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792章 姐姐要报仇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放心吧大表哥,我今天眼睛都不眨一下,一直看护到大表哥回来为止……”猴子提出的要求都活得了满足,所以,很高兴地答应了大表哥的要求。

    “那好,假如我回来的时候,她还好好的,我把这一千块钱奖励给你当零花钱……”朱副院长做了多年领导岗位,知道靠什么能调动手下的积极性,也这样来了一句。

    “一言为定,大表哥不许耍赖!”猴子一听,看护好这个姐姐,回头这一千块属于自己了,生怕大表哥反悔,这样来了一句。

    “一言为定,绝不耍赖……”朱副院长赶紧这样跟了一句……

    送走了大表哥,猴子立即再次数了一遍那些大钞,然后,又打开手机,摆弄一番,了解了各种性能,然后才直奔了二楼胡丽静睡觉的卧室……

    这个时候,胡丽静已经醒了,感觉脑袋有点胀痛,努力回想昨天都发生了什么,想了半天,只能想到跟猴子一起去荡秋千,边荡边好在一起,那种感觉简直无法描述……后来秋千的绳子折了——是因为太久没人用了,还是俩人的体重加起来太沉了,还是因为每次都荡得太高了——反正是折了,然后,掉下来,正好是猴子后背着地……他还装死……然后吻他,然后他突然醒来,然后把自己抱回来……

    对了,后来朱副院长回来了,可是他回来之后都说了些什么呢?

    对了,说了好多废话,最后——对了,他说因为自己没有本科凭,本来高出那个少妇护士一分的,人家加了凭的两分,反而超过了自己一分——这样,被活活地淘汰了!

    一旦回想起这些来,胡丽静整个人感觉不好了,连起床的动力都没有了,那么一直懒在床,觉得自己像一块被丢弃的垃圾,毫无价值地被抛弃在了床一样……

    这个时候,猴子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一看胡丽静已经醒了,还没起床,想像昨天那样,饭前先好他几个来回儿,过足了瘾,然后再干别的……

    可是令猴子不可思议的是,他刚刚揭开胡丽静的被窝,正要直接扑去,以为对方还会像之前一样来者不拒,喜欢得不得了的时候,却发现,她居然像一个浑身都不能动弹的植物人一样,在她身做什么,她都一点儿反应没有,好像做的各种动作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一样……

    “姐姐这是咋了?”猴子忽然觉得索然无味,从胡丽静的身下来,躺在她身边,这样问了一句。

    “姐姐完了,姐姐被淘汰了……”胡丽静那么眼巴巴地看着天花板,这样来了一句。

    “为啥完了,为啥被淘汰了?”猴子只知道大表哥说的,她是在工作受到了一点儿挫折,具体情况还真不知道。

    “姐姐没本科凭,姐姐跟人家差一分,本来是姐姐高出对方一分的,可是加本科凭这两分,人家高出姐姐一分了,姐姐这样被淘汰了……”胡丽静此刻的头脑很是清醒……

    “淘汰了又怎样,姐姐不是还好好的嘛,而且还有我呢,我们还可以继续过昨天那样飘飘欲仙的日子呢,对了姐姐,秋千我已经叫人给修好了,这次换了新绳索,他们说,十年八年都不会再折了……”猴子似乎用这个来分散对方的注意力。

    “姐姐这样被淘汰了呀……”胡丽静忽然又进入到了昨天听到结果只会,那种魔怔的状态……

    “我不是说了嘛,淘汰算什么,不是还有我和大表哥呢吗,我们都会对你好的,你别在意这些了,想开点儿,我们今天再找一些新的乐子玩儿玩儿,姐姐一定更开心的……”猴子还试图开导劝慰对方走出这样的状态。

    “姐姐真的这样被淘汰了呀……”胡丽静一旦进入这样的模式,也无法自拔了……

    整整一天,胡丽静都是这样的魔怔状态,害得猴子拿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甚至去荡那个新修好的秋千,她都一点儿感觉都没有,无论荡得多高多飘多刺激,她都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不像昨天那么尖叫那么亢奋,那么心荡神摇……

    傍晚的时候,大表哥来电话问猴子,姐姐咋样了,猴子说了情况,大表哥小声告诉他,今天晚不能回别墅了,所以,指令他找到镇定的药物,给姐姐注射一针,这样她才能安然入睡……

    “我不会打针呀……”猴子很是紧张地这样回答说。

    “不用会,你见过打针吗?”朱副院长这样问道。

    “见过呀,我自己也被打过呀……”猴子马这样回答说。

    “照那个样子做行——她一旦进入那种状态,你在她身做什么,她都没感觉的,所以,你给她打针她都不会感觉疼的……”朱副院长这样判断说。

    “可是我真是从来都没给别人打过针呀!”猴子显然还是特别紧张。

    “你不给她打这针,她会一直那样念叨,然后,一宿都无法睡觉,你也得这样陪护她一宿,知道吗!”朱副院长说明了,假如你不给她打这一针的话,你也不好过了……

    “那好吧,我试试吧……”猴子也是出于无奈,才接受了这个从未做过的任务,找出了大表哥说的那种镇定针剂,按照大表哥说的程序,做好了注射前的准备,然后,拿着注射器,到了胡丽静的跟前,对她说:“好姐姐,为了能让你好好睡一觉,我现在必须给你打一针,但我是第一次给别人打针,所以,可能会很疼,你别介意呀……我可开始了……”

    “你说姐姐咋真的被淘汰了呢?”胡丽静还是这句已经说了一整天,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的话……

    猴子只好真的给她注射镇定剂,虽然手抖,虽然是第一次,但由于胡丽静毫无反应,所以,还算顺利,总算将镇定剂给注射到了胡丽静的体内……

    还真是管用,不大工夫,胡丽静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也才结束了这一天的魔怔状态……

    猴子还是第一次照看这样的“病人”一旦胡丽静睡着了,他也觉得自己筋疲力尽,刚要倒在床也睡一觉,却接到了大表哥的电话,问情况咋样了,猴子将实际情况如实汇报了,大表哥这才允许猴子可以休息了……

    一直睡到第二天早,猴子一睁眼,发现床的姐姐不见了,立即起身寻找,却不见人影,赶紧楼楼下到处找,还是找不到她,猴子一下子慌了,大表哥给自己下了死命令的,不许这个姐姐出事儿的,这若是把她给看丢了,回头咋跟大表哥交代呀!

    立即继续寻找,还好,在后花园的秋千下,找到了她的身影,但她并非是来荡秋千的,走到跟前才发现,她正手持一把厨房的尖刀,在割秋千的绳索……

    “姐姐这是干嘛呢?”猴子试图前阻拦……

    “姐姐要报仇……”胡丽静两眼通红,一副不共戴天的样子,这样回答说。

    “为啥要报仇,是谁害了姐姐,告诉我,我替姐姐报仇去!”一听对方这样说,猴子身的某种野性立即被刺激出来,当即说出了这样的话!

    “除了他,还会有谁!”此刻胡丽静的心里,只想着是那个老狐狸一样的院长做的手脚,玩弄她的时候,说得那么好听,回头连个解释都没有,这样给淘汰了,这样的老狐狸,必须除掉了才解恨,所以,一大早醒来,脑子里转来转去的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坐以待毙,要行动起来,要除掉那个把自己害成这样的老狐狸,也直奔了厨房,找到了一把最快的尖刀,走出别墅,到了后花园,打算割了秋千的绳子带在身,然后,逃离别墅,去找那只老狐狸报仇去……

    “姐姐说的他是谁呢?”猴子不知道胡丽静的心理活动,也不知道她要报仇的对象是谁,也这样问了一句。

    “还能是谁,除了他还能是谁!”胡丽静此刻的脑子又开始有点糊涂了,只能这样重复之前的话了……

    “姐姐说的他,难道是大表哥?”猴子这样试探着猜测道。

    “除了他,还能是谁——我要报仇,我要除掉他,我要跟他拼个你死我活,我要跟他同归于尽……”胡丽静完全在自己的境界,完全无法分辨猴子问的是谁,只要听他提问,按照自己内心想的那个目标来回答对方……

    “把姐姐害成这样的,真是我大表哥?”猴子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再次确认道……

    “除了他还能有谁,是他把我害成这样的,我要报仇,我要除掉他,我要跟他同归于尽……”胡丽静还是一个状态下的回应,但她说的目标与猴子的完全不是一个人……

    “这样吧姐,你把手里的刀给我,我帮姐姐除掉大表哥,替姐姐报仇!”猴子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那好,那姐把刀给你……”胡丽静的心想的只是那个老狐狸,所以,不假思索,直接把刀给到了猴子手……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