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53章 她笑了一阵

    孟宪法的酒量也一两左右,一旦二两下肚,人有点云山雾罩,口无遮拦了……

    “你喝多了,不能再喝了……”高源源一看孟宪法自己的那二两二锅头喝完了,又来抢她手里这瓶,这样劝道。

    “谁说我喝多了,这才刚刚好,你给我吧……”孟宪法显然是喝高了。

    “不给,再给你喝,你真喝醉了……”高源源竭力躲避孟宪法抢她手里的那瓶酒。

    “喝醉了怕啥,顶多我把自己曾经做过的三件最傻的事儿给顺嘴说出来……”

    “你都做过哪三件傻事儿呢?”高源源忽然对孟宪法说的这句醉话感兴趣了,这样问了一句。

    “你让我再喝一口我告诉你……”孟宪法倒是会“趁火打劫”提出了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

    “那好,给你喝一口,然后你告诉我……”高源源还真把自己那瓶二两装的二锅头递给了孟宪法……

    孟宪法抢过高源源递过来的酒瓶子,居然咕嘟咕嘟差不多一口都给喝下去了,然后,打了老大一个酒嗝,人也更是醉意朦胧了……

    “好了,连我的酒你都喝了,这回可以告诉我,你曾经做过的三件傻事儿了吧……”高源源当然没忘之前孟宪法说过的话,这样提醒他说。

    “我真说了……你真敢听?”孟宪法醉态可鞠地问。

    “你敢说我敢听——不会是跟鬼魂有关的吧……”高源源忽然这样担心地问道。

    “都是发生在我身的事儿,跟鬼魂有啥关系呢……”孟宪法虽然喝多了,但神志似乎还清醒,这样回答说。

    “不是鬼呀神儿的我不怕了,你快说吧——不许耍赖……”看来高源源怕的是谁给她讲鬼魂的故事。

    “那好吧,我今天破例告诉你吧,第一件傻事儿是我十岁的时候,有一天邻家的二愣子突然叫我到他家的果园去,说是有个怪的现象解释不明白,我当时好心可强了,跟着去了,结果,看见大风吹落了电线杆子的电线,落在地,还秃噜皮了,二愣子圈拢我说,你掏出来往边撒尿,会有酥麻的感觉……你说我傻不傻,真掏出来往秃噜皮的电线撒了尿……”孟宪法还真像模像样地讲出了这样的故事。

    “结果咋样了?”高源源也真当故事听了。

    “还能咋样,差点儿把我给点秃噜皮了呗,幸亏及时躲开了,不然的话,电流真把我直接给打成小太监了……”孟宪法这样说出了结局。

    “咯咯咯……”孟宪法的这件糗事逗得高源源笑得前仰后合……

    “咋样,我做的傻事着笑吧……”孟宪法一看高源源笑成了那样,这样来了一句。

    “太好笑了,那第二件呢?”高源源忽然发现这个孟宪法的身还真有故事呢!

    “第二件是我十五岁的时候,初二年级,副班长喜欢了班花,却不敢直接向人家表白,请我吃了一顿烤地瓜,还塞给我十块钱,让我把他的情书转交给班花,我当时见了十块钱,像现在见了十万块钱一样,好像一夜暴富成了土财主一样,兴高采烈地接受了副班长的请求,带着他的情书去跟踪班花,只是半路没忍住,偷看了副班长给班花写的情书,结果……”孟宪法又讲了这样一段有趣的故事。

    “结果咋了?”高源源还真跟着进入剧情了。

    “结果把我担心死了……”孟宪法的回答很是意外。

    “你担心啥呢?”高源源不可思议地问。

    “担心副班长那一笔烂字外加理不通的句子,还有令人作呕的喻,这若是给到班花手里,班花看了,百分之百不会答应跟副班长搞对象啊,我的傻劲儿立即犯了,居然吭哧瘪肚地重新写了一份儿采飞扬充满了柔情蜜意的情书,然后追了班花,毫不迟疑地给到了她的手里,然后,转身走……”孟宪法的故事到了**部分。

    “于是,你帮助那个副班长,把班花给拿下了?”高源源按照常理这样猜测说。

    “拿下个屁呀,第二天,副班长问我,情书给到班花手里没,我说,给到了,副班长说,给到了,她咋没反应呢?我说,女孩子嘛,咋地也得矜持几天再给你回信儿吧……副班长听了,才不再追问了……”孟宪法的故事居然还一波三折。

    “那后来呢?到底啥结果呢?”高源源还关心起结局来。

    “结果是班花放学的时候堵住了我,非要带我回她家去吃苹果不可,我问为什么,她居然说,既然你那么爱我,我请你吃苹果,我一听傻眼了,直接告诉她,那是副班长给你写的情书!”孟宪法的故事又到了一个新的节点。

    “班花听了咋说呢?”高源源已经被孟宪法的故事给深深吸引了。

    “班花听了甜甜地笑了……”孟宪法这样说的时候,脸也露出了某种女孩子才会有的笑容……

    “她笑啥呢?”看着孟宪法学那个班花的笑容,高源源已经很想笑了。

    “她笑了一阵,对我说,副班长的给我写的情书,咋落款是你的名字呢?”孟宪法一下子说出了故事的结局。

    “哈哈哈……”这次高源源把肚子都笑疼了……笑了好一阵才问:“那后来呢?”

    “哪有什么后来呀,我因此连续多天不敢去学,逼迫我爷爷给我转了学,从此再也没见过那个班花……”说到这里,孟宪法的脸色一下子暗淡下来……

    “这样说来,那个班花算是你的初恋了吧……”高源源这样猜测说。

    “朦朦胧胧的,只能算是暗恋吧……”孟宪法这样承认说。

    “好了,这页算翻过去了,现在说你的第三件傻事儿吧!”高源源忽然感觉到,孟宪法还真是个有故事的男人呢,所以,还想听他的第三个傻故事……

    “第三件傻事是我20岁的时候,那年读大二,同寝室下铺跟我最要好的同学叫吴正义,到了寒假热情邀请我跟他去黑龙江的漠河一个远房亲戚家去感受什么叫真正的数九隆冬……我当时除了爷爷也没什么牵挂,也答应跟他去了,哪成想,其实他不是带我去感受国最冷的村庄,而是趁机去看他暗恋许久的远房表妹蔡丽颖的……”孟宪法虽然喝多了,可是一旦进入到讲故事的模式,居然头脑异常清楚,故事讲出来,还真是有血有肉,很是耐听的那种。

    “咋了,你又犯了之前替副班长送情书那样的错?”高源源一听又是这样的人物关系,也这样猜测说。

    “同样的错误哪能再犯第二次呢!”孟宪法这直接否掉了高源源的猜测。

    “那你这次做了什么傻事呢?”高源源想象不出来了。

    “你听我慢慢说呀——其实吴正义没说错,漠河那个地方的确是国最冷的地方,我们专门做了实验,烧开的水,拿到院子里去泼出去,落地直接是一地的结晶冰粒,当然,我们也都做了撒尿试验,只是没像传说的将撒尿的家伙给冻在尿柱而已……只是当天夜里当地遭到暴风雪袭击,吴正义的远房表妹蔡丽颖家的房子被弄得摇摇欲坠,家人都转移到了亲戚家,剩下我们仨,只能躲进她家的菜窖里熬过那个不眠之夜……”孟宪法的故事进入到了实质阶段。

    “菜窖里?那得多潮湿多阴冷啊!”高源源还这样担心说。

    “是啊,好在蔡丽颖家的菜窖是那种特殊的菜窖,里边的空间还算大,而且,生火还可以把里边的一个两平米大小的地方给弄成暖炕,我们三个只能围坐在这个小小的暖炕,腿压着好几床厚厚的棉被,因为这么小的地方谁都没法躺下睡觉——吴正义感觉是老天爷在帮他跟暗恋很久的远房表妹有这样的接触机会,我也看出来我是个传说的灯泡,但看到这个蔡丽颖唇红齿白白里透红且一笑俩酒窝的样子,打心里往外也觉得给他们当灯泡也算是值了……”孟宪法的故事渐渐进入到了核心部分。

    “是在当灯泡的过程,你又做了傻事吧……”高源源觉得自己的旁观者清,这样问了一句。

    “你咋知道的?”孟宪法居然承认了。

    “顺理成章猜到的呀——不过,你具体做了啥样的傻事我可猜不出来了……”高源源猜到这次孟宪法做的傻事儿一定是跟这个蔡丽颖有关系,但细节肯定猜不到。

    “说起来也怪,我们三个那么围坐在地窖里的暖炕,谁都一点儿困意都没有,特别是吴正义,居然滔滔不绝地讲出了许多关于情啊,爱的故事来,听得蔡丽颖好看的脸蛋儿红一阵白一阵,娇羞可爱到了极点,后来吴正义口干舌燥或者是再也没什么故事好讲了,央求我说,你也别闲着啊,有啥故事也讲出来吧,反正咱们只能这样坐到天亮了……”孟宪法的故事已经到了**的边缘了好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