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729章 美丽的天使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嗯,算你要求不高,这样吧,正好在连山小区有一套样板别墅空置下来了,老爸暂时还不想出手,临时给你住下吧,假如你真的找个女人给牛家生下了真正的孙子,那这幢别墅老爸直接过户到这个孙子的名下……你觉得咋样?”牛旺天越是听牛得才要求不高,越觉得应该给他一个好的住处,直接说出了自己心里早拟定的一个住处。 ()

    “当然好啊,那幢别墅我知道,整个连山小区200多栋别墅属那套位置最好,样式最好,装修最好,价值当然也最好,老爸能让我住这样的别墅,说明我还是老爸亲生的……”牛得才一听,牛旺天居然把这么好的高档别墅给自己住,而且说将来生出儿子过到儿子的名下,立即感激涕零般地这样回应说。

    “屁话,老爸之所以让你住在这里,主要是考虑作为牛家的二代,不能住得太寒酸,那样的话,会被女方瞧不起,还有是,你必须与牛欢分开住,也才会彻底断了沆瀣一气做坏事儿的客观条件,这一点,希望你心里能清楚……”牛旺天则趁机这样教诲大儿子说。

    “放心吧老爸,能住这么好的别墅,还能娶老婆生出孩子,多美的好日子呀,我咋会不珍惜,我咋会继续作死干回事儿,回头再让老爸给我撵出去呢!”牛得才真是学乖了,也知道挑牛旺天爱听的话说了。

    “你明白了这一点行——对了,你现在开的那辆悍马不用换了吧?”牛旺天说完了房子又说车子。

    “但凡能换老爸一定要给我换一辆……”牛得才居然舍得换那辆他之前视如珍宝的进口原装悍马了……

    “才八成新吧,为啥要换?”反倒是牛旺天有些不解了。

    “不为别的,太费油了,我现在连给它加油的钱都掏不起了,赶紧给我换一辆省油的车开吧,我不在乎什么牌子,只要省油行……”牛得才居然为费油付不起高昂的养车费用而放弃了那辆拉风豪华的悍马车。

    “你也知道省钱了?”牛旺天还是头回听牛得才有了节省的理念,马这样质疑地问。

    “不是省钱,而是根本没钱,每天吃饭都勉强维持,哪里还有钱养活那辆油老虎呢!”牛得才只好竟他的窘迫说了出来。

    “那好,我记得我的车库里还有一辆混动的丰田车,没什么别的有点,是省油,可能连你开的那辆悍马十分之一的油都用不了……”牛旺天一听牛得才有了这样的理念,心里还真是高兴了许多,立即帮他调配了车辆,这辆车是超级省油的,这下你应该满意了吧……

    “那太好了,换这辆吧……”牛得才一听这辆车用油才是悍马的十分之一,立即欣然接受了——之前每次给那辆悍马加油他都心疼,因为手头的钱太紧了,给悍马加满了油,可能下顿自己得喝西北风度日了,所以,一听这辆车这么省油,立即答应了。

    “嗯,现在是房子车子都有了,你觉得还差啥呢?”牛旺天安排好了车子和房子,转而又问其他问题。

    “当然还差——票子和女子了……”牛得才反应倒是快,直接将他最需要的两个要素给提了出来……

    “先说票子吧,你觉得,房子车子都解决了,你找个女人生个孩子还需要花多少钱钱?”牛旺天是想听听现在的牛得才,在要钱花钱是个什么心态……

    “这个我哪能说出个具体数呢,谁知道在什么地方需要花什么钱呢……”一听牛旺天这样问,牛得才有点发蒙——不能直接说具体数啊,那样的话,说多了老爷子会觉得自己狮子大开口,说少了,岂不是直接吃亏?所以,只能这样含糊其辞地说道。

    “大概吧,方说,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一年的费用大概是三五万够了,那你一年的费用多少才够?”牛旺天也不急于说出具体能给牛得才多少钱,只是举出了普通人家大概需要的费用……

    “我若是说需要普通工薪家庭的十倍,一年需要三五十万,老爸能给我吗?”一听牛旺天说出了这样一个基数,牛得才心说,不能再矜持了,再矜持,回头这个老东西直接说——你既然在开车都能知道省油,那在生活费也参照普通人家的花销吧——那可坑死宝宝了,所以,赶紧用了这样试探的口吻询问道。

    “只要你是真需要,每项花销都有名目出处,老爸给你实报实销……”牛旺天也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只说出了这样一个大的原则。

    “实报实销?”牛得才对这个说法很感兴趣,不知道老东西这样说到底是个什么概念……

    “对呀,今后你想从老爸这里得到钱,那得有花钱的名目,没有名目的钱,老爸一分钱都不会给你花,但假如是家庭成员需要的,老爸肯定不会亏了你,所以,才想让你实报实销……”牛旺天这样耐心地解释说。

    “那我一年若是超过三五十万呢?”牛得才心里的底线大概每年最少得花费三五十万吧,所以,想再试探一下老东西的底线,万一还能再扩大成果,该多好呢?

    “那要看超过的部分干啥了,假如是你的女人怀孕需要花费,有多少算多少,老爸都买单,可是若是你趁机又去吃喝嫖赌,对不起,老爸不但一分钱不给你报销,反而要撤销之前给你的所有承诺……”牛旺天则说出了自己的基本要求和惩罚措施。

    “好好好,那每年老爸给我五十万吧,剩下的,转到下年继续使用,不够的,我自己想办法……”牛得才一听这已经是限了,立即见好收,这样回应说。

    “想什么办法,你绝对不能再搞歪门邪道,一旦被我发现,同样撤销全部承诺……”牛旺天则立即对牛得才的这个说法提出了警告。

    “放心吧老爸,我再也不搞那些害人不利己的歪门邪道儿了,我做什么,都先告诉老爸,老爸同意了,我再做还不行吗?”牛得才心说,我还走什么歪门邪道啊,现在干坏事儿的心劲儿和能力都没有他娘个西皮的,所以,立即这样回应说。

    “好吧,钱的问题谈到这里了,现在开始谈女人吧,你心有没有个具体人选,也好让老爸帮你参谋参谋?”在钱数的问题,原本定下的一年给他一百万的限,现在又下降了一半,看来跟牛得宝定的那个限五百万是相当高啊,但愿牛得才能说话算话,不再轻易糟蹋钱了——转而,牛旺天又提到了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个问题。

    “不瞒老爸说,还真有了……”牛得才一听牛旺天问道了这个项目,直接给出了这样的答案——他似乎认定了,刚才在走廊里,撞见了高源源,跟她说了自己的意图,对方没有明确提出反对意见是同意了呢,所以,此刻才会这样回答牛旺天。

    “这么快,你不会说是牛家医院的护士吧……”牛旺天似乎有了预感,牛得才之所以这么快选定了女人,一定是他能接触到的女人,而能接触到的,也只有牛家医院的这些护士了吧。

    “还真让老爸猜对了……”牛得才还真承认了。

    “是昨天夜里你一连搞了人家三把的那个姑娘?”牛旺天直接这样猜测说。

    “她哪里还是什么姑娘了呀,早是个二手货了,听说之前还跟前男友堕过胎呢,这样的女人我哪能让她给牛家生正宗的后人呢……”牛得才一听老东西猜的是胡丽静,立马这样回应说。

    “那你昨天夜里搞人家干吗,还闹得满城风雨的,回头你咋让人家再做人嘛……”牛旺天则按照传统观念,这样提醒牛得才说。

    “都是她自己心甘情愿投怀送抱的,搞了两把还觉得不够,结果,第三把的时候,差点儿把我给搞死了,幸亏是在医院,幸亏遇到了一个美丽的天使,用人工呼吸把我给救活了……”牛得才居然如此往死里埋怨对方说。

    “美丽的天使?”牛旺天忽然对这个提法很感兴趣——难道牛得才真的另有更好的人选了?

    “对呀,是咱家医院的一个年轻护士,长得靓丽不说,还丰r肥t,一看是一块生儿育女传宗接代的风水宝地……”牛得才这样评价说。

    “咱们牛家医院还有这样年轻的女护士?”牛旺天有点不信牛得才夸张的说法。

    “对呀,也许老爸不认识,从来没来这里伺候过老爸吧……”牛得才这样解释说。

    “你说的这个女护士叫啥?”牛旺天更感兴趣了好像。

    “老爸别问了,回头我带她来见老爸,直接叫您一声公公得了……”牛得才则想简单处理,不想节外生枝。

    “不行,你必须说出具体名字,老爸也好帮你把关……”牛旺天则忽然觉得,牛得才也许说的是他今天早见到的那个漂亮女护士吧,这样坚持问道……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