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49章 真是第一次

    “你看你,还急赤白脸的,我说让你脱衣服不是成心要为难你,我这次来是带着任务来的……”一看孟宪法承受不起这样的玩笑,高源源马给出了一个正儿八经的理由,让对方的情绪得以稳定。

    “带着任务?”孟宪法似乎没懂高源源是什么意思。

    “对呀,你不是马要去应聘牛先生的公司吗?所以,来的时候牛先生对我说,方便的话,顺便检查一下他的身体,最好是没有什么穿了衣服看不见的大毛病——所以,才要你脱了衣服检查一下的……”高源源按照二公子事先交给她的说法,这样回应说。

    “真是为了这个?”孟宪法将信将疑地问。

    “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呢?还说自己是一张白纸呢,原来内心深处还这样复杂……”高源源抓住话柄立即反攻。

    “我真不复杂,真是一张白纸……”孟宪法则再次这样强调说。

    “那你咋不听我话,赶紧脱了衣裳让我检查呢?”高源源也抓住对方的话柄马这样问。

    “可是,你是一个护士嘛,能检查出什么呢?”孟宪法居然还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虽然我只是个护士,但很多医学知识和病理都学过,也在大量的实践,反复练过,所以,只要你身体有什么问题,身为护士也能看出个**不离十的,我也对天发誓……”高源源则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那,我要脱到什么程度呢?”孟宪法知道自己不脱不行了,但还是要问个仔细,省得一会儿脱的时候,脱不对了,再闹出什么尴尬来。

    “要脱都脱呀,有东西遮盖着,哪能检查到位,万一你某些地方有问题,我检查疏漏了,回头牛先生怪罪下来,我还真担当不起呢……”高源源则在心里一个劲儿地笑——看来这个傻小子还真是一张白纸呢,这样的事儿,一定是平生第一次吧,还真让自己给侥幸找到了,不然的话,自己选定的是个有过无数经历的男孩子,有多亏呀!

    “可是,咱俩才第一次见面,我这样脱光了站在你面前,会能行吗?”孟宪法又这样担心地问,也算是把丑话都说在了前头……

    “看看,你的思想有复杂了,你还是没单纯地把我当成一个医者,还把我当成一个可以谈情说爱的女孩子来看待对不对?”高源源则再次抓住了对方的话柄,这样质问道。

    “我真没想那么多……”孟宪法再次这样强调说。

    “那你还顾虑啥呢?”高源源也趁机给对方施压。

    “我是担心……你可能……见了我的身体……受不了……”孟宪法的呼吸都有些不畅了……

    “是我带着任务来给你检查身体的,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有什么受不了的呢?快脱吧,别耽误大家的时间了……”高源源越是看见孟宪法紧张兮兮的样子,心里越是喜欢,因为这样才能证明,他在男女关系,真的是一张白纸……

    “那我可事先声明,假如我身体有某些部分表现出了动物的本能,你可千万别怪罪我,千万别以为我的思想很肮脏……”到了最后关头,孟宪法还要这样暗示对方一旦发现他身体出现什么“异常现象”千万不要怪罪他……

    “放心吧,我检查过的身体多了去了,什么样的都见过,绝对不会大惊小怪一惊一乍的,你只管快点脱了让我检查吧……”高源源则再次给对方吃了宽心丸……

    “那我……可真……脱了……”孟宪法还在最后拖延,生怕自己真要脱的时候,对方突然说都是跟自己开玩笑呢,那自己可糗大了……

    “快脱吧,早脱早完事儿……”高源源则用这样的说法来让对方放轻松……

    到了这个时候,孟宪法似乎再也没有理由不脱了,但还是背过身去,一件一件地将外衣都脱掉,然后,将身脱光,轮到脱最后一件遮体的服饰的时候,还是迟疑了一下,偷偷瞄了高源源一眼,还是怕她在这个时候,突然笑着嘲笑他:“你还真脱了呀!”

    可是从高源源的脸看不出一点儿是开玩笑,或者恶作剧的迹象来,也缓缓地将最后一件脱了下去……

    完全暴露在高源源面前之后,孟宪法还是本能地用双手捂住了那个羞于见人的部分,那么等待高源源围着他,前后左右下两头地进行各种方式的检查……

    高源源之所以使用了如此劲爆直接的手段把孟宪法置于这样的境地,主要是想在真正说明自己接触他的真正目的之前,要对他有个彻头彻尾从里到外的了解,这样的话,才对最后是否选定他作为自己未来结婚的对象有个真正的参考系数,而这个生瓜蛋子居然这么快被圈拢道,并且真的按照自己的意图,拖得一丝不剩地站在自己的眼前了……

    捏捏他的肌肉,摸摸他的肌肤,翻翻他的眼皮,捋捋他的头发,再碰碰他的鼻子耳朵,末了还敲敲他的胳膊大腿,最后还要瞅瞅他的双手两脚——似乎还真是挑不出什么大的毛病来……

    但转悠到了他的正对面,发现他的两手还一直捂住那个不好意思见人的地方,直接命令说:“把你的手松开……”

    “这里……不用……检查了吧……”孟宪法已经脸红心跳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为啥不检查了?”高源源则是一副不理解的样子。

    “它……它……它出了点状况……”孟宪法气喘吁吁地这样说。

    “越是出状况,越是需要检查,快把手松开!”高源源居然抓住了话柄,直接这样命令说。

    万不得已,孟宪法将两手松开了……

    而一旦孟宪法真的把手松开了,被高源源抓到了把柄,立即问道:“还敢说你是一张白纸?”意思是,一张白纸哪会有这样的反应呢?有了这样的反应,心里不该是一张白纸了吧!

    “可我真不是故意这样的呀!”孟宪法眼瞅要窒息了一样,坚持着,给出了这样解释说。

    “难道你平时不这样?”一听孟宪法这样争辩,高源源立即这样反问道。

    “对呀,除非是在梦里,平时从来不这样的……”孟宪法如实交代说。

    “也是说,你只有见了我,才突然这样了?”高源源要的是把话题往她的身引导……

    “对不起小高护士,我这不是故意的,我真是没控制住,变成这样了,你可千万别把这样的检查结果告诉牛先生啊,那样我的工作可泡汤了呀……”孟宪法吓得两腿都开始发抖了……

    “难道你将来入职了,见到漂亮女生都会这样吗?”高源源则边继续抓住把柄不放,边这样问道。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今天绝对是特殊情况……”孟宪法竭力为自己争辩说。

    “那,你是脱衣服之前这样了,还是脱了衣服之后才这样的呢?”高源源还要问清这样的细节。

    “当然是脱了衣服之后,特别是你刚才给我检查身体,用手触碰到我身体的各个部位的时候,它才不听我话了,变成这样了……”孟宪法如实地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这说明,它自己跃跃欲试地想让我检查检查它,是不是也有毛病吧……”高源源边详详细细地检查边这样来了一句。

    “你真是这么想的吗?”孟宪法感觉对方不像是因此对他有了什么敌意,反倒是显得更加亲切了一样,也这样将信将疑地问了一句。

    “不这样想还能怎样想?难道你想让我以为,你这是对我动了某种邪念才这样的?”高源源故意这样说,来试探对方的心理底线……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打死我都不会那样想啊……”孟宪法再次赌咒发誓这样回应说。

    “其实吧,你完全不用这样紧张,男人成年之后,这样的反应很正常,特别是见了自己喜欢的女人,更会情不自禁地有这样的反应……”一看孟宪法紧张得要死要活的,高源源知道,再这样紧绷下去,怕的对方坚持不住,一旦崩溃了,也不好收场,这样宽慰对方说。

    “你是说,我在你面前这样了,属于正常反应?”孟宪法终于被高源源的话给说得缓解了许多过度的紧张,这样问了一句。

    “当然了,除非你说你不是打心里往外喜欢我,只是动物的本能驱使你变成这样了……”高源源这句话够狠的——你选吧,是选择喜欢我才这样了,还是选你是个畜生才有了这样本能的反应?

    “其实我,怎么跟你说呢?”孟宪法还真是不知道该咋说才不至于被对方置于死地了。

    “必须说实话,否则,我没法决定如何向牛先生汇报你这个特殊情况……”高源源则趁机逼了一步。

    “我若是说我这是本能反应,将会怎样?”孟宪法也算是聪明,先问问一旦这样说了,会是怎样的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