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91章 口头军令状

    终于吃完了晚餐,也回到了卧室,朱副院长再次兴起,呼哧带喘地在胡丽静身又忙活了一遍,累到不行了,才倒在床,看样子,眼瞅能呼呼睡去了,胡丽静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结果到底是啥,您现在该告诉我了吧……”

    “不急不急,明天早再说吧……”朱副院长似乎还要推诿。

    “您想明天早看到我的尸体躺在您身边吗?”胡丽静简直忍无可忍了,但又不能直接发火,所以,才用正常的语调说出了这样一句危言耸听的话。

    “瞎说什么哪,有什么大不了的,干嘛要寻死觅活呢?”朱副院长一听胡丽静以死相逼要问出真相,立即这样来了一句。

    “您的意思是,我被淘汰了?”胡丽静直接猜测这样的结局!

    “你听我解释,事情是这样的,我今天一直在市里参加卫生系统整改的联席会议,所以,也是到了快下班的时候才回到院里,当然了,回到院里,我第一件事儿是去了院长的办公室,是想知道,他最后的决定是什么……”朱副院长不急于说出结果,而是要慢条斯理地说出这个过程。

    “最后的决定是什么呢?”而胡丽静只想知道结果是啥。

    “你听我慢慢说呀,我去到了院长的办公室,人却不在,一问他秘书,说是正在赶回医院的路呢,我坐下来等,一直等到下午四点多了,才等到院长回到他的办公室……”朱副院长还在按部班地按照他的节奏来叙述整个过程。

    “这回该问出结果了吧……”胡丽静已经心急如焚了……

    “可是我刚要开口问,院长办公桌的电话响了,是市里有关部门打来的,是询问安排那个大人物去兴城疗养院疗养的事宜安排得怎么样了,我一听院长接的是这样的电话,也想趁机听听院长到底是个什么决定……”朱副院长则还在说当时的情景,并不急于说出结果。

    “院长在电话里,是咋回复市里的呀?”胡丽静以为,从院长给市里的回复,听出自己想要的结果呢!

    “院长当然是说,都安排好了,明天可以出发了……”朱副院长说出了院长的原话,却没披露出到底选了谁这个信息。

    “那最后定的是谁去陪护呢?”胡丽静感觉自己快停止呼吸了!

    “院长根本没跟市里那个负责人说是谁呀……”朱副院长反倒有理了一样,这样回答胡丽静说。

    “那您后来到底问没问清,明天到底选谁去陪护那个大人物呀!”胡丽静真被这个始终不说重点的家伙给折磨疯掉了……

    “当然问清了……”朱副院长似乎越是看见胡丽静着急,他越是不急于说出结果。

    “到底啥结果呀,您直接说了吧,别再折磨我了,我都快窒息了……”胡丽静真到了忍耐的极限了……

    “你听我慢慢说呀……”朱副院长不是不说,而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不听了,我已经知道结果了……”胡丽静忽然意识到,朱副院长如此闪烁其词拖延搪塞,一定是结果出来但却不是她想要的,所以,直接这样来了一句……

    “我还没说结果呢,你咋知道了呢?”朱副院长惊异地问道。

    “假如真的我被选了,您绝对不会磨叽到现在都不说出结果的,是不是院长最后选的是那个生过孩子的少妇护士了?”胡丽静竭力克制自己快失控的情绪,这样问道。

    “唉,差了那么一点点啊!”朱副院长没直接回答是还是不是,而是这样遗憾地回答说。

    “真让我猜了?”胡丽静当然不愿意听到肯定的答复。

    “你们三个的各项得分都很相近,而你在好多方面得分都高于另外两个,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综合得分你却照那个少妇护士差了一分,是这一分,最后院长犹豫再三,还是把这个机会给了那个少妇护士……”朱副院长终于说出了真相。

    “我能知道,我到底差在哪里吗?”胡丽静几乎快崩溃之前,还要死个明白的意思。

    “我也问院长了,我推荐的护士到底差在哪里,院长查看了一下综合评分表,给出的回答居然是……”朱副院长居然没直接说出口。

    “是什么呢?”胡丽静此刻已经不是提心吊胆,而是在想,自己到底死在什么关键的问题。

    “是那个少妇护士自修了一个本科凭,凭这项给她加了两分,原本你是她多一分的,可是她加了这两分,正好你多出一分了!”朱副院长这样说出了详情……

    “我是因为这个被淘汰的?”胡丽静还是将信将疑,不敢相信这是最后的结局。

    “目前看是……”朱副院长叹了口气,这样无奈地回答说。

    “那您没帮我据理力争一下?”胡丽静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争取了,都跟院长争得面红耳赤了,可是最后还是他一锤子定音,选了那个少妇护士,还说按照综合评分才可以以理服人……”朱副院长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那是说,我真的被淘汰了?”胡丽静此刻完全没了斗志,整个人一下子瘫软下来。

    “可能将来还有这样的机会吧,你千万别着急火,更不能因此寻死觅活的……”朱副院长这样安慰道。

    “原来我真的被淘汰了呀……”虽然此刻胡丽静还较理智,但面对这样一个渴盼已久却还是一场空的结局,好像自己一脚踏空,从飘飘欲仙的秋千,跌落下来了一样,而且地没有海绵垫子,完全是硬着陆,那种痛楚不是谁都能体验到的……

    “你千万别过于悲伤,这次失败不是你的错,还是之前准备的不够充分,早知道这样,我帮你卖个本科凭,也可以反超对方了……”朱副院长还这样后悔道。

    “原来我真的被淘汰了呀……”胡丽静忽然进入到了一种连她自己都无法控制的状态,这样自言自语道……

    “你听我说,你最近先别去班了,在这里休息个把月再说吧,班那边我帮你请假,你可以带薪休假的……”朱副院长想用这样的工作安排,来安慰胡丽静,让她的情绪稳定下来……

    “原来我真的被淘汰了呀……”无论朱副院长说什么,胡丽静此刻只是两眼呆滞,嘴里只念叨这句话……

    一看胡丽静听到了结果,变成了这样的状态,经验丰富的朱副院长知道靠语言没法令其镇定下来,索性,直接找来一支镇定剂注射在了她的身,让她很快安睡过去……

    一看胡丽静没了动静,朱副院长反倒来了兴致,觉得趁机弄弄或许感觉更好吧……若不是体力不支,加没有胡丽静主动回应的万种风情,不知道这一宿朱副院长要趁胡丽静靠药物昏睡过去之后,搞出多少花样呢……

    第二天一大早,朱副院长早早起来,去到三楼猴子的卧室,叫醒他,对他说:“你这个胡姐因为工作变故出了点状况,所以,白天你一定给我看住了,千万别让她寻了短见,知道了吗?”

    “她遇到什么事儿了,会想自杀?”猴子还要问个清楚明白。

    “小毛孩子,该问的问,不该问的别问,让你看护她,你一心一意地别让她离开你的视线,但凡有什么你解决不了的情况,赶紧给我打电话,我回来解决,但你一定不能让她寻短见成功,记住了吗?”朱副院长进一步叮嘱说。

    “可是我连手机都没有,咋能及时给大表哥打电话呢?”猴子的眼睛提溜乱转了一阵,立即趁火打劫地这样来了一句。

    “这是我的另一部手机,先给你用吧……”朱副院长一听猴子这样说,也觉得没个手机在手,可能需要联系的时候不方便,索性,将自己不常用的另一部手机递给了猴子,这样说道。

    “还有,我身一点儿零用钱都没有,万一需要用钱的话,咋办呢?”猴子得寸进尺,想趁机再弄点零花钱给自己。

    “你小子会跟我玩儿心眼儿,给,这是一千块钱,但不是给你的零花钱,而是先放在你身,万一遇到特殊情况,需要花钱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同意的情况下,你才能花这些钱,记住了吗?”朱副院长的的确确觉得不给猴子手里放点儿钱,万一胡丽静出事儿了需要的话,自己还在几十里外的市里赶不回来,那还真是抓瞎了,赶紧从钱包里理出十张大钞来递给了猴子。

    “记住了……没有大表哥的允许,这些钱不能随便花……”猴子则边喜滋滋地数那些嘎嘎新的大钞,边这样答应说。

    “好了,我班还有事儿,必须立即出发了,这里我可交给你小子了,若是我回来发现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可饶不了你……”朱副院长算是给猴子下了口头军令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