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21章 干嘛不选她

    “是因为头天夜里闹出了这样的事儿,胡丽静身心疲惫,第二天早该去伺候牛爷起床的时候,懒床不起,高源源则斗胆去了牛爷的特殊病房,帮牛爷起床的同时,还被问道了昨天夜里医院里都发生了什么事儿,高源源不敢隐瞒和撒谎,都告诉了牛爷——等到高源源回到了护士值班室,胡丽静知道高源源不但抢了她的工作,而且还告发了她和你大哥牛得才之间的那点儿好事儿,所以,才会那么疯狂地追逐,要跟她拼命的意思,幸亏撞到了你,胡丽静没敢扑过去,生怕被你给误解了,丢了她自己的饭碗子,才算是放过了高源源……”

    唐小欧说到这里,才算是把二公子想知道的问题给彻底解释明白了……

    “这么说,算是我帮高源源解除一次几乎无法化解的危难呗!”马到成一听,原来高源源是因为这个才在走廊里疾跑,也才跟自己撞了个满怀,也才让胡丽静打消了追逐和殴打高源源的念头,这样开玩笑地说道。

    “那是啊,高源源知道是撞进了你的怀里,而且晕倒后,是你把她抱进了我的办公室,一下子犯了花痴一样,反反复复地问我,二公子是啥反应……”唐小欧马这样来了一句。

    “你咋跟她说的呢?”马到成倒要听听,唐小欧如何回答高源源的。

    “人家又不是二公子肚子里的蛔虫,哪里知道二公子的心里是咋想她的呢……”唐小欧这样撒娇地说。

    “可也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对她是啥感觉,你咋回答她呢……”马到成善解人意地这样帮唐小欧解围。

    “可是,想不到你俩刚才又撞在了一起,所以,二公子说跟她有缘分,我还真信了……”唐小欧则把话题给扣到了刚才说的缘分……

    “啥缘分呀,都是跟你开玩笑呢,难道你听不出来?”马到成觉得,这样的情况下,不能再开玩笑了,再开下去,怕是真的要弄假成真了……

    从唐小欧的护士长办公室出来,马到成一看时间差不多了,约孙广义,一同回到家里,接徐美仑,一同赶往温泉水开发公司的揭牌仪式去了……

    因为唐小欧的出现,打断了跟二公子谈话的高源源,匆匆忙忙地离开了护士长办公室,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回自己的单身宿舍?可是万一二公子跟唐护士长说完了话,想找自己咋办?不行,不能这样离开医院,要在这附近等候,一旦二公子叫自己,可以及时出现在他眼前……

    于是,她到了旺天大厦的不行楼梯里,找了个很少有人经过的地方坐了下来,仔细回想两次与二公子相撞的情景,以及从唐护士长那里听到的,关于二公子的各种故事和为人,越来越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跟二公子有了某种缘分,可能第三次撞在一起的时候,这样的缘分可能真的成为改变自己命运的一个转折契机了吧……

    越是这样想,越觉得昨天夜里跟胡丽静争夺给大公子采精的劲头儿有点可笑——跟大公子起来,二公子不知道要他强几万倍还多,自己当时咋昏了头脑,还那么急功近利地要争着抢着去让那个流氓一样的大公子去糟蹋呢?

    还好,无论如何都没争过胡丽静,而且让她原形毕露地闹出了那么一场闹剧,才给了自己今天早得以接触牛家最高领导人牛爷的机会,而且,还把胡丽静的那点儿丑事都告诉了牛爷——或许,从那一刻起,自己的命运已经开始转变了吧……

    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今天居然两次与梦寐以求却总是求之不得的二公子撞了个满怀,第一次昏过去了,不知道具体细节,可是第二次,自己可是清醒着哩,被他抱住的瞬间,简直幸福得差点又晕过去,唉,这是咋了呢,命运咋突然开始对我这个世界连一个亲人都没有的傻丫头好起来了呢?

    忽而又想起了在表姐夏欣欣的手机里,见过的那个叫马到成的男人,当时印象特别的好,今天真的与二公子有了近距离的接触,忽然发现他与那个马到成咋恁像呢?

    难道这种酷似也是一种缘分?早在表姐夏欣欣的手机里看到那个叫马到成的男人的时候,已经开始有了缘分的预定,在不久的将来,也遇到一个跟表姐夏欣欣遇到的男人一模一样?

    只是想起刚才与二公子分开的时候,他给自己提出的严厉要求,好像特别不情愿让自己说出他很像表姐夏欣欣的那个初恋情人马到成,这其,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内幕呢?

    唉,不管里边蕴含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自己只管管住自己的嘴,谁都不告诉行呗……

    也许是偶然,也许是该着,但接下来,命运将如何安排自己呢?

    是不是要自己去争取一下呀,如说,等在某个角落里,瞄见二公子过来的时候,突然冲过去,再次跟他撞在一起,到了那个时候,二公子真的会认定跟自己有缘分了吧……

    心里有了这样的打算,也开始琢磨着如何选择路线,如何潜伏在暗处,如何见了二公子出现之后,假装自己有事匆匆忙忙地赶路,所以,才有理由跟他第三次撞啊……

    这样在心里盘算了差不多个把小时,觉得必须开始才会遇到属于自己的机会,错过了,可能在等一年都抓不到吧……

    于是,高源源从不行楼梯间里走了出来,本打算到护士长办公室附近的走廊里,找个地方潜伏起来,一旦二公子从护士长的办公室里出来,开始自己想好的行动……

    然而,刚刚到了走廊附近,也刚刚过了一个转弯处,居然一下子撞到了一个男人身……

    妈呀,这次算是撞见鬼了——因为高源源定睛一看,不是二公子,而是那个昨天晚与胡丽静整出那么一出闹剧的大公子牛得才!

    “正好我要找你呢,快跟我来……”原来,牛得才从牛旺天的特殊病房出去之后,一直在病房里等消息,可是一等没有,二等还没有,有些沉不住气,等了快一俩小时了,终于等不及了,所以,才匆匆忙忙地出来,打算直接去牛旺天的特殊病房去问个明白……是死是活给个痛快话,这样闷葫芦一样地闷下去,非窒息而死不可……

    可能是过于急切匆忙吧,没注意前边拐角处有人经过,一下子撞在了一起……

    可是一旦发现与自己撞在一起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更加喜欢的高源源,一把拉住她,非要到他的病房去说事儿不可……

    “您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呀?”高源源心里怦怦乱跳着问。

    “到我病房去,有重要的事情商量……”牛得才似乎一下子抓到了稀世珍宝一样,死死地不肯撒手……

    “有啥话在这里说吧……”高源源的心里极度忐忑不安,这样一个声名狼藉的牛家大公子,跟他去了他的病房,回头他非礼自己,喊叫都不会有人理睬吧,而且,即便是有人去解救,这个大公子也会拿出昨天自己和胡丽静争着抢着要给他采精作为口实,说明不是他强迫的,而是自己主动投怀送抱的吧!

    或许昨天自己还可以忍受屈,管咋说也算是跟牛家的公子搭边儿了,可是今天都跟最理想的牛家二公子两次撞在一起了,哪里还会跟这个无赖流氓一样穷困潦倒的大公子再扯关系呢?

    所以,高源源无论如何都不想跟牛得才去他的病房单独说话……

    “也好,那在这里说……”牛得才一看对方有点宁死不从的样子,也不好生拉硬拽,假如动静闹得太大,被谁发现了,也好说不好听,也同意在走廊里跟高源源说明自己的意图……

    “您到底有啥事儿呀?”高源源趁机挣脱了牛得才的拉扯,这样问道。

    “也没什么大事儿,是想问问你,假如我老爸同意我找个女人给牛家传宗接代,你愿不愿意……”牛得才还真是直言不讳,直截了当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还不算大事儿呀……”高源源一听,牛家大公子居然这样直接问自己这样一个对于她来说天都大的事儿,这样惊异地反问道。

    “那算大事儿,所以,才要事先跟你商量一下嘛……”牛得才似乎很在乎眼前这个漂亮的美眉,所以,居然说了这样的“下句”

    “您昨天不是跟胡丽静已经那样了吗,干嘛不选她呀……”高源源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反倒这样质问道。

    “选她?玩儿玩儿还可以,真正找女人生孩子她可不行!”牛得才居然是一脸的不屑一顾,说出了这样的话。

    “为啥不行啊,她又不是没有生育能力,人也漂亮,而且,你们已经那样了……”高源源却不能理解,昨天跟胡丽静搞得那么热火朝天的,差点儿都丢了性命,今天咋嫌弃人家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