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57章 就这么定了

    “我——一定是喝醉了吧?”孟宪法看见高源源正在地准备晚餐呢,这样问了一句。

    “是啊,你自己的那瓶二锅头喝光了,还抢走了我剩下的半瓶呢……”高源源一听孟宪法醒来这样问,心里着实高兴——你越是不记得了,我编造的余地也越大了,所以,马顺着他的意思往下接。

    “那我喝醉之后,没做什么坏事儿吧……”孟宪法这样怀疑自己,梦梦到的那些情景,到底是真实发生了,还是仅仅是做了个梦而已。

    “你说的坏事儿指的是什么呢?”高源源假装没懂对方是意思,这样问道。

    “如,我有没有欺负你?”孟宪法没有明说,但也表达出了那方面的意思。

    “当然欺负啦……”高源源一听对方这样说,明说借题发挥起来。

    “咋欺负的?”孟宪法还真是心头一惊,不会是自己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高源源的事儿,伤了她的芳心吧!

    “像流氓遇到漂亮女孩一样,直接把人家给那个了呗……”高源源是要知道自己这样说了,对方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真的呀,对不起,我一定是喝多了,不省人事才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儿……”孟宪法一下子慌乱起来,赶紧这样承认错误说。

    “光说对不起行啦……”高源源有点不确定对方是装出来的抱歉还是真的歉意。

    “那你说吧,让我咋赔你……”孟宪法立即想补偿对方了。

    “答应一辈子不离不弃我,无论我有什么缺点毛病你都不嫌弃我,今生今世只对我一个人好——能这样做算是赔我了……”高源源则心里暗自高兴,直接提出了这么的赔偿要求,

    “行行行,这些我都能做到,只要你不怪我行……”孟宪法一听所谓的赔偿都是这些自己努力之后完全能做到的,也马答应了。

    “怪你干啥呀,既然咱俩已经决定是这样的关系了,迟早还不都要这样啊……”高源源则趁机放水说。

    “你真善解人意,连我犯了这么大的错误你都能原谅我,那今后我一定百分之百地对你好,百分之百地听你的话,一辈子都跟你不离不弃……”一听高源源这样善解人意,孟宪法马信誓旦旦地表示说。

    “给你看这个……”高源源一看火候到了,掏出了事先准备好的那个手帕。

    “这是啥呢?”孟宪法还有点发蒙。

    “这是你拿走人家第一次的证据呀……”高源源则装出一副娇羞的样子这样回答说。

    “天哪,你都流血啦!”孟宪法看到边鲜红的血渍,立即这样惊讶地说道。

    “对呀,女孩子第一次,免不了要这样的,还好,不是很疼……”高源源则竭力轻柔地这样回答说。

    “唉,都怪我,当时喝多了,我保证,今后再也不喝那么多酒了,不不不,今后坚决不喝了……”孟宪法立即这样赌咒发誓说。

    “咋了,听你这么说,今后你再也不想像今天这样跟我那个了?”高源源则说出了这样一句反驳对方的话……

    “难道你也喜欢被我那个?”孟宪法一下子懵掉了,难道她还喜欢自己把她那样了?

    “既然都成了你的女人了,哪里还有喜欢不喜欢的呀,只要你喜欢,人家喜欢呗……”高源源则趁机继续扩大战果。

    “太好了,要不,咱俩晚再喝两瓶二锅头吧……”孟宪法一听对方喜欢这个,立即忘乎所以地给了这样的提议。

    “去你的吧,人家这里刚刚破损,需要休息几天才能好呢,一周之后咱俩再找机会喝酒吧,行不……”高源源则为了拖延时间,能更多地跟二公子好,才直接将时间推迟了一个星期……

    “行行行,什么都听你的,你说一周一周,你说一个月一个月,你说一年我都没意见!”孟宪法则无条件地立马答应了……

    听孟宪法这样乖乖地听话,完全认可了自己在他半睡半醒做过的那件事儿,高源源的心里彻底踏实了……而在这个时候,突然收到了二公子的短信,只有两个字:咋样?

    高源源立即回复了两个字:妥了。

    胡丽静开车往回走的一路,眼前挥之不去的竟然总是高源源男朋友的样子,与牛得才那虚胖,老丑的样子起来,简直是小鲜肉啊——心免不了又开始羡慕嫉妒恨了——咋好事儿总是让高源源给摊呢!

    眼馋啊,这么年轻的小伙,那方面的能力得多强啊,难怪在高源源的脸看见了那种黄花闺女刚刚被雨露滋润之后才会有的两抹红晕呢,原本以为是跟二公子有一腿才会这样的,原来是私下里找了这么一个小伙儿天天泡在一起才滋养成这样的呀!

    不行,必须想办法自己也尝一口鲜才行,不然的话,这也太不公平了吧,牛得才现在差不多已经不行了,蔫头耷脑的几乎无法使用了,勉强为之,也坚持不了多久,刚刚有点感觉,他急三忙四地释放完毕,还得老娘悬在半空,不去,下下不来的没着没落——唉,换了高源源的这个男朋友,哪会是这样的结果呢,说不定来个三连发都绰绰有余吧!

    对了,自己和牛得才的婚礼一定邀请高源源和她的男朋友来参加,牛得才的豪华别墅房间有的是,到时候,随便找个理由,将他弄到某个屋子里,然后,好好解解自己的馋,不信他不道儿,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俩人都销了魂荡了魄——那该多好啊!

    这么定了……

    而一旦有了这样令她兴奋不已的想法之后,又有了更多的奢侈想法——婚礼也一定邀请二公子参加吧,虽然搞定他搞定高源源的男朋友难度增加十倍百倍千倍,可一旦搞到了,那也是十倍百倍千倍的效果呀!

    越想越兴奋,越想越激动,好像她与牛得才的婚礼已经隆重举行了,而且来宾已经有了西装革履的二公子和高源源的男朋友了,胡丽静居然有点犹豫了,先选谁下手呢?

    这样模拟选择了半天,最后还是选择先从容易的下手,那先拿高源源的男朋友开开荤吧!

    回到豪华别墅,胡丽静还是满心的兴奋,看见牛得才正躺在沙发看闲片儿,直接问他:“咱们的婚礼你打算什么时候举行啊!”

    “这个不急吧……”牛得才则慢条斯理不紧不慢地这样回应说。

    “咋不急呢,我可是连班儿都不了,成了你的全职女人,一名二声的,你得尽快给我个名分我也好出去见人呀!”胡丽静则说出了自己之所以着急的充分理由。

    “什么时候确定你怀了牛家的孩子,咱俩什么时候结婚……”牛得才直接说出了这样一个结婚的前提——咱俩必须奉子成婚才行,你造吗!

    “天哪,你现在身体这个熊样子,猴年马月我才能怀呀,咋了,一直被你这样弄到四十岁都还没怀,我一直这样陪你睡觉却不能跟你结婚?”胡丽静这样夸张地质问说。

    “哪会用那么久,我打算这周把身体好好养一养,下周跟你去医院做试管婴儿,我都跟黄副院长说好了,他同意帮咱俩这个忙……”牛得才说出了自己具体的计划。

    “你说,接下来一个星期你都不跟那个了?”胡丽静则直接想到的是这个!

    “养精蓄锐才能采集到好的种子嘛,刚才你出去的时候,我跟老爸通话了,他答应马派营养师来这里帮我调理食谱,增加营养,力争一周之内,让身体得以恢复,然后,到医院去采集最理想的种子,最好是能在下周你也正好能排卵,那样可以直接做成试管婴儿,等培养成功了,再植入你的身体里,这样的话,咱们的孩子也十有**怀了,咱们的婚礼,也可以如期举行了……”牛得才还真是耐心,把整个过程都分解开来,讲出来给胡丽静听。

    “原来你的计划是这样的呀……”胡丽静总算知道了牛得才的全部计划。

    “咋了,有什么不妥的吗?”牛得才一听胡丽静的口气,似乎发觉她有点不对劲儿,这样问了一句。

    “没有没有,我觉得挺好的,原本以为,靠你现在这样的状态,靠自然怀孕指定要到什么年月呢,既然你现在想靠这样的高科技来一步到位实现咱们共同的梦想,那我愿意等待愿意配合——只是……”胡丽静是答应了,但还是留下了一个尾巴。

    “咋了,你还有什么问题直接提出来,也好提前解决掉!”牛得才看出了胡丽静的迟疑,所以,马这样警觉地问道。

    “我是怕下周并非是我的排卵期呢,那样你的种子岂不是白采集了吗?”胡丽静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这个我也问过黄幼祥了,他说没关系,只要我的种子里有能受孕的部分,即便是你暂时不能从你体内取出可以受精的卵子,也可以冷冻起来,什么时候你排卵了,什么时候再唤醒我的种子,然后再进行试管婴儿操作都来得及……”牛得才则在心里会心地一笑——这个老子早想到了,你不用瞎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