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69章 最后的机会

    鞭炮齐鸣,鼓乐喧天,一阵热闹之后,婚礼司仪发挥他的职业特长,将试营业典礼和婚礼弄得别开生面妙趣横生,现场可谓是热闹非凡,喜气洋洋……

    典礼结束,当然进入到了餐时间,也到了展示七仙女东北炖菜馆六大特色炖菜的时间了——鲶鱼炖茄子,小鸡炖蘑菇,酸菜炖粉条,羊肉炖萝卜,排骨炖豆角,再加一个青菜炖豆腐——几乎所有来宾品尝这些菜肴的时候,都嘴有余香,赞不绝口……

    新郎新娘也趁热闹开始给各位来宾敬喜酒点喜烟……各种欢声笑语此起彼伏,让现场更加喜庆热闹……

    轮到螳螂带着何盼娣给马到成点喜烟的时候,马到成直接将一包装有一万块钱现金的红包塞到了螳螂的手,螳螂用手一掂量,立马意识到了一定是一万块钱,立马来拥抱马到成,还激动地说:“除了我父母,再是牛哥的红包最大了,谢谢牛哥这么大的祝福!”

    “小意思,别客气……”马到成是为了保持低调,才尽可能地不想让螳螂宣扬他给了这么大一个红包……

    “牛老师咋不到二楼的包房去呢?那里才是贵客待的地方呢……”螳螂则这样问道。

    “我也是看你们俩迟迟不到二楼去敬酒点烟,着急给你红包,才下来的……”马到成灵机一动,这样回应说。

    “我们一楼刚敬完,马二楼了……”螳螂差不多已经喝到极限了,有点醉意朦胧,但还是这样坚持说。

    “那快去吧,二楼的贵宾都等你们去点喜烟,敬喜酒,然后给你们大红包呢……”马到成想尽快脱身,所以,才这样推螳螂的后背说。

    “我敢打赌,谁的红包都不会有牛哥的大……”螳螂这样说道。

    “快去吧,等你们敬完了再说吧……”马到成这样说的时候,用眼睛去看一只低头顺目的何盼娣,意思是,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快点带他楼去吧……

    “那我们楼去了牛哥……”何盼娣一眼看懂了马到成的意思,一把架住螳螂的胳膊,边拽他朝楼走,边这样说了一句……

    看着何盼娣搀扶有点喝多的螳螂楼的背影,马到成知道,何盼娣已经成了别人的新娘,再想到她的井里去打水,怕是真的要等到来世了吧……尤其是在何盼娣架着有点喝多的螳螂楼的途,还回眸看了他一眼,更让他的心使劲儿揪了一下——唉,都他娘的这么有钱有势了,还是没办法让何盼娣摆脱这样的命运啊……

    虽然此刻有一丝丝的惆怅袭心头,但不知道为什么,马到成总觉得,有一双看不见的罪恶的眼睛在虎视眈眈地伺机猛扑过来,至于想一口咬断谁的咽喉,还真有些模糊不清……

    而来参加典礼的来宾,几乎没人意识到某种危险正在悄悄逼近他们,都在推杯换盏,喜笑颜开,争先恐后地与前来点烟敬酒的新郎新娘说出他们的祝福抑或是调侃……

    大概只有马到成觉得后背有些发凉,越是这样喜庆欢乐的表象背后,可能越是潜伏着惊天的危机不为人知,而一旦发现,已经什么都来不及了吧……

    正是这样的危机意识,让马到成开始行动——手头连个可以投掷出去击垮潜在敌手的应手东西都没有,这哪儿行呢?

    可是在这样热闹的现场,除了空下来的啤酒瓶子,再没别的什么了,自己本来是想尽可能“隐身”的,所以,又不能公开去找应手的东西——哪怕是煮熟的鸡蛋也行啊!

    于是,马到成脱离了那些推杯换盏大吃二喝的人们,到了一楼较僻静的地方,打算尽快寻找到可以随时得心应手击败敌人的“武器弹药”

    还别说,功夫不负有心人,找来找去,忽然发现在一楼靠窗的地方放着两盆“发财树”是区里的领导带来的,花盆里居然在花草的根部摆放了一些拳头大小的,被抛光的鹅卵石!

    马到成立即去拿起一个,发现足有鹅蛋那么大,沉甸甸的——心说,这块鹅卵石还真是名副其实的鹅卵石了,只是这么大小的鹅卵石若是抛掷出去,击目标的话,只要是打头部,十有**一石毙命了,显然是有点大,最好是鸡蛋那么大较理想了……

    正在手里掂量这么重的鹅卵石抛掷的时候,会不会因为太沉导致投掷的距离缩短,或者击之后,被击的目标会直接毙命呢,忽然听见有人在他身后说:“这么大小才正合适吧……”

    回头一看,居然是何盼娣站在了自己的身后,而且,手里还握着几块鸡蛋大小的鹅卵石,正是马到成最想寻找的应手弹药啊!

    “你咋不跟螳螂敬酒了呢?”马到成很是惊异地问道。

    “我说我尿急借口离开了……”何盼娣说出了自己离开螳螂的理由。

    “你咋知道我在寻找石头呢?”马到成直接问她为啥知道他正需要这样的石头。

    “我看见你在手里掂量那块石头心事重重的,知道是在找应手的石头……”何盼娣似乎很懂二公子这样做是为什么。

    “那你知道我找应手的时候干嘛用吗?”马到成这样问。

    “当然知道啊——我看见我那个该死的大姐夫邓汇清混在一楼的来宾,但我谁都没告诉呢……”何盼娣居然披露出了这样一个消息。

    “你看见邓汇清了?”马到成心头一惊,顿时明白为什么总觉得有一双邪恶的眼睛在注视他了,原来何招娣的那个该死的丈夫邓汇清已经潜伏到了这个喜庆的现场,居然还没被发现呀!

    “对呀,牛先生不是因为看见他来现场了,生怕他闹事儿,才要找到应手的石头,回头他一旦闹事儿,给他致命一击的?”何盼娣又反过来这样问。

    “实不相瞒,我只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只感觉危机潜伏在周围,但却不知道邓汇清已经到了现场……”马到成只好承认自己并没发现邓汇清已经来了,只是一种预感而已。

    “那咋办呀,要不要告诉我大姐呀……”何盼娣一听二公子这样说,一下子着急地这样问。

    “她现在正在陪妇联主任和那个副区长吃饭呢,现在告诉她,她肯定乱了阵脚……”马到成的意思是,暂时先别告诉她。

    “那这样等着邓汇清搞什么破坏吗?”何盼娣这样反问道。

    “放心吧,有我呢,他翻不了什么大浪……”虽然马到成感觉到,邓汇清来到这样的现场可定没安好心,肯定要闹出点儿事端来,但一看眼前的这个打扮得娇艳无的新娘子,生怕她着急火,也这样安慰说……

    “真的不用理他了?”何盼娣似乎还在确认。

    “量他也不敢怎样……”马到成立即这样肯定地回答何盼娣说。

    “若是这样,那快跟我来吧……”何盼娣边说,边拉起马到成走……

    “去哪里呢?”马到成忽然觉得何盼娣有点儿不对劲儿,边跟她走,边这样问道。

    “看,这里有个小仓库,是炖菜馆的库房兼休息室,钥匙归我管……”何盼娣小步快走,很快到了一楼楼梯后边的一个走廊尽头,打开一个只有两三平米大小的一个空间,这样说道。

    “咱俩进这里干嘛呢?”马到成知道自己是明知故问,但一定要这样问,才显得自己一点儿别的想法都没有……

    “刚才我看二公子的眼神里,对我有点恋恋不舍的样子,心里一定觉得,我现在已经是别人的新娘了,再也没机会到我的井里去打水了,所以,心里老大的惆怅了,也很是心疼二公子,找了个尿急的借口,从楼下来了,可是看见二公子在花盆儿前掂量石头,以为二公子已经发现邓汇清来到现场了呢,也从找来了这几块鸡蛋大小的石头,知道二公子击打邓汇清那样的坏蛋得心应手的应该是这么大的石头,也直接找来给二公子了……”

    何盼娣进了那个小小的空间,将里边的一个横板放平了,直接坐在面,撩起婚纱,边这样说,边将自己的一切都展现在了二公子的眼前……

    “可是你这样离开了螳螂,他要是找你咋办呢?”马到成何尝不想在这样的时间里,用这样的方式,如此刺激地再到何盼娣的井里去最后打一次水呢,但很担心这个,问了出来……

    “他现在正跟他的几个领导和战友在一起拼酒呢,估计要多待一会儿,趁这个工夫,二公子再到我的井里打最后一次水吧,不然的话,这样的机会再也没有了……”何盼娣则这样解释说。

    “可是,这里安全吗?”马到成还是怕被谁给“捉双”了,那可无地自容没法跟大家解释了——婚礼你偷别人的新娘,而且是你最要好的小兄弟的新娘子,这若是被逮住了,那后果不堪设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