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741章 为长远打算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这个……难道您没看出来?”高源源再次钦佩二公子料事如神,早想过牛得才到了这个时候,会提出这样的质疑了,所以,也按部班地这样来了一句。

    “看出什么了?”被高源源这样一问,牛得才还真有点发蒙。

    “看出我是有意这样做的呀……”高源源则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有意的?”牛得才更加惊异了——难道是这个丫头片子成心这样做的?

    “对呀,假如我不那样做的话,胡丽静能觉得您是块香饽饽,能觉得不跟我抢的话,这块肥肉到了别人嘴里,能豁出去了将您抓到了手,而且还跟您搞得死去活来的吗?”高源源按照二公子帮她写的脚本,一口气说出了这么多的原因道理来。

    “难道你是成心设计我,用胡丽静这样一只狐狸精来坑害我?”牛得才则这样认定这件事儿的性质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胡丽静毕竟才三十不到,不说倾国倾城也算是如花似玉,年龄跟您相差20岁以,已经够多了吧,还有您的长相人品,还有目前的处境状况,能有胡丽静这样一个年轻的女人主动投怀送抱,已经十分难能可贵了,而且经过昨天夜里和今天白天你们的接触,应该算是有了生死交情了吧,这样的缘分您还是认命接受了吧……”高源源继续按照二公子之前的编排,这样回答牛得才说。

    “不行,我无法接受……”牛得才真觉得自己憋气带窝火,居然被这样一个小丫头片子给算计了……

    “那是您还不了解情况……”高源源则继续发起攻势。

    “还有啥情况,你们究竟还背着我做了些什么?”牛得才一听还有他不知道的情况,后背都开始发凉了——这个丫头片子到底什么背景啊,咋敢这么跟老子对着干,还这么理直气壮呢?

    “别的不说,在刚才,胡护士还拉我,非让我跟她一起去见牛爷不可……”高源源又在二公子的提示下,要披露这样的事实来继续打击牛得才了。

    “咋了,这又是你圈拢的吧,你不答应做我女人也算了,可是你不该这么精心设计陷阱来彻底害死我呀!”牛得才有点气急败坏了快。

    “真不是我设计的,是牛爷主动找胡护士见面的……”高源源则这样澄清事实说。

    “那我老爸都给她说了些什么?”牛得才一听是牛旺天主动找的胡丽静,心里顿时凉了半截,立即想知道结果是啥。

    “这个我可不知道,到了牛爷特殊病房的门口,我被拦在门外了,但等胡丽静出来的时候,她举着一张银行卡,兴高采烈地对我喊——成功了,我成功了——您说,这能是我设计的吗?”高源源则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况。

    “她得到了我老爸给她的银行卡?”牛得才一听,牛旺天连银行卡都给到胡丽静的手里了,立即觉得有一条无形的钢丝紧紧地勒在了自己的脖子……

    “对呀,胡护士还喜出望外地告诉我,牛爷一下子给了她十万块钱呢!”高源源连具体数字都说了出来。

    “该死的老东西,这不是拿钱打水漂吗……”牛得才则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骂了这么一句——给胡丽静这样女人钱,跟打水漂没什么两样吧!

    “不是打水漂吧,至少表明了一个态度,是牛爷已经接受了胡护士做牛家女人了,这一点,应该是毋庸置疑了吧……”高源源则这样提醒牛得才说。

    “不行不行,我真的无法接受她这样的女人……”牛得才此刻有一种焦头烂额心慌意乱的感觉,但嘴还是表达出了这样一个意愿。

    “她有什么不好的,虽然没有我年轻,但无论长相身材还有——对了,您昨天不是已经里里外外地都彻底解除和了解过她了吗,应该知道她是个多么有魅力的女人了吧……”高源源还真不遗余力地圈拢牛得才接受现状,面对现实……

    “别跟我胡扯这些,我最不能接受的不是她的长相和身材什么的……”牛得才则这样强调说。

    “那是什么?”高源源跟了一句。

    “我最不能接受的是,她曾经给别的男人堕过胎!”牛得才说出了最根本的原因。

    “哎呀,说到这里,那大公子对我也彻底死心吧……”高源源似乎一下子抓住了对方的话柄,马这样来了一句。

    “为啥这样说?”牛得才不懂高源源为啥敢这样说。

    “假如我告诉您,我现在已经怀了二公子的孩子,您还会再选我吗?”高源源这句话并没得到二公子的暗示和授权,是灵机一动,觉得这样说才解渴解恨解气才随口说出来的……

    “你真的?!”牛得才只问了这么半句话,居然直接将手机挂断了——估计这才是一支致命的杀手锏,一旦高源源亮了出来,牛得才瞬间仿佛遭到了致命打击一样,一头栽回到了他的病床……

    高源源挂断牛得才的电话,却回身抱歉地对一直关注她的二公子抱歉地说:“对不起二公子,刚才为了彻底让牛得才死心,我擅自说我已经怀了您的孩子,这若是被他查出来我撒了谎,可咋办,咋解释呀……”

    “这还不好办?”马到成则没有一点责怪的意思,反而发现,在高源源的身,有一股别的女孩子没有的聪明睿智,也在原本的基础,更加喜欢她了……

    “咋办呀……”高源源的眼睛一往情深地看着二公子这样问。

    “咱俩继续努力,尽快尽早怀不不怕他来调查了吗?”马到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真的呀,太好了,那二公子这跟我好吧,多多地在我的地里耕耘播种,让我尽快尽早地怀二公子的孩子吧……”一听二公子主动这样说,高源源高兴得一下子扑了来,边亲对方边这样欢天喜地地说道……

    于是,俩人又**荡魄地好在了一起……

    “虽然我们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但也不能掉以轻心……”做完了好事,俩人躺在一起歇息的时候,马到成这样提醒高源源说。

    “都现在这样了,还怕什么呢?”高源源的意思是,牛得才已经彻底瘪茄子了,而且牛爷也都用那张银行卡表明了他的态度接受了她与二公子直接建立的这种关系,哪里还存在别的问题呢?

    “别的都不怕,怕一旦你真的怀了,势必要给孩子找个名分生出来,也好让孩子名正言顺地户口吧……”马到成又一次提及了这样一个经常遇到的“老问题”

    “我什么名分都不要,只要能跟二公子保持这样的关系心满意足了……”高源源还这样强调说。

    “我说的不是咱俩,是为你真的怀了我的孩子而做打算……”马到成这是在“善后”了。

    “可是,现在不是还没怀吗,等怀了再说吧……”高源源还沉浸在刚刚与二公子好的时候那些**荡魄的快慰呢……

    “等怀可能来不及了……”马到成这样提醒说。

    “那二公子有啥办法解决呢?”高源源没懂二公子为啥提到了这个问题,既然提到了,又如何才能解决呢?

    “办法倒是有,但需要你密切配合……”马到成这样回答说。

    “人家已经是二公子的人了,二公子说啥是啥,人家一定百分之百地配合……”高源源一下子亲密无间地跟二公子拥吻在了一起。

    “我想给你找个可以结婚的对象……”马到成一点儿弯子也不绕,直截了当说出了自己的意图。

    “不嘛,人家一辈子只跟二公子好,永远都不会跟任何男人搞对象的……”高源源则立即开始在马到成的怀里撒起娇来。

    “这不是为了给将来做铺垫嘛,我的情况你也知道,已经有家有业有孩子了,所以,不能给你任何名分,也没法跟你公开交往,所以,假如你真的怀了孩子的话,势必要被人问起是谁的,你咋回答,而且,孩子会一天天地长大,到了那个时候,现轿现扎耳朵眼儿可来不及了呢……”马到成这样分析情况给对方听。

    “可是,一旦二公子给我找了个别的男人,让牛得才知道不是二公子,他还不把那个男人给弄死了呀……”高源源又这样担心起来……

    “这个你放心吧,到了那个时候,估计牛得才已经跟胡丽静正式结婚了,而一旦他们结婚了,据我对胡丽静性格的了解,肯定将牛得才给彻底套牢拿住,他也消气儿,不会再翻什么大浪了……”马到成则这样分析形势给高源源听。

    “那,二公子要给我找个什么样的对象来冒充我男人呢?”高源源似乎开始妥协了。

    “倒是有个人选,是不知道你能不能看他……”马到成心里倒是有了一个人选,但首先要做通高源源的思想工作,然后才能告诉她具体是谁……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