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62章 掀开被单子

    原来,胡丽静回到别墅整理从宿舍拿回去的那些东西的时候,忽然想起一样东西,顿时吓得后背直冒凉风——天哪,咋把那个东西给落下了呢,那东西是胡丽静偷偷买回来,平日里偷偷自我娱乐的时候用的成人玩具,生怕被任何人发现了,才偷偷藏在枕头下边最隐秘地方的……

    可是,高源源一旦留下她的男朋友过夜的话,免不了要有个人睡在自己的那张床吧,万一被他们发现了,当成把柄自己该多尴尬呀!

    想到这里,胡丽静急忙对牛得才说:“我刚才出去忘了买最重要的东西了,所以,还得再出去一次……”

    “也好,正好我的烟也抽完了,你顺便买一条软华回来吧……”牛得才趁机这样来了一句,因为现在两张有钱的银行卡都被胡丽静给独霸着,所以,只能趁机让她多给自己买点儿平日里不舍得花钱买的高档香烟回来独自享用了,所以,一听胡丽静还要出去,这样来了一句。 ()

    “行行行,遇到好的,我多给你买几条回来,我走啦……”胡丽静是心里有事儿,所以,此刻,牛得才提出什么要求她都会痛快答应的……

    从别墅出来,胡丽静哪儿都没去,直奔宿舍而来,到了门口,直接用钥匙开门……

    再说孟宪法,送走高源源之后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从里边反锁好了房门,忽然觉得这里是他的世界了!

    人是这样的动物,不怕群居怕独处,一旦剩下一个人的时候,是其人品最容易露陷的时刻,因为这个时候他完全放松了,以为谁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所以,平时不能做不敢做的事儿,到了这个时候,以为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做他一下,反正也没谁知道,自己不说,也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而此刻孟宪法最想做的,也正是高源源反复叮嘱不许他触碰的,胡丽静的那张床铺——男人是这样的动物,越是禁止他做的,他越是好,倒要看看,真的躺在了胡丽静的床铺,会是个什么感觉,反正现在自己一个人,反正一辈子也不会被高源源发现,为啥不趁机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心,倒要看看那个被高源源说成的狐狸精,睡过的床铺到底有啥不同,是不是一旦躺在面,会有不同的感受?

    带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冒险精神,合适兴奋地爬到了胡丽静的床铺,四处看了看,也没什么特别的,掀开被单子,里边的被子褥子也没什么特别的呀!索性,躺去感受一下再说吧……

    一旦脑袋粘到了胡丽静的枕头,忽然嗅到了一股子特殊的香气——这是什么香味儿呢?咋从来没闻过呢?难道是胡丽静的身体留下的香气?还是她的枕头下藏了什么可能散发这样香味儿的东西了?

    好心再次驱使孟宪法轻举妄动地掀开了胡丽静的枕头,也是没啥,用手去触碰,咦,怎么有个东西硌了一下手呢?立即掀开枕头下的床单,忽然发现了一个软绵绵的物体包裹在一条白净的毛巾里,更加好了,直接拿在手里,展开了毛巾,妈呀,这是什么呀,一个肉呼呼的东西展现在了他的眼前,天哪,胡丽静居然还在枕头下边藏了这样一个男人的仿真东西呀!

    正当孟宪法发现了胡丽静的这个秘密,惊异得呼吸急促,心动过速,傻愣愣地想象,胡丽静究竟如何使用这个东西为她带来怎样的受活呢,猛地听到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孟宪法差点没吓得魂飞魄散!

    赶紧囫囵着将那个东西用毛巾包好,匆忙地塞到枕头下边,然后,差不多是从床铺掉了下来,冲到门口问:“谁……谁……谁呀?”

    “是我,快开门!”

    孟宪法一定是紧张过度,听见是个女人的声音,而且直接说了是我,快开门,心里那种生怕开门晚了,会引起高源源怀疑的心里在作祟,也没再多问,将里边反锁的门打开了,直到胡丽静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才惊得目瞪口呆,整个人完全傻掉了一样……

    而胡丽静一看高源源的男朋友那个被吓傻的样子,一下子诡谲地笑了,直接问:“你一个人在?”

    “高源源……接到医院的电话……去医院了……”孟宪法此刻完全被吓傻了,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了……

    “哦,我是回到别墅,发现有样东西还拿走,特地回来取的……”胡丽静边说边走向了她的床铺……

    一看胡丽静直奔了她的床铺,孟宪法忽然意识到,她说的回来要取走的东西,一定是刚才自己在她枕头下发生的那个玩意儿吧,天哪,万一她发现被谁动过了,那可咋解释呀——孟宪法几乎都快窒息了!

    而此时此刻,胡丽静居然还没真正动某种邪念,要对高源源的这个小鲜肉男朋友下什么毒手呢……可是等到她了自己的床铺,发现被窝有点凌乱,立即伸手去掀起枕头,发现下边的毛巾胡乱地包裹着她平时十分妥帖藏匿的东西,立即意识到了什么,一瞬间,在心里爆发出了某种特别的邪念……

    只是胡丽静表现出来的镇定自若,好像她并不急于爆发一样,抓起那个囫囵包装的东西,从她的床铺下来,走到了孟宪法的跟前,直接展开了托举到他的眼前,直勾勾地看着他的眼睛说:“你敢说不是你动过我的东西?”

    “没没没,我真没过你的床铺,也没在枕头下发现这个东西,我发誓……”孟宪法哪里敢看胡丽静拿勾魂摄魄的眼神呢,立即这样否认说。

    “你怎么知道我这个东西放在枕头底下……”胡丽静一下子抓住了对方说话的破绽。

    “我是……刚才看见你翻弄自己的枕头了,才这样猜测的……”孟宪法还试图用这样苍白的理由来为自己狡辩。

    “那好啊,既然你不承认你动过,那一定是高源源动过了,我这给她打电话,问问她,为什么随随便便动别人的**物品,这样的东西不过是百八十块钱的东西,为啥不自己买一个,没啥要偷偷用我的!”胡丽静边说,边真的掏出手机,做出一副要大概高源源的样子给孟宪法看……

    “千万别给高源源打电话呀……”孟宪法的魂儿眼瞅被吓掉了。

    “为啥不能打?”胡丽静知道已经掐住了对方的命脉,但还假装这样问了一句。

    “我坦白,是我出于好心,了你的床铺,嗅到一股子香气,想找到出处,结果,在你的枕头下边,发现了这个东西,我发誓,这件事儿我到死都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包括高源源在内……”孟宪法终于承认了,但也试图发誓告诉对方,我是绝对不会泄露秘密的。

    “不告诉别人行了?我这样的秘密,被你知道了,我今后可咋有脸再见人呢?”胡丽静要的是逼迫孟宪法范,所以,才会抓住不放。

    “我绝对不会笑话您的,我绝对会替您保密的,我对天发誓……”孟宪法再次赌咒发誓说。

    “你对谁发誓都不好使,你这样保密我都不会放心的——还是我给高源源打个电话,等她回来了,问问她该怎么办吧,毕竟,咱俩不是很熟,我现在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呢……”胡丽静趁机想更了解对方。

    “我叫孟宪法,也是刚刚跟高源源认识的,我真不是成心冒犯您,求您原谅我一次,下次绝对不会再这样了,我保证……”孟宪法说出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再次这样恳求说。

    “哪里还会有下一次呀,必须这把解决了才行……”胡丽静心说,你小子还想有下次?做梦去吧你,这次老娘算是赶了,原本在别墅的时候,不是没想过要尝一口你的小鲜肉,但考虑到可能跟你有染万一怀那不是牛家的种了,也直接把你past了,可是万万想不到,老天居然又给了老年这样的机会,直接将你这块小鲜肉放在了老娘的嘴边,这若是不狠狠地咬几口解解馋,怕是这辈子都追悔莫及吧,所以,才会下定决心要吃定对方才称心如意的……

    “那您说吧,需要咋解决,您才能放过我,您才能不告诉高源源我犯了这样的低级错误!”孟宪法此刻也知道,自己是真的犯到对方的手里,难以挣脱了,这样问道。

    “你真想跟我私了这件事儿?”胡丽静则用眼神直接勾住对方说。

    “只要不让高源源知道,您让我干啥都行……”孟宪法说出了自己的底线。

    “我让你跟我好一把,你也会答应?”胡丽静则直接提出了自己的无耻要求。

    “除了这个,什么都行……”孟宪法则立即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那我也说,除了这个,别的都不行,你咋说呢?”胡丽静准知道自己已经拿住对方了,所以,不紧不慢地这样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