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740章 快说他是谁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喂,是高源源吗?”牛得才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慈祥一些,高兴一些。 ()

    “是我呀,大公子找我有事儿吗?”高源源差不多已经知道对方打这个电话是什么意思了,但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出来,这样问了一句。

    “没别的事儿,还是决定选你做我的女人,跟我去享受我老爸给的大别墅,还有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牛得才也算是直言不讳了,将自己的意图直接说了出来。

    “可是我已经告诉大公子了,我已经不是姑娘身了呀……”高源源还是用这个作为理由,来说明为什么咱俩没成的原因何在。

    “这个我不在乎,假如不选你,选那个胡丽静的话,她不但不是姑娘身了,还给别的男人堕过胎呢,还有你她年轻多了,温柔多了,无论哪方面都她强十倍百倍的,所以,我想明白了,无论你现在到了什么程度了,我都不在乎,我都选你了……”牛得才说出了自己内心的转变和最后的决定。

    “可是,您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呢?”高源源此刻,又想起了二公子分析情况,一旦遇到牛得才这样跟自己说话的时候,该如何回答,所以,马这样来了一句。

    “你有什么感受?”对于牛得才这样声名狼藉恶贯满盈的男人来说,最致命的问题在于,他从来都不考虑别人的感受,特别是他想要的女人的感受,这也是他到现在为止,也是老婆去世多年之后,一直都没找到一个跟他合拍女人的根本原因吧……

    “您口口声声说您不在乎,那我若是说,您不在乎我在乎,您会怎么想呢?”高源源立即这样回答说。

    “你在乎?你在乎什么?”牛得才心说,你是个普通护士,老子选你你该烧高香了,还谈什么你的感受!

    “在乎您年龄太大,差不多我父亲还大呢,在乎您之前结过婚,而且差不多孩子都跟我一般大,在乎您跟我同事胡丽静已经搞出那么多的风言风语,更在乎我们的性格和品行存在巨大差异——所有这些加起来,您说我能不在乎,我还能答应您选我吗?”高源源则按照二公子之前罗列出的,高源源为啥回绝牛得才的多项理由一一都列举出来了……

    “虽然我年轻大你许多,可是我的身份和地位也大你许多呀!虽然我跟胡丽静已经搞出了那么多的丑闻,可是一旦我选择了你,所有的谣传也都会销声匿迹了吧——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吧……”牛得才知道自己的解释很牵强,所以,末了还是这样没耐性地逼问道。

    “您是在威胁我吗?”高源源则显得十分地从容镇定,这样不卑不亢不软不硬地回了一句。

    “我是在恳求你,换了任何别的女孩子,我哪里还用这样低三下四地反过来求对方呢?你该知道我对你有多么的青睐,多么的喜欢,多么的开一面了吧……”牛得才还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来居高临下地颐指气使……

    “谢谢您这样看我,假如我现在没有男朋友,假如我的身心没有暗许给我心仪的男人,或许我能答应大公子现在的请求,可是您来晚了一步,正所谓名花已经有主了,您再想碰的话,说不定我男朋友都不会答应您的……”高源源还是按照二公子之前跟她说过的意思,这样给出了答复。

    “那你能告诉我,你男朋友是谁吗,我去找他,要么给他一笔钱让他放弃你,要么我找人直接废了他,反正我是不会允许这个世界,任何男人跟我争你的,你快告诉我,他到底是谁!”牛得才越发想知道,这个斗胆跟自己争夺高源源的男人是谁了,而且,还说出了对这个男人的两个解决办法——要么给钱打发他,要么找人废了他!

    “这个我真不该告诉您……”高源源则继续按照二公子的部署,开始铺垫,开始吊对方的胃口。

    “为什么呀,只要他在林海市,只要他还存活在这个世界,只要你告诉我他是谁,我立马让他让出你,他答应,我给他一笔钱,并且让他消失,他不答应,对不起,我用打算给他的那笔钱,找人做掉他,做不掉也干废他,让他再也做不了男人了——快点告诉我,他是谁吧……”牛得才再次强调了,一旦他知道这个男人是谁的话,他会用什么招法来摆平他……

    “我说了是谁,您真能废了他?”高源源心说,换了别人听你这样说,还真被吓住了,开始偏偏你遇到了我,遇到了在我身后为我撑腰打气的二公子,所以,你觉得你真能说到做到,一旦知道了我男朋友是谁,你真敢下这个手吗?

    “那当然了,你也不打听打听,牛家大公子之前在林海市是个什么狠角色,现在这个小子一定是吃了熊心吞了豹胆,不然的话,哪里还敢跟老子抢女人呢,简直是活腻了!”牛得才一听高源源这样问,哪里会示弱,立即放出了更多的狠话。

    “哎呀,这样的话,我更是不敢告诉您他是谁了……”高源源则假装害怕地这样说。

    “为什么呢?”牛得才居然没懂对方的意思。

    “因为一旦说出了他是谁,岂不是他立马要遭殃了吗?”高源源说出了其的因果关系。

    “对呀,最好让他知道这一点,让他立马退出,把你让给我,才算他聪明,才算他有个明智的选择!”牛得才反而抓住了高源源的话柄,立即这样威胁说。

    “可是您一旦知道了这个人是谁,一定不会再说这些话了……”到了这个时候,高源源才用了二公子之前的部署,要披露,这个令牛得才如此深恶痛绝的,胆敢跟争夺女人的男人到底是谁了……

    “他是谁,你必须立即告诉我,不然的话,我可能还会采取更加极端的做法来对付他,除了他本人,怕是他的家人,甚至他家的祖坟都要跟着遭殃的……”牛得才的威胁范围居然又扩大了……

    “哎呀大公子,想不到,您还真是传说的狠角色呢……”一听牛得才这样说,高源源在心里想,你说连他家人都无一幸免,那岂不是连牛爷你都要干掉的吗?看来,这个大公子的确是个十恶不赦的家伙,打死都不选择他,是多么明智的选择呀!

    “那是啊,知道老子的厉害,乖乖地按照老子说的办,快说吧,他到底是谁!”牛得才以为对方是迫于压力才这样赞美他一句呢,立即得意忘形地这样表白说。

    “其实这个男人大公子认识呢……”高源源开始说实话了。

    “我认识?”牛得才有点惊异,立即在脑子里索索,他认识的男人,有谁可能跟这个高源源建立那种亲密无间的关系……

    “对呀,而且很熟悉……”高源源继续这样吊胃口说。

    “谁呀,难道是黄幼祥?”牛得才能想到的男人大概也是黄幼祥了,该着,黄幼祥再次躺枪了……

    “哪能是他呢……他的岁数跟您也差不多了吧,我哪能选他做我男朋友呢……”高源源直接给否决了。

    “那会是谁呢,别兜圈子了,我的耐性是有限的,快点告诉我,不然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牛得才终于耐性用尽,再也不能忍受的样子了……

    “您别怎么凶神恶煞地逼迫呀,好说好商量嘛……”高源源则还要继续讲牛得才的火气憋下去……

    “被废话,快说他是谁!”牛得才简直是在咆哮了……

    “假如我说,我男朋友是您的亲弟弟二公子牛得宝,您会信吗?”高源源还是没直接说,而是这样做了一个假设……

    “你说谁?”牛得才还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是您同父异母的兄弟,二公子牛得宝呀!”高源源这才最后确定了,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真的是他?”一旦确定是牛得宝,牛得才的心一下子像坠入了万丈深渊一样——他娘的,咋又是牛得宝呢,再次遇到克星的感觉,让牛得才的那股子劲头一下子消减得所剩无几……

    “换了别的男人,我哪能不求任何名分和钱物地把身子给了他呢,也是二公子这样的极品男人,才配得到我的身子哩……”高源源则用傲娇的口吻这样回应对方说。

    “不对呀,你这是自相矛盾呀……”牛得才反应了有一阵,忽然想起了一些什么,立即这样质疑说。

    “咋不对了?”高源源像是惊异了一样,这样问。

    “假如你真的是跟牛得宝好了,应该不是一天两天了吧……”牛得才这样问道。

    “对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呀……”高源源马承认说。

    “那昨天夜里我来这里*的时候,你干嘛跟胡丽静争先恐后争得不亦乐乎,给了我严重错觉,以为你们俩都特别想成为我的女人呢——这个,你作何解释呢?”牛得才居然从这个细节,找出了高源源“自相矛盾”前后言行不一致的地方,试图找到破绽,将对方瞬间击溃……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