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744章 大公子你看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那你先把银行卡给我,然后我才会弄你的……”牛得才生怕弄完了这个狐狸精,她一反悔,自己又白弄一场了……

    “那可不行,大公子必须弄完我,用这样的方式确定人家已经是大公子的未婚妻了,人家才会把里边有十万块钱的银行卡给到大公子的手里呢!”胡丽静在这样的时候,必须得到这样的承诺,也才会让对方“劫财又劫色”——舍身舍财给对方的。

    “你可不许骗我!”反倒是牛得才有点不托底了——这个骚狐狸精,不会是使出什么阴招来要再次坑老子一把吧!

    “我骗你干啥呀,你见过那个女人会答应先把身子给你,然后再给你十万块钱呢?全世界你找找看,找到了我立马把这个未婚妻的位置让给她!”胡丽静则说出了这样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给对方听。

    “那我可开弄了……”其实牛得才早已被胡丽静的各种挑逗放电给弄得意马心猿,把持不住了……这样说了一句。

    “大公子你看!”胡丽静的一个动作,让对方瞳孔放大,呼吸急促,立马扑了来——原来胡丽静聊起短裙,里边居然什么都没穿,一下子将牛得才的兽性给撩拨起来,当即扑了去……

    而令牛得才万万想不到的是,再次用力过猛,大伤元气,又差点儿死在了胡丽静的身,幸亏及时停止了,不然又要死一回,被抢救一番,弄得满城风雨吧……

    几乎是被胡丽静背出了病房,到了牛旺天新给他配给的那辆省油的轿车里,胡丽静居然将他放在了副驾驶席,从他兜里翻出了那串包括别墅钥匙和车钥匙外加两张银行卡在内的所有东西都放进了自己的包里——心里还惬意地说——你这个熊样还斗得过我这只狐狸精?

    然后,启动汽车,开出了旺天大厦的停车场,到了马路,才问有气无力,完全听胡丽静左右的牛得才:“说吧,咱们现在去哪里?”

    “去我现在住的小二楼吧——你知道那个地方吧?”牛得才差不多是拿出吃奶的劲儿,说出了这样的话。

    “知道是知道,可是,咱们现在去那里干嘛呀?”胡丽静知道原先牛得才住的是个什么破地方,所以,才这样问了一句。

    “我老爸让我处理好跟我儿子的关系,我离开前,要跟他交代一声……”牛得才缓过来一些了,这样解释说。

    “不是传说牛欢不是你亲生的吗,咋还叫他儿子呢?”狐狸精这样撇嘴问道。

    “在没断绝父子关系之前,我和牛欢还是法定的父子呢,所以,表面,必须做得是那么回事儿,才不会跟他结仇怨,咱们日后才有安稳的日子好过……”牛得才刚刚缓过来的那点儿气力,差不多又给用完了……

    “那好吧,我听大公子的,但有一点我可事先声明,虽然你们还没断绝父子关系,但无论我个你婚前还是婚后,我都不给牛欢当后妈,也是不许他叫我妈妈之类的称呼……”胡丽静居然还担心起这个来。

    “这个你放心吧,刀架脖子,这个小兔崽子都不会叫你一声妈的……”牛得才则直接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为什么呀?”胡丽静忽然又觉得很失落了,刚才只是矫情了一下,一听牛得才这样说,又觉得自己在牛欢面前一点儿尊严和地位都没有了……

    “不为什么,换了任何女人跟我结婚他都不会认可,更不会叫这个女人妈妈的……”牛得才这样解释说。

    “那你干嘛还这么在乎他?”胡丽静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不是在乎他,而是告诉他一声,我要结婚了,要从那个小二楼里搬出去,跟他彻底说拜拜了,今后也好井水不犯河水,各过各的,谁都不用再管谁了,你懂我意思吗?”牛得才这样说明其的道理。

    “差不多懂了……”胡丽静也不再为此争辩了,心说,跟这个不是亲生的儿子了断也是必要的,省得将来自己跟牛得才日子过得正好呢,这个不是亲生的儿子去找麻烦……

    很快到了牛得才之前一直都苟延残喘在里边的那个破旧不堪的小二楼,下车前胡丽静还问:“有什么东西需要收拾收拾带走吗?”

    “没一样值钱的东西,都不要了,我老爸给咱们的别墅里,应有尽有,每一件都这里的好一万倍……”牛得才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那我在车里等你吧……”胡丽静忽然不想面对传说的那个小恶魔牛欢了。

    “那可不行……”牛得才则这样坚持说。

    “咋不行呢?”胡丽静没懂牛得才为啥一定要自己陪他一起下车见那个牛欢。

    “必须让这个小兔崽子知道我是真的找到了女人,真的要结婚了,他才会信以为真的,不然的话,他会产生许多怀疑,甚至回到咱们的新别墅去闹腾的……”牛得才这样解释说。

    “那好吧,我扶你下车去见他……”胡丽静一看牛得才还是有气无力的样子,这样答应他,而且下车后,打开副驾驶席的车门,将牛得才搀扶下来,然后,走进了那幢年久失修,破烂不堪的小二楼……

    牛欢正窝在二楼自己的房间里打一款暴力无的游戏,忽然感觉有人进来了,警觉起来,甚至还摸到一把锋利的匕首藏在了袖口,密切观察,发现的牛得才被一个穿着暴露的妖艳女人搀扶着进来了,不知道这个老东西玩儿的是什么花样,也从二楼下来,算是来迎接他们吧……

    “牛欢呀,爹哋这次回来是要来告诉你一声,爹哋要跟这位阿姨结婚了,是你爷爷给定下来的,从今往后,爹哋不住这里了,你爷爷另外给我们安排了一个结婚的地方,所以,今后这里都归你一个人住了,爹哋不在你跟前了,凡事都要多加小心,千万别再惹是生非了,再出什么问题,爹哋可罩不住你了,你好自为之吧……”牛得才看见一脸茫然的牛欢,虚情假意地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记住了爹哋,孩儿一定谨遵爹哋的教诲,守住这幢小二楼,但凡爹哋有需要孩儿帮忙的地方,只管言语一声,孩儿随叫随到……”牛欢一听牛得才这是要彻底跟自己分手啊,心里五味杂陈,但在“外人”面前,表现出的居然是如此和谐乖巧的样子……

    “听你这么说,老爸放心了,老爸这走了,这里的一切都不要了,你愿意留下留下,不愿意留下处理掉……反正这里今后都归你了,你收拾收拾好好住吧,有合适的女孩子搞的对象,能结婚结婚吧……”牛得才趁机再次这样假惺惺地关心说。

    “放心吧老爸,孩儿一定会把这里收拾好,然后,找个喜欢的女孩子谈情说爱,说不定明年让爹哋当爷爷了呢……”牛欢也跟着演这出虚情假意的好戏……

    “那好,那爹哋等你好消息——走了,从现在起,这里属于你了!”牛得才说完,最后还看了这个让他没少遭罪的小破二楼,心里骂了一句——小兔崽子,你在这里混吃等死吧,今后再也别想从老子这里讹诈一分钱了!

    “再见爹哋,再见阿姨……”牛欢的心里早已把牛得才的十八辈祖宗都给骂遍了,但脸表现出的却是个乖儿子的模样,嘴也像抹了蜜糖一样甜腻……

    离开了小二楼,还是胡丽静开车路。

    “我咋觉得,牛欢不像你说的那样可怕呢?看去,挺乖的嘛……”胡丽静边开车边这样来了一句。

    “乖个屁,你没看见他瞅你的眼神儿吗……”牛得才则没好气的这样骂道。

    “眼神儿咋了?”胡丽静好像真的什么都没看出来一样,这样好地问了一句。

    “你没看出他恨不能直接按倒你,撤掉所有衣裤,然后大弄你三百回合?”牛得才这样夸张地说道。

    “不可能吧,咋说我日后也算他后娘了,他咋会有那么肮脏龌龊的想法呢?”胡丽静则这样回应说。

    “我刚才说的还是好的,说不准,他得了机会还是先奸后杀或者先杀后奸的那种呢!”牛得才说得更惨烈了。

    “哪有那么邪乎嘛,我咋一丁点儿都没看出来呢!”胡丽静很是认真地说。

    “只有傻逼才看不出来——不对呀,你这样的狐狸精,咋能连这都看不出来呢?”牛得才则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一定是你内心邪恶,才把世界所有的人都看成恶人哩……”胡丽静的嘴里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算看明白哩,早晚有一天,你会死在牛欢这个小兔崽子手里,回头你还不知道是咋死的……”牛得才说完,像是把全部的力气都用完了,直接闭眼睛,只管在副驾驶席眯瞪打盹了……

    其实胡丽静哪里看不出牛欢刚才看她的那种邪恶仇视的眼神呢?只不过,当着牛得才的面儿,竭力装出一副啥都看不出来的傻逼模样,让牛得才觉得她是个没什么心机的女人,这才是她想要的结果……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