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743章 遭遇狐狸精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什么才算有必要呢?”牛得才开始关心这个了,因为只有知道了在什么情况下多花钱才算正当的,才可报销,将来遇到了情况,自己才敢下手多花钱,否则将要得到惩罚的。

    “如在灾病面前,或者在胡丽静生产期间,抑或是遇到不可抗力的情况了,特殊时期花出去的特殊的钱,即便是超出了原本的限,老爸也不会跟你计较的……”牛旺天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有了老爸这句话,儿子的心也踏实了……”牛得才一听,牛旺天给自己的限制其实并没有那么严格那么可怕,只要有了名目,他还是通情达理,会认可自己花出去的钱的……

    “你把所有的心都收回来,一心一意好好跟这个胡丽静过日子吧,这样你才会真正脱胎换骨,重新做人……”牛旺天似乎感觉到,自己已经将牛得才的心给收回来了,但还是叮嘱他,要谨遵他的教诲,力争重新做人给他看!

    “求老爸了,再也别直接叫胡丽静的名字了……”牛得才则忽然说了个题外话。

    “不叫胡丽静叫啥?”牛旺天有点不可思议。

    “叫她胡护士行……”牛得才这样提议说。

    “为啥这样叫?”牛旺天更加莫名其妙了。

    “老爸没觉得,叫胡丽静叫顺口了,会叫成狐狸精吗?”牛得才给出了这样的解读。

    “嗯,还真有点谐音,不过,对于你这个牛魔王来说,有一只狐狸精来镇镇你没什么不好的,不过我肯定从现在改口叫她胡护士了,不会在叫她胡丽静了,这个你放心吧……”牛旺天一听,居然被牛得才的说法给逗乐了,先是说了牛魔王对狐狸精的喻,然后,也尊重了大儿子的请求,毕竟他要改邪归正嘛,只要他提的要求算是正当的,尽可能地满足他吧……

    “谢谢老爸,那,老爸答应给我的钱,什么时候到位呢?”牛得才终于开始“面对现实”了。

    “老爸先给你五十万,作为婚礼筹备和最近的花销,还是那句话,每笔钱花销的去向都要有名目,只要对不的,对不起,要你自己负责了……”牛旺天本来有点小激动,差点儿破例给他一百万了,但还是留了一手,或许哪天遇到不可抗力的情况,还是要花这笔钱的。

    “老爸尽管放心吧,现在的孩儿早已不是从前的那个败家子了,已经下定决心脱裤子割尾巴,重新做人了,所以,再也不会犯以前的错误了……”牛得才越来越会伪装自己了,装出一副很乖的样子给牛旺天看。

    “好吧,但愿如此吧,这张卡虽然给到了你手里,但每支出一笔都会在老爸的手机里显示支出的时间和数目,回头,你要及时地向老爸汇报,这笔钱到底花到了什么地方,具体都干了些什么,别怪老爸跟你斤斤计较,至少尽一个时期,或者三五个月,或者一年半载,老爸都要用这样的办法来控制你花钱的,你别觉得烦……”牛旺天还是担心牛得才的老毛病再犯,所以,才会这样婆婆妈妈地跟他斤斤计较这些。

    “哪里会烦呢,没事儿我肯定不花钱,有事儿我花钱也不怕老爸知道,所以,老爸给我的自由度还是挺宽松的,我已经很知足满意了……”牛得才心说,什么都先答应下,等到钱到了手再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行事吧……

    “嗯,你能这么认为好,那你现在开始筹备婚事吧,还有一点,要处理好你跟牛欢的关系,虽然你们现在要彻底断开交往了,但名义,毕竟你们还是父子,还是我孙子,所以,大面儿还要过得去,别让小兔崽子狗急跳墙,回头跟咱们爷俩拼命可无法收场了,记住我的话了吗?”牛旺天又提醒牛得才,千万要处理好跟牛欢的关系,千万别惹毛了他,这个小兔崽子是个祸患呀!

    “记住了老爸,我尽可能不刺激他,让他觉得并没抛弃他,只是为了我的幸福,搬出去结婚了而已……”牛得才这些话到像是真的。

    “嗯,相信你能处理好这点小问题吧……”牛旺天也觉得,牛得才对付牛欢这样一个小兔崽子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一旦拿到了牛旺天给的五十万银行卡,还有连山小区别墅的钥匙,外加那辆丰田混动特别省油的车钥匙,牛得才忽而觉得,即便不跟那个狐狸精结婚,不给牛家生什么后人,把这些享用光,败坏光了然后一蹬腿一闭眼都值了……

    因此整个人一下子精神倍增,感觉自己一下子年轻了不止十岁了好像,快步走回自己的病房,想脱掉病号服,换回自己的衣服拿简单的东西,立马离开医院,到那幢别墅里去享受全新的生活呢,哪成想,一进他的病房,居然看见换掉护士服装,穿着一身让她的妖艳暴露无遗服饰的胡丽静正在病房里忙着哩!

    “你来这里干啥?”牛得才有点惊异,心说,该不是她什么都听说了吧!

    “我来帮大公子收拾东西呀!”胡丽静穿着暴露,动作妖娆,浪不溜丢地这样说道。

    “收拾东西干啥?”牛得才一时摸不清这个狐狸精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跟大公子一起回家呀!”胡丽静居然直接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回家,回谁家呀?”牛得才还是没懂对方到底是什么意图。

    “回咱俩的家呗!”胡丽静则直接凑过来,抱住了牛得才的胳膊这样亲昵地说。

    “咱俩已经成家了?”牛得才本想一把将胡丽静的手给扒拉开,但不知道为什么,被她这一抱胳膊,居然酥麻了半边,忍住了某种冲动,这样问了一句。

    “虽然还没成家,但应该算是一家人了吧……”胡丽静一看牛得才没挣脱,将对方的胳膊搂得更紧了……

    “你听谁说的咱俩已经是一家人了?”牛得才心里在一个劲儿地骂,这个骚狐狸精,蹬鼻子脸,这才哪到哪,已经自诩跟老子是一家人了!

    “听咱老爸说的呀!”胡丽静的口吻更加肉麻甜腻了……

    “咱老爸?”牛得才心里骂得更邪乎了——你算个什么东西呀,居然敢叫牛旺天是老爸!

    “对呀,是牛爷说的呀!”胡丽静则很是认真地这样确认说。

    “老爸可不是你随随便便能叫的……”牛得才心说,多少女人想这样叫牛旺天都梦寐以求求之不得,你这个骚狐狸精如此轻浮如此妖孽般地这样轻易叫出口了,你以为你是谁呀!

    “为啥不能叫啊,那会儿咱老爸叫我到他的特殊病房去,我叫了他一声公爹,他立马给了这个准儿媳十万块呢,假如他不承认我这个准儿媳的话,干嘛给我这十万块钱呢?”胡丽静把这样的细节说出来作为自己的理论根据……

    “银行卡在哪里?”牛得才似乎对什么都忽略不计了,但一听到胡丽静说道牛旺天给过她的那张内含十万块钱的银行卡,立即将全部注意力都集到了这个面来……

    “干嘛呀,难道你还要没收啊!”胡丽静还试图靠撒娇来蒙混过关。

    “要知道,我老爸那十万块钱不是给你的……”牛得才这样强调说。

    “不是给我是给谁的?”胡丽静也在竭力争辩说。

    “当然是给我们结婚用的钱了……”牛得才话赶话,只能这样回答了——不这样说,估计从她手里抠不出这十万块钱来,只有这样说了,才会让她乖乖范吧!

    “你承认咱俩快结婚了?”果然,一听牛得才这样说,胡丽静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立即这样兴奋无地问道。

    “你把那张银行卡给到我手里,我承认咱俩快结婚了……”牛得才立即开始讨价还价。

    “真的呀,我倒是可以把这十万块钱给大公子,但大公子必须答应我几个要求……”胡丽静心里也在盘算,假如这十万块钱给了牛得才,自己获得了他的认可,算是他的未婚妻了到底值还是不值……

    “我不答应……”牛得才不假思索,直接否决。

    “人家还没说什么要求呢,大公子咋不答应呢?”一听牛得才如此果决的口气,胡丽静知道这个纨绔子弟并非那么好得到的,只能继续跟他撒娇说。

    “我没必要答应你任何要求……”牛得才的心里一直在骂,你这样的**我完全可以无视的,除非你什么都听我的,我才会答应跟你结婚给牛旺天看,骗他持续给我各种花销钱的!

    “我想让大公子现在跟我好一把,大公子也不答应吗?”胡丽静立马使出了浑身解数,将自己的妖媚都展示出来,倒要看看这招儿管不管用……

    “你真是这么想的?”牛得才一听这个**提出的居然是这样的要求,那岂不是自己既能弄到人爽一把,又能得到十万块钱的支配权了吗?何乐不为呢,这样问了一句。

    “那当然了,只要这个时候大公子再要人家一把,那相当于真正承认人家是大公子的准媳妇儿了……”胡丽静继续放电……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