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61章 致命杀伤力

    “记住我的话,她是个现实版的狐狸精,永远都别粘她的边儿,才不会被她迷住讹,记住我说的话了吗?”高源源则十分严肃地这样提醒道。 938小说

    “没那么邪乎吧……”孟宪法觉得高源源说的有点夸张,把胡丽静太妖魔化了。

    “想跟我好下去,听我的话,否则,你现在可走人了!”高源源只好亮出了这样的杀手锏来吓唬对方让他把她的话当回事儿!

    “说啥呢,我咋能不听你的话呢!放心去医院吧,我吃完了你的床睡觉,等你回来……”孟宪法这才知道高源源说那些出的那些话分量有多重,所以,马乖乖答应了。

    “那好,我走啦,记住了,谁敲门你都别开,我回来了,自己有钥匙……”临出门前,高源源又这样叮嘱说。

    “那——是不是胡丽静也有钥匙呀!”孟宪法却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对了,你还真提醒我了,这样吧,我离开后,你从里边把门闩好,即便是用钥匙也打不开房门,等我回啦了,你确定是我,再把房门打开,记住了吗?”高源源马给出了这样的吩咐。

    “记住了……”孟宪法嘴这样说,心里却在想,那个胡丽静真的像高源源说的那么邪性吗?居然有某种特殊的好心,油然而生,只是深藏不露,打死都不能让高源源看出来而已……

    高源源由于是匆匆忙忙地出来去见二公子,所以,孟宪法脸的细微表情完全没体察到,出了宿舍的门,直奔了牛家医院,护士长的办公室而去……

    见了二公子,二话不说,站着跟他好在了一起,马到成也是铆住了劲儿,酣畅淋漓地激情过后,才问道:“他没欺负到你吧……”

    “好悬呢,幸亏胡丽静来敲门,才给打断了,不然的话,他借酒劲儿我还真是招架不住他……也许被他给真的那个了……”高源源很是后怕地这样说道。

    “那你后来是咋搞定他的?”马到成问的是短信里高源源回的是妥了,那一定是搞定了吧,这样问了一句。

    “是我说的那个办法……”

    “他真的信了?”

    “他喝大了,酣睡的时候,我扒拉不醒他,也趁机搞定了他,他酒醒了,一个劲儿问我,是不是酒后对我做什么了,我把带血的手帕给他看,他真的信了……”高源源这样解释说。

    “信了好,那你之后打算咋办呢?”马到成想知道,高源源搞定孟宪法之后,还有什么打算。

    “我都跟他说了,至少一周之后才会再跟他那个的,因为我的伤口要愈合的嘛……”高源源又说出了这样一个时间段。

    “他也答应了?”马到成心说,这个孟宪法,也太好糊弄了吧。

    “他敢不答应,我临来的时候,告诉他谁来了都别开门,特别是胡丽静来了,他还觉得我有点小题大做故意妖魔化胡丽静,我跟他急眼了,说你不听我话现在立马走人,他立马没电了,估计我只要提跟他分手,是杀伤力最强的撒手锏,他也会乖乖地听我的话……”高源源说出了她是如何镇住孟宪法的。

    “嗯,你还真是神速呢,想不到,这么快把他给搞定了……”马到成一听高源源还真是办事麻利,这样表扬道。

    “是呢,我也没想到,这回二公子可以每天找时间跟我约会,争取用这一周让我怀了吧……”高源源这样期盼着。

    “我尽全力争取吧,或许有时候,实在没法脱身,你也别怪我……”马到成不敢完全承诺给对方。

    “绝不会怪二公子的,我的命运是二公子彻底改变的,无论二公子对我咋样,我都不会怪二公子的……”高源源则这样表达自己对二公子的一往情深。

    “那好……”马到成刚要再跟高源源说点什么,突然接到牛旺天的电话,说有事儿要见他,马到成则说暂时无法脱身,有事儿能不能电话里说,牛旺天说了关于何家姐妹的那个东北炖菜馆明天开业的事儿,还主动帮他跟美仑请假,让他务必到何家去一趟,这么大的事儿,务必去关注一下才好……

    马到成立即答应了,挂断牛旺天的电话,对依依不舍的高源源说:“我老爸说了一件事儿,我必须去应酬,你赶紧回去吧,我总觉得你把孟宪法一个人放在宿舍里不是很安全……”

    “有啥不安全的呢?”高源源似乎还没懂二公子这话是啥意思。

    “我也不知道,反正觉得……”马到成其实是想快点儿让高源源回去,也没具体想出什么危险来直接提醒她……

    “天哪,假如胡丽静这工夫真的去敲门,孟宪法能扛得住她的那种摄魂勾魄敲骨吸髓的诱惑吗——二公子,那我这回去了,改天咱俩再约会!”高源源则突然自己意识到了什么,急忙这样回应说。

    “好,争取明天再见……”一听高源源还真是自己找个理由把自己吓到了,马到成也没阻拦她,直接说了再见……

    “明天见!”高源源说完,整理好衣裤,立马朝自己的宿舍快步跑去……

    高源源一口气跑回了宿舍,气不接下气的用钥匙去开门,发现里边反锁着,那颗悬着的心,才算是落下了一半,敲门对里边喊:“是我,快开门……”里边居然问了一句:“你是谁?”

    “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高源源很是惊异地这样问道。

    “是啊,你到底是谁呢?”孟宪法则十分警觉地这样问道。

    “我是高源源呀!”高源源心里更加纳闷儿了,这个家伙这是咋了呢,咋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呢?

    “拿啥证明你是高源源呢?”孟宪法变本加厉,居然又出了这样一道难题!

    “开玩笑是吧,你要我怎么证明我是高源源呢?”高源源突然哑然失笑了——这个家伙到底是咋了呢,咋在这个环节,如此小心到了如临大敌的程度呢?

    “你告诉我,我15岁的时候做了一件蠢事是什么,我信你是高源源……”孟宪法居然说出了这样一个考试的命题——你能回答来,那说明你是高源源!

    “天哪,真拿你没办法了,好好好,我告诉你,你15岁的时候,帮助你的副班长给班花送情书,结果发现字迹太丑笔太差自己重写了一份儿给了班花,结果班花直接找你约会,你却无法理解地说,是副班长让我给你的情书,结果班花告诉你,副班长给我的情书为啥落款是你孟宪法的名字?你当时傻眼了——咋样啊孟宪法,这回相信我是高源源了吧!”高源源没办法,也是赌了一口气,将她听孟宪法讲的关于他初的时候,做过的一件傻事给说了出来……

    “嗯,相信了……”孟宪法这才从里边,打开了房门……

    可是进了门,高源源突然发现孟宪法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儿,立即捉住他的胳膊问道:“你这是咋了,胆小如鼠到了这个程度?”

    “是你告诉我要严加防范的呀!”孟宪法还是在竭力回避高源源犀利的眼神,边躲避她,边这样来了一句。

    “咱俩都熟悉到这个程度了,只隔了一道门,你听不出我到底是谁了?”高源源还是觉得,刚才孟宪法那么谨小慎微的防范可能存在某种特殊情况,也这样刨根问底地继续追问道。

    “是啊,我生怕听错了,随便将房门打开了,万一不是你,那可咋办呀……”孟宪法的脸色居然是红一阵白一阵的,而且,整个人的状态都有点不对劲儿了……

    “跟我说实话,是不是你刚才错放谁进来了?”高源源凭借某种直觉,感觉一定有什么情况在自己出去的这个把小时里发生过了,不然的话,孟宪法不会被吓成这样的,也这样逼问道。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孟宪法还竭力否认。

    “看着我的眼睛说话!”孟宪法越是否认,高源源越觉得他有问题,所以,直接薅住他的脖领子,要求他看着她的眼睛说话!

    “你别逼我了,真是什么都没发生过……”孟宪法简直像刚刚从战场下来一样狼狈不堪筋疲力尽到了极限的样子,但还勉强这样争辩说……

    “鬼才相信什么都没发生过呢,痛快坦白吧,是不是胡丽静杀了一个回马枪,知道我不在,骗你开了房门,然后,她冲进来把你给……”高源源则直接这样猜测说——除了胡丽静,还谁有这样的可能性,有这样的杀伤力呢?

    “我真的以为她是你呀,不然我不会给她开门的呀!”孟宪法一听高源源逼问到了这个份儿,居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她面前,带着哭腔这样说道!

    “天哪,还真是她来过了呀!”高源源则像是被一道闪电给击了一样,整个人都感觉僵直了,呆呆地喘着粗气,坐在了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