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727章 正好有时间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是一般男人的大……”唐小欧也马承认说。

    “小欧姐是咋知道的呢?不会是?”高源源居然这样问道。

    “别瞎想,我是之前二公子两口子要做试管婴儿,黄副院长派我去帮助二公子*的时候偶然发现的,咋了,你以为我跟二公子有过一腿?”唐小欧虽然立即解释清楚了,但还是这样问了一句。

    “没有没有,我只是一听小欧姐知道二公子的较大,所以才会有些猜测的,小欧姐千万别介意呢……”高源源还真不是成心这样怀疑的。

    “现在没时间扯这些没用的了,还是说刚才的话题吧,我刚才说到哪里了?”唐小欧马将话题扯了回来。

    “小欧姐刚才说让我记住三点的头一点,男人再大女人也容得下……”高源源的脑子还算清楚,马想起了刚才说的是什么话题。

    “那好,那现在说第二点,可能会有点疼,而且会流点血,但千万别紧张别害怕,全世界过来的女人都要经过那两秒钟的考验,谁都没咋地,你也不必惊慌失措大惊小怪一惊一乍的……”唐小欧又这样提醒说。

    “记住了小欧姐,能跟二公子好,是我梦寐以求求之不得的天大好事儿,这点儿疼痛我是能忍受的,而且女人每个月都要流很多血的,所以,为了自己喜欢的人流点血我也不会大惊小怪一惊一乍给二公子留下坏印象的……”高源源还真是一点透,马这样表态说。

    “那好,还有第三点,是不要太热烈,也不要太冷淡……”唐小欧又提出了第三点注意事项。

    “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呢?”高源源一时有点发蒙,不知道唐小欧这样说的具体含义是什么。

    “你反应太热烈主动,会给二公子轻浮的感觉,你太冷淡,会让二公子觉得你有点不情愿……”唐小欧说出了问题所在。

    “那我要如何把握尺度呢?”高源源还真觉得这个有点难度,谁能恰到好处地把握好这个分寸尺度啊!

    “其实我也说不清到底怎样才能把握好这个尺度,但有一点,你始终都在心里默念着,从这一刻起,我是二公子的女人了,我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他了,任由他稀罕,任由他处置,与此同时,也要将自己最妩媚最美妙的一面展现给他,让他觉得,你这朵含苞待放的花蕾是为他徐徐开放的——我觉得,你能做到这些也足够了……”唐小欧根据自己的经验,说出了这样一些较实用的技巧。

    “天哪,我真怕自己做不到小欧姐说的这么完美无缺呢?”高源源则觉得,要想做到唐小欧说的那个程度,难度太高了,自己根本做不到吧恐怕!

    “不用完美无缺,只要你在心里这么想,估计你表现出来的言行也能朝最好的方向发展了……”唐小欧又这样解释说。

    “可是小欧姐,我还是有点紧张,吃不准能不能让二公子满意,能不能给他留下个好印象呢……”高源源虽然得到了唐小欧的言传身教,但还是有点情不自禁的紧张,让她显得不够自信。

    “这样吧,你把自己的处境往坏了想,想象着你已经被那个大公子给逮住了,要被他给糟蹋了,这个时候,二公子出现了,将你拯救出来,你想以身相许地报答他,这个时候,你该怎样做呢?”唐小欧倒是会设置情境,给出了这样一个题目让高源源来解答。

    “一定会全身心地去爱二公子,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他呗……”高源源不假思索,直接说出了她的答案。

    “嗯,有了这样的心理你没问题了……”一听高源源这样回答,唐小欧知道,二公子和高源源之间的这点儿好事儿,差不多已经算是水到渠成,没什么大问题了……

    “真会这样吗?”高源源则有点不敢相信真会想唐小欧说的那样……

    “姐是过来人,只要是女方可想可想把自己献给自己心仪的男人了,那这个男人一定会满意她的,我保证……”唐小欧再次给高源源打气加油。

    “经过小欧姐这样一番开导,我的心里敞亮多了,也踏实多了……”高源源此刻还真是信心满满的样子了。

    “你放心大胆地跟二公子好吧,这是唯一能拯救你命运的机会了……”唐小欧再次强调了这次行动的必要性和重要程度。

    “谢谢小欧姐这样提醒我,帮助我,这辈子,我都认小欧姐是我的亲姐了……”高源源当然是打心里往外感激这个自己的亲姐姐还要亲,在关键时刻,帮她摆脱水深火热命运的好姐姐了……

    “不用说这些了,快点把自己该洗的地方都清洗干净,用香喷喷的你去迎接二公子的光临吧……”唐小欧又给出了这样的建议。

    “好的小欧姐,我这开始做这些了……”高源源信任接受唐小欧的提议,立即行动起来,力求把自己准备得妥妥当当的,等二公子到来,将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他了……

    马到成挂断唐小欧的手机的时候,徐美仑正好从主席台下来,走到了他的跟前,优雅地坐在了他的身边,很是随意地问道:“看你打了好几个电话呢……”

    “都是我老爸打来的……”马到成必须这样说,才会解除对方所有的疑问。

    “一大早把你叫去了,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儿呀,到现在还没完没了的……”徐美仑一直不知道马到成早去见牛旺天到底是为了何事,现在才有时间问及。

    “一直都没工夫告诉你详情呢,现在告诉你吧……”马到成心说,若是不将牛得才的那些事儿告知徐美仑的话,怕是真的没法脱身去拯救高源源了……

    “说吧,正好这工夫有点时间……”徐美仑拿出了愿闻其详的样子来。

    “说了你都未必信,牛旺天找我不为别的,为牛得才声称他要改邪归正重新做人娶妻生子,为牛家繁育正宗的后代……”马到成直接这样开头说。

    “他不是没有生育能力吗?一直都怀疑牛欢牛畅不是他的种吗?”徐美仑很是惊异地这样问道。

    “对呀,可是在昨天,牛得才忽然收到一封匿名特快专递,里边居然是牛欢牛畅与牛得才的亲子鉴定报告,显示的结果居然是,牛欢不是他的种,牛畅却是他的亲生女儿,这一下子勾起了他的某种欲念——能生出牛畅来,还有希望生出别的可以继承牛家偌大家业的后代来呀,所以,连夜去找黄幼祥,让他必须检查他还有没有生育能力,结果,黄幼祥派了一个叫胡丽静的女护士去协助,却闹出了一出闹剧般的丑闻……”马到成只好将发生在昨天的那些事儿都说了出来。

    “啥丑闻呀?”徐美仑感觉很震惊的样子。

    “牛得才违反*规定,直接搞了胡丽静三把,最后直接死在了胡丽静的身……”马到成这样描述说。

    “你是说牛得才死了?”徐美仑更是瞠目结舌了。

    “是死了,但又被及时赶到的黄幼祥给救活了……”马到成只好这样说道。

    “真该死,这样的人渣为啥还要救活他呢?”这样的话,徐美仑不是轻易说出口的,一旦说出口,说明她对牛得才憎恶到了什么程度。

    “对呀,像老话说的,狗尿苔长在了金銮殿,黄幼祥之流哪敢怠慢牛家的大公子呢,一旦见死不救,回头谁都难辞其咎吧……”马到成这样帮黄幼祥开脱说。

    “救活了又怎样?”徐美仑真是对这个“大伯子”深恶痛绝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之前多次加害她和马到成不说,牛得宝本人应该是死在他的手里啊!

    “人救活了还没忘了之前的打算,还是逼迫黄幼祥给他做了鉴定……”马到成也叹了一口气这样回答说。

    “结果是啥?”徐美仑忽然觉得这个结果很重要,这样问道。

    “只有百分之二十的可能让女人生出孩子来……”马到成如实回答说。

    “这不是白折腾了吗?”一听才这么一点点概率,徐美仑嗤之以鼻地说道。

    “对呀,可是黄幼祥又说,只要他改善生活环境,让虚弱的身体强壮起来,生育能力能提升到百分之五十以了,牛得才拿到这个说法,立即去找牛旺天,将那个匿名寄来的亲子鉴定报告和他具有一定的生育能力的化验单都给牛旺天看……”马到成继续讲述牛得才都做了哪些努力。

    “老爷子会答应他这样荒唐的要求?”徐美仑这样质疑说。

    “当然不会直接答应,所以,才一大早把我叫去商议对策……”马到成不想直接说出具体结果,那样或许徐美仑不会接受的,要慢慢渗透才行……

    “那你是同意牛得才的荒唐要求,还是竭力反对,让牛旺天直接遏制住牛得才的痴心妄想呢?”徐美仑到现在还不知道马到成到底倾向于哪一边……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