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718章 二次撞见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这个还真不好说个具体数,谁知道大哥将来都在什么地方需要花钱呀……要我说,能不能实报实销,每一笔花掉的钱,都有明目都有账可查,这样岂不是能控制乱花钱了吗?”马到成直接给出了这样的建议。

    “实报实销倒是个好办法,可我怕你大哥的人品,回头假借实报实销,却将其弄成个无底洞,那可事与愿违,回头不好收场了……”牛旺天的意思是,这个办法可以细水长流,但假如一直流淌下去,也会成为无底洞啊,也这样回答说。

    “那我建议老爸设个限,而且事先告诉大哥限在哪里,也是说,他花钱不是无数的,而是有额度的,回头花了了,别再来找老爸了……”马到成又给出了一个补充的建议,来弥补刚才那个建议的漏洞。

    “嗯,限定总额度也是个好办法,可是老爸担心,像你大哥这样的人品,回头总额度花完了,还要赖皮赖脸地来找老爸,老爸一看他可怜兮兮地,又心软了,之前没少被他这样败坏家产,少说也有千八百万的吧……”牛旺天又从这个补充建议,找到了破绽,这样说道。

    “这个我也有个主意,不知道老爸能不能采纳……”马到成居然有点一发不可收的感觉了。

    “有主意快说,老爸现在真是黔驴技穷了……”牛旺天说的还真是实话,对于他来说,每次遇到大儿子的问题,他都头疼,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而别人的意见他又不愿意采纳,所以,也只有二儿子牛得宝的意见是他最重视的……

    “假如老爸评估一下,大哥要建立他说的那样的重新做人的生活需要五百万的话,那不能告诉大哥总额是五百万,那样的话,大哥肯定大手大脚地拿来各种名目的单据来跟老爸实报实销,但假如老爸将这五百万,化整为零,只说给大哥的总额只有一百万,那么大哥是不是会有所收敛,觉得一百万很快花完了,再跟老爸要钱还要硬着头皮恬着脸,增加他的心理难度,而花光了第一个一百万之后,老爸在法外开恩地给他第二个一百万,这样他会感激涕零,更加珍惜这得来不易的第二个一百万,以此类推,我不信,五百万还不够大哥折腾的……”

    一口气,马到成说出了应对牛得才这样的“败家子”应该用什么样的对策……

    “得宝啊,我的儿,想不到啊,你现如今说话办事儿这么有章有法有道理了,老爸完全同意你的意见……”牛旺天一听牛得宝给出了这样一个建议,立即对他又刮目相看了——这个办法太好了,大有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意味了,所以,立即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其实吧,孩儿只不过是提了一些不成熟的建议,最后的大主意还要老爸自己拿,回头出了什么问题,老爸千万别怪罪在孩儿身,因为孩儿只是不假思索随便说出个主意来,老爸还要三思而后行才是啊……”马到成则立马谦虚了一句。

    “你小子,什么时候还学会滴水不漏了——好,那这些主意都不算是你出的,都是老爸自己想出来的,到什么时候,谁说什么,老爸都不会埋怨谁,赖谁的,这个你放心吧……”牛旺天似乎更加喜欢这个二儿子了……

    “谢谢老爸这么理解孩儿……”马到成则继续卖乖,博得牛旺天的更多好感。

    “老爸应该谢谢你才对,无论在什么方面你现在都全面超越你大哥,成为牛家最理想的接班人了,所以,老爸看好你,当然也不想让你大哥这样彻底沉沦下去,既然他有了生儿育女的想法,无论出于什么目的,老爸都想鼓励他,这样做最大的好处是让你大哥找到某种心理平衡,不再跟你成为死对头,这将省去你和我很大一部分精力……”牛旺天给出了这样一番总结发言。

    “是啊,一旦将大哥和牛欢给分开,估计他们也形不成再祸害人的力量了,这样的削弱,对谁都有利的……”马到成还再次强调这一点。

    “既然觉得好处这么多,那我决定了,总体给你大哥五百万来实现他的这些想法,但也是分成五个批次来逐步给到位的,还有,这五百万里不能包括房产,那样的话,他将一事无成了……”牛旺天算是彻底采纳了牛得宝的意见。

    “这是当然啊,我觉得老爸的决定很英明,应该受到预期的效果吧……”马到成将这样的决定都算在了牛旺天的头,这样的话,对谁都好吧。

    “好了,老爸已经决定了,你赶紧收拾收拾回去接徐美仑,然后,跟孙广义去参加温泉水开发有限公司的挂牌仪式去吧……”牛旺天还没忘今天牛得宝应该出席的一个重要场合,这样催促说。

    “好的老爸,多注意身体,孩儿这出发了……”马到成觉得这里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应该立即离开,还有好多事儿要做呢,所以,说完了这句话,片刻不留,出门不见了身影……

    看着二儿子匆匆离开的背影,牛旺天心里充满了对他的认可和喜爱,同时,也觉得对大儿子牛得才这样的处理,也算是给了他一次重新做人的大好机会吧,至于结果咋样,拿出五百万打个水漂也不算什么吧,何况,才用“缓释胶囊”的办法,将五百万分成五份儿来慢慢提供给牛得才,估计也会渐渐地将他大手大脚花钱败家的毛病给改掉吧……

    想到这里,却没立即给牛得才打电话告诉他这些,心说,是要吊吊他的胃口,让他学会等待,这么快告诉他结果,他会以为轻而易举得到了,才不会珍惜呢——再等等,什么时候等到他等不及来找我了,再告诉他也不迟……

    马到成从牛旺天的特殊病房出来,并没有直接回家接美仑去参加那个温泉水开发公司的挂牌仪式,一看时间,还有个把小时的充裕,想起了去牛旺天特殊病房之前,答应唐小欧的,完事儿要再跟她见一面的承诺,也直奔了她的护士长办公室……

    可是刚刚打开护士长办公室的门,居然又跟里边出来的人撞了个满怀……还是本能的反应吧,马到成一把将其抱在怀里,防止她摔倒……

    等到俩人的身体都平衡了,稳定了,马到成定睛一看才发现,又是那个高源源……

    “对不起,又撞在一起了……”马到成先这样说了一句。

    “是我对不起,又撞到您了……”高源源脸红心跳窘迫至极地赶紧从对方的怀里挣脱出去,然后,边行礼边这样抱歉说。

    “总这样撞在一起,说明咱们俩有缘分呗……”马到成是想这样说一句玩笑话,来打消对方的窘迫难堪……

    “二公子是说,咱俩有缘分?”高源源则一下子懵掉了——做梦都想跟二公子发生点什么,但从来没有机会跟他接触,今天这是咋了,咋这么快连续跟他撞在一起两次了呢?而且抱歉之后,他居然笑眯眯地说,撞在一起是缘分——天哪,不会是二公子喜欢我了,才会这样说的吧——不行了,小心脏都快从嗓子眼儿跳出来了!

    “对呀,不然咋会这么巧,撞了一回不算,这么快又撞了第二回呢?”马到成忽然觉得对方的神情有点不对劲儿,看来“缘分”这两个字不能随便说,你是出于无心的,可是对方却当真了,一旦较起真儿来,你还真是没法解释了,所以,必须尽快摆脱对方才行……可是又不能太陡太急了,所以,还要接住话茬再这样说一句。

    “既然这么有缘分,二公子是不是可以……”一定是高源源的心跳得过快,呼吸也有些急促,所以,大脑缺氧,让她连句整话都说不全了……

    “对了,唐小欧咋不在办公室呢?”马到成一看,这样下去肯定会被对方纠缠不清了,赶紧直接将对方的话题打断,这样问道。

    “唐护士长去查房了,本来我收拾好了下班的,想不到,却再次撞到了二公子……”高源源还真是庆幸对方换了话题,不然的话,她紧张过度非得出糗不可……

    “那好,那你快下班回家吧,我找她有事儿,在这里等唐护士长一会儿……”马到成是想尽快让对方离开,不然的话,谁知道会话赶话说出什么话柄让对方抓住不放,回头成了黏自己的理由啊……

    “那好吧,您在这里等她吧,我这下班回家了……”高源源本该直接说句:“好的,再见”之类的应该离开的,可是说了这么多废话之后,两腿居然还是原地不动!

    “你咋……还不走呢?”马到成都觉得这个漂亮的年轻护士有点别的意思了……

    “我是想说,二公子跟我表姐的初恋情人长得特别像!”原来高源源这么磨磨蹭蹭地没马离开,是心里憋着这样一句令人惊异的话要说出来!

    底部字链推广位