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54章 为啥爱上你

    “于是你讲了你曾经的两件傻事给他们听?”高源源已知的也是孟宪法刚刚讲给她听的前两件傻事了,所以,趁机问了出来。

    “那是我的绝对**,哪能随随便便讲给他们听呢……”孟宪法则立即否认说。

    “那你都讲什么给他们听了呢?”高源源一直保持很感兴趣的样子。

    “先讲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再讲林冲雪夜梁山,再讲刘姥姥首进大观园,最后讲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孟宪法毫不迟疑地说出了他都讲了什么故事……

    “你这是串烧四大名著啊,那个蔡丽颖能爱听吗?”高源源直接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我也觉得讲这些故事没有那些情啊爱的故事有趣有意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讲完刘关张桃园三结义,觉得一只热乎乎的脚触碰到了我深藏在被子下的一只脚,我立马像触电了一样,浑身都酥麻起来——这是啥意思呢?是觉得我讲的故事吴正义的好听,还是这个蔡丽颖暗示其实她喜欢的是我孟宪法呢?我当时差点儿懵到快窒息了……”孟宪法的故事终于到了**部分。

    “难道在场的吴正义没有发觉你跟蔡丽颖已经有一腿了?”高源源则直接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我也纳闷儿呢,吴正义似乎什么都没觉察到,眯缝着眼睛还在催我继续讲下去呢,我当时完全不是为了别的,只为被窝里那只与我的脚触碰在一起带来的那种从未有过的快慰酥麻而亢奋异常,虽然故事本身没什么太大意思,可是我有了激情有了动力,所以,再枯燥的故事讲出来也一定很动听,不然的话,吴正义的这个远房表妹不会听得那么入神,而且,时不时的,那只脚还要依偎在我的脚心里,甚至还用脚趾轻轻地挠那么一两下我的脚心,哎呀,弄得我简直是心猿意马,意乱情迷,讲到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时候,已经通身是汗,嗓子都快冒烟了……”孟宪法讲到这里的时候,似乎嗓子也快冒烟儿了……

    “最后你跟这个远房表妹有一腿的事儿终于败露了吧……”高源源递给孟宪法一瓶矿泉水让他喝了之后,这样问了一句。

    “才没呢……”孟宪法咕咚咕咚地喝了差不多半瓶水,才这样否认说。

    “那结果是啥呢?”高源源很是关心最后到底是个什么结局。

    “结果是大家都没想到的……”孟宪法居然还能沉得住气没直接说出故事的结尾。

    “到底是啥呢?”高源源太想知道到底是个什么结果了……

    “结果是,我在那样亢奋不已的情况下,打开了我全部的精气神,把我几乎全部的故事积累都呕心沥血地讲了出来,一直讲到天都快麻麻亮了,实在是讲不下去了,嗓子干的真像快冒烟儿了一样,终于被蔡丽颖发现了,说了一句:我给你弄一捧雪含在嘴里润润嗓子再继续讲吧……说完,她下了暖炕,出去给我弄一尘不染的雪花儿去了……”孟宪法还真是会讲故事,并没有直接惊出故事结局,而是继续在高位渲染铺垫……

    “于是,你与她暗有一腿的大好时光这样结束了?”高源源似乎没觉得这个故事哪里体现出了孟宪法是做了傻事呀,也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若是结束也好了……”孟宪法无可奈何地这样来了一句。

    “咋了,她都下了暖炕咋还没结束呢?”高源源也觉得莫名其妙了。

    “是啊,我当时都惊悚极了,明明是蔡丽颖已经下地了呀,咋跟我缠绵在一起的那只脚还在呢?难道她根本不是人间的凡人,而是传说的精灵,可以有分身术的那种?不然的话,人都离开了,那只脚咋还在呢?”孟宪法的故事已经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桥段了……

    “天哪,你不会是真的撞见鬼了吧……”高源源都跟着紧张起来。

    “撞见鬼也好了……”孟宪法还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还有撞见鬼更可怕的吗?”高源源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撞见鬼还可怕的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呢?

    “当然了,等到蔡丽颖真的出了地窖,我才反应过来,一直在被子下边纠缠在一起的那只脚,不是蔡丽颖的,而是吴正义的!”到了这个时候,孟宪法才将故事的谜底彻底揭开……

    “天哪,天哪,怎么会是这样呢?”高源源立即瞠目结舌地这样问道。

    “是啊,闹了半天,我和吴正义都是自作多情,误以为对方的脚是蔡丽颖的脚呢,愣是在一起缠绵了差不多一整宿……”孟宪法很是无奈地这样说出了故事的结局……

    “哈哈哈哈……不行了,我不能再笑了,再笑我岔气儿了……”高源源的笑点再次被引爆——天哪,原来是俩大男人的脚纠缠在一起那么久,还都感觉是那个水嫩的表妹蔡丽颖的呢——太好笑了!

    “还有更惨的呢……”孟宪法的故事居然没完!

    “还有啥呢?”高源源还在高频的笑浪,强制自己暂停下来,倒要听听还有什么后续的故事。

    “更惨的是,是那天夜里,吴正义将他的脚气传染给了我,害得我一连好几年都饱受脚气的折磨……”孟宪法将因此带来的严重后果也都亮了出来……

    “哈哈哈哈……别说了,我都快笑死了……”高源源真的不能再笑了,再笑人非笑死了不可的感觉了……

    这样笑了差不多又半个来小时吧,高源源还是平生第一次笑出了眼泪,末了是看见孟宪法红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还说了一句:“你知道吗高源源,除了我今天讲给你的这三件傻事儿,我今天又做了一件傻事儿……”

    “咋了,你不会对我说,你爱了我,是你今生今世做的第四件傻事儿吧!”高源源这才算止住了笑,但还是面带笑容地这样问道。

    “理论说,爱你还真是我人生最大的傻事儿!”孟宪法居然真的承认了这一点。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呀,我咋听不懂了呢,是不是你真的喝多了,要跟我酒后吐真言了呢?”高源源一听对方这样说,心里还真是一下子沉了下来——这家伙想说什么呢?难道他忽然意识到,爱我是个致命的错误?是了谁设计好的圈套?只有喝多了,才会说出心的那种痛苦和真话?

    “你说对了,假如我没喝这么多酒,是绝对不会承认这第四件傻事儿的……”孟宪法居然还承认了!

    “你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呢?”高源源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这家伙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呢,难道他真的已经看出了我跟他并非真正的一见钟情,并非正常的男女恋情?

    “高源源,我想郑重地问你,你知道我为什么一下子爱你了不?”孟宪法一脸的醉模咕咚……眼睛直盯盯地看着高源源,这样问道。

    “为啥呀,是咱俩的属相相配?”高源源一听对方这么严肃地问这个问题,也竭力搜索对方为什么会爱自己的理由原因……

    “不是属相的事儿……”孟宪法直接否定说。

    “那是什么呢?哦,是因为我主动到你家送药,你被感动了?”高源源又这样猜测说。

    “也不是……”孟宪法还是否定说不是。

    “那还有啥呢?是因为我的性格善解人意,跟你较投缘?”高源源只能往这面来猜了。

    “这些都在其次……”孟宪法居然继续否定。

    “哎呀,你别卖关子了,直接说,你为啥爱我的吧……”高源源真的猜不出别的了,也这样娇嗔地要求说。

    “说实话吧,你长得特别像我妈!”孟宪法这才一语道破天机!

    “天哪,我有那么老嘛!”高源源一听,孟宪法居然说自己像他妈妈,立即忍俊不禁地这样问道。

    “不是说你老,而是说你的形象气质音容笑貌可像我妈妈年轻的时候了……”孟宪法这样说的时候,一往情深地看着高源源这样说道。

    “听你这么说,我都有点怀疑你有恋母情结了……”高源源半开玩笑地这样说。

    “谁说我有恋母情结了,我之所以爱你,是因为你一下子让我感觉到了有妈才有家的感觉,知道吗,我妈妈被洪水冲走的时候,我才七八岁,忽然之间父母都没了,我当时感觉整个世界都不存在了一样,整天躲在小黑屋不敢出来,天天以泪洗面,期盼着某一个时刻,我妈妈还能像从前那样,出现在我面前,把我抱在怀里,让我叫她一声妈妈……可是,可是,可是从此我与母亲阴阳两隔,永远都没法再见到我妈妈一面了,那种凄苦不是谁都能体会到的呀……”孟宪法居然声泪俱下地说出了这样的故事。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理解你,我理解你……”高源源赶紧过来用手抚摸他的头,这样安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