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789章 索性不想了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你看你,说说话原形毕露了——到了什么时候也不能起杀心,现在是你这个大表哥收留了你,你也才有了一个安身之地,而且还遇到了姐,有了这样一次不期而遇的机会,你咋会有除掉他的想法呢?”胡丽静还真是被猴子这样的神情给吓到了,赶紧这样开导他。

    “只要是谁欺负了姐,让姐难受了,哪怕是天王老子,我都要弄死他!”猴子则觉得,为了让眼前的这个让他一下子变成男人的姐姐不受欺辱,谁不顺眼弄死谁,谁挡道干掉谁!

    “假如你真的是对姐好的话,赶紧把这样的想法收起来,一辈子都别再挂在嘴边,知道吗,你这个大表哥不但给了你藏身之地,让你遇到了我,有了这样一个尝到女人滋味的机会,姐也一样,是你大表哥给姐找了一个光荣而特殊的任务,一旦选了姐,那将彻底改变姐的命运,单从这一点看,你大表哥是我命注定的贵人,所以,姐用身子答谢他,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假如你真的对姐好的话,也该对大表哥更加敬重和爱戴才对,绝对不能再说除掉他之类的话了,行不?”

    胡丽静则不得不说出了自己目前的状态和境遇,以此来说服这个很难教化的家伙尽早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姐要是这么说,我也饶了大表哥一命了,不过,只要是今后谁敢欺负姐,姐一句话,我猴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不除掉对方给姐出气解恨报仇决不罢休!”猴子这才算收起了除掉大表哥的杀心,但还是发了这样的毒誓。

    “谢谢你对我怎么好,但估计姐这辈子都不会遇到像你说的那种欺负姐的人了……”胡丽静在心里苦笑道:即便是姐姐遇到了这样的人,也不会让你去杀人放火做出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一旦那样了,姐的活路大概也没有了吧……

    然而,这句话说了不到一天之后,胡丽静居然后悔了——原来这个世界,还真有该杀的人呀!

    那天夜里,一直跟猴子在一起勾连盘桓到了半夜十分,听见院子里有汽车的动静,知道是朱副院长回来了,猴子才离开大表哥的卧室,筋疲力尽地蹽回到三楼他的房间去,美美地睡大觉去了……

    胡丽静虽然也很疲惫,但却神清气爽,毕竟是跟小鲜肉在一起嘛,而且是以她为主导,所以,尽管很累但精神很是愉悦……

    胡丽静别想趁朱副院长刚刚回来,需要吃东西或者洗浴一番的机会,自己也把该洗的地方洗洗干净,别带着猴子的气味儿再跟朱副院长好……

    可是朱副院长一旦回到别墅,猴急地蹿二楼,看见胡丽静,急吼吼地扑了来……

    “等等啊……”胡丽静赶紧这样提醒对方……

    “等什么呢?”朱副院长憋了很久了好像,所以,哪里还能再等呢!

    “你表弟刚走,身都是他的气味儿呢……”胡丽静竭力推开朱副院长微胖的身体。

    “咋了,你已经收了他了?”朱副院长一听,胡丽静居然将猴子给拿下了,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一下子笑了起来。

    “谢天谢地,还算听话,总算让一个生瓜*变成一个真正的大男人了……”胡丽静十分简单扼要地将朱副院长交给她的任务完成情况汇报完毕。

    “真的呀,那明天我帮你申请那十万块钱的奖励……”朱副院长一听,居然这么快给那个孙猴子一样的表弟给招安拿下了,很是高兴,立即这样承诺说。

    “钱不钱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这个小表弟爱了我这个姐姐……”胡丽静则这样提醒对方说。

    “真的呀,那太好了,要的是这个效果呀!”朱副院长居然这样说。

    “好什么呀,他都说了,只要谁不让他这个姐姐高兴的话,他除掉谁!”胡丽静则将这样潜在的危险事先公告给对方……

    “他想除掉谁呀,除掉我这个大表哥?开什么玩笑,他有那个胆量吗?”朱副院长则当笑话一样听……而且,跟胡丽静说话的时候,一刻都没闲着,这工夫已经准备绪,一触即发了……

    “哎呀,你等我洗洗干净再弄行吗?”胡丽静还是这样提醒他。

    “不行,我等不及了……”朱副院长哪里还能再等片刻呢,说话间,已经一蹴而了……

    “哎呀,我这里很脏的……”胡丽静则有些受不了对方这样龌龊的行径……

    “不怕不怕,我喜欢这样的热乎劲儿……”朱副院长那股子劲儿又来了……

    “简直越来越像二师兄了……”胡丽静差直接说他像猪八戒了……

    “老子生来是猪悟能,但天生是有这样的艳福……”朱副院长居然承认他是二师兄了……

    忙活了一阵,朱副院长终于宣泄完毕,倒在床有气无力地说:“没办法,被你给迷死了,离开你几个小时好像离开半个世纪那么长,所以,见了你,也刻不容缓,必须马得到你……”

    “这么说,你也爱了我?”胡丽静真拿对方没办法,却还是要说这样的话来继续讨好他。

    “那当然了,不然的话,我咋会这么喜欢你呢……”朱副院长这样肯定地说。

    “那你这个小表弟可咋办呢?”胡丽静似乎还是有点担心那个带有“暴力倾向”的小表弟,将来可能会是一颗*。

    “还能咋办,让他尝过女人的滋味,从一个生瓜*变成了一个真正的那人,该满足了吧,难道他还要我退出,然后独占你一辈子不成吗?”朱副院长则这样分析说。

    “看他那个执着劲儿,像!”胡丽静则肯定地回答说。

    “他敢,信不信我明天把他赶回老家去……”朱副院长的意思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愣头青,没什么可怕的,不行我赶他走。

    “还是容忍他吧,一旦急眼了,怕是狗急跳墙,指不定干出惊天动地的大事儿来呢……”胡丽静则希望和为贵。

    “我倒是无所谓,只要你能容忍他行——你不会也爱他了吧——毕竟那么年轻……”朱副院长反倒这样怀疑了。

    “您觉得,是生瓜*好吃,还是瓜熟蒂落的瓜好吃呢?”胡丽静则用这样的反问来作为自己的回答。

    “呵呵,你可真会说话……好了,我今天实在是太累了,我得睡觉了……”朱副院长打了个老大的哈欠,这样说道。

    “我的那个事儿,没什么进展吗?”胡丽静趁机提及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是啊,考核完你,院长很是满意的样子,但毕竟还有一个需要考核,明天下班之前,肯定有结果了,你放心吧……”朱副院长这样敷衍道。

    “那个生过孩子的少妇,有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啊?”胡丽静则还是很担心这个竞争对手。

    “这个我还真不是很了解,我分管的这些护士,还没有像她那样的——我也只是见过几面,差不多连话都没说过,真的不了解她到底有多大本事……”朱副院长说的还真是实话,不是很了解那个跟胡丽静竞争的少妇护士到底有什么实力和特点。

    “那假如她有过人之处,战胜了我,我被淘汰了,可咋办呢?”胡丽静总觉得自己有点悬。

    “不会的,我有预感,无论从年龄从长相再到其他能力,你都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女护士了,所以,我敢打包票,非你莫属,真的……”朱副院长则这样给胡丽静吃定心丸。

    “那我可真信您的话了……”胡丽静心里这才算是踏实了一些……

    “不信我信谁呢……好了,你也睡吧,明天一定有好消息等着咱们呢……”朱副院长凭借他多年的经验,认定胡丽静差不多是唯一的人选了……

    朱副院长真是属猪的,说睡很快睡着了,那种酣畅淋漓的鼾声真的有些肆无忌惮,这样的声音里,如何能睡得着呢?

    也好,趁自己在这样的声音里无法入睡,那想象一下明天命运会降临给自己什么样的结果吧……

    尽管朱副院长打了包票,做了分析,但胡丽静还是觉得自己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拿下这个人见人爱且都眼红的美差,总觉得,凭借自己的美貌与风情,未必能真正打动那个老谋深算的院长,之前很多人背地里按照自己名字的谐音,偷偷叫自己狐狸精,可是与院长有过那样的交往之后才发现,他才是真正的老狐狸,总觉得他深不可测的眼神,不知道在谋划什么阴谋诡计……

    然而,这样的担惊受怕有啥用呢,命运已经注定掌控在他们的手里,还好现在有朱副院长给自己通风报信,还好有小鲜肉猴子给自己带来精神和**的惊喜,才不至于在这样的猜测和等待,被压垮,被击溃……

    还好,到了后半夜,朱副院长翻了个身,鼾声小多了,赶紧睡一觉吧,谁知道明天将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在迎接自己呢?

    无论是天堂还是地狱,也许都在一念之间吧……

    想也想不明白,索性不想了,没多久,胡丽静居然真的睡着了……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