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93章 打的就是你

    “这样吧姐,你把刀子给我,我帮姐姐除掉大表哥,替姐姐报仇,然后,我带姐姐离开这里,去到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跟姐隐姓埋名地过一辈子——行不姐?”经过反复确认,猴子知道对方要除掉的是大表哥了,所以,才这样承诺说……

    “你真能替姐姐报仇?”胡丽静完全忽略了对方说的是谁,只听到了他要替她报仇,所以,还这样问了一句。

    “当然能啊,我跟姐姐发过誓的,现在姐姐被他害成这样了,也说明他该死了,所以,只要是姐姐想要弄死他,那交给我好了,我会让他死得很难受也很难看,这样算是我兑现了曾经给姐姐的誓言吧……”猴子则这样解释说。

    “那好,姐这把刀给你……”胡丽静毅然决然地将手的尖刀给到了猴子手……

    可是一直等到晚,朱副院长也没回来,还是打来电话问情况,猴子则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说胡丽静还是老样子,朱副院长也还是说按照昨天的办法,继续给她注射镇定剂……

    “那大表哥什么时候回别墅呢?”猴子想知道准确的时间,也好做好捕杀除掉他的准备……

    “这两天是周末,我要在你大表嫂这里好好表现,明天是周一了,我有时间有理由回别墅那边去了……”朱副院长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太好了,等大表哥快点来呢,这边我都有点儿应付不过来了……”猴子盼着这个大表哥快点来别墅,他也好对象为姐姐报仇雪恨的承诺……

    “再坚持一宿,明天也许下午我赶过去了……”朱副院长还这样回应说。

    “那好,那我再坚持一宿,明天大表哥可一定要回来呀!”猴子心说,也许明天你回来,是你的死期了!但嘴却还是像个乖宝宝一样,说出这样渴盼大表哥快点回来的热乎话……

    自从朱副院长当了这个实权在握的副院长之后,差不多都是到了周六周日才回到原配的身边去,交出工资抑或是交出公粮,跟自己的老婆孩子过一个幸福美满的周末,到周一再以各种工作的理由,将工作日给安排得连回家过夜的时间都没有,原配似乎对夫妻生活要求的也没那么强烈了,只要每月将他的奖金工资悉数都交给她,周末的时候好好跟她过两天夫妻生活,也心满意足了,剩下的时间,也不再追究他都去干嘛了,都跟谁在一起了……

    这么周末则有点特殊,正好赶原配的大姨妈来了,所以,朱副院长居然可以养精蓄锐忙里偷闲了两天,心里琢磨着,周一班之后,再与胡丽静见面的时候,可以加倍地**荡魄了……

    正好到了该交季度奖的时候了,原本该交给原配三万块钱的,但因为给胡丽静在别墅留了一万块,所以,交给原配的只有两万了,原配还问,之前一个季度不都是三万吗,咋少了一万呢?朱副院长回答这样的问题有一万个不需要打草稿的理由,如医院这个季度效益不佳,领导只能带头少拿季度奖,也把原配给打发了……

    由于这个周末没给原配交公粮,所以,朱副院长觉得回家反而得到了充分休息,第二天是周一,早早起来,洗漱完毕,说早餐要到医院的食堂去吃,从家里出来,直奔了医院……

    其实不为别的,是听院长说,周一早要送那个被选的少妇护士出发去陪同那个大人物到兴城疗养院去疗养——朱副院长是想亲眼目睹一下,这个少妇凭什么战胜了胡丽静得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难道真是因为她有了一个自考的本科凭吗?

    送那个少妇护士和分管她的那个副院长出发的时候,朱副院长终于亲眼目睹了那个少妇护士的真容——别的都不说,单从她走了几步车的背影看,那摇摆幅度超乎想象的臀部让朱副院长瞳孔有些放大——啥都别说了,胡丽静的骚浪再邪乎,也干不过这个结过婚生过孩子的少妇护士啊,得了,见了她本人,也心服口服了,这一定是那种如狼似虎年龄的女人利用她的各种优势将院长给拿下了,所以,才会获得这样机会的,你胡丽静毕竟还年轻啊,真的使出浑身解数来与这个少妇护士pk的话,还真不是人家的对手吧!

    “这次你挑选的那个胡丽静没选,很遗憾,回去好好做做思想工作,别闹什么情绪,或许今后还有类似的机会,下次一定优先考虑她……”院长趁送行出来的工夫,居然还跟朱副院长这样抱歉说。

    “没关系没关系,这点儿波折她如实都承受不住,哪里还有资格接受这么光荣而特殊的任务呢——院长放心,她什么情绪都不会闹的,我向院长保证……”朱副院长心里在不住地痛骂这个老狐狸玩弄权术心机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但嘴还是这样恭维说。

    “听你这么说,我也放心了……”院长的心里也在想,你丫心里指不定怎么骂我没选你的人呢,但谁让我是院长你是副院长,这事儿由我来做主决定呢,接受说明你识时务,不接受说明你阳奉阴违,反正事已至此,你又能奈我何!

    送走了分管少妇护士的副院长一行出发到十里去跟那个大人物的车队回合,回到院长办公室旁边的小会议室去开了例会,午的时候,又去参加了一个招待省卫生系统巡查组的午宴,酒足饭饱应酬了之后,朱副院长以体力不支向院长请假,说要回家睡个午觉,有事儿电话联系,随叫随到……

    朱副院长一旦获得了院长的批准,立即驱车直奔城郊别墅而去……

    可是到了别墅,却觉得别墅有点莫名其妙的安静,朱副院长想,莫非是猴子为了不让胡丽静闹事儿,给她注射了过量的镇定剂,她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心里这样担心着,进了别墅的大厅,丢下公包直奔二楼的卧室,满脑子都是见了胡丽静之后,无论是她睡着还是醒着,都要将这两天积攒下来的那点儿能耐都痛快淋漓地宣泄到她的身……

    可是推开了卧房的门,看见床空空荡荡的,心里很是纳闷儿,这个猴子,把胡丽静给弄到哪里去了呢?

    正琢磨着到哪里去寻找胡丽静,也好把自己积累的欲念给释放出去呢,突然觉得后脑勺猛地响了一下,砰的一声,眼前一黑,不省人事了……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脚特别的疼,辨析了半天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吊挂在了卧室与阳台之间的一个横梁,而且看见猴子手持一根荆条,立在他的面前,立即质问道:“小兔崽子,你这是干嘛!”

    “你说干嘛!”猴子一看大表哥醒了,居然用荆条蘸了凉水,啪地一下抽打在了他差不多被脱光的身体……

    “你还敢打我!”朱副院长疼得嗷唠一声,再次这样质问道。

    “打的是你!”猴子边说,边又是荆条蘸凉水,狠狠地抽了一下子……

    “你要翻天呀小兔崽子,你痛快告诉我,你为啥这样对待我!”朱副院长完全搞不懂,这个吃我喝我好心收留他的小兔崽子,咋突然这样虐杀我呢!

    “先别说我怎么对待你,你先说说怎么对待我胡姐的吧……”猴子也毫不隐晦,直接说出了为啥这样做的原因。

    “你是因为胡丽静的现状才对我这样的?”朱副院长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原因。

    “对呀,你把她害得精神失常了,还假装若无其事,该干嘛干嘛,但我咽不下这口气,我要为胡姐打抱不平,我要为她报仇雪恨!”猴子终于说明了自己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以为是我把她害成这样了?”朱副院长差点儿被气抽了!

    “对呀,除了你,谁能害她这么惨!”猴子边说,边继续抽他的凉水荆条……

    “误会误会一定是误会了,我救她还来不及呢,哪能害她呢,一定是你误会了,不信你把她叫来,亲自问问她,我到底是帮她的,还是害她的,一问真相大白了……”朱副院长赶紧这样争辩说……

    “不用问了,我已经反复核实过了,害她这样的,是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大表哥,没办法,我早对天发誓,谁欺负她我灭了谁,既然大表哥是她认定的欺辱她坑害她的人,那对不起,我只能兑现承诺,替天行道,除掉你这个始乱终弃禽兽不如的大表哥了……”猴子似乎做了最后的宣判!

    “且慢,你千万别轻信任何人的挑唆呀,你一定要弄清事实真相才不至于滥杀无辜啊……”朱副院长再次这样为自己争辩说。

    “你要是无辜的,那胡姐早冤死了,别废话了,先抽你一百荆条,然后,再割一百个口子,假如你还不死,那再放你一百滴血,直到你被虐而死为止……”猴子居然还说出了他要如何虐杀对方的全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