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790章 一起荡秋千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第二天早,猴子早早醒来,瞅准了大表哥的车子离开了别墅,立即从三楼他的房间蹿出来,直奔二楼的卧室,冲进屋里,掀开被窝,趁胡丽静还没醒来,直接扑了去……

    朦朦胧胧,胡丽静感觉到有男人身了,用手一摸,不是朱副院长,心里立即高兴起来——这个小鲜肉,这么早来愉悦我的身体了,谢谢啦,快点来吧,已经等你多时了……

    热火朝天的好了一阵,俩人起来洗漱吃饭,吃过早饭,猴子提议,带姐姐去个好玩儿的地方……

    “难道你要带我出别墅?”胡丽静不知道猴子要带自己到哪里去。 这样问。

    “不出别墅……”猴子直接回答。

    “那有什么好玩儿的呢?”胡丽静有些莫名其妙。

    “去了姐姐知道了……”猴子主动带路,将胡丽静带到了别墅的后院,抬头一看,原来这个后花园里,有个高挂的秋千……

    “我从来不敢自己荡秋千的……”胡丽静一看这种秋千还一般的秋千要高很多,有点打怵说。

    “那姐姐坐在我怀里,我带姐姐一起荡吧……”猴子似乎早有预谋——要的是这样的效果……

    “哎呀,那这个秋千能禁得住咱俩吗?”胡丽静又担心这个。

    “我大表哥的体重二百来斤都没事儿的,咱俩加起来也不到二百斤吧……”猴子指着俩人都很苗条修长的身材,这样说道。

    “可是我要是晕乎了,从边掉下来可咋办呢?”胡丽静还是不托底,这样问。

    “绝对不会的……”猴子居然凭空给出了这样的保证。

    “为什么不会?”胡丽静很是莫名其妙。

    “因为我可以边跟姐姐好在一起,边一起荡秋千呀……”猴子终于说出了他想了一个晚想出来的这样的欢愉游戏。

    “哎呀,这若是被谁看见了,可咋办呀……”胡丽静懂了猴子的意思,立即提出这样的质疑。

    “咱俩的什么都不脱,只是间镶嵌在一起,谁能看得见呢?”猴子居然连这样的细节都提前想好了。

    “这能行吗?”胡丽静很是担心,但也觉得一定很刺激,这样问道。

    “试试呗我的好姐姐……”猴子早有点急不可耐了,所以,急火火地这样央求说。

    “那试试吧,我可说好了,一旦我晕乎,你放我下来……”胡丽静是受不了小鲜肉在她面前撒娇,心一软,答应了他。

    “姐姐放心吧,我保证让姐姐好受到家……”猴子想象,这一定会让俩人同时达到那种欲死欲仙境界的游戏,也这样承诺说……

    胡丽静还是在儿时在儿童乐园荡过那种小小的秋千,荡得再高,也一两米高而已。而今天坐在猴子的怀里,与之交融在一起,并且荡在控制足有四五米高的时候,她真觉得整个人都飘荡在了空!

    “不行不行,我有点晕……”胡丽静这样背对猴子坐在他怀里荡在空,每一个来回都让她直接看到来回荡漾的过程,她真的有些头晕目眩,所以,赶紧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那姐姐跟我面对面吧,姐姐只管看着我的脸行了……”猴子让这样的荡漾停下来,然后,让胡丽静骑跨在他身,镶嵌完毕之后,又开始了大幅度的荡漾……

    果然好多了,只感觉自己飘荡在空,却没有了那种头晕目眩的感觉,紧紧地抱住猴子的身体,边感受来自他年轻的冲动,边体验那飘荡在空的荡漾——那种感觉,才算是真正的飘飘欲仙……

    真想这样永远地飘荡下去,永远地这样心荡神摇,将等待的焦急和人间的烦忧都抛掷到九霄云外,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愁,只是这样的来回飘逸,反复荡漾……直到生命定格在一个无法描述的高点,然后……再继续重叠复制……

    这一定是胡丽静一生,最惬意最蚀骨铭心的一次欢爱记忆了,之后多好多年里,都不用坐在秋千,只要看见秋千,甚至想到秋千,她的身心都会荡漾一下,让她在那种空前绝后到绝无仅有的感觉,一生一世都无法忘怀……

    一直荡到俩人都极度饱足,荡到再也无法承受那种欲死欲仙的荡漾之轻,连那个“牢不可破固若金汤”的秋千绳索,再一次荡漾,突然断裂……

    幸好是在猴子北向的时候绳索断裂的,所以,从空被抛出落下的时候,是猴子的后背先着地,胡丽静才毫发未损……

    “你没事儿吧?”落地的瞬间,胡丽静也从虚无缥缈的幻觉,跌回了现实,看见猴子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一动不动,赶紧这样对他喊……

    一点儿回应都没有,胡丽静愣了片刻,才忽然想起来,自己是护士出身,遇到这样的情况,该如何处置,赶紧给猴子按压心脏,并且配合人工呼吸……

    只是这样做了没几下,猴子突然“复活”了,一把抱住了正在给他做人工呼吸的胡丽静,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直接与她好在一起,这才说了句:“我没事儿……”

    “哎呀,你吓死我了,以为你真的摔死了呢……”胡丽静喜出望外,但嘴还是这样嗔怪说。

    “怎么会呢,我是猴子,从多高的地方坠落都没事儿的……”猴子还真把自己当真的猴子了。

    “那你刚才为啥装死?”胡丽静打了他一拳,这样说道。

    “是要看看姐对我的死活是否在意呀!”猴子居然还玩儿了这样一个小心机。

    “你可不能死,你死了,我得后悔一辈子……”胡丽静随口这样表达自己对猴子的态度。

    “我才不会死呢,我要这样跟姐好一辈子……”猴子这样说着,又是一阵热火朝天的欢爱,将刚才在荡秋千的时候,俩人镶嵌在一起的时候,积累起来的各种能量,悉数都释放出来……

    胡丽静也十分的投入,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大难不死”一样,与这个“死而复活”的猴子嗨皮到了极致……

    只是这样疯狂之后停下来,胡丽静才发现,自己连行走的能力都没有了,只能被还有一点“吃奶的劲儿”的猴子将她抱回到了别墅,放在了温水的冲浪浴盆,渐渐的,才缓醒过来,从飘飘忽忽的仙境,回到了人间……

    睡午觉的时候,做的梦都是飘在空,与山鹰翼齐飞,与圣诞老人的鹿车并驾齐驱的……

    当然,一觉醒来,到了傍晚,听见朱副院长的车子停靠在别墅的院子里的时候,胡丽静知道,决定自己命运的一刻要揭晓了,但很是怪,等到这个份儿,居然没那么着急了,虽然也很想知道结果,但似乎结果对于她来说,与这几天的各种经历起来,已经无足轻重了一样好像……

    然而,人是这样,感觉自己已经超越了什么,可一旦真正面对现实的时候,还是不能超越本身的欲念奢求……

    所以,胡丽静看见朱副院长才从医院匆匆回到了别墅,见了他的面,还是忍不住第一时间问:“选拔结果出来没有?”

    “你先别急,让我先舒坦一下再说……”朱副院长不由分说,在胡丽静的无限期待,将胡丽静忙活了一番,累得不行了,才倒在床喘粗气……

    “到底咋样了呀,人家都急死了……”胡丽静以为,满足了朱副院长的急切愿望,能立即得到答案呢……

    “先吃饭,吃晚饭我把详情都告诉你……”朱副院长还是不揭开底牌。

    “没那么复杂吧,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吗,到底是我还那个结过婚生过孩子的少妇啊,这么简单的问题,咋不能马告诉我呢?”胡丽静似乎有了某种不详的预感——假如是好消息的话,像朱副院长这样好大喜功的性格,一定第一时间告诉自己吧,咋会憋到这个时候,还是闪烁其词地不肯告诉自己结果呢?

    “别急嘛,等吃了饭再说嘛……”朱副院长边说,边去张罗吃晚饭去了……

    一听朱副院长这么说,胡丽静再也一个字都不问了,预感到可能命运的天平在最后一刻还是没怕偏向自己这边——但只要朱副院长还没开口说出结果,那还不能真正认输吧……

    吃饭的时候,朱副院长嘻嘻哈哈地跟猴子聊天,居然还聊到了国足球,说泱泱大国十几亿人口,居然连那只只有几百万人口国家的业余球队都踢不过,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能代表国家队的球员动辄身价百万千万的,可是咋踢不过人家靠从事各种职业的业余人员组成的球队呢?

    看着朱副院长和猴子为了这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儿,云山雾罩海阔天空地谈个不停,胡丽静的心似乎跟凉了,有谁知道我的内心此时此刻最想要的是什么呢?你朱副院长忍心让我这样煎熬着,是不把结果告诉我吗?是死是活你倒是给个痛快话呀,干嘛这样折磨一个被你们表兄弟玩弄糟蹋得没了任何脾气和尊严的女孩子呀!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