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735章 找她干嘛呢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高源源吧,我是牛家大公子牛得才呀,我已经跟我老爸谈妥了成家立业生儿育女的事儿,而且直接选你做我的女人了,我老爸也想让我带你去见他呢,咋样,这跟我去一趟吧,这可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争取到的机会呀!”牛得才满怀希望地这样说道。

    “哎呀大公子,实在是抱歉了,我不能跟您去见牛爷了……”高源源得到了二公子的面授机宜,直接这样回答说。

    “为什么呀,你那会儿不是已经默许了吗?”牛得才则有些意外,这样问道。

    “对不起,当时我是没解释清楚,可是,现在,我必须跟您说实话了……”高源源很是平静地解释说。

    “咋了,你已经名花有主有别的男人了?”牛得才最怕的是这个了。

    “是啊,已经有了……”高源源按照二公子的提示这样回答说。

    “已经结婚了?”牛得才立即问。

    “那倒是没……”高源源马答。

    “已经订婚了?”牛得才再次问。

    “也没订婚呢……”高源源再次答。

    “只是男女朋友关系?”牛得才在确认。

    “嗯,算是吧……”高源源也算是回答了。

    “那没事儿了,你只管跟我说他是谁,回头我补偿他一笔分手费也打发他了,所以,你放心大胆地跟我去见我老爸吧……”牛得才马这样吩咐说。

    “倒是可以陪您去见牛爷,可是我怕牛爷知道我不是姑娘了,会发火不让您要我了……”高源源则按照二公子教她的说法,这样回答说。

    “你说啥?你已经不是姑娘了?”牛得才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对呀,在周,我男朋友约我去他家,在我饮料里下了迷药,我迷迷糊糊地不再是姑娘了——这样的事儿若是让牛爷知道了,哪里还会容得下我做您的女人,给牛家生出正宗的后人呢……”高源源根据二公子帮她编造的故事,这样回应对方说。

    “天哪,你不是姑娘了,你咋不早说呢!”牛得才听到这里,好像一桶带着冰块的凉水从头顶直接浇了下来一样,顿时心里凉了半截……

    “您也没容我空说出这些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呀……”高源源居然还这样争辩说。

    “好了好了,那算了,我另选别人吧……”牛得才一听高源源居然不是姑娘了,立即气恼极了,但又无可奈何,她说是一周前**的,这也怪不得她呀,可是转念一想,刚刚被自己掐死的这个胡丽静,已经跟自己搞过了,而且如此拼命地要做自己的女人,听说自己选了别的女人,居然来这里以死抗争,或许,真该选她才对吧,可是,她已经被自己给掐死了呀,这可咋整呢……

    挂断高源源的手机,牛得才立即跑到病房的床去扒拉胡丽静,但人早已没了呼吸没了心跳,吓得牛得才一屁股又坐在了地,居然有了鸡飞蛋打,忽然一无所有的感觉了……

    虽然牛得才最终还是给黄幼祥打了电话让他带人来将胡丽静弄到急救室去抢救,很快传来人活过来了,并没有生命危险,但这样双重的打击还是让牛得才像霜打的茄子一样,枯萎在了病床……

    胡丽静醒过来,一眼看见唐小欧守候在她的病床前,立即挣扎着要坐起来,嘴里还说:“求你了,帮我弄一把大号的手术刀……”

    “干嘛呀你,不想活了?”唐小欧一把将胡丽静给按压回了病床。

    “不想活了,但也不能自己死……我要找那个臭流氓对命去……”胡丽静还是要跟牛得才拼个你死我活鱼死破。

    “省省吧你,你哪里是他的对手呢,你可别忘了,人家是牛家的大公司,想要对付你,还不像碾死一只蚂蚁呀,还是好好养病吧,回头你还得到人家面前去磕头谢罪,或许才能得到原谅,保住你这份儿来之不易的工作呢……”唐小欧耐心地做胡丽静的思想工作。

    “我的名誉彻底让牛得才给毁了,我哪里还有颜面在牛家医院工作呢,既然我什么都被他给毁掉了,我也没什么可怕没什么可留恋的,既然一无所有只有死路一条,那我必须拉他给我当个垫背的,在阳间我没法给他当女人生孩子,到了阴间,我还要缠磨他,让他永生永世都甩不掉我……”胡丽静走火入魔般地这样念叨说。

    “你呀,还是听我一句劝,趁早死了这份儿心,多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放下与牛家大公子对决的念头,兴许会得到牛家的原谅,保留你的职务,保住你的饭碗子,这才是最重要的呢……”其实唐小欧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劝慰胡丽静,都是二公子提前预判到,策划给唐小欧听,让她一旦遇到了胡丽静这样的表现,这样对她说,所以,唐小欧竭力往这方面引导对方……

    “不行,打死我也咽不下这口气……”胡丽静则还沉浸在那种以死抗争的情绪,一时半会跳不出来……

    “咽不下也得咽!这才是做人的技巧和生存的法则……”按说唐小欧自己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至理名言,但之前有过二公子的模拟布置安排,所以,此刻与胡丽静对话,显得那么的从容和睿智了……

    “那你说,假如你换成我,弄到这个地步,接下来该咋办?”胡丽静或多或少觉得今天的唐小欧跟往常不一样了,说出的每句话都是那么的在情入理,所以,才会有所松动,这样问了一句。

    “你肯听我的?”唐小欧终于看到了曙光一样,这样问道。

    “不是听你的,而是问你该咋办?”胡丽静还要较这样的真儿,说明她是一个多么矫情的女人!

    “我要是你呀,到了这个份儿,先去找高源源……”唐小欧心里别提多佩服二公子了,这一步早被他预料到了,所以,一听胡丽静这样问,立即按照事先二公子教她的说法回答说。

    “找她干屁呢?”胡丽静很是惊异——这个唐小欧,这是要给我出什么主意呢?

    “劝她放弃做大公子的女人呀……”唐小欧还是把二公子说过的话重复了出来。

    “她?脑袋削成尖儿地跟我争这个位置和名分,现在我被牛得才弄成残花败柳一败涂地了,哪里还争得过她呢?”胡丽静则觉得几乎没这样的可能了——别看她还憋着一股子劲儿要跟牛得才去拼命,可是让她相信高源源会退出与她的竞争,打死她都未必信……

    “那可未必……”唐小欧则再次佩服二公子的预判,胡丽静果然做出了这样的反应,所以,也按照二公子的安排,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咋未必呢?”胡丽静再次懵懂了。

    “我可是听说,其实高源源本人并不情愿给牛得才当生孩子的机器呢……”唐小欧再次按照二公子事先编排好的说法,这样渗透消息说。

    “胡扯,她巴不得趁机成为牛家的媳妇儿,管他牛得才大她多少,管她有多讨厌牛得才,但事实证明她真的与我竞争成功了,真的被牛得才选了,这样的大好局面,她会轻易放弃了?”胡丽静提出了强烈的质疑,还是一副打死都不信的样子。

    “当然不会轻易放弃,所以,才要你拼死去争取……”唐小欧却这样鼓励说。

    “你觉得,我的胜算有多大?”胡丽静完全没有任何希望,所以,完全不屑一顾地这样问道。

    “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你也该全力去争取……”唐小欧给出了这样最常见的回应……

    “笑话,本来一点儿希望都没有,我做再大的努力也白扯……”胡丽静则是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回答说。

    “那我告诉你,你知道牛得才为什么掐死你之后,过了一会儿叫人来救你了吗?”唐小欧真心佩服二公子,连这一步都想到了,准知道胡丽静会提出这样的质疑,而到了这个时候,才可以向她透露最关键的信息,所以,才这样问道。

    “这还用问呀,他是生怕我死了,他要给我偿命的!”胡丽静则是这样认定牛得才打电话叫人来救她一命的——是生怕给她偿命才救她的……

    “错,假如你真的死了,牛家自己的医院,随便找个理由当成你的死因,谁会追究呢?死了也白死了……哪里还会让牛得才替你偿命呢……”唐小欧则按照二公子的说法,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那他为啥还让人来救我呢?”轮到胡丽静提出疑问了。

    “因为他在死过去之后,给高源源打了一个电话……”唐小欧开始披露最关键的细节了。

    “他给高源源打电话干啥呢?”胡丽静似乎更加不可思议了。

    “要带她去见牛爷,把他们之间的关系定下来呀……”唐小欧马按照二公子编好的剧本台词这样回答说。

    “难道高源源没答应跟他去?”胡丽静绝对难以置信,但还是十分惊异地问了一句……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