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56章 生米成熟饭

    “哎呀,那咋行呢?”高源源则一把将孟宪法给拉到了身后。

    “咋不行呢?”胡丽静则像是一点儿都没看出高源源的戒备之心。

    “那岂不是给了胡姐一个把柄,出去可以对任何人说,我男朋友过你的床,或者直接说,我男朋友跟你睡过一张床了吗?”高源源则真正看穿了胡丽静的意图,而且当面以半开玩笑的方式直接说了出来……

    “看你小气的,我哪里是那个意思呢?好了,不跟你扯了,我得赶紧回去了,我那个该死的男人离开我多一会儿抓心挠肝地难受,一天不跟我搞个十回八回的算是饶不过我,我差连裤子都提不了,所以才找了个来这里拿东西的借口跑出来歇口气儿的……”胡丽静这样夸张描述自己状态的时候,眼神一直在孟宪法的身打转转……

    “我说胡姐呀,既然你男人在家里那么渴望你回去,那还在这里磨叽啥呢,快点吧,我这送你下楼……”高源源再也无法忍受胡丽静见一个爱一个的水性杨花的体性了,直接提起那个大的旅行包,还有那个大塑料袋,直接轰她出门了……

    “那好吧,那我走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给我打电话的,高源源有我电话的,记得给我打电话哦……”胡丽静这个时候了,还一步三回头地对孟宪法说这些话呢……

    高源源吃力地将塞得慢慢的旅行包还有大塑料袋一直弄到了楼下胡丽静开的车子前,放下要回去,却被胡丽静一把给拉住了:“你们俩那个没?”

    “哪个呀?”高源源一看胡丽静一脸无耻的骚样,知道她问的是啥……但实在是不愿意多跟她说一句话,所以,假装没听明白……

    “是有没有把生米煮成熟饭……”胡丽静索性直说了。

    “我们俩的事儿,你瞎操什么心呢!”高源源真的不想跟对方说实话,这个胡丽静从来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物,所以,最好是不让她参与自己的任何事情才好。

    “姐姐是过来人了,好心提醒你呗,男人差不多都是一种动物,你不赶紧跟他把生米煮成熟饭,兴许那锅生米指不定什么时候被别的女人抢着给放到自己的锅里,一旦煮熟了,可没你什么事儿了,难道你还没听懂姐的意思?”胡丽静还要喋喋不休地诲人不倦。

    “听懂了,是说,我不快点儿跟他那个,迟早有一天会被胡姐给截胡了,把我男朋友的生米抢到你的锅里给咕嘟咕嘟煮熟了,然后没我什么事儿了,我说的没错吧……”高源源也算是不客气,把自己担心的都说了出来。

    “看你心眼儿小的,姐那是那个意思呢,姐现在已经有了大公子了,哪里还会再惦记别的穷小子呢,姐只是提醒你,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必须尽快用身子将他套牢,让他死了再跟别的女人有任何来往的心,这样他才会完全属于你——姐的一片好心你咋总是当成驴肝肺呢!”胡丽静则继续保持她那种费力不讨好,但还是要硬着头皮往的风格。

    “好好好,谢谢胡姐的提醒,快点回家去套牢你的大公子吧,说不定,胡姐出来的这会儿工夫,有个狐狸精之类的女人,偷偷留到你家,跟你男人咕嘟他们的生米呢,快点回去吧,趁他们的生米还没咕嘟成熟饭,赶回去还来得及……”高源源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地这样叮嘱起对方来。

    “算了,好心好意把亲身经验告诉你,你还冷嘲热讽我,再也不想跟你分享这些了,再见,你也快回去吧,别这工夫有谁钻进宿舍里,把你男朋友给勾走了,回头还赖我耽误你的时间了,好像我跟那个女人成心设计好了,要勾走你男朋友一样……”胡丽静最也够损的。

    “天哪,不提醒我我还真大意了,那我这回去了,再见了胡姐!”高源源知道多跟胡丽静在一起多待一秒都是浪费生命,所以,借口立即离开了……

    “哎,你倒是帮我把这些东西装车再走啊……”胡丽静还朝高源源的背影喊。

    “我怕回去晚了我男朋友被别的女人给抢走了……”高源源故意丢下这样一句话来气胡丽静……

    “唉,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胡丽静只好自己将旅行包和大塑料袋放进了车里,然后,嘴里叨叨咕咕地全是各种埋怨开车离开,回牛得才的那幢豪华别墅去了……

    高源源回到宿舍,站在门外心里还想,该咋跟高源源说这个胡丽静,可是进到屋里才发现,这个家伙居然趁机爬了自己的床铺呼呼睡着了——这是醉酒后反劲儿吧,咋这么快睡着了呢?忽然觉得自己也有些身心疲惫,直接爬到了胡丽静的床,本想也好好地睡一觉再说,可是眼巴巴地看着天花板,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

    想起这两天在自己的身发生的剧变,简直像在做梦一样……

    原本静如止水的生活,被牛家大公子的一个突然举动给搅得天翻地动,真可笑,开始的时候,还拼了命地跟胡丽静争抢讨好牛家大公子,还试图靠了牛家大公子,可以一步登天彻底改变了命运,哪成想,无论如何都没争过胡丽静,被她抢了风头,但也遭到了报应,居然将大公子牛得才给弄死在了采精室!

    接下来的事情开始起了戏剧性的变化,本来你们想跟大公子好的,却一下子厌恶到了极点,逃跑的过程,居然一下子撞到了自己的贵人二公子,正是由于有了这样的一撞,才让自己的命运真正出现了转折点……

    接下来发生的各种事情简直无法用常理来推断,也无法相信会在自己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护士身发生……

    然而,梦寐以求求之不得的好事儿还真梦想成真地实现了!

    与二公子的第二次相撞,注定这辈子是他的女人了!

    当然,到了二公子排除万难回到护士长的办公室里拯救自己的瞬间,自己的身心顿时与他交融在了一起,今生今世再也不会属于任何别的男人了……

    只是什么都成为事实之后,二公子还是尽心尽力地为自己寻找名正言顺的归宿,居然给自己指明一条通往孟宪法家的道路……

    原本想不到孟宪法会是自己较理想的对象,可以成为自己未来名义的丈夫,也好给自己怀的二公子的孩子户口……

    可是经过一番接触才发现,这个孟宪法居然还是个有故事的大男孩,假如不是通过这样的方式与他接触,可能一辈子都不会了解他曾经的过去和心里的世界吧……

    特别是他酒后讲的那三个傻故事,更让高源源感觉到,单凭自己这样的身份,找个孟宪法这样的对象还真没啥可说的,虽然他家境贫寒,但他读过大学,且有人思想,跟自己在各个方面也都谈得来,脾气性格也都跟自己较搭配……

    说来说去现在只差将俩人这锅生米煮成熟饭了,本来以为趁他喝醉了,用那个特殊的手段来完成与他的第一次,这样的话,既能保住自己的身子一直留给二公子,直到怀他的孩子,又能让孟宪法以为,自己已经跟他好过了,将来怀了,也得承认是他的娃了吧……

    可是这个家伙喝醉之后只知道讲故事,故事倒是挺好听,但却耽搁了最好的时间,而故事都讲完了,居然冒出来一个我像他妈妈,不答应他吧,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答应他吧,他立马扑了来,若不是胡丽静突然冒出来敲门,怕是真的**给他了……

    现在好,好事被胡丽静给打断了,胡丽静也走人了,孟宪法也呼呼睡着了,自己也趁机躺平了整理一下子自己的思绪,想一想自己接下来该如何做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一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何不趁他酒后酣睡之际,把自己想办的那件事儿给办了,等他醒来,自己都推说是他醉酒之后干的好事,给他看手帕的血迹和痕迹,他还有啥话说!

    想到这里,立即翻身下了胡丽静的床铺,找出了之前准备好的东西,又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这才爬到了自己的床,扒拉几下孟宪法,看他是真睡着了还是假装在睡,一看是真的酣睡状态,而且睡得像个死狗一样,开始脱掉他的衣裤,然后,开始具体行动……

    孟宪法睡梦感觉有人在跟自己做好事儿,一时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管他呢,只要好受那先保持这样的状态吧……也半睡半醒地配合高源源,完成了那件好事……

    一直睡到傍晚时分,孟宪法才呼啦一下子彻底醒来,一看自己是光身子,而且身体也有某种被掏空的感觉——竭力回想自己酒后都做了些什么,可是不知道为啥,居然什么都想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