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28章 怎么可能呢

    “我当时几乎什么意见都没说,只表示这样的事情我这个当兄弟的没法给出具体建议……”马到成说的还真是实话,当时他还真是什么主意都没出。

    “那老爷子最后如何决定的呢?”徐美仑想尽快知道结果。

    “牛旺天想了半天,末了对我说,考虑到一下几点,还是要答应牛得才的要求……”马到成还是按部班地这样讲述当时的情况。

    “有啥理由答应牛得才这样荒唐的要求啊!”徐美仑再次提出了强烈质疑。

    “牛旺天的几个主要意图是,第一,假如按照牛得才提出的要求,让他找个女人生儿育女,势必要让他把那颗浪荡的心收回来;第二是借此可以将他与牛欢分割开来,减少他们俩沆瀣一气继续做坏事的客观条件;第三,还可以趁机开出条件,让他不再与牛得宝做对……”马到成将当时的情况用自己的语言这样归结好了说出来给徐美仑听。

    “这么说,牛旺天是答应牛得才的荒唐请求了?”徐美仑觉得十有**牛旺天要答应牛得才了。

    “具体还没最后定,总是为一些具体细节反复掂量考虑,所以,才反复给我打电话,问我的意见……”马到成趁机这样铺垫说。

    “还有什么细节需要考虑呢?”徐美仑有些不可思议。

    “如给牛得才提供什么样的房子,找什么样的女人,为他改邪归正投入多少钱较划算等等……”马到成说出了一些可能的具体事宜。

    “这些他自己都可以定啊,干嘛总是跟你商量呢?”徐美仑还是觉得,马到成没必要再参与其了好像。

    “我也这样问牛旺天啊……”马到成在紧急思考,该如何回答对方的质疑,所以,说了这样一句废话。

    “他咋解释呢?”徐美仑还真是有点不可思议的样子了。

    “他居然说,假如我现在决定把全部家产都由你大哥来继承,你是不是会欣然同意……”马到成还真是将当时牛旺天说的一句话给说了出来。

    “当然不会同意呀!”徐美仑立即回应说。

    “我也是这样回答的,牛旺天听了立即说,不同意的话,快点帮老爸出主意尽快摆平此事,免生后患……”马到成相当于是为自己回去做了一个必不可少的铺垫……

    “于是,你帮牛旺天出主意了?”徐美仑这样问。

    “不出一点儿主意肯定说不过去,我建议给牛得才的钱要实报实销,不能任由他在挥霍无度地浪费牛家的财富……”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牛得才那样的人,大手大脚习惯了,谁能管得住他挥霍浪费呀,一旦同意了他的请求,肯定是个无法填满的无底洞……”徐美仑立即这样评价牛得才说,看了,她对牛得才的德行也是了如指掌。

    “我也这样担心的,所以,我给牛旺天出了一个好主意……”马到成这才开始披露最关键的部分。

    “啥好主意呢?”一听是好主意,徐美仑也似乎在洗耳恭听。

    “设置限,牛得才花钱第一是要实报实销,钱花到了哪里都要有出处凭据,第二是要在一定的额度之内,超出了,对不起,只能自理……”马到成说出了自己给牛旺天出了个什么主意。

    “你建议给牛得才设的限是多少?”徐美仑这样问,可能是想评估一下可能性有多少吧。

    “五百万……”马到成直接报数说。

    “我敢说,不出一个月,他得给败光了……”徐美仑则不假思索,直接这样回应说。

    “所以,我给牛旺天出主意说,心里定的是五百万,但告诉牛得才的,却只有一百万,一旦花光了,来求牛旺天的时候,才可以先教训他一番,然后再给一百万,以此类推,每一百万都给牛得才设个坎儿,这样的话,势必会让钱都花在有用的地方,同时,也能遏制住牛得才随意挥霍的坏毛病……”马到成趁机说出了自己给牛旺天出的那个绝妙主意。

    “嗯,这个主意还真不错,也是你能想得出来吧……”徐美仑还真觉得马到成的这个主意出得绝妙,马这样肯定说。

    “谢谢你的夸奖,我也是根据牛得才的秉性德行才想出了这样一个主意的……”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既然你把主意都出完了,牛旺天干嘛还总是找你呢?”徐美仑又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我也觉得牛旺天有些反常,刚才还催我,一定要尽快回去一趟,要当面跟我密谈一些最后的决定,我估计,无非是这几点,一个是给牛得才一套什么样的房子,是临时借住,还是将产权过到他的名下,这个必须经过我的同意才行,再是,给牛得才找个什么样的女人,既能让牛得才满意,也能不丢牛家人的脸面,最后,可能是想让牛得才当着我的面儿发誓,不再同室操戈兄弟残杀之类的吧……”马到成将几乎所有的可能性都说出来了,生怕条件不充分,徐美仑不放自己回去,那样的话,可耽搁了拯救高源源的计划呀!

    “看来,你还真得回去一趟了……”听马到成这样的一番话,徐美仑自己都这样认定了……

    “我总觉得不好意思,陪你来了,却不能陪你回去……”马到成一听美仑这样说,立即不好意思起来……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让广义叔带我回去行了,我这边还要处理许多具体事宜,大概要到下午甚至傍晚才会回去呢……”徐美仑不放马到成走则已,一旦放了他,也不会再给他设置后顾之忧了……

    “那我可真的回去了……”马到成的心里突突乱跳着——终于说服她了,但愿别后悔,更别节外生枝……

    “快去吧,别让牛旺天太火了,多为他分忧解难,对咱们很有利,你只管去吧,我这边你不用多担心……”徐美仑再次表现出了那种与生俱来的善解人意……

    “那好,那我这回去了……”马到成再次感觉到了徐美仑的那种博大胸襟宽广胸怀,这样的女人绝对是古往今来绝无仅有……

    跟徐美仑说了再见,马到成独自驾车往回赶……

    牛旺天慢条斯理地用了三本旧相册,对牛得才进行了一番最传统式的教育,虽然不知道是否很管用,至少表面,牛得才算是“低头认罪悔过自新”了。牛旺天也才跟他进入正题,开始提及他的那个请求。

    “不瞒你说,关于你这件事儿,我已经跟你弟弟牛得宝沟通过了……”牛旺天开口这样说道。

    “他一定翘着脚蹦高儿骂我不该这样做吧!”牛得才立马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正相反,老爸正犹豫呢,反倒是他劝老爸同意你的请求……”牛旺天似乎是要趁机为二儿子牛得宝正名。

    “怎么可能呢,我若是娶了媳妇儿生了娃,那可算是长子长孙,回头继承牛家家业也轮不他了,他还会替我说话?”牛得才立马从这样的角度来说明,牛得宝绝对不会替自己说好话的……

    “他可能也有他的目的吧……”牛旺天心知肚明牛得才会是这样的反应,但为了能让他相信牛得宝真的帮他说话了,所以,才这样回应说。

    “他会有什么好目的?难道是正话反说,明明是心里恨死我了,却反倒说要哥俩好之类的?”牛得才似乎更加怀疑牛得宝的真实目的了。

    “我猜测他的目的是想让你真正改邪归正重新做人,这样的话,他再驰骋商场的时候,才不会腹背受敌,时不时的还要防备来自自家兄弟的围剿残杀……”牛旺天将牛得宝说出的诸多理由提炼归纳只剩下了这一条。

    “这么说,他已经怕了我了?”牛得才则这样猜测说。

    “不是怕你了,而是衷心祝愿你能痛改前非脱胎换骨,做一个真正符合牛家身份的大哥!”牛旺天则从正面引导牛得才说。

    “哎呀,那改天我见到他,还要好好谢谢他呢!”牛得才嘴这样说,心里还是恨得痒痒的,老子这点儿好事儿居然要他来说好话,即便下次见了他,也绝不会给他什么好脸子的!

    “那倒是不必了,只要你心里知道,你的兄弟在你这个问题持有什么态度行了——好了,开始说你的事情吧,首先问你,你想住一套什么房子呢?”牛旺天也知道,牛得才只是为了应付敷衍他,才会这样说,也赶紧转移了话题。

    “现在住的那个又潮湿又阴暗的小二楼行吧……”牛得才此刻居然要求不高了,看了他是被牛旺天的“制裁”给弄怕了,只要能现在住的地方强,心满意足了好像。

    “面积大小有要求吗?”牛旺天则继续刺探对方的底线。

    “够我和女人还有孩子住的行吧……”牛得才的要求还是不高,而且,只往他今天来说的主题扣,明显是在提醒牛旺天,我现在要住房不是给我一个人住的,是给你未来的孙子和孙子他妈住的,你掂量着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