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47章 那可不一定

    “哦,这样啊,可是,我家家徒四壁,清贫无,连让您坐下休息的地方都没有,所以……”孟宪法还在找理由婉拒对方到家里做客——这么纯洁无暇娇艳欲滴的女孩子,进到自己那脏乱差的家里,肯定会很尴尬难受吧,也继续这样婉拒说。

    “所以你不请我进屋了?”对方越是这样,高源源越是觉得这个小伙的确像二公子说的,一般的男孩子强了许多,至少知道从女孩子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一点儿想趁机搭讪送门的女孩子的意思,冲这一点,高源源开始有点认可二公子帮自己无色的这个可以发展到谈婚论嫁程度的男孩子了。

    “我是怕你……”孟宪法的心里真的矛盾极了,这么好的姑娘,亲自门来送药,不让她进屋坐一会儿,喝口水什么的,的的确确有点说不过去呀!

    “你以为我是那种嫌贫爱富的女孩子?”孟宪法直接这样猜测对方的意思。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孟宪法立即竭力否认这样的猜测。

    “那你什么意思呀,我大老远地跑来给你送药来,咋连你的家门都不让我进呢?”高源源故意这样夸张地说。

    “我家实在是太寒酸,站没站的地方,坐没坐的地方——所以,真不好意思请你进屋呢,加还有个久病不起的爷爷,更是……”孟宪法十分抱歉地这样解释说。

    “你爷爷也生病了?那我更得进去看看了……”高源源说完,一把将还在面红耳赤拘谨局促的孟宪法给扒拉到一边,一个轻盈的跨步,迈进了孟宪法家的院子……

    没进孟宪法家的院子之前,高源源还以为他说的较夸张,是为了某种目的,刻意渲染气氛,可是一旦进到了院子里,看见三间破旧不堪的瓦房,年久失修不说,总给人东倒西歪眼瞅要倒塌的感觉,院子倒是挺干净的,但高源源第一印象是传说的“穷干净”干净到几乎找不到什么东西了,即便有,也都是破旧到一不值。

    大概除了那辆电动三轮车,还有几样磨得锃亮的农具,别的真是“一无所有”的感觉了……

    等到高源源走进了那三间看去“摇摇欲坠”的瓦房里,更是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家徒四壁,什么叫“清干净”了,当然,虽然屋里的摆设少的可怜,但却弄得窗明几净一尘不染的样子,这又让高源源想起了另一个形容这样景象的词汇——“穷讲究”

    假如换了别的女孩子,也是真的是来找孟宪法搞对象的,不看他本人,一看他的家境,怕是心里立马凉半截,十有**都会找个理由脚底抹油,撒丫子溜了吧……

    可是高源源看了孟宪法这样的现状,心里非但没有嫌弃厌恶,反倒高兴起来。

    心说,假如是个富家子弟,抑或是小康人家的男孩子,大概自己还不好驾驭了呢,偏偏是孟宪法这样的家境,才让他一直搞不成对象,也才给自己留下了这个空白的机会,越是一穷二白,越有自己改造和驾驭孟家的余地,看来,二公子帮我选定的这个“结婚对象”还真是煞费苦心,自己可要好好地把握机会呀!

    只是刚刚进到了爷爷住的西屋,爷爷见孙子带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进来了,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真的忍不住了,居然剧烈地咳了起来,而且是那种一听能咳出血来的咳嗽,高源源直接前,直接说道:“爷爷咳得这么厉害,应该到医院去检查治疗才行呢……”

    “不打紧不打紧,宪法呀,这是谁呢?”爷爷尽可能地忍住咳嗽,这样问道。

    “她是我同学,听说我感冒了,特地拿药来看我的……”孟宪法生怕爷爷往多了想,只好撒了这样一个善意的谎言。

    “哦,爷爷想起了了,大棚里还有点儿急活儿必须去干,你们聊吧,爷爷不打扰你们了……”爷爷一听是孙子的女同学专程来送药,也有了某种预感好像,立即找了这样一个理由,给俩人让出空间来,省得自己老是咳呀咳的,分了他们的心,耽搁了他们的好事,也坚持着,边说边真的出去到家里院子外的大棚里去干所谓的急活儿去了……

    “那走吧,去你屋里吧……”高源源似乎也懂了孟爷爷的好意,听见他的咳声越来越远了,这样对一直处在拘谨的孟宪法说。

    “到我屋里去干啥呀?”孟宪法十分敏感地这样问道。

    “让我参观一下不行啊……”高源源也不用孟宪法引领,从孟爷爷的西屋出来,直奔了孟宪法住的东屋……

    “我的屋里没收拾,挺乱的,你可千万别……”孟宪法边赶紧跟过来,边这样紧张地叨咕说。

    “谁说挺乱的,这不是挺好的嘛!”高源源进到孟宪法住的东屋一看,地一桌一凳,都是那种最笨拙的原木打造的,年头估计孟宪法的年龄都大了吧,桌是一个简易的书架,边有那么几十本厚厚的书籍,证明他是读过大学的吧……

    炕的炕席很旧了,枣木的炕沿磨得锃亮,炕梢的炕琴柜绝对是老掉牙了,但边的被子叠得倒还整齐,只不过一看是好多年都没拆洗过的了——可也是,家里没个女人,这些活儿谁干呢?

    再看墙,倒是在黄土的墙面,贴了几张电影海报,一张是东邪西毒,一张是笑傲江湖,一张是东方不败,一张是新龙门客栈,最后一张居然是白发魔女传……

    “你的梦情人一定是林青霞吧!”高源源看了这些电影海报,居然都是林青霞主演的,所以直接这样猜测说……

    “其实……不是……”孟宪法的脸都羞红了,但给出的答案却是否定的……

    “那你满墙为什么都贴林青霞主演的各种电影海报呢?”高源源边说,还边走到近前,去仔细看那些电影海报的质感……

    “事情是这样的,我大学的时候,为了赚饭钱和交学费,给一家化公司打工,结果,工打完了,却不给工钱,讨要几次,居然说,公司资不抵债,马要黄了,你看公司啥值钱,那几样顶你的工钱吧,我当时是去晚了,值钱的东西都被人给拿走了,屋里除了桌子凳子,剩下墙的这几张海报了,我当时也没多想,给揭了下来,毕业的时候,行李也少,也没丢下它们,带回家来,一看这些墙壁太难看,也都给糊去了……”孟宪法一口气,把这些海报的来历都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你也算是个有故事的男人吧……”一听孟宪法讲出了这样的经历,高源源居然对他有了某种好感——男人有故事才有趣嘛!

    “啥故事啊,跟别人起来,我简直是一张白纸了……”孟宪法立即自惭形秽地这自嘲说。

    “白纸多好啊,听人说过,一张白纸好写最新最美的字,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呢……”高源源一听对方这样说,心里似乎更加喜欢这张没被谁的臭手涂鸦过的一张白纸了……

    “那也得有人往写,往画呀,可是,我这张白纸都白了二十多年了,可还是一片空白呢……”孟宪法居然还借题发挥,这样自哀自怨地来了一句。

    “你真是一张白纸?”高源源都有点忍俊不禁了,还从来没听过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孩子这样评价自己的,难道他在感情方面真的什么都没经历过?

    “骗你干啥?”孟宪法很是认真地这样回应说。

    “那你把衣服都脱了吧……”高源源居然直接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为啥脱衣服呀?”孟宪法一听眼前的这个如花似玉的女护士,居然突然提出了这样一个出乎意料的要求,立即本能地做出了一个护住自己身体的动作,好像要遭到什么猛烈的袭击一样,很是惊异地这样问道。

    “让我检查一下你到底还是不是一张白纸呀!”高源源则给出了这样合情合理的答复。

    “我说的一张白纸是一个喻,说的是我的感情一片空白,我的思想一片空白……”孟宪法则赶紧脸红脖子粗地这样解释说。

    “那你的身体呢?”高源源则直盯盯地看着孟宪法的眼睛,这样逼问了一句。

    “我的身体?我的……我的身体……咋说呢,也应该算……算是一片空白吧,到现在……到现在……还没被谁……被谁写过画过呢……”一听对方这样问,孟宪法还真有点发蒙了,但还是结结巴巴地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那可不一定吧,即便是被谁写过画过,表面也看不出来吧……”高源源一看孟宪法拘谨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这样故意拉着长声质问说。

    “真的,我对天发誓,绝对没有被任何人写过画过……”孟宪法生怕对方误以为自己有过什么男女之前的感情甚至亲密接触呢,立即这样赌咒发誓地回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