指的是谁了……

    “除了你,还有谁?”猴子不知道其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所以这样问。

    “她说的一定是我们院长,她把这次竞聘失败的仇恨都记在了院长的头,所以,才会这样说的……”朱副院长这样解释说。

    “可是我明明问她是不是大表哥了呀,她也很明确地告诉我,除了你,还能有谁呀!”猴子还是这样认定的。

    “那她有没有指名道姓说是你大表哥?”朱副院长马这样问。

    “那倒是没有……”猴子也只好承认。

    “所以呀,你一定是听错了,或者是她处在那种精神失常的状态里,以为你问的是院长呢,所以才会说那样的话……”朱副院长这样解释说。

    “不对,当时我明明问得很清楚了,是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大表哥干的好事儿,将她害成了那个样子!”猴子似乎还是不能相信大表哥的话。

    “空口无凭,这么一说,你要置大表哥于死地,这也太草率了吧……”朱副院长有点不耐烦了,这样气急败坏地说道。

    “这不是草率,这是惩恶扬善,我这是在替天行道为民除害!”猴子居然说出了这样义正辞严的话来!

    “小兔崽子,你还一套儿一套儿的,你给我听好了,你为民除害我不拦着你,你替天行道我也不说什么,但你要我死个明白我才不会死不瞑目……”朱副院长只求死个明白。

    “你想怎样?”猴子一看大表哥这样说的时候,都声泪俱下了,所以,很是有趣地这样问道。

    “别的不用,你把她叫到我跟前来,假如她亲口对我说,是我害她成了这样,那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假如她当着我的面儿说不是我,是你误会了,她原本说的是院长,那你小子赶紧放了我——我还对天发誓,你放了我,我绝对不报复你……”朱副院长知道这小子可能还怕这个,提前说了出来。

    “怎么可能,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大表哥的为人?谁欺负过你,你百分之百要报复他,从来都没手软过……”猴子则知道,一旦放了大表哥,是放虎归山,哪里还有自己的好日子过呢,也这样说道。

    “我怎么说你小子才会相信我!”朱副院长简直无语了。

    “别的不用,你把保险箱的密码告诉我,我打开了拿几样贵重的东西出来做质押,假如我放过你,你报复我的话,那那些东西我不还你了……”猴子的脑瓜子倒是快,马想出了这样的道道儿来。

    “你小子,这是趁火打劫呀!”朱副院长一听,这个小兔崽子居然想出了这样的狠招,简直是在挖自己的心头肉啊!

    “没办法,这都是被你给逼出来的!”猴子则得意洋洋,以为这下彻底拿住了大表哥。

    “好好好,你到我兜里拿钥匙,然后我告诉你保险箱的密码……”朱副院长十分无奈,都不用猴子继续吊打他,只要继续这么吊着,他都快经受不住,一旦晕厥过去,大头朝下的他,哪里还能再醒过来呢?岂不是真的死在这个小兔崽子的手里了?所以,他提什么要求都答应他,只要能让自己见到胡丽静一面,当面问清楚,她说的“除了他,还能是谁”到底指的是谁!

    猴子拿到了保险柜的钥匙,到了保险柜的前面,听了大表哥说出的密码,按完了,用钥匙一拨,咔的一声,那个神秘的保险柜居然真的打开了……

    一旦打开,猴子的眼睛不够用了,里边有那么多整捆的现金还有黄澄澄的金条——原来大表哥这么富有啊——之前才给了我一千块钱,这也太抠了吧!

    赶紧找来一个兜子,装满了现金,顺带还塞了几根儿金条,这才满意地将这包东西藏匿起来,回到大表哥眼前说:“事先说好了,我把胡姐叫过来,假如她说的是你,没办法,我还是要继续虐你致死……”

    “那假如不是我呢?”朱副院长马这样问。

    “假如胡姐亲口说不是你,那我只好放了你,但有言在先,放你可以,但不能报复我,一旦报复我,我刚才从你保险柜里拿走的那些钱和金条,可算你的食言损失费了……”猴子觉得,即便是被大表哥报复,自己也获得了那些钱和今天,差不多够自己吃喝用半辈子了吧!被他报复也值了。

    “行行行,我都答应你,你快点叫她过来,我当面跟她对质吧……”朱副院长只想尽快见到胡丽静,当面问个清楚明白……

    “你等会儿啊,我这去找她……”猴子满脑子都是那些大钞和金条,立即这样答应着往外走。

    “你可快点儿呀,我眼瞅快不行了啊!”朱副院长这样哀嚎说。

    “我快,我很快……”猴子的脚步十分轻盈,直奔三楼他睡觉的房价而去……

    原来,为了在大表哥的卧房等着偷袭拿下他,猴子生怕丢下胡丽静一个人,她出什么意外,所以,将她骗到他的房间,然后,将其反锁在屋里,甚至还将她的手脚给困住,嘴也用胶条给封,免得她出声影响他的行动……

    这工夫蹽回来,进了屋,发现放在床的胡丽静居然睡着了,赶紧将她给扒拉醒了,解开了她手脚的绳子,还有嘴的封条……

    “你是谁呀,干嘛对我这样呢?”胡丽静醒来,有点懵懂,这样问了一句。

    “我是猴子啊,为了给姐报仇雪恨,我已经将大表哥给吊挂在他房间了,可是他死活不承认是他害了姐,非要跟姐当面对质不可,我也拗不过他,不能让他做冤死鬼呀,所以,才过来请姐过去,当面告诉他,是他把姐害到如此地步的——姐呀,你可别再改口了,那样的话,我在大表哥面前可没法做人了……”猴子一口气,将自己来找她的全部目的都说出来了……

    “你是谁呀,干嘛对我这样啊……”胡丽静此刻还是一根筋的状态,只要她说了一句话,要重复多次,知道脑子开始运转了,才会到下一个话题……

    “姐呀,我说的话你听懂没有啊……”猴子一下子着急火了,她咋这么说话呢,这哪里是正常人说的话呢,这可咋办呢,想从她嘴里问出真话来,谈何容易啊!

    “你到底是谁呀,干嘛对我这样啊……”胡丽静认准了这句话,还是这样重复说。

    “算了,不跟你较真了,这样也好,省得你太清醒了,被大表哥以威胁,胡说八道屈打成招了,走吧,这去见大表哥吧……”猴子忽然觉得,也许胡丽静这样的状态更好,反反复复这一句话,大表哥岂不是也问不出他想听的话吗?也领着一只在叨咕那句:“你到底是谁呀,干嘛这样对我”的胡丽静,朝二楼大表哥的卧房走去……

    可是走了几步,还没开始下楼的时候,猴子忽然站住了,心想,不行啊,这个胡姐现在这样的状态,被大表哥发现了,一定会说她精神失常了,她的话不可信,因此让自己放了他,那样的话,情况没弄清,人放了,回头大表哥使个什么阴招,反过来把我给吊起来毒打,那可不好办了,所以,一定要让胡姐明白自己的意思,按照自己的意图来回答大表哥的话才行……

    可是,咋样才能让这样状态下的胡姐清醒过来呢?

    或许,让她身心愉悦一下,可以清醒过来,至少,会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回答大表哥了吧……

    这样想着,猴子居然一下子抱起了胡丽静,又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间,将其丢在床,立即扑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