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52章 高兴和痛快

    “那我咋说咋做你才不会肉麻呢?”孟宪法还是急得团团转,不知道给如何“下手”对方才会满意。

    “这个还用女孩子提醒你呀……”高源源在心里说:还真是一只傻兔子,一点儿泡妞撩妹的技巧都没有,也只好这样来了一句。

    “我真是一张白纸,真是头回跟女孩子这样亲密接触,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你教教我吧……”孟宪法只能实话实说。

    “那好,你别动,闭眼睛,然后,什么都听我的……”高源源看出来了,孟宪法的的确确是个生瓜蛋子,在谈情说爱方面是个白丁,所以,想趁机教会他如何才能讨女孩子的欢心,也这样吩咐他说。

    “好,我不动,闭眼睛,什么都听你的……”孟宪法乖乖地听话,真的闭了眼睛,等待对方给他来个爱的启蒙……

    虽然孟宪法都按照高源源的吩咐做到了,但却没马感觉到来自她的什么具体行动,而是先听到了拉窗帘的声音,再是听到了闩门的声音,之后是窸窸窣窣的脱衣服的声音,孟宪法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儿——她这是要干嘛呢?难道这么快要跟自己直接将生米煮成熟饭了?

    热切期盼的孟宪法终于等到了一个温软湿润的带有某种芬芳气息的吻,直接触碰到了他的嘴唇,真是差点儿将他跳到嗓子眼儿的那颗心给直接吻出来!

    一个冲动让他热血沸腾,再也不管什么规定限制与束缚,猛地抱住正在亲吻他的高源源,热烈地拥吻起来……

    若是按照这样的节奏,估计不出一分钟,俩人会好在一起了……

    然而,在俩人都进入了情况,即将一蹴而的时候,却被高源源突然叫停了:“等等——你听,你爷爷的咳嗽咋突然停了?”高源源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凭借职业的敏感捕捉到了这样细微的细节——因为一直在咳个不停的孟爷爷,突然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了,不是出了什么状况,不会这样戛然而止的,所以,才立即叫停了孟宪法一触即发,甚至一蹴而的冲动……

    “我这过去看看……”孟宪法也觉得问题严重,赶紧穿以,撒腿跑。

    “我跟你去……”高源源穿好衣服紧随其后……

    孟宪法跑到西屋一看才发现,爷爷已经倒在地,嘴角还有血迹,再看地,这是爷爷咳的太猛,咳吐血了,然后昏死过去了呀!

    孟宪法前要抱爷爷起来……

    高源源则一步前问他:“你要干嘛?”

    “我必须用三轮车送爷爷到医院去抢救!”孟宪法说明了自己的意图。

    “孟爷爷这样的情况哪能经受得起你那样三轮车的颠簸,假如再次咳血的话,可没救了……”高源源从医护人员的专业角度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那咋办呢?”孟宪法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我给牛先生打电话问问吧,看看他是不是在附近,他的车子好,坐他的车送医院较妥当……”高源源立即这样回答说。

    “哎呀,这能行吗?”孟宪法的意思是,我家这点儿小事儿,咋能劳烦牛先生的大驾呢!

    “你别急,你爷爷现在还没有生命危险,及时送医院抢救还来得及,我这找牛先生商量一下该咋办!”高源源说完,立即掏出手机,拨通了二公子的电话,接通之后直接说:“二公子吗,我是高源源,孟宪法的爷爷突然咳血晕厥,需要送医院抢救,您在附近吗?不在附近我叫咱们医院的救护车了……”

    “我在孔家庄呢,十分钟之内能赶到吧,你们等着吧……”马到成其实在附近转悠,等待高源源与孟宪法之间的关系发展到一定程度,给他发来信号,他来接高源源呢,想不到,居然有了这样的突发事件,所以,一看电子地图,自己现在的方位距离孟家村也几公里的车程,十分钟之内肯定到了,这样回答高源源说。

    “太好了,我们做些临时措施,等您到了带孟爷爷去医院抢救吧……”挂断二公子的电话,高源源对孟宪法说:“牛先生果然在附近办事儿,说是十分钟之内人到,听说他还认识交警,所以,路可以超速甚至闯红灯,只要是抢救危重病人的时候可以……”

    “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们……”孟宪法一听高源源对抢救爷爷这么心,真是打心里往外感激她,还有那个牛先生……

    “跟我客气啥,救死扶伤是我们医护工作者应尽的职责嘛……”高源源此刻还真是进入到了职业状态,在等待二公子到来的这点儿时间里,用她专业护理的各种手段,让孟宪法的爷爷尽可能地维持现状,不至于让并且更加恶化……

    果然没到十分钟,二公子驱车到了孟宪法家的大门外,孟宪法抱着爷爷从院子里出来,只顾了将爷爷如何顺进车里的时候,马到成朝高源源伸出右手用食指打了一个“弯勾儿”高源源立即明白了这是二公子问她和他现在发展得咋样了,立即举起了右手,拇指和食指之间量出半寸那么长一个距离……

    马到成立即理解了她的意图:这是告诉他,只差了那么一点点,几乎成功了……

    马到成则心领神会地伸出了大拇指,表示了赞许和安慰:别着急,这才刚刚开始,你一定会成功的……

    高源源则用手回应了一个ok,算是结束了这次“无言”的对话……

    了车,孟宪法坐在后座抱着爷爷的半身,高源源坐在副驾驶席,二公子开车开足马力,直奔了林海市心的牛家医院……

    幸亏及时送到,加牛家医院医疗设备先进,医生的医疗手段高明,才将孟宪法爷爷的性命给挽救回来……

    孟宪法的爷爷进了重症监护室,他突然觉得自己闲了下来,对高源源说:“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吧……”

    “不出去吃了,到我宿舍去,我给你煮碗泡面吃吧……”高源源则这样回应说。

    “泡面没啥营养,我还是带你出去吃吧……”孟宪法似乎很少吃传说的这些“垃圾食品”!

    “谁说没营养,我的窗台自己种的小白菜,掰下几个叶子也有营养了吧……”高源源则这样回应说。

    “那好吧,我跟你去宿舍……”孟宪法一看高源源那种勾魂夺魄的眼神,似乎觉得,有小白菜更有“营养”的美餐等着自己吧,所以,立即欣然同意了……

    原来,在抢救孟宪法爷爷的过程,高源源忙里偷闲地找到了跟二公子单独说话的机会——俩人去到了唐小欧的护士长办公室,闩好房门,才开始说话。

    “进展咋样?”马到成直接这样问。

    “要不是他爷爷突然发病,也成功了……”高源源来抱住了二公子,拥吻之后才依偎在他的怀里说。

    “别着急,还会有机会……”马到成心说,只要他道了,拿下他是迟早的事儿吧。

    “等他爷爷病情稳定了,我能不能带他到我宿舍去呢?”高源源想出了一个办法,但要先征求二公子的意见。

    “去宿舍?那里方便吗?”马到成这样问道。

    “胡丽静被大公子接走了,现在宿舍剩下我一个人了,闩好门,是一个独立的空间了,做什么多没人发现没人打扰的……”高源源这样介绍说。

    “那带他去宿舍吧……”马到成一听高源源这样说,也同意了。

    “可是,人家总觉得,这样跟他好了,将来指不定怀的是谁的孩子呢,那可咋办呀……”高源源想起之前在孟宪法家,差点儿真的跟他好在一起的情景,这样后怕地说道。

    “这个……我也没什么好办法……”马到成此刻拿定一个主意——不能我给你出主意,你要自己想办法了,这样的事儿,必须你自己想出办法来,并且那么做了,才会真正解决问题的。

    “要不,我蒙住他的眼睛,然后,用采精室里的成人玩具假装跟他那个,这样的话,是不是会让他误以为我和他真的好过了呢?”高源源立即想出了一个替代她的身体的办法来。

    “这个……操作起来有很大难度吧……”马到成本来已经想到这个办法了,可是自己哪能给她出这样的主意呢,现在是她自己想出来了,也假装这样提出了质疑。

    “没事儿,我发现他这方面真是一张白纸,所以,只要屋里暗,加蒙住他的眼睛,最好在给他喝点酒,让他晕晕乎乎的,也以为我真的跟他好过了吧……”高源源根据自己对孟宪法的了解,很有把握地说。

    “这个……你自己把握吧,但愿能像你说的那样,不露出任何马脚被对方发现……”马到成的心里还真觉得这个办法肯定行,但还是这样提醒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