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763章 一棒子打死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可是我已经是高源源的人了,哪能还跟她以外的女人发生那样的关系呢?一旦让她知道了,我们的关系也彻底完蛋了吧……”孟宪法说出了自己的处境。

    “啧啧啧,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怕被男人给开了封,没法跟心人交代解释了,一个大男人,跟别的女人多好一把少好一把,谁会看得出来呢?”胡丽静则给出了这样的劝慰。

    “换了别人可能不在乎这些,可是我却偏偏不行……”孟宪法的心里还真是过不来这个劲儿,无法超越他的心理底线。

    “那你自己选吧,要么按我说的,跟我好一把,我把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一笔勾销,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要么你坚持你的原则,我也坚持我的原则,这给高源源打电话,等她回来了,看她怎么解决……”胡丽静还是抛出了她的撒手锏——你不答应这个,那我让高源源知道此事,看你能不能接受。

    “别别别,千万别给高源源打电话……”孟宪法怕的是这个呀!

    “那你答应跟我好一把?”胡丽静则将套在孟宪法脖子的那根儿无形的绳子又扥了一下……

    “没别的选择,我也只好答应你了……”孟宪法真被对方给弄得快窒息了,所以,不得不答应了对方……

    “早说嘛,何必耽搁这么长时间呢!”胡丽静一听对方答应了,立马变得妖娆妩媚起来。

    “但我也有言在先,这件事儿,无论如何不能让高源源知道……”孟宪法则还要提出一个先决条件。

    “放心吧,我也正想叮嘱你这句话呢,快来吧,这件事儿,是你我一辈子烂在心里的秘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剩下的,谁都不知!”胡丽静心说,这样的好事儿,干嘛要让别人知道呢,只要自己能受活,才不会让别人来分享或者妒恨呢!

    这样,完全被动的情况下,孟宪法乖乖范与胡丽静的疯狂饕餮,而且不止一次地将其开采掠夺,直到她自己累得筋疲力尽,再不下马,人散架了,才算完事儿……

    “想不到啊,小鲜肉是小鲜肉,果然好吃吃不够啊……”胡丽静无限饱足地这样说道。

    “求您快点离开吧……我怕高源源突然回来,把咱们堵在屋里,那我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呀!”孟宪法这样央求说。

    “咋了,你都跟我这样了,还想让人说你清白呀!”胡丽静则成心逗弄这个一看是个生瓜*的大男孩,他越是害怕,她越是要拿捏他,让他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

    “清白是肯定没有了,但至少给我留条活路吧……”孟宪法差跪地哀求了……

    “想要活路是吧,那今后我若是想解馋了,再来找你,你是欢欣鼓舞地接待我,还是将我拒之门外,假装咱俩什么都没发生过呢?”胡丽静居然还要将这样的关系弄成可持续发展的状态。

    “天哪,您还是饶我一命吧,跟您今天发生这样的关系,纯属偶然,纯属迫不得已,将来绝对不能再与您发生任何这样的关系了,那样的话,我真的生不如死,再也没脸见高源源了呀……”孟宪法这次真的跪地求饶了……

    “看把你吓的,你以为我是那水性杨花的女人呀,今天算是对你动了我的绝密私人用品的一种惩罚,日后即便是你想我,想得都快疯掉了,反过来去求我,我都未必答应你,知道吗,我现在是牛家大公子的女人,一旦跟你有染,或者怀一男半女的,将来生出来,被发现不是牛家的种,那死的可不止是你,我的小命也得搭进去,所以,你放心吧,即便是你像馋猫一样的想跟我好,我都未必答应你呢,这回心里有底了吧!”

    胡丽静的心里也怕这个傻小子被逼急眼了,狗急跳墙,再做出杀人灭口的冲动傻事来,也给他吃下了这样一颗定心丸……

    “谢谢您终于放过了我……”孟宪法这才从跪姿一屁股坐在了地……

    “那你如何感谢我?”胡丽静似乎又觉得可以趁机拔这个小伙一次大毛了……

    “我是个穷小子,没钱没势的,你想让我怎么感谢您呢?”孟宪法知道自己一无所有差不多,所以,只好问对方,你想要我如何感激你,直接说出来吧!

    “很简单呀,刚才都是我主动的,现在你主动一把,让我也好好受用一番,算是你对我不杀之恩的感谢了,行不?”胡丽静又提出了这样的无耻要求。

    “可是我真不知道还行不行了……”孟宪法找不到别的理由,只好这样说了。

    “不行没关系,我帮你行,等你行了,你卯足了劲儿,好好主动弄我一把,算咱俩彻底扯平了,今后井水不犯河水,谁都不欠谁的了,这总行了吧……”胡丽静还真是个贪得无厌的女人,临秋末了还要再贪婪一把。

    “那好吧,你让我行了,我满足你的这个要求……”孟宪法被逼无奈,只好再次范……

    胡丽静终于如愿以偿地尝到了心仪的小鲜肉,也算是暗报复了高源源一把,心满意足地离开之后,宿舍里剩下孟宪法一个人的时候,好像做了一个噩梦一样,醒来之后,感觉自己的身心完全被掏空了一样,让在高源源的床,仿佛一个**的姑娘在奄奄一息地等待有谁能来拯救自己脱离苦海一样煎熬难受……

    正是这个时候,高源源拿着钥匙来开门,而且让孟宪法快点开门,但此刻的他,已经被刚才胡丽静给弄得神魂颠倒,筋疲力尽,真的听不出门外到底的高源源还是胡丽静了,所以,才磨叽了那么半天才放高源源进来,而心明眼亮明察秋毫的高源源,没用几句话将他跟胡丽静之间发生的那点儿好事儿给诈出来了……

    看见孟宪法跪地求饶的样子,高源源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没有真正的气恼和难过,琢磨了一阵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心理存在一定的问题了——似乎孟宪法犯了这样一个按常理几乎无法饶恕的错误之后,这辈子,自己都可以当话柄来拿住他的命门,让他永远都不会再说个不字了吧,反而是胡丽静帮了一个倒忙,让她有了可以一辈子拿住孟宪法的把柄在手了——你都做出这样对不起我的勾当了,我还能原谅你,你还有啥话说,今后还不乖乖地听我的话,一辈子都言听计从,与我不离不弃?

    还有,之所以高源源能原谅孟宪法跟她最讨厌的胡丽静有过这样一次经历,也是因为她的身子其实孟宪法并没有真正碰到,反倒是趁这工夫,又去跟二公子有了一次**荡魄的约会,平心而论,真正对不起孟宪法的,应该是自己才对,假如将来跟他成为夫妻的话,真正红杏出墙的,是自己才对呢,所以,见好收,差不多原谅他,这样才能让他感觉到,自己是多么的慈悲为怀,是多么的善解人意,也才会真正拿住他的心吧……

    “你起来吧,收拾收拾东西,该去哪里去哪里吧……虽然心里已经原谅孟宪法了,但嘴还是要这样说,或许这样,能让孟宪法感觉更真实一些——犯了这么大的错误,哪能那么随随便便原谅他了呢?

    “你让去去哪里呀?”孟宪法像一只落汤鸡一样,大汗淋漓早已弄湿了他的头发,蔫头耷脑地这样小声哀怨道……

    “去找那个刚刚跟你好过的狐狸精呀!”高源源故意气急败坏地这样呵斥道。

    “我说过,我完全是被动的呀……”孟宪法还在做最后的挣扎狡辩。

    “你去人家的枕头底下翻看那种见不得人的成人玩具也是被动的?”高源源则毫不客气地揭穿了这件事儿的关键所在。

    “这个我承认是我的错,是我的好心害死了我,可是,你总得给我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吧!”孟宪法再次跪地磕头作揖地求饶说。

    “这样的错误,已经不需要改正了……”高源源则冷若冰霜地这样回应说。

    “你这样,一棒子把我打死,一点儿余地都不给我留了?”孟宪法是想试探自己到底伤害高源源有多深,是不是一点儿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

    “一棒子打死我都不解恨,知道吗?”高源源一听,孟宪法居然想出了这招儿来求自己原来他,也这样回答说。

    “那好,那我找个棒子来,你一棒子打死我吧,我知道我罪不可赦,我知道我罪该万死,给,你用这个打死我吧……”孟宪法还真找来了墙角的拖把,递到了高源源的手里,然后,做出一个任由你如何打杀我都甘愿受死的样子给对方看……

    “你以为我不敢打你呀!”高源源边说,边将拖把举过了头顶……

    “打吧,死在你手里,我心甘情愿……”孟宪法还真是做好了被高源源一棍子打死的准备……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