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788章 因为我发现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胡丽静回到了二楼的卧室,不但留门,还在被窝里做好了随时随地迎接小鲜肉直接掉进自己温柔陷阱的准备……

    我不信你不来,傻子到了这个份儿都不会错过这样的便宜事儿吧,看你聪明伶俐的样子,不会连这点儿道理都想不明白吧……

    假如你真的不来,那可别怪小姑奶奶没给你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了,但如果你识相,琢磨过味儿来,直奔这里,进来直接飞身马,我还真来者不拒,随便你信马由缰,驰骋千里……

    胡丽静正在心里美滋滋地琢磨着,在等待院长做出最终选择的难熬日子里,节外生枝冒出个小鲜肉来补偿自己的空虚寂寞,是件多么惬意暗爽的好事儿呢,突然,房门被推开了,猴子居然啥都没穿,一身水珠的站在了她的床前……

    “我……我……我想通了……”猴子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这样大声说道……

    “你想通啥了?”胡丽静明知故问道。

    “我才不管你是不是我大表哥的女人呢,今天豁出去了,死在你手里我都无怨无悔……”猴子像是在赌咒发誓,也像是在表达自己视死如归的决心……

    “为啥这样说呢,干嘛要死在我手里呢?”胡丽静有点没懂对方为啥这样说。

    “说死在你怀里……有点说不出口……”猴子居然一脸羞赧地这样解释说。

    “啥都别说了,快点来吧……”胡丽静一下子掀开了被子,展示出了她已经完全准备好的,啥都没穿的身体……

    “可是我一身水珠没擦干呀……”猴子则站在地,有点不知所措,好像幸福来得太突然,有点没准备好的样子……

    “不用擦干,这样更好……”胡丽静喜出望外地想,传说的梨花带雨,还有照片那些表示新鲜的蔬果不都是带有水珠儿的吗,眼前的这个小鲜肉,岂不是像新鲜的果蔬还带着水珠直接呈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吗?那还客气啥呢,快到俺的碗里来吧!

    起身,一把将猴子薅进了被窝里,是一阵不可描述的花露丝雨……

    只是猴子一旦获得了这样爆发自己火山岩浆的机会,却没坚持几下,突突突地完事儿了,弄得他一脸羞涩,无地自容的样子……

    “你这是第一次?”胡丽静则一点儿都不怪罪他,毕竟是个生瓜*嘛!

    “不是第一次了……”猴子还有点羞涩难当,但还是实话实说了。

    “之前也这样?”胡丽静倒是很喜欢这个羞涩的大男孩,很想知道他的经历,这样问。

    “我也说不清啊……”猴子居然给出了这样模棱两可的回答。

    “这样的事儿,都是自己亲身经历的,咋会说不清楚呢?”胡丽静很是惊异地这样问。

    “都是在梦里,我哪里会说得清呢?”猴子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在现实,这是第一次?”胡丽静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自己的第一次,稀里糊涂地给了那个罪该万死的体育老师,却没得到他的认可和珍惜,现在呢,自己终于得到了一个男孩子的第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下子暗爽到了极点——好像自己了一个大奖一样,这样的好会儿居然也轮到自己头了!哈哈!

    “绝对是第一次……”

    “感觉咋样?”

    “太好受了,是没等咋地完事儿了……”猴子还是觉得自己表现不佳。

    “这个你别急,相信姐的话,姐教你一些方法,可以慢慢来,一点儿一点儿体会其是滋味,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像花儿一样谢掉的……”胡丽静则趁机表达出了要亲手将他从一个大男孩,培养成一个真正男人的意愿。

    “真能这样吗,我看大表哥跟姐在一起的时候,鼓捣半天才下来的,可是我,才几下这样了,我是不是很没出息呀……”猴子还这样自卑地说道。

    “你不是自己说了吗,除了梦里,这才是第一次呢,慢慢来,姐教你如何才不会这样草草了事……”胡丽静则对这个已经发育到了成人程度的大男孩充满了信心。

    “这也能教?”猴子还将信将疑。

    “当然了,里边的技巧可多了……”胡丽静则循循善诱地说道。

    “那姐快点教我吧,我可想自己成为一个有出息的男人了……”猴子十分渴望地这样央求说。

    “那你躺好,姐这教你……”胡丽静心说,不用你求我,我都会将你启蒙开发出来,至少,我自己先受活一阵子再说,哈哈!

    胡丽静已经算个真正的过来人了,所以,这方面的经验较丰富了,特别是前几天被朱副院长调教之后,更是对男人较了解,因此在辅导开发猴子这方面潜能的时候,驾轻熟,很快让他尝到了甜头,一鼓作气,三番五次,居然很快有了长足的进步,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胡丽静居然在自己一手培育出的果实,成了第一个受益无穷的人……

    “姐呀,我想一辈子都这样跟姐在一起……”猴子果真尝到了真正的甜头,竟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为啥这样想?”胡丽静还沉浸在刚才的快慰,没完全出来呢,听到小鲜肉在耳边这样的甜言蜜语,心里无受活,想知道他的心里到底是咋想的……

    “因为我发现,全世界,只有姐姐是真心对我好……”猴子也像是发自内心这样表达自己的心声——之前遇到的几乎所有的女人,差不多都是一个面孔,那是你这个小坏蛋,离我远点儿,不然报警抓紧进去蹲笆篱子!唯独今天遇到的这个姐姐,对自己这样好,而且不是一般的好,是那种这辈子都没遇到过的最好还好的好!

    “你之前一个对你好的女孩子都没遇到过?”胡丽静还想了解跟多一些关于猴子的过去,这样问。

    “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我都是全心全意要对她们好的,可是她们都把我当成流氓坏蛋来看待,好像我能一口吃了她们一样……”猴子这样说的时候,脸顿时出现了腾腾的杀气。

    “你以为你不是吗?”胡丽静则抓住机会,开始发力了——调教这样野性十足的男孩子,必须找到机会从关键部位下手!

    “难道姐也这样看我吗?”猴子有些惊异,这个根自己好成这样的姐姐难道也这样看自己的?

    “假如你现在还是我看见你在三楼的房间里,吊打那种花猫的话,你觉得我会在心里咋评价你呢?”胡丽静立即举出了实际例子来提问。

    “既然姐都看见我残酷虐猫了,心里也一定给了我很差的评价,但为啥还约我来这里跟姐好,还教会了我这样的本事呢?”猴子也提出了反问。

    “其实姐不单单看到了表面现象,还看透了你的本质,你其实天性不是个坏孩子,也想有自己的朋友自己的爱情和自己的声望名誉,可是每次想表达自己这些要求的时候,一点儿方法都不讲,这会引起别人的误会,如刚才你虐猫吧,只看表面现象,你是个具有暴力倾向的男孩子,解决问题只有一个办法,那是靠暴力来解决问题,假如你遇到了一个女孩子,一旦不答应你,你会出现虐猫的心理,恨不能直接吊打她,让她体无完肤,让她嗷嗷乱叫,让她遍体鳞伤你才心理平衡好受,而你这样的倾向一旦被人看穿了,你觉得你还会有朋友吗,特别是你还会有女朋友吗?”

    胡丽静则趁机将她的人生哲学说出来给对方听,试图趁机引导他走出之前的那种困顿境地……

    “可是为啥姐姐你看穿了我,却还能容忍我,接纳我,甚至开导和启蒙我呢?”猴子似乎不懂眼前的这个姐姐了。

    “可能是咱俩前世无怨今生有缘吧……”胡丽静则说出了一句让对方瞬间接触一切武装的话语来。

    “那我跟姐做夫妻吧,我一辈子都对姐一个人好,一辈子只爱姐一个人……”果然,胡丽静的这句话,一下子打动了这个生冷不忌的生瓜*,居然这样发出了誓言……

    “你以为姐不想啊,可惜呀,姐没资格跟你做夫妻了呢……”胡丽静则开始慨叹自己的人生了……

    “为啥不能做夫妻了呢?姐只不过大我几岁而已,咋不能跟我做夫妻了呢?”猴子不知道差在什么地方,这样问。

    “你说过,你都看见了姐跟你大表哥在一起的情景,姐现在是身不由己,不得已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胡丽静也有点情不自禁——劝说对方的时候,头头是道,可是轮到自己呢,命运还悬在半空,不知道结果如何呢,也这样慨叹了一句。

    “姐若是觉得我大表哥不顺眼,告诉我,我找个机会,弄死他,这样没人敢霸占姐的身体了,我们也可以做夫妻了……”猴子这样说的时候,两眼炯炯有神,好像一只即将出击的猎豹一样,那种神态着实令人心惊胆寒!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