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22章 我该咋办呀

    “很简单呀,她已经被不止一个男人弄过了,早是二手货了,我能要她?为牛家传宗接代,必须是黄花闺女才行,不然的话,窜了种,老爷子不认,那岂不是白忙活了吗!”牛得才居然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可是我……”高源源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假如没有与二公子的两次意外相撞和那些对话,或许还可以考虑,通过这个大公子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可是偏偏事情发生了变化呀,自己早已不是昨天夜里与胡丽静争着抢着要跟这个大公子发生点儿什么的高源源了呀,这可咋办呢?

    “别废话,问你一句话,同不同意我刚才说的话,同意答应一声,待会儿我老爸答应我娶妻生子为牛家传宗接代选你了,不同意也言语一声,我也好另选其人……”牛得才居然发出了这样的最后通牒!

    “其实我……”高源源实在是没勇气说出她其实心仪的是二公子,不是你这个声名狼藉的大公子,但这样的话又不知道该这么说出口……

    在这个当口,牛得才的手机响了,一看是牛旺天的号码,立即对高源源说:“你没说不行是答应了,我老爸叫我过去了,我直接告诉我老爸说我要你给牛家传宗接代了!”牛得才在没接通牛旺天的电话之前,居然说出了这样一番话,也不等高源源回答,接通了牛旺天的手机:“老爸是我,我这过去……”挂断牛旺天的手机,边离开边说:“等我好消息吧,跟着我,有你好日子过……”

    “您听我解释呀!”高源源还试图表明自己的真正想法,可是牛得才早已快速离开,直奔了牛旺天的特殊病房……

    剩下高源源一个人在走廊的一个角落里,好像一下子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陷阱一样,忽然感觉自己快窒息了,大口地喘着粗气,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

    万万想不到,情况急转直下变成了这样,还在做白日梦,将来可能跟二公子发展成某种令人心驰神往的关系呢,还指望有第三次与二公子的相撞,让自己跟他有那种传说的缘分呢,可是转眼之间,居然变成了这样令人无法理解更无法接受的结果呀!

    不行,不能这样等死,必须想个办法拯救自己才行!

    高源源到了关键时刻,没有崩溃也没有气馁,立即振作起来,打算开始行动了……

    实在不行,给二公子直接打电话吧,假如她知道了她现在的情况无动于衷的话,那也治得好听天由命了,可是,可是,可是刚才跟二公子见面的时候,匆匆忙忙的,居然连他的手机号码都没要,唉,真是追悔莫及呀!

    对了,唐小欧一定有二公子的手机号码吧!

    在这个世界,唯一值得信赖和能帮助自己的,也是小欧姐了吧!

    而且自己能来牛家医院工作,都是小欧姐鼎力推荐的,平时受了谁的欺负,也都是小欧姐出来帮助和袒护自己的,那现在自己遇到了这样人生的重大选择和考验,一定要让她帮助自己度过难关呀!

    想到这里,立即急匆匆地直奔了唐小欧的护士长办公室……

    “小欧姐,快救我呀……”高源源进了护士长办公室,看见唐小欧,直接扑过去,抱住她这样哭着说。

    “不哭不哭,快点告诉姐,你这是咋地了?”唐小欧不知道对方遇到了什么情况,会如此激动地来求她,抱住她,边抚摸她的后背,边这样安慰说。

    “我刚才撞见……”高源源哽咽着要说出实情……

    “咋了,又撞见二公子了?这是好事儿呀,说明你们真的有缘分呢……”唐小欧以为高源源是因为第三次撞见了二公子,喜极而泣才这样激动不已的。

    “要是撞见二公子好了,可是偏偏不是呀!”高源源哭得更邪乎了。

    “那你撞见谁了,难道撞见鬼了?”唐小欧有点不可思议了,这样问了一句。

    “撞见鬼还可怕呢!”高源源则说得更到位。

    “到底撞见谁了呀,把你吓成了这样?”唐小欧真是有点震惊了——撞见什么人了,高源源会说这样的话?一定是撞见她最不想撞见的人了吧!

    “还能有谁,是牛家的大公子牛得才呗!”高源源终于说出了,那个撞见鬼还可怕的男人是谁了。

    “你咋撞见他了呢?”唐小欧也感觉到邪门儿了……

    “是啊,心里想的是能再撞见二公子好了,可是,刚才在走廊的拐角,一下子撞见了那个令人讨厌的大公子……”高源源这样解释说。

    “大白天的,撞见了他又能把你怎么样?他公然欺负你了?”唐小欧以为是牛得才轻薄了高源源呢,这样关心地问。

    “倒是没动手动脚地欺负我……”高源源如实说道。

    “那他把你咋样了?”唐小欧不懂了,既然大公子对你没咋地,你咋吓成这样了呢?

    “他先是拉我去他的病房说有话要说,我生怕到了那样一个孤男寡女的地方,被他非礼了都有口难辩,坚决没答应,后来,他妥协了,说在走廊里说话……”高源源描述当时的情况。

    “他究竟说了什么,把你弄成这样了?”唐小欧还是不懂,那个牛得才到底对高源源做了什么,弄得她魂不守舍到了这个程度。

    “他居然说,牛爷若是答应他找个女人给牛家传宗接代,他选择我……”高源源终于说出了牛得才对她说的那句最重要的话。

    “他真是这样说的?”唐小欧一听头皮直发麻——这样的话可不是轻易说出口的呢,牛家传宗接代这样的使命可不是随便一个女人能胜任的呢,一旦被选,跟过去宫廷里选妃子为皇家传宗接代差不多是一个性质和概念吧,所以,唐小欧一下子被惊到了。

    “对呀,当时我都吓傻了,还好我想起了昨天夜里的事儿,直接问他——你昨天夜里跟胡丽静都那样了,干嘛不选她呢?”高源源又披露了当时的一些其他情况。

    “他咋回答你的?”唐小欧一听高源源能这样质问牛得才,还真是对她有点刮目相看了……

    “他居然说,谁稀罕一个跟过很多男人的二手货呀,我选的给牛家传宗接代的女人,必须是黄花闺女,干干净净的没被别的男人给玷污过才行……”高源源没说出牛得才的原话,但大体是这个意思吧。

    “他说的倒是没毛病……”唐小欧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应——对呢,能给牛家传宗接代的女人,不是什么女人都行的,尤其是胡丽静这样的女人!看来,唐小欧对这个胡丽静一点儿好感都没有……

    “可是我咋能答应跟他生孩子呢!”高源源只想自己的处境如何摆脱。

    “他咋了——管咋说,也是牛家的大公子呀!”唐小欧这样试探对方的底线。

    “可是谁都得了他的德行,他的人品,还有他的年龄气质还有长相啊!”高源源似乎对这个大公子什么方面都不满意。

    “跟姐说实话,假如你今天没跟二公子有过两次意外的相撞,是不是大公子这样选了你,你还会暗自高兴呢?”唐小欧心想,或许是因为高源源今天有了跟二公子的接触,所以,遇到了大公子这样的公开求婚,开始心猿意马,以为有了二公子的青睐,可以回绝大公子的求爱了?这样问了一句。

    “也许吧,可是自从跟二公子相撞之后,特别是第二次之后,我这颗心一下子再也容不下世界任何男人了,好像这辈子,已经注定是二公子的女人了一样,那种感觉小欧姐一定体会不到,那简直像……”高源源毫无保留地将自己撞见二公子的感觉体验都说了出来,只是末了有了一种无法用语言来表述的感觉了……

    “像一下子给自己的身心找到了归宿一样!”唐小欧则直接帮助对方说出了标准答案。

    “对对对,是这个意思——小欧姐是如何知道的呢?”高源源一听对方说出了自己想说却没说出来的意思,立即这样问道。

    “别忘了,小欧姐已经是过来人了,而且,马要结婚了,对于男女之间的这点儿关系,了解的当然很透彻喽……”唐小欧心说,你哪里知道姐的经验是从何而来呀,你想要经历的,你正在渴望的,姐都完全经历过了,与二公子的那些缠绵悱恻蚀骨**的经历不是谁都有资格体验到的,姐却是个例外,人不知鬼不觉地早已淋漓尽致地体验过了,不然的话,哪里会说出如此精辟的话来呢?

    “那小欧姐快点帮我出个主意吧,我该咋办呀,在刚才,牛得才逼问我到底答不答应他,我也正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时候,牛爷突然打电话叫他过去了,他丢下了一句话……”高源源还是十分担忧自己的处境,生怕一失足成千古恨了好像。

    “他最后说什么了?”唐小欧想知道牛得才最后的态度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