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55章 那也不一定

    “在今天……你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忽然都想喊你一声妈妈了,可是毕竟我现在成年了,有理性了,知道你绝对不是,但你的一言一行,都好像是我的母亲回到了人间,到了我身边一样,每一个微笑,每一次关怀,都让我感觉无的亲切,将之前所有的拘谨腼腆都给抛在了脑后,不然的话,我绝对不会跟你的关系发展这么快的,你真的真的真的太像我的妈妈了呀!”孟宪法将心对高源源全部的感情渊源都倾诉出来给她听了……

    “那好吧,只要你愿意,咱俩的时候,你把我当成你妈妈吧……”高源源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母爱也忽然充满了心怀,这样一个从小失去母爱的男人,见到自己能有这样的心思完全能理解他,同时,也觉得有了这样一层情感的话,可能相处起来会跟家融洽吧,也将孟宪法的头揽在怀里,边抚摸边这样安慰痛哭失声的他……

    听到高源源这样说,孟宪法居然真的紧紧抱住了高源源,泣不成声地连声叫妈,弄得只有二十出头的高源源忽然感觉自己好伟大,给这么大个男人当妈的感觉还真是妙无呢,还真的答应了……

    这一答应不要紧,像瞬间捅了马蜂窝一样,将孟宪法压抑多年的某种情感轰然引爆,一下子将高源源扑倒在地……

    开始高源源还以为,他真的把自己当成他娘了,像饥饿的男孩子要扯开母亲的衣襟急切渴望哺乳呢,也由着他那么做了,可是这仅仅是个开始,转而他居然使出蛮力将高源源彻底压制在身下,那劲头儿,那架势,分明是要让他**于他的节奏啊……

    是酒后无德还是真情爆发,反正孟宪法的行径已经像一股子牤牛水,瞬间将高源源滚滚席卷,想反抗,几乎是不可能了……

    在高源源以为真的要被借酒劲儿发疯的孟宪法给那个了,完全无法阻止,再反抗怕是要伤到对方或者也伤到自己,只能听之任之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这样的敲门声很特别,但高源源一下子听出了是谁在敲门,这是她平日里跟胡丽静定好的敲门暗号,三块两慢一轻,天哪,偏偏这个时候胡丽静回来了!

    正处在一触即发的孟宪法,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给吓了个半醒,一个激灵从高源源的身翻下来,胆怯地问:“谁敲门?”

    “是我同寝室的胡丽静回来了……”高源源还真是暗感激胡丽静这个时候突然回来了,这相当于是救了她一命差不多,身子才算是侥幸保住了……

    “哎呀,看见我可咋办呢?”孟宪法差不多全部醒酒了。

    “你猫在我床别动,我去应对她……”高源源则这样吩咐孟宪法说。

    “这能行吗?”孟宪法还是担心。

    “没别的办法,只能这样了……”高源源觉得,只有这样才可能不让胡丽静发现孟宪法的存在。

    “那好吧,你去吧,尽可能别让她进屋最好……”孟宪法也只好听高源源的了。

    “我尽力吧……”高源源边说边整理好衣裳,然后才慢吞吞地去开门……

    “屋里藏着男人吧,为啥这么半天才给我开门?”胡丽静开门见山直接这样怀疑说。

    “咋了,兴你嫁人不许我找男人呀……”高源源没说屋里是不是有男人,直接这样模棱两可地回应说。

    “跟我说实话,是不是你跟二公子搞了?”胡丽静一下子凑到高源源的鼻子跟前,这样邪性地逼问道。

    “瞎说什么哪,我哪有胡姐那种本事,一下子搞到了超级富二代,这么快拿下了牛家大公子呢!”高源源直接否认说。

    “那趁我不在,你屋里藏的是谁?”胡丽静是那种一定要弄清高源源到底是跟谁搞在一起的心态,所以,抓住这点不肯放松。

    “这个我有保密的权利吧……”高源源则这样回答说。

    “你有保密的权利,我也有好的权利,让开,我倒要看看你搞的男人到底是谁……”胡丽静居然要强行突破,直接闯入了。

    “不行,你绝对不能进去……”高源源则竭尽全力挡在门口不让胡丽静越雷池一步的架势。

    “你到底怕啥呢?”胡丽静真有点搞不懂高源源了,这么害怕她进屋,到底怕的是什么呢?

    “他……什么都没穿,你觉得进屋合适吗?”高源源支吾着,居然说出了这样的理由。

    “我又不是黄花闺女了,有什么好怕的,除非你告诉我,屋里的男人的二公子,否则的话,我一定要进屋看看你搞的是个什么样的男人!”胡丽静这样较起真来!

    “我对天发誓,屋里绝对不是二公子……”高源源直接这样说,是想彻底阻止胡丽静闯进屋里与孟宪法见面的可能性。

    “那会是谁呢?换了谁,你这么害怕我见他真容呢?”胡丽静的好心似乎跟家浓烈了……

    “我什么都不怕,是不想让你见我男朋友……”高源源也说不出什么更好的理由,只能这样硬着头皮回绝说。

    “还是心里有鬼,不行,你若是不这样阻止我,我看一眼也离开了,可是你这么害怕我见这个男人,其一定有问题,我必须见到他,不见到他我……”胡丽静似乎再也不想听高源源解释了,一使劲儿,将高源源给推到一边,一个箭步,冲进门去……

    可能是冲得太猛了吧,一下子撞到了里边正要出来的一个人,吓得她妈呀了一声,又退了出来……

    “您一定要见我吗?”高源源无论如何想不到,是孟宪法穿好衣服站在了门口,胡丽静退出来之后,前一步,这样问惊恐万状的胡丽静。

    “啊,没有没有,我跟高源源是好姐妹,原本住在一起的,我现在找到心仪的男人了,已经不住这里了,不过,还有点儿东西要回来拿,刚才是跟高源源开玩笑的——我拿完东西走的,我进去可以吗?”胡丽静一看孟宪法是个像模像样的帅小伙,而且说话的样子又像是很有化的样子,也不再撒泼了,马装出一副淑女的样子来……

    “当然可以呀,又不是拿别人的东西,请进吧……”孟宪法一个侧身让开一条路来,看着胡丽静有些尴尬地走了进去,还问了一句:“用不用我帮忙?”

    “不用不用,是一点儿我用习惯的东西,虽然现在我已经搬到豪华别墅过了阔太太的生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小习惯还是改不了,过去用惯的东西还是不能轻易改变,所以,本想这些东西都送给高源源了,可是忍了一两天,实在是不行,所以,才回来取的——你们不会介意吧?”胡丽静居然在孟宪法面前紧张起来……很是局促地这样解释说。

    “来取您自己的东西有什么介意的呢?”孟宪法这样反问了一句。

    “是呢是呢,高源源呀,你男朋友可真会说话……”胡丽静似乎有点招架不住孟宪法的气场,赶紧将高源源一把拉进屋里,意思是让她帮她赶紧收拾东西,她也好尽快离开,留给他们俩空间继续谈情说爱……

    高源源也被孟宪法的出现镇住了胡丽静而感到惊异——咋像老鼠见了猫一样,这个刁蛮的胡丽静咋一见到孟宪法瞬间矮化了呢?难道真是一物降一物?遇到了孟宪法这样的男生,一下子能降住胡丽静这样的女人?

    不行,应该尽快让胡丽静收拾东西快点儿离开,说不定待时间长了,再把孟宪法的魂儿给勾走了,自己可白忙活了,所以,一旦胡丽静拉她进屋,她马二话不说,帮助胡丽静快速收拾东西,而且,只要是她的东西,她尽可能地都撞进她的那个旅行包里,剩下的,也都装进一个大塑料袋里,打算她出门的时候,拎出去放她车去,省得她再找理由回来跟孟宪法有照面的机会!

    东西很快收拾完了,高源源主动说:“走吧胡姐,我送您下楼吧……”

    “哦,不着急,我再想想还有什么落下的没有,省得再多跑一趟……”胡丽静显然是有一种不可描述的意犹未尽,导致她磨磨蹭蹭的不想立即离开……

    “不要紧,假如再发现什么,我立马打车给你送过去!”高源源则这样来了一句。

    “不用不用,出了刚才收拾出来的这些,别的也不重要了,但有一句话我必须说在头里,我的床铺还是属于我的,万一我值班的时候需要休息,还是要回到这里来睡觉过夜的……”胡丽静实在没什么说的了,还这样来了一句。

    “这个胡姐放心吧,我会保证不让任何人睡你这张床的……”高源源一时没懂对方刻意提及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那也不一定,你俩若是这里过夜的话,不能一直睡在一张床吧,需要的话,他完全可以睡我床啊……”胡丽静则边说边还朝孟宪法的身边走近了一步,表示某种特殊的亲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