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739章 还是要选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行了,不必发誓了,我有些困了,稍微休息一下,很快会叫牛得才过来跟我定下这件事儿的,你这回去等吧……”牛旺天才不想听胡丽静在他面前发什么毒誓呢,赶紧打断了她,然后这样差遣她说。

    “那好,我这回去等您的好消息了……”胡丽静一听牛旺天真的是让她走了,也知道再待下去,怕会引起牛爷的反感,也知趣地这样说着,转身要离开。

    “等等……”牛旺天却觉得,这样让胡丽静走了,多少有点冷场吧,或许应该为之后的环节步骤做些必要的铺垫吧,也这样喊了一句。

    “您还有事儿吗?”胡丽静本来也觉得,自己这样离开有点尴尬,所以,一听牛爷喊等等,马转身这样问。

    “给你这张卡……”牛旺天从枕头底下又摸出一张卡来递给了胡丽静。

    “这是什么卡呀?”胡丽静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待遇,所以,很是惊异,莫非是一张传说的购物卡吧,里边有一百?五百?抑或是牛旺天这样的大富豪,说不定里边有一千块钱可以到指定商场去购物的吧,心里也有了小小的激动,这样问道。

    “银行卡,里边有十万块钱,密码是6个8,算是我给你的见面礼吧……”牛旺天都是很愿意看胡丽静惊喜的样子,这样解释说。

    “哎呀,您太客气了吧,一下子给了我这么多钱,我真是有点受宠若惊了呢……”胡丽静刚才猜测的顶多是一千块钱,突然听到里边有十万块,竟然觉得这张银行卡沉得有点压手腕子了!

    “是一点小意思,你拿去用吧,假如你真的成了牛家的大儿媳,还会有更多的红包送你的……”牛旺天知道给对方的是他所有红包最小面额的,但却让她有了这么大的惊喜,一看是没见过大世面的底层女孩子,不像刚才的高源源,给了她那么一张银行卡,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还是喜欢高源源那样的女孩子,没办法……

    “太谢谢您了,我决定了,这辈子,生是牛家的人,死是牛家的鬼,不管大公子要不要我,这辈子,我都跟牛家有不解之缘了……”胡丽静则立马赌咒发誓起来……

    “好了好了,你快回去听信儿吧,我真有点累了,需要静静地休息一会儿了……”牛旺天着实觉得不爱听了,这样说道。

    “那您休息,我走了……”胡丽静退出了牛旺天的特殊病房,关好门,一看高源源假如还在等自己,顿时兴高采烈地举起了那张里边有十万元的银行卡,无激动地对高源源说:“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咋成功了?”高源源假装替她高兴地问。

    “牛爷不但答应我做牛家大儿媳了,而且还给了我这张银行卡呢……”胡丽静直接亮出了刚刚到手的银行卡……

    “真的呀,牛爷给的银行卡,里边一定有很多钱吧?”一听胡丽静也得到了牛旺天给的银行卡,高源源的心里多少有点不是心思,所以,想知道里边到底有多少钱,这样或许也有了较,心理或许也会平衡一些吧。

    “那当然了,我两年的工资还多呢……”胡丽静并没直接说出具体的数,只是这样大概地形容了一下。

    “到底是多少啊,说出来,也让我粘粘喜气儿呗……”高源源则一定要知道具体有多少钱,心理的那个小小的结才会打开。

    “不瞒你说,整整十万块呢!”胡丽静简直都快乐癫了一样这样在高源源的耳边说……

    “天呀,这么多呀,不吃不喝攒两年也未必攒出这么多钱呀!”一听牛旺天才给了胡丽静十万块,高源源的心不知道为啥一下子狂跳不止了——天呀,这么多呀——慨叹的的不是胡丽静得到的,而是她自己得到的……

    “是啊,你说我是不是成功了?”胡丽静哪里知道高源源的成功有多大呀,还沾沾自喜地这样问道。

    “不是成功了……”高源源真有点不来气儿的感觉了,当然不是因为对方,而是因为自己——她得了十万块钱都如此亢奋地说自己成功了,那自己得了多她那么多倍的钱,又算是什么呢?。

    “那是什么了?”胡丽静以为高源源对自己得了十万块钱开始羡慕嫉妒恨了呢,有点惊异地问。

    “是太成功了!”高源源当然说的也不是胡丽静,而是自己。

    “是呢是呢,我都不知道下一步该咋办了……”胡丽静居然一点儿都没听出来对方完全不是在说她。

    “还能咋办,赶紧把这个好消息让你未来的大官人知道呀,省得他现在没着没落的……”高源源此刻想自己赶紧找个地方去仔细沉淀消化一下自己取得的巨大成功,所以,才这样给胡丽静找个去处。

    “不行,现在我还不能去见他!”胡丽静本来都开始移动脚步了,但却突然停了下来。

    “为什么呢?”高源源有点害怕,生怕胡丽静突然看穿了自己的真正意图,这样问了一句。

    “牛爷答应为我做主,说休息一会儿,找牛得才当面定下我和他的事儿呢,所以,我必须耐心等待牛爷再次找我才行……”胡丽静此刻还没被胜利冲昏了头脑,还记得与牛旺天的对话。

    “说的也是,那你也快回宿舍去休息一下吧,攒足了精神,也好迎接更大的惊喜呀……”高源源又这样建议说。

    “说得对,我闹腾这一天一宿了,出了好几身的臭汗,也该洗洗干净,然后,迎接属于的美好未来了……”胡丽静欣然接受了高源源的提议……

    “快去吧,有好消息了,别忘了第一时间告诉我!”高源源还假装这样热情地要求说。

    “一定会,等我的事儿定下来,我立即请你和唐护士长吃饭,全市所有饭店餐馆人任由你们挑选,想吃啥吃啥,都我埋单!”胡丽静则真的想请这俩帮助她获得巨大成功的同事吃顿好饭了……

    “别高兴得太早,快把银行卡收好,我提醒你,最好是到atm机查一查,到底里边有多少钱,而且,真的有那么多钱的话,应该把密码改一改最好,那样才算是自己的钱了……”一看胡丽静还磨磨唧唧的不肯快点离开,高源源居然给她支了这样一招儿……

    “说的是呢,谢谢你提醒我,我先不回宿舍了,我这去找个atm机,那你说的做!”胡丽静一溜烟撒丫子蹽没影了……

    看着她消失的背影,高源源悄悄摸了牛旺天给自己的那张里边足足胡丽静多了十倍钱数的银行卡,再次感受到了,自己在牛旺天心目的分量有多重——看来,金钱不是不能衡量一个人成功程度的,只不过,要有个参照系数才行,必须,我和胡丽静之间——高源源心里这样想着,别提有多幸福了,回到了自己是宿舍,躺在了床,回想起这两天经历的一幕一幕,特别是与二公子缠绵悱恻在一起的每一个曼妙画面,依旧是那么的心荡神摇,依旧是那么的蚀骨铭心……

    然而,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本来以为心里正在想二公子呢,该是他打来的吧,哪成想,一看号码,居然是牛得才的——按照二公子之前的预测,这个时段,牛得才是该打个电话给我的,咋又让二公子给算准了呢?也接通了……

    原来,牛得才极度疲惫,迷迷糊糊地睡了一觉,可是睡着睡着,忽然被一个念头给吓醒了——呼啦一下子坐了起来——不对呀,咋一听高源源说她不是姑娘身了,轻易相信了呢?没经过亲自检验,谁知道她是不是在撒谎,用这样的话来敷衍搪塞老子啊,不行,必须亲眼看见才行!

    只是冲动,要冲出病房去找高源源,非逼她脱了裤子亲眼看个究竟才算相信的时候,转而一想——假如真的不是姑娘了,自己又该咋办呢?

    只能又坐回到了病床,用他那些混蛋逻辑开始重新思考问题……

    忽然有了一个念头——即便是高源源不是姑娘了,也胡丽静强一万套吧,至少年轻吧,至少水灵吧,至少性格不像胡丽静那么咄咄逼人像个泼妇吧,至少没给别的男人堕过胎吧——这样说来,要选还是得选高源源呀,打死都不该要那个敢跟自己玩命儿的胡丽静吧!

    而且,在这样想的时候,牛得才还忽然发现了胡丽静的谐音是“狐狸精”!

    还真是个狐狸精,昨天夜里*的时候,稀里糊涂跟她弄了三把,末了差点儿丢了老命,今天好,若不是老子劲儿稍微大一点儿,被掐死的兴许是老子了,这样一个时时处处都“要命”女人,谁沾她都会倒血霉,不行,打死都不能选她,要选,还是得选高源源,哪怕她真的把姑娘身给了别的男人,哪怕她心里不是很情愿,自己都要全力以赴地去争取呀!

    这样的心理驱使下,牛得才才抖了抖精神,拨通了高源源的手机……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