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66章 永远在一起

    “那一定是我打水的时候,无意带进的小蝌蚪渐渐长成了大青蛙吧……”马到成也立即给出了这样幽默的回应。

    “那是一定啊,不然我的井里,咋会有青蛙呢?”何盼娣柔情蜜意地望着对方,这样说道。

    “真想听听,你井里的青蛙是咋叫的呢……”马到成居然提出了这样的请求,说明他对何盼娣以及她怀的孩子已经亲切到了没有距离感。

    “那快听吧,过来今天,二公子想听都听不到了……”何盼娣则这样说。

    “那我真听了……”马到成边说,边用耳朵直接贴在了何盼娣的“井壁”,然后仔细听里边的动静,很快听到了什么,立即兴奋地汇报说:“听到了,听到了……”

    “听到他是咋叫唤的了?”何盼娣对二公子“俯首帖耳”地听她肚子里胎儿的动静这个动作感觉特别的温馨幸福……

    “呱呱地叫个不停呢……”其实此刻的胎儿太小,还听不出什么真正的动静来,能听到的,都是胃肠在消化的过程,发出的那些咕噜咕噜的声音而已……

    “那,这个孩子出生之后,小名叫‘呱呱’吧……”何盼娣居然有了这样一个灵感。

    “嗯,一听是你的井底之蛙了——那孩子有大名了吗?”马到成趁机这样问。

    “还没有呢,要不二公子帮忙取一个吧……”何盼娣这样提议说。

    “给孩子取大名的事儿,一定要让螳螂来决定才行呢……”马到成则不想抢这个权利。

    “那他不是也得征求我的意见嘛,我先心里有数,回头问我的时候,我也好有个回应啊——帮忙起一个吧,毕竟你才是这个孩子的亲生父亲嘛……”何盼娣则说出了这样的理由。

    “要我说,取个最简单的名字吧……”马到成一听,是在给何盼娣做参谋给孩子取名,也这样说道。

    “咋简单呀,不会像螳螂那样,直接叫了唐果之类的吧!”看来何盼娣之前一定跟螳螂议论过孩子的名字。

    “我觉得吧,唐郎姓唐,你姓宋,直接叫孩子‘唐宋’行了……”马到成说出了自己刚才说的,给孩子取的“最简单”的名字。

    “叫‘唐宋’?”何盼娣一时还没觉得这个名字咋样。

    “对呀,唐宋听起来多大气呀,唐宋是咱们国家历史最伟大最繁盛的两个朝代,这个孩子有幸因为父母的姓氏而取了这么大气的名字,等他长大了,一定会为自己的名字而骄傲和自豪的……”马到成则这样解释,为什么要给孩子取名叫唐宋了。

    “那我将来要不要告诉他,其实他本不该姓唐,而该姓牛的呢?”何盼娣则这样来了一句。

    “最好不要告诉他,那样的话,可能会导致一系列的悲剧发生,一个美好的家庭,或许因此分崩离析,谁都不愿意看到那样的悲剧发生吧……”马到成则知道,一旦告诉孩子这些的话,可能是悲剧发生的时候了……

    “那好,那我一辈子都不告诉他……”何盼娣似乎也看到了告诉孩子真相的严重后果,所以,也这样保证说……

    这样又跟二公子亲密无间地唠扯了一个多小时,何盼娣一看时间,快夜里十点了,对他说:“我有点太贪心了,来的时候,三妹一直在催我,一定要快点,多给她留些时间,现在都快十点了,我也该回去,换她过来跟二公子倾诉衷肠了……”

    “那好,那你回去吧,好好睡一觉,明天作为新娘子参加婚礼一定很辛苦很劳累的,今天晚攒足了精神,明天才能应付得来……”马到成这样叮嘱说。

    “一想到明天要跟螳螂结婚,之后再也不能跟二公子在一起了,真觉得好像这辈子已经过完了一样呢……”何盼娣那种“生离死别”的感觉又来了。

    “千万别这样想,或许这是你全新生活的开始呢,记住了,之所以跟螳螂结婚,是权宜之计不得已的选择,是为了给你自己,也给你肚子里的孩子找个名正言顺的名分,为了这个,你也要收起刚才的那些惆怅,好像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面对全新的生活,我的话,你记住了吗?”马到成则从正面竭力开导对方说。

    “记住是记住了,可是,之前跟您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真的终身难忘呀……”何盼娣哪里会被对方的一句话给说通了,还是这样慨叹说。

    “难忘藏在记忆深处,等到一个人的时候再回忆,千万别整天魂不守舍地沉浸在过去,那样的话,迟早会被发现马脚,一旦露陷儿,后果可不堪设想了……”马到成则这样提醒说。

    “好了二公子,我都记下了,临别前,二公子还能再到我的井里打一次水吗?”何盼娣整理了一下自己一团糟的心情,最后发出了这样的请求。

    “你不是说,你的井里只剩下了‘井底之蛙’已经无水可大了吗?”马到成这个时候了,还延续之前的那个幽默玩笑呢。

    “那二公子是否下到井里,去探视一下那个二公子放进去的小蝌蚪长成的小青蛙,跟它道声别,也好让它安心地待在井底,直到有一天,长成青蛙王子,来到这个世界呢?”何盼娣也延续之前的那个幽默,这样形象地说道……

    “好吧,我满足你的这个心愿,这去看看我们俩共同培育出的这个小小的青蛙王子吧……”马到成盛情难却,只能用他们俩曾经的,最喜欢的“打水”方式,满足了她最后的要求……

    何盼娣依依不舍地离开之后,马到成躺下来仔细回味这个当初的“假小子”是如何一点儿一点儿蜕变成现在的美艳少妇的,每一步,每一次,都让他蚀骨铭心,终身难忘……

    当然,也没太多时间让他想这些,因为何盼娣回去没多久,也够马到成二次冲了个澡的时间,何家的三妹何来娣敲门进来了……

    只是何来娣进来之后,一句话都没有,那么用她那失而复明的眼睛,久久地注视眼前的这个救苦救难将她从一个植物人唤醒,最后还让她重见光明的男人……

    “你的眼睛……现在完全恢复了吧?”马到成被对方看得心里有点发毛,只好这样来了一句。

    “您再不出现,我望眼欲穿了……”何来娣终于开口说话了……

    “都怪我,最近太忙了,一直都没过来看你,你千万别怪我呀……”马到成赶紧这样抱歉说。

    “是您给了我二次生命,无论您对我咋样,我都不会怪您的……”何盼娣与她别的姐妹最大的区别,是她的那种沉静和样貌的冷艳,所以,这样说的时候,不得不让人信服那是她的肺腑之言……

    “那好,那好,快坐下说话吧……”马到成有点受不了对方这样冷艳严肃,想活跃一些气氛,这样说道。

    “不,我要躺着跟您说话……”何来娣则一下子否决了对方的提议。

    “躺在哪里呀?沙发?”马到成有点没懂对方是意思。

    “躺在床,像我当时是植物人的时候,躺在床,然后,您再次将我唤醒吧……”原来何来娣是要趁机回忆一下,当初被这个救命的菩萨唤醒的整个过程——尽管她当时心里都明白,可是身体却几乎没什么反应,现在身体完全康复了,当然想在重温一下当初的感受了……

    “也好,那你躺下吧……”马到成瞬间也想起了,在唤醒何来娣的过程,经历的林林总总各种令人无法预料的事件,无论是她的眼睛突然睁开了,还是后来冒出了惊天地泣鬼神的“腹语”还是后来为了给她弄到复明的灵丹妙药,自己跟着那个杨水仙,跑了大半个国终于弄到了,结果,还没吃呢,却被俩人的结合瞬间给医好了……

    这么多的迹在眼前的这个女孩子的身发生过,现在又一次躺在了自己的眼前,仿佛还是当初的那个植物人,还是当时的那种无法与她做任何交流的状态了,马到成心说,看来今天注定是要费点力气和心思,来与她重温那些让人终身难忘的唤醒往事了……

    吻住她那干渴的嘴唇的时候,她紧闭的双眼猛地睁开了,与她身心交融在一起的时候,她才像突然醒来一样开口说话了:“是你吗,亲爱的?”

    “是我呀……”马到成势必要沿着对方的语境来这样回答她,才不会让她失望,所以,也是用那种梦幻般的语气这样回答说……

    “为什么我有一个世纪没见到你了呢?”何来娣的问题越来越虚无缥缈了好像。

    “因为辈子很长,到了这辈子,我们又没有彼此相识的机会,所以,辗转千里,蹉跎百年,在这一刻,我们才相遇在一起了……”马到成只好继续之前的语境,与之玩儿起了散一般的浪漫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