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725章 这招够狠的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对呀,除非是二公子,别的男人帮我这个忙我还难以接受呢……可是,二公子那样高贵的身份,哪里肯在这样的时候帮我这样的忙呢?”高源源则这样担心说。

    “他肯定能帮,而且必须得帮……”唐小欧则这样回答说。

    “小欧姐为啥说的这么肯定呢?”高源源不能理解,二公子为啥必须帮这个忙。

    “主意是他出的,你说这个忙他不帮谁帮?”唐小欧则从这个角度帮高源源分析说——他出的主意,所以,找不到其他合适的男人,也只能他自己亲自出马了……

    “天哪,真会这样吗?”高源源一下子惊呆的样子了。

    “你是期待还是害怕?”唐小欧想知道,高源源的心里到底是咋想的。

    “又期待又害怕!”高源源却说出了这样自相矛盾的话。

    “你怕啥呢?”唐小欧不用问高源源期待什么,而只想知道她害怕什么。

    “我怕二公子这样的极品男人,不会真的帮我这个忙吧……”高源源说出了自己害怕的是什么。

    “只要你百分之百地心甘情愿,他的工作我来做,只不过,回头真正面对他的时候,你可别再反悔了,那样我可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都不是人了……”唐小欧则说出了其的道理。

    “哪能反悔呢,像二公子这样的极品男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呢,能跟他有这样一次亲密接触,够我一辈子的美好回忆呢……”高源源居然真的开始充满期待了已经——之前对二公子犯的所有花痴,此刻都汇聚成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期待……

    “那我这给他回话,让他尽快赶过来帮你这个忙了……”唐小欧似乎再最后确定一下。

    “快回话吧,我都有点等不及了……”高源源的心早已是波澜起伏,无法平静了。

    “真舍得把自己的姑娘身舍出来给二公子?”唐小欧抱住了高源源的肩膀,再次这样问道。

    “当然舍得呀,还以为这辈子都没有这样的缘分跟二公子好一把呢,假如二公子真能答应的话,那我可是世界最幸福的女人了……”高源源也再次表达出了对二公子的那种无条件接受和渴望……

    “你能这么想好……我这给他打电话了……”唐小欧这才算确认了高源源的真正态度……

    “打吧打吧,一定让他答应帮我这个忙啊……”高源源的渴望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了……

    “好吧,我这打……”唐小欧边说,边拨通了二公子的手机……

    与此同时吧,牛得才兴冲冲地敲开了牛旺天的门,本以为,进了父亲的特殊病房,马能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呢,想不到,却看见牛旺天正在打电话,所以,只能假装在一边,看看特殊病房里养的各种异花草,还有鱼缸里养的各种名贵的热带鱼,心里着急,但又不能打断父亲神神秘秘地正在跟谁通电话,一直等了十来分钟吧,总算看见父亲挂断了电话,可是刚要近前,父亲的手机又响了,于是还要继续耐心等待……

    这个时候,牛得才像热锅的蚂蚁一样,在宽敞的特殊病房里走来走去,那颗浮躁的心,无论如何都沉不下来……

    又过了十来分钟,牛旺天的第二通电话又打完了,这次牛得才则直接蹿到了牛旺天的跟前,想直接开口问自己的提出的那个要求你这个老不死的到底答应了没有!

    可是牛旺天则半躺在他的特殊病床,用手指了指对面的红木书柜对牛得才说:“你去,把第二个柜子里,边数第二排的那几本相册给我出来……”

    “都什么时候了,谁还有闲心看那些陈芝麻烂谷子呢?”牛得才心浮气躁地这样来了一句。

    “老爸想看……”牛旺天执着地坚持。

    “可是……”牛得才还在迟疑。

    “要不老爸自己去拿……”牛旺天边说,边挣扎着要下地去拿那几本估计有好几十年的旧相册……

    “好好好,我去拿……”牛得才无可奈何,只能先满足老爷子的这个要求,谁让自己有求于他呢,耐着性子到了那套名贵的红木书柜前,按照牛旺天的指点,找到了那几本旧相册,回来放在了牛旺天眼前的移动桌……

    “打开第一本……这是你生身母亲的相册集——你有多少年没看过了?”牛旺天这样说的时候,居然在浑浊的眼神里,闪烁出了几点晶莹的泪花,看来,他对自己的第一任妻子是那么的一往情深……

    “老爸呀,现在不是看相册的时候吧……”牛得才哪里有这样的闲情逸致,这样的时候,翻看这些陈年的照片相册呢!

    “现在不看什么时候看?”牛旺天则以为,现在是这好的教育和修理牛得才的大好时机,绝对不能轻易错过!

    “可是我心里想的……”牛得才还试图为自己争辩。

    “无论你心里想什么,首先先要想到你的母亲!”牛旺天毫不客气,直接打断牛得才的话,这样呵斥道。

    “好好好,想我娘,想我娘还不行吗?”牛得才一看牛旺天有点激动,而且,心知肚明牛旺天这是趁机要拿自己一把,趁机搞一个什么教育,也只能忍气吞声地低头范。

    “看着你娘的脸,直接对她说,你儿子从现在起,开始学好了,想要重新做人了!”牛旺天居然真的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老爸呀,我都年过半百了,不是三岁小孩子了,不用再跟我扯这些小孩子的把戏了吧……”牛得才顿时拿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这样嘲讽说。

    “你干出的那些缺德事儿,连三岁小孩子都不如,今天你若是不当着你娘的面儿,发誓从此悔过自新,重新做人,那后边的事儿,免谈……”牛旺天还真是想趁机从心理拿住这个浪荡了半个世纪的大儿子……

    “好好好,我对娘的在天之灵发誓,从今往后,再不吃喝嫖赌抽,好好找个女人,过正常人的日子,将来给您和我爹生出牛家真正的后人来……”牛得才万般无奈,只好发了这样的誓言。

    “好了,再看第二本相册吧……”牛旺天一听牛得才真的当着他娘的照片发誓了,也转到了下一个主题……

    “老爸呀,还有完没完呀……”牛得才真有点难以忍受了,再这样下去,都快把他给逼疯了……

    “当然没完呀,快点打开,趁我现在还没犯困,不然的话,至少要按照医生的叮嘱,我该休息一俩小时再会客了……”牛旺天则亮出了这样的杀手锏——你不快点按照我的意图办事儿,可能现在还慢,你信不?

    “好好好,我这打开了……”牛得才知道牛旺天的作息规律都是主治医师给定的,一旦说需要休息了,连一分钟都不能耽搁的,所以,立即没了脾气,乖乖地听了牛旺天的话。

    “第二本是你原配妻子的,过去一直以为她只给你戴了绿帽子,以为俩孩子都不是你的种,现在科学证明了,至少牛畅是你的女儿,这样的话,你多年以来对你妻子的诅咒和仇恨至少应该消除一半甚至彻底解除了吧……”牛旺天还真是用心良苦,这个时候,翻找出了牛得才原配妻子的照片给他看,是要趁机将多年的恩怨也做个了断……

    “不瞒老爸说,这几年,早把她忘到脑腔脖子后,连做梦都从来没有她的影子了……”牛得才以为这样说,牛旺天会原谅他……

    “不是简单地忘却,而是将你对她的仇怨彻底从心里解除,一个女人嫁给了你这样一个浪荡公子,守过多少空夜,叹过多少寂寞,难怪牛欢不是你的种,这该是老天爷给你的一种惩罚,但命运是这样作弄人,偏偏你的女儿却是你亲生的,但你从来没把她当成亲生的,现在她失踪了,你也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你觉得,你还有必要再生儿育女吗?”牛旺天居然这样质问牛得才,显然对他的人品德行表示严重怀疑。

    “哎呀老爸,话可不能这么说呀,在不知道牛畅是我亲生女儿之前,我是有仇怨,没把她当成亲生女儿,没少利用她配合牛欢去干坏事儿,可是现在不同了,现在我知道了真相,所以才幡然悔悟,才知道,原来自己有生育能力,趁自己现在还算年轻,应该把过去统统清零,然后从零开始,力争尽快给牛家生出正宗的后人来呀……”牛得才竭力表现他现在真的已经悔过自新,打算重新做人了。

    “既然你已经幡然悔悟了,你在你原配夫人面前也发誓吧,现在再续弦不是为了纵欲美色,而是要成家立业生儿育女,敬请原配夫人的在天之灵能原谅你,护佑你……”牛旺天再次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老爸,我在娘的照片前发誓是因为我是他儿子,可是在我老婆的遗像前发誓,这算什么呢?”牛得才却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