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50章 你要我怎样

    “我当时接过这把冠军刀,稀罕得像得了宝贝一样,但为了不让对方看出我的真实想法,假装答应他,一定会小心使用,然后,乖乖地交还给他……”孟宪法继续讲当时的情景。

    “结果,你趁其不备,夺门而出,撒腿跑,也得到了这把瑞士军刀?”高源源这样想象说。

    “我哪里是这样的人呢,再说了,墙的这些海报还没揭下来呢,还有我真的拿刀跑,那个经理肯定让他手下围追堵截将我拿下,那样的话,我根本得不到这把宝贝的冠军刀呢!”孟宪法则否定了高源源的假设。

    “那你到底用了什么法子得到的呢?”高源源还真是很感兴趣了。

    “我先是小心翼翼地将那些墙的电影海报揭下来,然后还都卷好了,拿在手里,然后抓起了电话……”孟宪法边说,边还真做出了一个抓起电话听筒的样子给高源源看。

    “你抓电话干嘛呀?”高源源莫名其妙地问。

    “对呀,那个经理也这样问我呀,他说海报你都揭完了,可以把刀还我带着海报走人了吧……”孟宪法还不直接说出结果。

    “你咋回答的?”高源源的兴趣果然被调动起来了。

    “我说,海报是一堆废纸而已,哪里能抵得过我来这里辛苦劳动应该获得的薪酬呢?对方一听,立即问我想怎样?我说,不给我这把瑞士军刀做补偿,我立即打110报警,反正我豁出去了!”孟宪法终于说出了他这样的时候,抓起电话来干嘛……

    “这样你把对方镇住了,也得到了这把瑞士军刀?”高源源这样问道。

    “是啊,对方怕的是我这样豁出去不要命的,立即劝我千万别报警,军刀你拿走,但今后永远都不许再来公司找后账了——我也答应了他的要求,放下电话,拿着林青霞的电影海报,还有这把冠军刀,理直气壮地离开了那家化公司……”孟宪法终于讲完了他的这把名贵的瑞士军刀到底是如何到手的……

    “你还真行呢,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还真有自己一套呢!”高源源越来越感觉到,二公子帮她选的这个孟宪法还真是她的菜,已经越来越合乎她的口味了……

    “不是被逼急眼了,狗能跳墙吗?”孟宪法则给出了这样实实在在地回答。

    “你可不是狗……”高源源则不喜欢孟宪法这样喻自己,好像他现在已经是她的男人了一样,她要开始修正他身出现的任何她不喜欢的缺点毛病,包括这样形容自己了……

    “那我是什么?”孟宪法不知道高源源喜欢自己是什么,这样问了一句。

    “你是——充其量也是一只兔子吧……”高源源凭借自己对孟宪法性格的了解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咋会是兔子呢?”孟宪法很是惊地这样问。

    “你没听人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那么善良,被那个经理给逼的,只能是一只逼急了的兔子,不失时机地咬了他一口而已……”高源源这样回应说。

    “你的喻还真是神了,我还真是属兔的……”孟宪法却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真的呀,我只是随便喻一下而已——你真是属兔的?”高源源一听孟宪法还真是属兔的,也感觉自己蒙对了——其实她早在跟二公子在一起的时候,做足了功课,早知道孟宪法的属相了,只不过,现在都要装出一副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巧合的而已。

    “对呀,你属啥的呢?”孟宪法反过来开始关心对方属什么了。

    “我属羊啊……”高源源立即回答说。

    “真的呀,太好了……”孟宪法一听高源源居然属羊,立即兴高采烈起来。

    “咋了,我属羊还有什么说法吗?”高源源有些莫名其妙地问。

    “我查过资料,属兔的人与之相配的第一个属相是养,然后是狗和猪,看来,咱俩还真是挺有缘分的呢!”孟宪法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嗯,从表面字面看,兔和羊都属于食草动物,而且都是那种温顺善良的动物,是不是因为这些咱俩才相配的呢?”高源源凭借字面意思这样理解道。

    “一定是天意让咱俩这样认识了,一定是冥冥之早安排好了咱俩像今天这样相识相会相恋的……”孟宪法差点儿美出鼻涕泡来……

    “谁说咱俩已经相恋了?”高源源一听孟宪法这样的话都说出口了,反倒有些娇嗔地这样问了一句。

    “我说的呀……”此刻的孟宪法,说话的胆子大多了,好像眼前这个女孩子已经被自己抓到了手里,无论如何都跑不掉了一样。

    “拿什么证明咱俩已经相恋了呢?”高源源则是为了达到自己理想的目的,还要继续朝自己想要的方向发展。

    “我刚才都跟你那样坦诚相见了,你也那样善解人意地接受了我所有的鲁莽和缺点,而且咱俩那么谈得来,属相又那么般配,这不是天生的一对儿是啥,咱俩要是不想爱,连老天爷都不答应吧……”孟宪法说出了这么多心里话,明显在说明,他有足够的理由跟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建立那种恋爱关系了。

    “咱俩相爱,关老天爷什么事儿呀!”高源源则继续保持波澜不惊的样子,还这样问了他一句。

    “哎呀,那关系可大了,有了老天爷的照应,咱俩肯定能相亲相爱白头偕老的……”孟宪法虽然从来不信天信地的,可是此刻只能借用老天爷来帮助自己强调和证明要说的观点。

    “连谈婚论嫁那步还没到呢,哪来的白头偕老呀!”高源源则继续刺探对方的内心想法。

    “会的会的,只要你不嫌弃我家现在的清贫状况,只要你能接受我这只傻不拉几纯属一张白纸的傻兔子,我们能相亲相爱,我们能谈情说爱,我们能谈婚论嫁,最终,我们能白头偕老,在一起天长地久相爱到永远的……”孟宪法被高源源这样的说法给刺激得都快急眼了,一口气说出了这么多甜言蜜语来解释。

    “嗯,听出来了,过大学的,说出话来是招人爱听……”高源源像个旁观者局外人一样,还这样评价说。

    “我说的可都是心里话……”孟宪法还在急于表现。

    “我咋没看出来呢?”高源源总觉得火候还没到,所以,还在继续保持那种不温不火的态度。

    “我要咋样你才能相信我说的是真心话呢?”孟宪法被高源源给弄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样子了。

    “把你的真心变成实际行动给我看呀……”高源源则直接暗示对方,说一千道一万,还不如一个具体的行动来得实在……

    “可是,我这是头回跟女孩子谈情说爱呀,一点儿套路也不会,你教教我,我咋样才能把真心变成实际行动呢?”孟宪法似乎没懂对方到底是啥意思,绝对不敢轻举妄动,走投无路之际,居然直接求援对方帮帮他,到底该咋弄,才是你喜欢的,才是正确的……

    “什么套路都不用,只要你有那种本能的反应足够了……”高源源一看对方果真是个情场白丁,也只好把话说白了……

    “别再嘲笑我的那点儿本能反应了,丢死人了都快……”一听高源源这样说,孟宪法居然以为对方是在嘲笑他之前的那种无耻反应,这样回应说。

    “那丢啥人呀,我喜欢你那种本能反应吗,那才是真实的你,是无法掩饰的你,是不折不扣的你……”高源源则直接这样修正说。

    “你真的喜欢我那样?”孟宪法还真是有点意外了。

    “那当然了,不然的话,我当时能抓住你不放,能那么接受你,原谅你吗!”高源源则这样解释说。

    “那我现在又那样了,你若是喜欢,再跟我那样一次吧……”孟宪法此刻已经激动到了浑身燥热,两腿发抖,整个人都处在某种战前的那种紧张颤栗激动不已的状态了……

    “那可不行……”高源源却又一口给否决了!

    “为啥不行呢?”孟宪法当即蒙圈了——你到底想要我怎样才满意呢?你倒是直说呀!

    “你本来感冒呢,已经有过一次了,接着再来一次,你要要不要命了呀!”高源源则从关爱对方的角度来说明为什么又不行了……

    “为了能让你高兴,我什么都能获得出去,包括我这条烂命……”孟宪法一听,原来是对方心疼自己才阻止自己发飙的,这样赌咒发誓说道。

    “今后不要这样轻贱自己了,谁的命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是价值连城的,都是不可或缺的,所以,谁的命都是金贵的,值得尊重的,记住了吗?”高源源则趁机提醒孟宪法,你的命一点儿都不烂,你要学会自己尊重自己才行……

    “我看你这没过大学的,我说的还合情如理,让人听了爽心悦目呢……”孟宪法还真是佩服高源源,能说出仿佛只有大学导师,才能说出的指导他人生去向的话语来……

    “别拍马屁,肉麻死了……”高源源再次娇嗔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