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742章 再次警告你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不用看,反正我也没打算跟他怎么样……”高源源居然这样痛痛快快地答应了,心里一定在想,反正是做戏装样子,随便有个男人行呗。

    “那可不行,一旦你跟这个男人确定了那种关系,特别是将来结婚了,你应该尽一个妻子的义务了……”马到成则认真地这样强调说。

    “二公子是说,我还要真的跟那个男人过夫妻生活,做夫妻好事儿?”高源源一下子认真起来。

    “对呀,你以为你是找个木头人呀,人家能接受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你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马到成则这样回应说。

    “那,二公子真舍得我被别的男人那个呀……”高源源这样说的时候,居然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这不是舍得舍不得的事儿……”马到成赶紧回避对方的眼睛,因为他怕女人在他眼前掉眼泪,一旦眼泪掉下来,他将什么原则都放弃了,那后果可不堪设想了……

    “那是什么事儿?”高源源再次认真起来。

    “我都说过了,我不可能一辈子给你所要的幸福,现在只不过是帮你度过了被牛得才给糟蹋的危险期,但我们之间不可能一辈子维系这样的关系,所以,为了你未来的幸福着想,必须下这个决心,忍痛割爱也要做出这样的选择……”马到成说出了其的利害关系。

    “哎呀,人家是舍不得把自己给二公子以外的男人嘛……”高源源还试图用撒娇来让二公子“回心转意”不让她再去着别的男人来冒充自己的真男人呢。

    “这事儿可不能由着性子来,要面对现实,为自己的未来做好铺垫和打算……”马到成则再次这样劝导说。

    “可是遇到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人家才会舍得把身子给他呀……”高源源再次强调这一点,意思是,即便是你二公子舍得我让别的男人糟蹋,我自己还不舍得自己哩!

    “现在说这些都是主观臆想,一旦接触到了具体的人,也许你很快适应,甚至喜欢他,至于你跟他采取什么办法来说明你不是姑娘身了,甚至已经怀别人的孩子了,那看你自己的说话技巧和办事能力了……”马到成则根据之前的一些经验,给出了这样的建议和叮嘱。

    “可是,人家还是觉得不想跟二公子以外的任何男人有那样的关系嘛……”高源源还在撒娇。

    “好了,别任性了,学学人家唐小欧,你看她做得多好……”马到成知道,不用一个强有力的实际例子还真是无法彻底说服高源源,所以,才不得已将唐小欧说了出来……

    “天呀,二公子是说,唐护士长肚子怀的是二公子的孩子?而唐小欧马要跟那个叫常俊杰的结婚了?”高源源突然意识到了这些,立即惊得目瞪口呆,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这件事儿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永远都不要再告诉任何人,特别是不能让唐小欧知道你知道了这个秘密……”马到成只好这样严肃提醒对方说。

    “谢谢二公子把这样一个秘密告诉了我,我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高源源一听,原来唐小欧已经是二公子的女人了,而且唐小欧从来都守口如瓶,甚至正在张罗与那个常俊杰结婚呢,也好,这样自己有榜样了,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能让二公子别再为自己多操心费神了……

    一听高源源这样说,马到成的心里踏实下来了,没想到,这一回合,又以自己的胜利而告终,再次将牛得才打了个落花流水一败涂地,意外地又收获了一次难得的桃花运,与高源源有了这样一段蚀骨铭心的情爱故事,而且完全不是自己成心勾搭她,而是在她遇到了人生危难的时候,以拯救者的身份出现,帮了她这个特殊的忙,在拯救她的同时,自己也收获了一份儿全新的艳遇,唉,没办法,一旦桃花运的门被打开,你所看见的一定是桃花盛开,满园春色……

    正当马到成这样颇有成感地暗爽庆幸自己的胜利呢,牛得才则再次像霜打的茄子一样,枯萎在了病床——唉,说来说去,再次败给了牛得宝,这个该死的老二,只要他在,怕是没老大的好日子过了吧!

    正恨得压根儿痒痒,想不出好办法来如何整治牛得宝呢,牛旺天打电话过来了:“到我特殊病房来一趟,有话跟你说。”

    牛得才这个时候似乎没了脾气,只能乖乖地答应着,慢吞吞地挪动他有些臃肿的身体,蔫头耷脑,没精打采地到了牛旺天的特殊病房……

    “选好了吗?”牛旺天开板唱。

    “哪里还有选择的余地呀……”牛得才无可奈何地这样说。

    “咋了,你觉得那个胡丽静配不你?”牛旺天还这样问了一句。

    “其实谁都配得我,只不过心理不平衡而已……”牛得才还是满嘴的怨气十足……

    “有什么心里不平衡的,说出来我听听……”牛旺天倒要听听牛得才有什么委屈,让他亲口说出来,总憋在心里,憋出坏水儿来强得多。

    “若不是老二出来搅局,我也如愿以偿了,哪成想,但凡有啥好事儿,都被他给争去了,他家里老婆孩子都有了,还有个漂亮的小姨子都为他坏了孩子,可是轮到我要选个年轻护士,居然又被他给抢先了,这让谁的心里能平衡呢?”牛得才开口这样抱怨说。

    “谁说牛得宝跟你抢了?据我说知,他和那个高源源早好了,按照先来后到的说法,你是后来者,咋还怨起别人了呢?”牛旺天则立即这样更正说。

    “不管咋说,又让他给抢了风,我的心理是不能平衡!”牛得才还沉浸在自己的那种怨气里,无法自拔……

    “这一点你还必须心理平衡,说到家,还是人家老二有本事,有能力,漂亮的小妞见了他,没一个不想方设法投怀送抱的,可是换了你呢,你咋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德行,能有胡护士这样虽然不算太年轻,但还算漂亮的女护士主动跟你好,而且已经有过肌肤之亲了,你也该知足了,千万别看着碗里还惦记锅里,总是一副贪心不足的样子,谁都不稀罕看你怨天尤人的熊样子……”牛旺天再次这样苦口婆心地谆谆教诲道。

    “唉,啥都别说了,反正老二是我的克星,有我没他,有他没我,反正我最喜欢的女孩子被他给抢走了,打死我心理都不平衡……”牛得才的那个弯儿,一时半会儿转不过来。

    “牛得才,你若是这样说,你之前的一切要求我立即收回,连这个胡丽静你也别想娶了!”牛得才一听牛得才的心里还有如此大的不平衡,只能说出这样的狠话来镇住他了。

    “干嘛呀老爸,人家受了委屈没处说没处讲,在老爸面前牢骚几句,咋还当真翻脸了呢?”牛得才果然怕的是牛旺天收回之前给他的各种利益和承诺,赶紧告饶说。

    “我可再次警告你,事先我可是跟你有言在先的,之所以现在还想拉你一把,让你从新建立家庭,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前提之一是你要跟你二弟休战,只要你心还对你二弟心存芥蒂,还试图拼个你死我活的话,那对不起,老爸说出去的话完全可以立刻收回,包括别墅包括省油的车子,还包括之前答应给你的各种费用……”牛旺天则趁机将自己对牛得才的束缚勒得更紧了一些。

    “老爸息怒,孩儿是发发牢骚而已,哪里还会再去跟老二自相残杀,搞那些窝里斗的名堂呢,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也认命了,胡丽静胡丽静吧,只要她能一心一意地跟着我,不跟外人胡搞,将来能给牛家生出一男半女来,我也打算跟她过一辈子了……”牛得才立即将内心的仇怨都隐藏起来,改头换面成了这样一幅嘴脸。

    “其实我感觉这个胡丽静还是蛮不错的,给了她十万块,乐得找不到北了,说明这个丫头较好答对,将来你养得起……”牛旺天还试图从这个角度来说服牛得才,接受胡丽静,安心跟她结婚生子过日子才是正道选择。

    “老爸也真是的,干嘛见面给钱呀,给她的十万可算是她的私房钱了,若是给我,咋说也够几个月的花销了吧……”牛得才居然连这个也埋怨了。

    “给她钱,是要拢住她的心,为你将来跟他好好过日子做的必要铺垫,至于你将来的各种花销,老爸已经承诺过了,可以实报实销……”牛旺天则这样解释,自己为啥要给胡丽静钱。

    “超过限也能实报实销?”牛得才还是对这个说法感兴趣。

    “假如真有必要,当然可以实报实销啊……”牛旺天其实是要这样吊牛得才胃口,让他永远都在自己钱的控制下,乖乖听话的……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