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745章 要钱别要命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对了,你是啥时候学会开车的?”牛得才忽然想起了这个话题,很是好胡丽静的驾车技术为啥这样好。

    “我在护校之前其实是在汽车学校学的,可是那里狼多肉少,班里三十多人我一个女生,坚持了一年我坚持不住了,跑回家里复读,第二年才了护校……”胡丽静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你,还怕什么狼多肉少?”牛得才的口吻里,充满了揶揄——你一定是特别喜欢那种“狼多肉少”感觉的女人吧,还跟我装纯洁!

    “说什么哪,人家当初是正宗的黄花闺女……”胡丽静果然急赤白脸地这样反驳说。

    “那现在呢?”牛得才是想堵住对方的嘴。

    “现在也是正宗的良家妇女呀!”胡丽静的自我感觉是良好。

    “屁吧,听说你给前男友堕过胎,有这事儿吧!”牛得才则一点儿情面都不给对方留,直接戳穿对方曾经的伤疤……

    “这事儿倒是有,不过那都是五六年前的事儿了,都好像是辈子的事儿了……咋了,咱俩都这样了,你还抓住我这点儿毛病不放,还惦记那个高源源呀!”胡丽静耐心地做完了解释,又发起了反攻……

    “屁话,我惦记她的话,现在不跟你坐在一个车里了……”牛得才再次感觉了跟这个狐狸精有点话不投机,说完了这句,有眯瞪打盹不理睬对方了……

    一听牛得才这样说,胡丽静的心里多少也有了些许的安慰,不管咋说,这个大公子现在终于承认自己是他唯一的女人了……

    胡丽静将车子停靠在连山小区那幢样板别墅院子里的时候,顿时感觉置身于一个鸟语花香的花园一样,特别是用手的钥匙打开别墅的大门,进到挑空足有十几米高的大厅,看到那些金碧辉煌的装修,琳琅满目的摆设,还有无微不至的各种豪华用具的时候,对自己之前作出的所有付出都觉得值了——老娘现在是这里的主人了,真有了某种一步登天,飘飘欲仙的感觉了呢!

    “除了钥匙,把你从我身翻去的东西都还给我吧……”可是牛得才刚刚坐进豪华的真皮沙发,一句话将云里雾里飘飘然的胡丽静给拉回到了现实。

    “我从你身翻出什么了?”胡丽静还假装装糊涂。

    “被装逼,赶紧把两张银行卡还给我……”牛得才没好气地直接这样索要说。

    “啥时候变成了两张呢?”胡丽静绝对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一张是你给我的那张里边有十万块钱的,一张是我家老爷子给咱俩结婚用的银行卡……”牛得才立即这样解释说。

    “你告诉我,你的那张卡里有多少钱,我还给你……”胡丽静好的是这个。

    “不多,才五十万……”牛得才不得不说出了牛旺天给他的那张卡里有多少钱。

    “五十万还不多?得了,既然你的卡里有五十万,那只还你那张卡,我自己的这张我还留着当私房钱……”胡丽静算是这样央求说。

    “那不行,你必须都给我……”牛得才则像抽了他的筋,剥了他的皮一样难受。

    “凭什么呀,我把什么都给你了,难道身不能留下一张公公亲自给我的一张私房卡吗?”胡丽静还在据理力争。

    “因为刚才我是差点儿丢了老命换来的,不能这么白白地还给你吧……”牛得才想起了刚才得到胡丽静那张卡的时候,自己付出了什么代价,这样回应说。

    “那好,那除非你再弄我一把,不然,打死我都不还你——而且是两张都不还!”胡丽静一听对方这样说,反倒有了不还的底气了——有种你再弄我一把,弄不成可别怪我不还你!

    “还弄你?再弄老子真是不要命了!”牛得才直言不讳,自己实在是弄不动了。

    “那你自己选吧,要命别要钱,要钱别要命……”胡丽静倒是会接话,居然说出了这样几乎没法破解的选择……

    “好你个狐狸精,等老子那天好起来,非直接弄死你不可……”牛得才恨得咬牙切齿,居然说出了这样的狠话。

    “好呀,最好你现在有弄死我的本事,来呀,有本事来呀!”越是听牛得才这样说,胡丽静也越是知道,牛得才是真的没本事弄她了,她也有恃无恐地这样气对方说了……

    “你……”牛得才知道自己此刻连跟她撕扯的气力都没有了,只能在心里咒骂对方,但却心有余力不足,只能任由她夺走了两张银行卡,而且兴高采烈地成了这幢别墅的女主人……

    目送牛得才和那个穿着暴露的年轻女人车离开了,牛欢的心里居然腾地亢奋起来!

    奶奶个熊,好久都没什么能刺激自己要做点什么的冲动和**了!特别是知道牛畅为了躲避他的指使利用,要跟那个胡子大叔跑到国外去逍遥自在,在机场用特殊手段把那个胡子大叔弄成了植物人之后,看着牛畅将胡子大叔弄回了他的住所,从此再很少出门见人,牛欢似乎才解了很,报了仇,回到林海市,也猫在小二楼自己的房间里,几乎不想做任何事情了……

    可是,今天牛得才突然带个妖艳的女人回来,如此高调地宣布他要搬离这里,到牛旺天给安排的地方去跟这个妖艳的女人结婚去了!

    这给了牛欢双重刺激!

    首先是牛得才这样的举动分明是要跟他彻底分道扬镳了,不会再沆瀣一气地花钱雇佣他为他去坑谁还谁了,这等于他们之间得以维系的那点“父子关系”走到了尽头,从此大概再也不会有任何父子来往了吧!

    这意味着,牛得才彻底知道了他牛欢不是他牛得才的种,或许也知道了,牛畅是他的女儿,所以,才找了个年轻妖艳的女人,要继续造人,这样才能真正生出牛家的后人,也才会通过这样的手段,得到牛旺天的认可,进而将来获得一大笔牛家的财产……

    一旦意识到了这一点,牛欢的邪恶斗志被刺激起来了——好你个牛得才,原本的关系你不想再维系,想要甩掉我另起炉灶,重打鼓另开张去了,别高兴得太早,只要有我牛欢在,哪能让你过那种你想要的幸福生活呢?除非你继续用之前的办法——花钱养活我,否则的话,怪我让你的美梦逐一都成为泡影!

    另一个刺激是这个妖艳的女人,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还试图回避她的眼神,可是牛欢则分明看出了这个女人绝对不是真心喜欢牛得才本人的,只不过是为了获得牛家大公子的太太名分,然后觊觎牛家财富来的!

    一旦看出了这一点,也不怕跟她对视了,眉来眼去了几个回合,居然从里边看出了更多内容,这个女人天性*,骨子里充满了对所有男人的渴望,牛得才这样的老东西,哪能满足她的欲壑呢,或许这又给了我攫取财富获得美色的绝佳机会吧……

    刺激,想想刺激得不行,于是,牛欢立即行动,直接找来施工队,让他们彻底改造小二楼现有的状态——首先是把一楼潮湿阴冷的状态彻底改变,楼里楼外都挖地三尺,然后做了防水处理,再架空覆盖预制板,这样会将所有的潮气湿气都隔绝在下边,一楼也不会再像从前那样潮湿阴冷了……

    还有,他使钱疏通了绿化部门,将小二楼前的一排遮阴的树木都换成了低矮的花木,这样的话,小二楼足以暴露在了阳光下,加里外都进行了大动干戈的装饰装修,没多久,这个原本破烂不堪阴冷潮湿的小二楼,居然变成了一幢小巧精致的城别墅,算下来,牛欢花了不到三十万,而这样的城别墅卖个一两百万绰绰有余吧……

    重新改造修整了小二楼,旧貌换新颜之后,牛欢的心情也随之好了起来,但绝没有因此淡忘了自己之前收到的刺激带来的邪恶冲动,琢磨了一个晚,第二天一大早跑到了看守所去找一个人……

    这个人是曾经被牛畅勾引挑唆一起干过坏事儿的,何家大姐的丈夫邓汇清!

    次因为在凯撒庄园88号投放蛇蝎,被马到成识破并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那些他投放的蛇蝎咬伤了他自己不说,还被警方抓获,虽然治好了他的伤,但却没放了他,一直关押在看守所里,本来以为很快判了,可是一等没消息,二等没动静的,居然一蹲是一两个月,好像他已经被人给遗忘了一样……

    “想不想出去?”牛欢找人使钱见到了邓汇清,见面这样问。

    “当然想啊,在这样下去,都不想活了……”邓汇清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这样两眼放光地说。

    “我倒是可以帮你想办法出去,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牛欢之所以来找邓汇清,是想利用他来实现自己不能亲自去干的很多邪恶目的……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